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陽明:曹順利被中共及其走狗謀殺(2)

人氣 2

【大紀元2014年03月20日訊】2003年10月12日下午,閘北區政府督解辦和芷江西街道政法委書記賀德山等人來勞教所找我談判,他們的「化解」方案被我拒絕。過了5點誤了開飯時間,5時20分左右我回到寢室吃了「管教」為我預留的飯菜(還有點微溫),肚子裡就開始翻江倒海地疼痛起來(我平時腸胃很好,不要說還有點熱的,即使是冷的也能吃,)。我在勞教所衛生站掛急診,告訴他們我是吃晚飯後不舒服的,我沒有任何感冒症狀,但每天的當班醫生都把我當感冒治,給我吃安乃靜、頭孢等藥。連續5天滴水不進後,休克被送場部醫院,確診為急性胃潰瘍。住了9天醫院,還沒有康復又被押回一中隊。

明眼人看的很清楚,對於一個偶爾生病吃藥的人來講,根本不識藥片的性能,完全是根據醫生的囑咐服藥,平時我的腸胃很好,酸甜苦辣、冷熱食品都能吃、即使寒天喝冷水都沒有問題,微溫的飯菜不可能引起翻江倒海地疼痛,只有下藥才會引起如此症狀。

很明顯是因為我沒有接受賀政府的化解方案,賀德山與監獄當局合謀安排了組合拳,其順序是:先用藥物引發我的胃痙攣,再以安乃近等藥物刺激腸胃粘膜,引發急性胃潰瘍,沒有完全康復後,以不服管教為名關禁閉,以溫水泡冷飯、蘿蔔乾刺激沒有康復的胃潰瘍,達到不斷折磨的效果。在監獄這個陰暗的角落裡,即使想明白這個道理,也拿不到證據,中隊長韓超就曾經毫不掩飾地說「杜陽明我們搞你,不會留下任何把柄」這是我感受到第二次被中共及其走狗下藥經過。

2004年12月18日,離我法定釋放日2005年1月22日不遠了,受領導指令的監獄當局又在策劃一個更大的陰謀,我在五樓工場間勞動,把棉襖等都脫掉放在寢室裡,大隊部通知我到辦公室談話,我一到辦公室大隊長等8、9個幹警如狼似虎地興師問罪,並且不由分說地宣佈再次關禁閉(勞教期間共三次)本來穿的是勞動時的衣服比較單薄,到了晚上氣溫驟降,看管的獄警好像得到命令,沒有一個同意給我拿衣服御寒。他們不僅將我冷凍了一週多,而且斷水,那時我已經被惡劣的監獄生涯造成內分泌失調,得了糖尿病,每天需要大量的飲水,但是監獄當局控制我的飲水量不到半斤(三個大半(一次性小塑料杯),並且安排一個精神病人日夜不停地吵鬧,使人無法安心休息。不僅如此,監獄當局安排了三個獄警充當心理諮詢師,對我測試精神上是否有問題,中隊長韓超說「像你這樣頑固不化的人,讓你從這個門出來再進入另一個門」我當時並不瞭解這句話的涵義。

獄警雷XX拿著辦公室的水瓶給我倒出僅有的一杯水,呈淡淡的(不仔細看不出)黃色,口渴難忍的我根本不去想,就喝乾了杯子裡的水,很快獄警那偉(音)等三個心理諮詢師過來將我帶到一間無人的房間裡,輪番發問,胡說八道,故意惹我發火,當時我的心中冒起一股無名火很衝動、難以壓抑,與平常的感覺完全不一樣。恨不得對著三張醜惡的鬼臉狠狠地打去,但是理智告訴我,警惕他們的陰謀。我用毅力強行控制情緒,整整三個小時的心理諮詢,我始終平靜地對待,不回答任何問題。

出獄後,據瞭解共匪的人分析,喝下去的水應該是興奮劑,當時的心理諮詢師身上肯定帶著錄音、錄像微型器材,故意激怒我,一旦控制不住手腳,就會被錄音錄像作為證據,所謂的這個門出去就是從禁閉室出去,那個門進來,就是進精神病院。 待續

相關新聞
曹順利深度昏迷送醫 多人探視被拒
兩會前 曹順利事件引關注 北京開始抓人
兩會前 曹順利生命垂危 京警強行取保候審
北京維權人士曹順利病危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美誤判俄軍實力 將對中共提高警戒
【思想領袖】美大科企操縱思維和行為內幕
【車評】2022 Kia K5 GT-Line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