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府慎重懲惡,罪責準確難脫!

陸真
font print 人氣: 14
【字號】    
   標籤: tags:

從前有一個人,生平作惡多端。他的家族中的正派人,也對他十分厭惡。

他的一位親戚,有一天晚上,借住在他家中,半夜裡,在恍惚中,聽到地府裡有兩位神人在商議問題。

一個神人說:「這家的主人,惡貫滿盈,應當受報了啊!」

另一個神人說:「這家的主人,是不是讓他受到絕子絕孫的報應呢?」

這個神人回答說:「 這個報應太重了!」

另一個又問:「那麼,是不是讓他受火災的報應呢?」

這個神人說:「這個報應又太輕了!」

另一個說:「喔!那就叫王小小去懲治他好了!」

這個神人回答說:「對了,就這麼定下來吧!」

這位借住的親戚,聽到了這些話,覺得頗為訝異;但也不明向其中的緣故。後來發現,這家的主人,迷戀上了一個名叫王小小的妓女,並且還把她娶回家中,對她百般的依順,言聽計從。果然,就被王小小離間了他的骨肉親情,耗盡了他的家產,最後,他死得很悲慘。

從這件事可以悟到:地府的神靈,對每個惡徒,都不會放過對他們的懲罰。而對其懲置,又會認真考量,懲之有據,罰之確當;罪有應得,不誣不妄。因為他們就是神啊!

正是:

勸人行善事,
做惡天地知;
善惡皆有報,
神靈本無私!

(事據《集福消災之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范蠡事奉越王勾踐,辛苦慘淡、勤奮不懈,與勾踐運籌謀劃二十多年,終於滅亡了吳國,洗雪了會稽的恥辱。
  • 范仲淹上奏朝廷說:「懷才抱藝之人,竟然有許多散落各地,終身不被錄用。獸窮則鬥,人窮則詐,古人對此十分慎重。何況現在邊境不寧,尤應在使用人才的問題上,不發生過失。」
  • 理查德.布洛克(Richard Bullock)是加拿大聯邦政府的工程設計師,他與家人一同觀看了3月27日晚,美國神韻紐約藝術團在埃德蒙頓銀禧劇院的演出。他表示晚會很美,還從舞蹈中看到了中國歷史故事。
  • 勃海人鮑宣的妻子,是桓氏的女兒,字少君。鮑宣曾經到少君家向少君的父親求學,少君的父親驚奇鮑宣的清貧艱苦,所以將女兒嫁給他,陪嫁贈送的財物非常多。
  • 安定人皇甫規的妻子,不知道是誰的女兒。皇甫規起初死了妻子,後來重新娶了這個妻子。妻子擅長寫文章,善於草書,她經常替皇甫規寫來往書牘,大家見文字工整都感到奇怪。
  • 皇帝懷疑是嚴光,就備了可坐乘的小車、黑色和淺紅色的布帛,派使者禮聘嚴光。使者三次往返以後,嚴光才來。
  • 安貧樂道語出《後漢書•韋彪傳》:「安貧樂道,恬於進趣,三輔諸儒莫不慕仰之。」
  • 後晉太尉、侍中馮道歷事五個朝代、八位君主。雖當首相,但辦事模稜兩可,什麼事都不拿主意。他少年時以孝順謹慎聞名,後唐莊宗時代開始尊貴顯赫。
  • 史可法在南京擁戴福王朱由崧,力主抗清,當時福王只知醉生夢死,其他要臣如馬士英、阮大鋮、孔昭等人,又互相傾軋。當時,史可法從抗清的大業出發,盼望福王認清形勢,勵精圖治。
  • 晉靈公即位十四年,越來越驕縱。趙盾多次進諫,靈公不聽。一次吃熊掌,沒有煮熟,就把膳食官殺了,讓人把他的屍體抬出去,正好被趙盾看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