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工程36計(四十)

王維洛博士
  人氣: 9
【字號】    
   標籤: tags:

七月四日下午二時,太湖水位已達四點四四米,水位在太湖大堤的約束下仍繼續升高,水位大大超過地平線。太湖每升高一釐米,潰堤的危險就增加十分。萬一太湖堤潰,太湖中的洪水很
可能沿自然出路,沖向上海市,沖向浦東開發區,沖向寶山鋼鐵公司,沖向金山衛石油化工總公司,同時也會沖潰滬甯和滬杭鐵路幹線。

在此危急情況之下,國家防汛指揮部一面下令加「大」太浦河的洩洪量(此時已經沒有洩洪能力),另一方面要求江蘇省立即打開望虞河,排放太湖中的洪水。此時,江蘇省只想利用望虞
河排放蘇州、無錫和常州等地的洪水,減輕(江蘇省)這些地區的損失,因為蘇州、無錫和常州是江蘇省經濟重點,三市的工業產值可以和上海市相比。江蘇省不能理解的是,為何保上海而犧牲蘇州、無錫和常州的利益?

江蘇省拒絕開啟太湖至望虞河的閘門為太湖洩洪。七月四日,國家防汛指揮部決定炸開紅旗塘壩和錢盛塘八道堤壩。七月五日九時,在上海市委領導人的親自監督下,中國人民解放軍部隊用四噸炸藥炸開紅旗塘壩。

但此舉無效,太湖水位不但沒有下降,反而繼續上升。七月七日十六時,太湖水位達到了四點六八米,超過歷史水位(四點六五米)○點○三米。七月八日十九時,上海市委領導人又親自趕到錢盛塘,督促解放軍部隊炸毀錢盛塘。七月八日十時,國家防汛指揮部強令江蘇省無條件撤除沙墩港壩,打開望虞河,為太湖排洩洪水。(註):國家防汛指揮部,對江蘇省領導的地方主義和不服從命令的做法十分不滿。

七月十一日十二時,江蘇省副省長只得親自坐陣,拆開沙墩港壩,讓太湖北部的洪水進入望虞河。江蘇省打開太湖通往望虞河的閘口,比國家防汛指揮部的要求,晚了整整七天。然而即使沙墩港壩被炸開,太湖的水位不但沒有下降,反而(註):此處時間上的順序,由於按照地點寫作,因此第二時間比第一時間早。

先是寫太湖在上海出口的情況,再寫太湖在江蘇出口的情況。

上升,至七月十五日晚八時,太湖水位達四點七九米,超過最高水位○點一四米。為何打開望虞河沒有效果?因當打開望虞河時,望虞河的洪水位達四點九五米,比太湖的水位還高,炸開沙墩港壩,只會使太湖水位上升,而不會使太湖水位下降。

國家防汛指揮部在此情況下,強命江蘇省炸開沙墩港壩、打開望虞河的決定,是感情用事,其目的就是要求江蘇省無條件服從命令。

縱觀一九九一年太湖流域洪水,並沒有發生國家防汛指揮部年初所預報的旱災,反而是遭受了一場百年一遇的洪水災難,為一場以天災形式表現出來的人禍。分析一九九一年太湖流域的降
雨量,只是二十五年一遇,對比一九五四年五月至九月的洪水,當時太湖流域總降水量達九百毫米,太湖水位達四點六五米,淹了五百萬畝土地。而一九九一年五月至七月,總降水量只有五百毫米,太湖水位卻達四點七九米,並在蘇浙滬相續有計劃地炸壩,開闊排水線路,但太湖流域的水位仍長期居高不下,造成嚴重生命財產和經濟損失。一九九一年太湖流域洪水由於人為錯誤,使得二十五年一遇的降雨量,造成了一場百年一遇的洪水災難,損失慘重。

博大出版社授權(待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全國人大委員長萬里,在一九九一年八月二十八日七屆全國人大常務會第二十一次會議上,專門談及此次華東洪水的成績和經驗教訓。
  • 國務院的中央防汛指揮部,為負責防洪防旱的權威領導機構,為了指導每年防洪防旱工作,中央防汛指揮部發表中、長期氣象預報,作為地方政府水利部門決定如何運用和調度其水利工程設施的依據。
  • 一九九一年夏,中國東部地區的淮河流域和太湖流域發生洪水災害。中國媒體大量報導洪水損失,目的是「增強人們的洪水憂患」。
  • 六四事件之後,趙紫陽下臺,江澤民上臺。李伯甯為三峽工程上馬,多次給江澤民寫信。一九九一年夏,江澤民在李伯甯的來信上作了批示:三峽工程要進行正面宣傳,可以下毛毛雨。從此,三峽工程進入決策的最後階段。
  • 「借屍還魂」的意思是:凡是有用處的事物,都不能利用,而腐朽落後、沒有用處的事物,要加以利用,利用沒有用的事物,並不是我受別人支配,而是我支配別人。
  • 田方和林發棠繼續努力,編輯《再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該書於一九八九年初出版。水利部部長錢正英等,於《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一書出版時,要求新華書店不能發售該書。到了六四之後,錢正英等又指責《再論三峽工程的宏觀決策》一書是「宣揚資產階級自由化」,「為動亂與暴亂製造輿論」,並要求有關組織清查考察有關幹部。
  • 戴晴女士未參與八九學運,她其實沒有表態贊同北京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也就更不用說指揮或幕後操縱註。將戴晴投入中國級別最高的秦山監獄,其實是經過精心策劃,其目的不是對天 安門運動的清算,而是為打擊三峽大壩工程反對派。
  • 中國知識界的直言不諱的發言,終於打破了圍繞三峽工程理應展開的爭論中不應有的沉默寂靜,將一個關係到國計民生的重大問題,鮮明地提到了國人面前。
  •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底,三峽工程可行性論證工作即將結束,論證領導小組原則通過了十四個論證小組的報告,長江水利委員會將在此基礎上撰寫工程可行性報告,計劃於一九八九年春季, 上報國務院審批。
  • 侯學煜為一介書生,不諳官場技巧。但馬世駿則任所長多年,在科協許多分會擔任負責人職務,通曉官場奧妙。針對生態環境專業組,關於三峽工程對生態環境影響的初步結論是弊大於利,三峽工程論證領導小組在專業組長會議上,已有所了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