【吳校長隨感】逃家的星星

吳雁門 (台灣雲林縣口湖國中校長)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黃媽媽一家人很難想像、更是不能接受被大家所疼愛的女兒小星子,一個十七歲的青春少女,兩年來,她的生活完完全全地變了樣。她不喜歡洗澡及更換衣服,頭髮和身體經常會散發出異味來;平時她喜歡收集沙拉油、沐浴乳、泡麵等生活用品及一些雜物,並將它們藏在兩隻大水缸裡;尤為詭異的是,小星子於夜間會經常到墳場附近遊蕩,因而常嚇著了路過的村民……

當黃媽媽帶著孩子前來諮詢時,我靈光一閃,思忖著一個非常特別的現象,我較少遇到孩子的父母親是同時前來的,多數個案都是媽媽陪同。同時,我也想起了家族治療者的警語:「家庭中最拒絕治療的往往是父親,表面上他顯現得輕鬆無事,但是,治療的焦點則應該由父親開始!」於是,在第二回協談時我已做了邀請,但小星子的父親卻仍然未露面。因此,我敏感地看待黃媽媽所特別強調,全家人都非常「疼愛」小星子的這一層親蜜關係!

小星子靦腆的坐在跟前,我刻意地站起身來,將鼻子湊近她的髮際輕聞了一下:「好極了,有完成梳洗頭髮的家庭作業!」我由衷地讚賞著,並且在記錄本上重重地打了個勾。黃媽媽接著說,為了今天的約會,孩子自動地盥洗了;但卻為身上的這套服裝,母女倆還小吵了一架,小星子堅持要披上這件已有些陳舊的淺綠色夾克,拗得很,後來也就依她了。

我打量小星子的綠夾克,猜想也許有它的故事吧!就像一個青春期的男生會珍藏那塊螁了色的小毛毯或者是小枕頭,意思是接近的,也許這都有一段依附的情感在。母女倆合作地將綠夾克的來頭說了個大概:小六與國一的時候,黃媽媽用機車載著小星子沿路看山,風塵僕僕地到嘉義學琴,一上機車,再熱的天氣,孩子總不會忘記把綠夾克穿上;環抱著媽媽的腰,小星子一路上都沉默著……聽了這段不甚了了的敘述,我突然心血來潮地詢問小星子,願意再抱抱媽媽的腰嗎?

「不要,她不是我媽媽!」聞言我有些意外,正欲問個究竟時,黃媽媽噙著淚水告訴我她是小星子的繼母,那件綠夾克則是小星子11歲時,生母送給的生日禮物。後來,我理解了小星子的父母親離異後,黃媽媽進了門,雖然她表示一直努力地想扮演好繼母的角色,但不管怎麼努力,小星子對她總是充滿敵意。至自己也有個兒子後,小星子和家人的關係更是急劇生變,她會動手毆打媽媽和弟弟,而結果換來的是爸爸的暴力相向。此家庭成員間的衝突戲碼,幾年來週而復始的從不曾間斷過。國中時小星子已經發病,高職讀了一個學年,她崩潰了,即開始往還於醫院的精神科門診間。

若非至愛,天際邊的那顆小星子,她不會選擇與正常人生決裂的方式,傳達自己的無助與傷痛!花樣年華的17歲的少女,她應該擁有美麗人生的憧憬;但是,小星子在父母離婚的重大創傷事件中,久久無法療癒,她竟然蓄積了如此龐大的陰暗能量,攻擊不能信賴的家人,也傷害了自己。

父母親離異、新媽媽進入生活圈,是小星子生活上的適應危機事件,而此適應上的「未完成事件」長期來一直干擾著她。小星子不洗澡、不在乎美醜與社交關係,她的心智狀態似乎退回到經常須要媽媽耳提面命的年紀。我直接探測地問:「您不介意多日不洗澡身上發出的怪味道?」她淡然的笑著,或許她腦海中浮現的是小時候老家的黃昏庭院、媽媽連聲招呼她洗澡、準備吃晚餐的場景。

略為思考後,小星子點頭回說:「會啊!」黃媽媽即刻卡位的補充,其實小星子國小時非常愛漂亮,朋友也多,是個活潑伶俐的孩子。「今天我看您也非常漂亮!尤其是梳洗、整理過的秀髮實在令人嫉妒!」小星子料已多年沒聽過讚美的話,她瞧著我頭頂上的雛型地中海,雙頰卻也飛上一抹霞光。

我接著對收藏的行為稍作分析:收藏東西是一個人面對焦慮或壓力情境時的一種「儀式行為」,個案選擇從人際世界遁逃,互動的焦點轉為物品,刻意與「人」無涉的安全儀式行為。小星子的收藏、保管與把玩等現象,看來是有點奇特,但還不至於混亂,此機轉源自於兒童期習得的適應模式。只是,雖然與兒童期的收藏行為類似,但收藏的內容物與年齡已然不宜,所以,此略顯怪異的舉措,與不洗澡行為同屬於退回的防衛反應。

小星子安靜的聽著,她隱隱約約地了解我選邊站在她的一方。此刻,她一面玩弄著身上那件收藏多年且極為珍愛的綠夾克,而眼神正迷惘的停駐在窗外那棵蒼翠的印度紫檀上。教書的黃媽媽也點著頭,想是洞察到了孩子出現身心症狀的因果關係:回到『媽媽』在的年紀是小星子心靈深處的渴望;收集生活物品則是對家庭缺乏歸屬與安全感的基本信賴,有其象徵性的意涵;她甚至覺得被爸爸修理後流連郊外墳場,都比留在家裡安全!

「精神分裂」這個病名,對一個喜歡彈琴,曾經是學校優秀學生的小星子而言,實在是太沉重了。第二次見面,孩子不是我諮商的焦點,當送走黃媽媽母女倆,家族治療者的警語竟又竄上腦際:「人哪!你非但不能處理生活中的問題,反而花更多的時間去攻擊我們的朋友、同事以及家人……」@*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近半年前,首次接到王太太無助而哽咽的電話,她告訴我監護權歸她的婷婷「拒學」在家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孩子彷彿是自囚般,整日守著電視、電腦就是極少出房門來;平時脾氣卻忒大,回話的內容常常充滿了敵意而難以溝通......
  • 之前的小秘書佩玲天天糾正我桌面不乾淨、花盆缺水、書架凌亂、領帶太花、上班不能遲到早退等等,我足足被管收了三年,直熬到她畢業了,我方得脫此苦海。而這次,當聽到美圓說每節下課都可以來校長室,我感覺有些暈眩......
  • 廿餘年來,我一直和青少年生活在一起,我會調侃卻不失誠摯的問孩子:您愛我嗎?……
  • 孩子堅定的說,馬尾巴明天就修剪掉了,入學和畢業之前都遇著同樣的問題,真不好意思!「太好了,為了表示謝意,也許我該擁抱和親您一下!」我說罷正準備離開座位,孩子見狀笑呵呵地急著起身,並且匆忙後退的連聲道再見,一個轉身,便消失在視野之外了……
  • 我們必須從日常生活裡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只要孩子覺得不喜歡、不願意,就有權利表達抗議。
  • 「我的身體我作主!」涵蓋的層面很廣,必須從日常生活強化孩子對身體安全的態度......
  • 幼兒愛說謊?不想孩子有意無意地說謊,大人可以努力落實的2大建議......
  • 輸了比賽的孩子,像是失了魂似的,而我不斷苦思鼓勵他們的方法,但是,也不知如何是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 (Fotolia)
    這是孩子們小學生涯的最後一個運動會,為了奪得競賽冠軍,全班可說是卯足了全勁。然而......
  • 你曾經學過整理的方法嗎?或者你可能會想「整理也需要教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