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加拿大首次抽籤父母團聚移民 備受爭議

(Fotolia)

人氣: 168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7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邱晨、陳怡然溫哥華報導)中國傳統文化尊崇孝道,華裔社區格外關注父母團聚移民的事宜,自是情理之中。今年自由黨政府又首次透過隨機抽籤來選擇(祖)父母擔保申請人,說是為了公平。不過中籤幸運兒中僅不足十分之一提交了申請的消息,令各界大跌眼鏡之餘,抽籤是否公平也被深深質疑。

加拿大移民、難民及公民部(Immigration, Refugees and Citizenship Canada,簡稱IRCC)4月25日宣布對接獲的大概9.5萬份申請中隨機抽出了一萬份。被抽選中的申請人必須在90天內向當局遞交完整的申請文件。

近期在多倫多舉行的加拿大律師公會移民法律會議上,移民部官員表示,截至6月中政府只收到700份中籤的父母及祖父母移民申請,離每年一萬名的限額有相當大的距離。因此當局計劃8月份進行第二輪抽籤

父母團聚移民抽籤賭運氣的做法,從一開始就遭到各界質疑,現在萬名中籤者僅700人及時提交申請的訊息一經傳出,就炸開了鍋。許多期盼盡早與父母團聚的民眾,憂心自己的運氣是否經得住這漏洞百出的抽籤制的篩選,國會議員關慧貞(Jenny Kwan)更呼籲取消抽籤和父母團聚移民限額。

「人人都來賭運氣,不公平」

本拿比的Laura Chen是中國大陸第一代獨生子女,她說:「我們這代人沒有兄弟姐妹,照顧父母的責任自然責無旁貸。」近年來移民局不斷收緊父母團聚移民政策,抬高家庭擔保收入門檻,讓像Laura這樣的擔保人進退兩難。

目前移民局在審批擔保人資格時,要求擔保人的家庭收入要連續三年符合標準,而且要求提交報稅單。幾年前Laura更換了一個收入不錯的工作,原本打算攢足三年的報稅單後為父母辦理團聚移民,結果去年聯邦自由黨政府突然宣布,從2017年開始以抽籤方式取代先到先得的慣例,這讓Laura對父母移民深表擔憂。

她說:「我原本以為2018年報完稅後,我就滿足擔保資格可以申請父母移民了,結果改為抽籤方式,那我要是年年運氣都不好,那不是永遠都不能申請父母團聚了嗎?」

對於萬名中籤者僅700人及時提交申請的消息,Laura並不驚訝,她說:「既然是抽籤賭運氣,就會人人都來賭,那麼可能很多申請人並不真的具備擔保資格,也會加入到抽籤中,因此出現大量中籤的申請人卻無法提交合格申請,也就不足為奇了。」

其實,早在2016年自由黨宣布新抽籤舉措後,Laura的同事就曾建議她在2017年先遞交申請試試運氣,「既然抽籤時不看申請人收入,只看運氣,那麼不妨在擔保資格不夠時,先把壞運氣用掉,等到擔保資格夠了,好運氣自然就來了。」

Laura雖然沒這麼做,但她認為這至少說明一個問題,抽籤時如果不審查申請人資格,那麼不符合要求的申請人也會參與抽籤,這對於符合要求的申請者勢必會不公平。

Laura認為任何政策都有利有弊,先到先得確實受限於名額限制,讓很多人搶不到名額,而只能一等再等。但是抽籤方式漏洞太多。她認為,移民局可以把抽到卻沒有按時提交申請的擔保人列入黑名單,至少在幾年內不能再參與抽籤,避免名額浪費的問題。

不願賭運氣 寧可放棄

其實不僅是Laura,抽籤新政策出臺後,不少符合擔保要求的申請人也將父母團聚計畫暫時擱淺。

在列治文工作的Susan Yu也是一個獨生子女,雖然父母持有十年往返探親簽證,但是畢竟是臨時居住簽證,每次來都沒有定居的感覺,Susan多年來一直想為父母辦移民。

2017年Susan攢足了三年符合要求的報稅收入,卻趕上了抽籤。她說:「原本想2017年一到我就把材料遞上去排隊,結果沒想到改為抽籤方式。今年十萬人參與抽籤,我對自己運氣從來沒信心,不敢去抽籤,就放棄了遞交申請的想法。」

關慧貞:「再抽籤很離譜」

圖說:溫哥華東部國會議員關慧貞(Jenny Kwan)在國會發言。(圖片來源:Jenny Kwan)
圖說:溫哥華東部國會議員關慧貞(Jenny Kwan)在國會發言。(圖片來源:Jenny Kwan)

溫哥華東區國會議員、新民主黨移民評論員關慧貞(Jenny Kwan)認為家庭是加拿大的核心價值,以抽獎方式來決定家庭團聚並不人道,自由黨政府的政策對移民家庭不公平。關慧貞聽到選區諸多抱怨,她也舉行過幾次社區會議了解到抽籤制所造成的拖延和混亂。

關慧貞說:「到了今天政府應該知道抽籤制度行不通。」「移民部在一月收到9.5萬份申請,經過幾個月抽籤否決了8.5萬個家庭的申請。但數個月後卻發覺被抽中的1萬份只有700個家庭遞交申請。」

「現在要準備再次舉行抽籤實在很離譜。」

關慧貞要求聯邦政府取消父祖輩團聚移民的抽籤制,並取消該類別每年的申請限額,因為「既然其他所有移民類別都沒有設定限額,為何唯獨家庭團聚要設定限額。」

長者雖然是消費加拿大醫療服務最大的群體,而且用的是納稅人的錢。但聯邦政府在2014年已經大幅提高擔保要求,關慧貞強調,父母及祖父母類別屬於私人贊助式移民,再加上申請家庭的收入要求定得相當高,所以對政府不構成財務負擔,政府應該放心。移民部自己所做的研究報告亦顯示,父母及祖父母移民不單有助促進社會和諧,同時還有經濟貢獻。

超級簽證可代替團聚移民嗎

移民部曾經回應說,父祖輩團聚移民採取隨機抽籤以確保其公平與透明性。移民部還強調,需要與在加拿大的親人團聚較長時間的人,可以選擇專為父母及祖父母設計的超級簽證,持這類簽證的人可以在加拿大境內連續停留2年。

關慧貞並不以為然,她說每次探親往返的資金都是不菲的,給家庭帶來巨大的經濟壓力;而且父母祖父母心中永遠只是一個遊客,來到加拿大沒有歸屬感。

她還認為加拿大不應該忽略父母祖父母對加拿大經濟的貢獻,長者並非加國負擔。例如《多倫多星報》專欄作家帕拉卡SHREE PARADKAR曾經研究過,加拿大擔保者的父母通常會幫助照顧孫兒女,使這些年輕父母能全職工作,有些父母仍在工作年齡還可以為家庭帶來收入。「鑒於他們對加拿大帶來淨收益,讓移民的父母住在這裡是一個雙贏局面。」

也有律師表支持

不過,溫哥華移民律師李克倫(Richard Kurland)回覆《大紀元》說,他認為新的抽籤方式工作良好,確保整個系統每年吸納人數有限,不會造成堆積。

李克倫說,看上去雖然只有700人申請,然而這些積極的移民申請會迅速處理,讓父祖輩團聚移民時間縮短等待時間可能一年內完成。

李克倫認為「允許更多老年人移民對現在已經老齡化的加拿大不合理」 。 ◇

責任編輯:李道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