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校長隨感】小詩人的異想世界

吳雁門 (台灣/ 國中校長)
  人氣: 6
【字號】    
   標籤: tags:

前些年有位趨勢專家到台灣來,演講時他曾表示:在每間教室裡擺一部電腦,還不如擺個「詩人」!趨勢專家意在提醒在教育越趨世俗化與網路使用普遍宰制著青少年的年代,於教育現場尤不能忽視學生心靈層面上的提升。

雖然,後來我搭此順風車更延伸主張,中小學的教室裏擺個詩人,倒不如擺位「小品徳家」會更讓人放心的說法,當時自己也確實頗受鼓舞,但也深知,教室裡有個小詩人,還真是件麻煩事呢!

記得叔本華說過:「詩是麥田裡的野花,這些花從不結果實,是無用處的,它本來只是雜生在麥田中的莠草,逃過了農夫的鐮刀才倖存下來的……但它還是以花呈現給田野,忠誠的回應了季節!」我斷章取義地截取叔本華的前半段話,揚聲抗辯、力挺詩是飽滿的麥子,它絕非是莠草!但對眼高於頂的「詩人」這類人,我就不敢那麼理直氣壯了,詩人給人的刻板印象是屬於多愁善感、牢騷滿腹及眼高手低的一群「怪咖」,這些評論基本上我沒意見,因為,我曾經就是個不討人喜歡的「怪咖」一隻。

初一13歲,詩就對我百般的糾纏,直至大學畢業服完兵役進入教育界服務止,整整14年的歲月間,因為終日耽溺於詩詞歌賦等古文學領域,我被師友們視為人際關係適應不良者。平時的心情溫度計升沉不定,而多數時間是慍著臉遐思,旁邊的人常搞不懂我的腦袋裡到底裝些什麼?

大學時,我極為敬重的諮商學者何長珠教授,她總稱呼我「詩人」,原先也誤以為我不喜歡她的課程,後來理解我對她的學養和專業無比欽佩時,方鬆口氣地面質我,誰說詩人非要陰陽怪氣不可!朝前追溯,青少年階段校園內尚無輔導老師編制,幸運的是我自以詩為輔導員,我喜歡詩,而詩也輔導了我!就這麼晃悠悠地度過了慘澹的青春期。

初中入學考試,算術與國語兩科合計,我以177分的成績考入當年屬於第一志願的北港初中,並編入A組的一年丙班,只是優秀學生的頭銜一個學期後即被摘掉了,我接著被調整至教室在廁所旁的一年戊班,失落感談不上,但是影響我至深且遠的詩與武俠小說,於此刻進入了我的生活。獨孤紅、柳殘陽、東方玉、司馬翎、臥龍生以及解禁後的金庸,這些帶有俠義色彩的武俠小說作者名字也開始對我起作用。因為少年期的個性與思想較為軟弱、灰暗,於是,我特別為自己起了個深有補償意味的筆名「歐陽霸」,我激勵自己,有朝一日,上方開列的武俠小說名家都將會拜伏在我的劍下!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先生就讀師大附中時,以上官鼎發表「蘆影俠蹤」首部武俠小說,丰神秀出,那年他18歲;國中二年級,我14歲,以「歐陽霸」這霸氣十足的名字寫了部「奪魂令」武俠小說處女作,足足謄滿十數本筆記簿,日以繼夜地,我翻了又讀,讀了再寫,這勁兒連自己都感動不已,就差沒發表就是了。悠悠四十年歲月飛逝,回首江湖,武俠界至今仍奉金庸為盟主並同聽他的號令,而瞧瞧歐陽霸那老小子,卻已是老大不堪論劍術,招兒暗了,至始至終也沒敢再吱個聲!

我的第一個武俠大師的夢想,雖是無啥成就可表,但卻相當珍惜這宗師之夢,伴我跨越憂鬱少年時。

在初中,也同時閱讀大量的詩作,我驚異的發現怎麼會有如此優美的文字,納蘭詞、陸遊詩是初學詩詞時兩本手不忍釋的詩集。當時有位家鄉腔特重的王老師教班上國文,我雖是不全聽明白他的教學內容,但卻會永遠記得於作文簿上對我的鼓勵。有次王老師同意我們以各種文體寫一篇文章歡送畢業生,我選擇用七言詩來表達離情,作文簿發回來後,我讀著王老師以碩大的毛筆字寫著:有大作家之風,允為現代李杜……滿滿兩張紙,俱為誇飾讚賞之詞的評語真是欣喜莫名。我期盼自己於20歲那年,能成為當時為國內位階最高的文學獎項─「中山文學獎」的最年輕得主。這是我青春期的第二個夢想。

初中畢業,卻因功課落後,不擬繼續升學而錯過了高中聯考,在父親的強制下我讀了一所私立專科學校;五年裡,學的什麼也不專,倒是學校圖書館的文學藏書我讀了大半。可惜後來中山文學獎取消了,當插班唸完大學進入教育與輔導的職場後,詩那事,被我擱置了廿餘年;待我重拾詩筆,竟然駸駸已入中年,於四年間雖獲得了9項文學獎,但自慚與青年和野老爭名,於是再也不好意思送卷了。

三年前有感於多數的詩作是人欲蒸騰的產物,於是我第二度拋棄詩筆、回收了詩集,近年來,詩對我而言,其輔導與休閒的意涵逐漸退位了,我知道人生還有更高追尋的價值在!

「武俠宗師詩人夢」,這是一個青春期孩子的異想世界;而夢想達成與否或許不是最主要的,但我確信夢想是每個孩子成長故事中的重要章節。我這樣的看待自己,以及前來尋求協助的青少年!@*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惜春,是一個怯生生的漁村少女。她在同儕中屬於比較低自尊的孩子,於同學的注視下,走路會緊張的絆倒;焦慮時,雙手與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現象,三年來一直困擾著她......我對惜春自我解嘲一番:國中時,我對自己的長相一樣搖頭嘆息,當年就很氣我父母親把我生得一臉矬像,但打籃球,改變了我的體魄與人際關係;讀詩,改變了我的氣質。
  • 又是畢業季,親愛的瑋婷,一個令人難忘的孩子!......一次不期而有心的關懷,竟然讓瑋婷對我投了肯定票,她真誠的告訴我和她的同學:「原來,校長中還是有好人的!」雖然至始至終,我早就知道自己本來就是個好人,也爲同僚抱屈,但自己還是陶醉不已。
  • 佩蓮當了兩個月快樂的的國中新鮮人,導師卻慢慢發現她的心思較少用在課業上,倒是出現了說髒話、情緒衝動和同學爭吵等違常行為......我於是和幾位同事合著提出了「搶救名模計畫」。 許多人的努力加上孩子的穎悟,佩蓮像是脫胎換骨了一般,她的生活趨於正常、情緒穩定,整個人煥發著青春少女的氣息。
  • 「彈琴的孩子不會變壞」這論調我們似乎都可接受;那喜歡閱讀和創作武俠小說的孩子呢?我喜歡以輕鬆、捉狹的筆觸和學生們交流,以經營此溫馨自在、雲影仙蹤般的師生文字因緣;不數年間,布嶼堡的才子、才女們遂將閱讀與文藝寫作發展成為學校的優勢文化,此對學生們的學習績效影響深遠。
  • 方處長幫我介紹她是公司的公關時,她微後拉左手的袖子,我一眼就瞧見她手腕內側那枚小小的圓形胎記。「您是小青!」當下,所有的記憶全都被拽回來了……

  • 一輩子我們能用情的牽過幾個人的手?另一半、孩子和父母親之外,您我倒是別妄想能牽起一個十五歲青春期少男的手。而有三回,我心忽有所動的握著家男濕涼的手,他竟然沒有掙紮的給足了我面子,於是,一老一少並肩的漫步過教室走廊、花圃及合作社……
  • 近半年前,首次接到王太太無助而哽咽的電話,她告訴我監護權歸她的婷婷「拒學」在家已經有兩個月的時間了。孩子彷彿是自囚般,整日守著電視、電腦就是極少出房門來;平時脾氣卻忒大,回話的內容常常充滿了敵意而難以溝通......
  • 之前的小秘書佩玲天天糾正我桌面不乾淨、花盆缺水、書架凌亂、領帶太花、上班不能遲到早退等等,我足足被管收了三年,直熬到她畢業了,我方得脫此苦海。而這次,當聽到美圓說每節下課都可以來校長室,我感覺有些暈眩......
  • 孩子堅定的說,馬尾巴明天就修剪掉了,入學和畢業之前都遇著同樣的問題,真不好意思!「太好了,為了表示謝意,也許我該擁抱和親您一下!」我說罷正準備離開座位,孩子見狀笑呵呵地急著起身,並且匆忙後退的連聲道再見,一個轉身,便消失在視野之外了……
  • 一個十七歲的青春少女,兩年來,她的生活完完全全地變了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