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宮.名花傾國系列.梅妃江采蘋之二

【唐宮美人】落梅尚有香如故

作者:柳笛

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早晚散幽香,香飄十里長。(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821
【字號】    
   標籤: tags: ,

可是看老了百花鬥豔,才猛嗅到梅蕊的清芬?可是聽厭了絲竹嘔啞,才傾慕一曲笛韻的悠揚?這個問題,唐玄宗來不及捫心自問,就已被梅妃的仙姿牽走了魂靈。然而,玉樹瓊花,牡丹為王;朝會夜宴,也總是鐘鼓齊發、管弦相錯的磅礡大曲。玄宗皇帝,從李唐危亂之時發跡,勵精圖治,一手打造了最輝煌的盛世,他終究是要深入軟紅萬丈的。

江采蘋,那一襲遺世冷豔的身影,注定成為君王生命中最美的過客。

佩玉鳴鸞罷歌舞

新納了寵妃的玄宗,卻是志得意滿,迫不及待地把這珍寶展示給身邊的所有人。他遂在梅花園中,設一家宴,邀來兄弟諸王,梅妃便在玄宗的盛讚中裊裊出場。

仍是通體瑩白的玉笛,悠悠獨奏;仍是飄飄欲仙的驚鴻,從風而舞。品鑑的觀眾,有善吹笛的宋王成器,善彈琵琶的岐王範,皆為梅妃的技藝折服。歌舞暫歇,無限得意的玄宗更命人取出珍藏的美酒,讓梅妃予諸王把盞。酒不醉人人自醉,薛王叢一時恍惚,竟然忘記君臣與人倫之常,做出唐突佳人的舉動。半醉微醺之間,他竟然偷偷伸出腳來,在桌下勾住梅妃玉足不放。

如此荒淫無道,讓一向好高過潔的梅妃不住地嫌惡。她顧及皇家的顏面,沒有當場發作,而是不動聲色掙脫其糾纏,遂下了舞台,一去不返。玄宗派人去請梅妃,回報的宮人只說她珠鞋脫綴,無法侍宴。片刻後再去請,梅妃命人答覆說,她胸腹作痛,恕難應召。一場為梅妃而設的夜宴,只好草草收場。

倒是薛王,次日清醒後,為昨晚的失態之舉驚懼不迭,冒犯了皇妃,豈能有善終?他不知道梅妃會怎樣哭訴自己的荒唐行徑,只好袒肉負荊,一路跪行至興慶宮,向玄宗叩頭請罪。玄宗這才明白為何梅妃無故離席,他見薛王真心悔改,念及多年的兄弟情誼,他寬容地原諒了他。

隨後,玄宗又問梅妃,可有薛王無禮一事?梅妃極力否認,她知薛王一時酒後失態,罪不至死,而且玄宗和諸親王親情深厚,她不願把兄弟倆推向對立面,破壞宮中的和平。玄宗非但不怪罪梅妃的「欺君之罪」,反而對她的大度胸懷又愛又敬。

梅妃是柔弱而剛烈的,既能與世無爭,又敢於違抗君命。若她是男子,也一定是一位天子不臣、諸侯不友的疏狂文士。她心中有一條底線,即使是天子也無法令她摧眉折腰。

紅顏未老恩先斷

寵冠後宮的梅妃娘娘,尚做著簡素如梅的夢,直到有一天,她來了,帶著她的琵琶新聲、霓裳羽衣來了!她更年輕,更懂歌舞,更懂得如何與皇帝共享人間繁華。

那一騎紅塵飛馳而來,不再是隨風沁香的梅樹,變成了只有嶺南才能品嚐到的荔枝。梅妃攜侍兒閒步,但見她心愛的梅花只凝縮成渺小的一隅,御花園仿佛一夜之間變成了百花會,海棠豔、牡丹貴,迎風搔首弄姿,好不熱鬧。

再看來往穿行的宮人,私語著新入宮的楊貴妃,紛紛向華清宮的方向奔去。或許梅妃早該發覺,平日裡天子召見的次數越來越少,即便相伴一時,還有高力士避著她細若蚊蠅地耳語。正當她神思恍惚之間,高力士持一紙詔書而來,說梅妃喜靜,陛下賜移居上陽宮。

仿佛一場大夢初醒,那個陪她徜徉梅園的玄宗,那個與她在梅閣煮雪烹茶的玄宗,那個看她吹梅舞袖的玄宗,終究是離她遠去了。想她得寵時,安分守己,不曾傷害過誰;一朝君心難挽,她必須速速退場。

她且行且回眸,驀然瞥見僻靜處冷落卻幽勝的寒梅。這幾株梅樹,在無人照拂時,依舊自開自落,自嚐冷暖。看似可憐,實則暗香不減,傲骨依舊。都說時窮節乃見,宮梅之氣節方在此時盡顯。她小心折下一朵香雪,收於袖中,孑然一身離開這是非之地。

獨唱獨酬還獨臥

梅妃失卻了玄宗的傳召,也失卻了那個梅花世界。但梅的靜好卻在她心中生根發芽,給予她清靜自處的安寧。她固守著慕梅不倦的才思,默默做一位入於廟堂、出乎塵外的隱世才女。

華清宮歌台暖響,春光融融;上陽宮舞殿冷袖,秋色深深。偶然,梅妃也會聽到關於楊貴妃三千寵愛集一身的消息,她付之一笑,這楊妃驟獲天恩,不知多少人側目,而她一味沉醉東風,只怕到頭來亦難得善終。

偶然,她也因玄宗一時興起,秘宣至翠華西閣敘舊。梅妃以知己之心待玄宗,此刻卻要避著楊妃耳目與丈夫相會,雖然心中苦悶,卻也不忍拂了玄宗美意。誰知,貴妃聞風趕來,一番吵鬧,攪擾了玄宗興緻,也斷絕了梅妃與他最後相處的機會。

在悲慨無望中,梅妃仿照漢賦的體制為玄宗獻《樓東賦》一篇:「誓山海而常在,似日月而無休」,是她堅貞不渝的高潔;「奪我之愛幸,斥我乎幽宮」,是她幽居冷宮的寫照。相傳玄宗讀罷此賦,長吁短嘆,對梅妃充滿愧疚,誰知楊妃卻說她言辭庸賤,怨望君王,唯賜死才能消弭她的罪過。其實,他並非完全拋棄了梅妃,只是更寵溺楊妃,縱容了她出於嫉妒的胡鬧言行,不得以和梅妃日漸疏離。

後來,玄宗會見外族使臣,忽憶上陽故人,命人封珍珠一斛秘賜於她。這一次,梅妃沒有接受「秘密」的示好,她把珍珠原封不動地退還,附絕句一首:「柳葉雙眉久不描,殘妝和淚污紅綃。長門自是無梳洗,何必珍珠慰寂寥。」

玄宗覽詩,自是悵然不快,但他非常肯定妃子的才華,將這首滄海度盡又蕭索決絕的詩,被樂府譜曲代代傳唱,詞牌《一斛珠》自此始。

梅魂一縷掩風流

天寶十四年,一場巨變震撼朝野,安史之亂成為大唐第一個揮之不去的創傷。馬嵬坡前楊貴妃報應不爽,上陽宮裡更是梅花寂寂,零落塵泥。玄宗倉皇出逃之時,不及帶走遷居的梅妃,留她孤弱一人深陷兵亂,四壁無援。待楊花過早地枯萎,人才想起梅花獨向風雪,不知是何模樣?玄宗回宮尋找梅妃倩影,卻是上天入地皆不見。

一日,玄宗晝寢,仿佛見梅妃隔竹悲泣,似花蒙輕霧。梅妃說,她死於亂兵之手,有人為她埋骨梅樹旁。他驚夢而起,在宮中拚命尋找梅花。自有了楊妃,後宮梅花本就疏落,再經戰事流離,更是所剩無幾。溫泉湯池旁尚有幾株傲然盛開的梅樹倖存,宮人挖掘,果得梅妃屍身。檢視其身,脅下有刀痕。玄宗大慟,自作誄文,以妃禮厚葬了佳人。

一枝疏影素,獨抗嚴霜冷;早晚散幽香,香飄十里長。梅妃江采蘋半生寂寞,身後淒涼,卻因她與梅同在的氣韻和風骨,永遠留香於後世。@*#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千年流轉,幽思成堆,我翻開史冊,尋尋覓覓,邂逅你的芳蹤。在那個神蹟遺落的西漢之始,在「我生之初尚無為」的清平年代,我讀到「緹縈」二字,宛如看到一幅錯彩鏤金的工筆小品,纖巧綿密,正如你花樣年華里,那一段傳奇的人生。
  • 女子如花,那些刻骨銘心的名字,總是在亂世風塵中絢爛著芳菲一般嬌艷的芳姿。譬如木蘭,或者蘭芝。風乘桃花馬,月舞梨花槍,她以花為名,一身戎裝,巾幗束髮,恰浮動著一f番木樨花的馨香。
  • 平陽,平陽,我喃喃唸著你的名字,唇齒開闔,一股浩蕩之氣盈盈而生,雅正中和。宛如涓涓細流擴開境界,化作滾滾江河,周流天際。我便於這江岸,行吟且踟躕,觀覽你清流自美,聆聽你那開國公主的傳說。
  • 鼙鼓甫振羅衣,玉足紛沓牽引環珮清淙。絲竹瘖啞又聞鶯歌獨發,水袖從風欲遮半面酡顏。乍飛旋,堪把宮腰折斷,飄香落影,知是真幻兩重?蹙冰眉,低寒目,唱罷《佳人曲》。不見滿座,衣冠似雪。這廂依紅偎翠,那壁推杯換盞,渾忘了故國明月,軍前死生。
  • 調丹黃鑄獸面銅冑,覆壓你三千青絲祈一世長安。絲袍紡鳳紋描,皮甲護心,裁一襲戰衣保你歸期可期。鐘鼓齊發,十五字銘文攀上回音,篆刻著萬國來朝的隱語。干戚長執,數千雙鐵拳暴起青筋,召喚著遠古獰厲的狼煙。
  • 詩仙李白,別號青蓮。直觀其名號,便覺這是一位素衣飄颻的漢家遺俊,獨行於白鹿青崖間,對月吟哦,沐嵐而眠,或凌空虛筆,勾勒一支驚風泣雨的詞章。仙,總讓人有疏離的距離感,現實中大多是凡夫俗子,結緣神仙的能有幾人?在古籍撲朔迷離的文字中,仙大抵是絕情寡慾、吸風飲露、飄渺山林滄海的修行得道者。
  • 宮殿,已成斷壁殘垣;青史,卻如星漢燦爛;書卷,雖被烈火焚盡;教誨,仍然銘刻心間。英雄,早已隨風而逝;忠魂,依舊滌蕩人寰;歲月,逐漸抹平了記憶;過去的風雲,還要聽章公笑談!
  • 神韻交響樂團指揮米蘭‧納切夫(Milen Nachev)出生於保加利亞,從小接受私人鋼琴教育,長大後到俄羅斯跟隨名師學藝,隨後又到美國發展,直至登上著名藝術殿堂卡內基音樂廳獻藝。他在紐約找到了新的立足點,在神韻交響樂團發現了自己的使命。今年10月10日,納切夫指揮的神韻交響樂團將重返卡內基音樂廳,在此之前,記者有幸與他進行了一次長談。
  • 弘一大師李叔同的書法與篆刻筆致沖虛恬淡、儒雅純真,一如他的為人;而李叔同的譜曲及填詞作品,更是撫慰了無數天涯遊子的心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