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白蛇傳的愛情面紗:法海原為除妖高僧

文/古玉文

佚名(傳李嵩)《西湖清趣圖》局部,示夕照山,雷峰塔,淨慈寺等。(公有領域)

  人氣: 54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許仙與白蛇與之間的「人妖戀」,一度被世人引為愛情佳話,特別是五四運動以來,在所謂「反封建反傳統」的個性解放理念喧囂下,《白蛇傳》似乎成了歌頌自由戀愛的扛鼎之作,法海被污衊為代表「封建勢力」的惡僧。

那麼,歷史上真實的法海,究竟是什麼樣的人呢?大家耳熟能詳的《白蛇傳》到底是怎麼一個來龍去脈呢?

中國北京頤和園中的長廊畫,表現的是白蛇傳中遊湖借傘的故事。(公有領域)

名相之子出家苦行

建於東晉的鎮江澤心寺,唐時始稱金山寺,後成為臨濟宗傳承道場,被奉為佛教禪宗經典名寺。金山寺素以「高僧降蛇」為其獨特的寺廟文化而名聞遐邇。

提到「高僧降蛇」,就不得不說到金山寺的「開山裴祖」——高僧法海,亦即後世諸多版本白蛇傳中法海和尚的原型。

法海,俗名裴文德,為唐宣宗時名相裴休之子,因為文德生下來時,頭髮很少,所以又叫裴頭陀。裴休本人是個虔誠的佛教信徒,唐武宗李炎滅佛時,裴休曾拼力抗爭。

裴文德少時博覽群書,聰穎過人,科考一路順利,年紀輕輕就做了翰林。後被父親裴休送到潭州溈山去修行,拜在靈佑禪師門下,剃度時獲法名「法海」。裴休作偈一首:「含悲送子入空門,朝夕應當種善根。身眼莫隨財色染,道心須向歲寒存;看經念佛依師教,苦志明心報四恩。他日忽然成大器,人間天上獨稱尊。」

法海所在的寺院有二三千人常駐,靈佑禪師就讓法海做寺院的「水頭」,就是專門到山下打水供寺院僧人吃喝洗漱用的挑夫。按規矩,「水頭」必須從凌晨3點一直挑水挑到晚10點,非常辛苦。

江天禪寺,又名金山寺,位於江蘇。
(Gisling/Wikimedia Commons)

法海成為金山寺開山裴祖

這一挑就是三年。一天,法海挑水回來,累得不行,偶然看見禪堂裡的那些坐禪的僧人,有的在打瞌睡,有在閒聊的,還有無所事事在那兒站著的。

法海心裡一下子就不平衡了,隨口說:「翰林擔水汗淋腰,和尚吃了怎能消?」靈佑禪師聽見了,回一句:「老僧打一坐,能消萬擔糧。」法海體悟到靈佑禪師的道行高深,為自己的不平感到慚愧。靈佑禪師知道法海還需外出歷練,就讓法海出去雲遊。

臨行前,靈佑禪師拿出八個大錢、一個小錢,總共八個半錢,對法海說:「這是你三年多的辛苦錢,你拿著,什麼時候把這些錢用完了,你就到站了。」

八個半錢也就是一頓飯錢吧,法海哪捨得用。他一路要飯化緣,風餐露宿,吃了不少苦。一路從湖南到湖北再到南京,之後到了鎮江。路遇一條河,擺渡的漁夫對法海說,「你給八個半錢吧,我送你到對岸的山腳下。」

法海一聽,終於到師父說的地方了,過了河,那山上有個寺叫澤心寺。可這寺院雜草叢生、斷瓦殘垣。法海此時再也不怨天尤人了,一邊在附近山洞裡靜心禪坐,一邊利用誦經之餘開山耕耘、修復廟宇。

法海禪師苦行修寺的事蹟在《金山寺志》中確有記載。傳說他曾為表開山身耕、鑽研佛法的決心,而燃指一節。或是精誠所至,法海在一次修廟中,挖到了黃金數鎰,但他並不為所動,將黃金全部上交給鎮江太守李琦,李琦上奏朝廷,唐宣宗非常感慨,詔令黃金悉數用於修復寺廟所用,並將澤心寺改為金山寺,自此,法海被奉為金山寺的「開山裴祖」。

金山寺水陸法會與郗后變蟒的傳說

歷史上的金山寺早在南朝梁武帝蕭衍時,即為「水陸法會」的祖庭。所謂水陸法會,是漢傳佛教寺院中的一種法事集會,按照佛教的說法,法會上,六道輪迴中的水路各界生靈將得到超度。

宋人的類書中曾提到梁武帝在金山寺設置水陸法會,是緣於想超度死後變成蟒蛇的郗后。《南史》卷十二《武德郗皇后》中簡述,武德郗皇后生前妒忌心重,愛發火,經常損物害人。死後遭罰,變成了後宮井裡的一條大蟒蛇。

因為郗后深受變蟒之痛楚,經常託夢給梁武帝,懺悔其過往之過,懇求武帝做法事幫她解脫。明人馮夢龍的《喻世名言》中對這個故事做過細緻的描述:

「只見這蟒蛇張開血池般口,說起話來,叫道:『陛下休驚,身乃郗后也。只為生前嫉妒心毒,死後變成蟒身,受此業報。因身軀過大,旋轉不便,每苦腹飢,無計求飽。陛下如念夫婦之情,乞廣作佛事,使妾脫離此苦,功德無量。』」

於是梁武帝親自抄寫經卷、撰寫悔文,在金山寺舉辦水陸法會,為郗后行懺禮做法事。不久,武帝在宮中乃見一天人,容儀端麗,對他說:「蒙帝功德,已得生忉利天。今呈本身,以為明驗也。」

梁武帝蕭衍畫像。(公有領域)

高僧降蛇

在中國古代修行文化中,蛇、狐狸等等動物如吸取了天地精華之氣,會具備一定的超常的能力的,但有了一定功力的動物往往會進一步附著人體,吸取人的精華,為害一方,禍亂人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這些動物因此而經常會被有道高人、高僧降伏或斬除。

金山寺的高僧降蛇之說,起源於唐代。《金山寺志》和《高僧傳》中都記載著唐武則天時代,澤心寺一帶有蟒蛇,在洞內經常噴出毒氣,附近的百姓非死即病。後靈坦禪師居住寺中,降伏巨蟒歸海,毒雲遂滅。

《金山寺志》中亦記載法海降蟒的故事:「蟒洞,右鋒一側,幽峻奇險,入深四五丈許。昔出白蟒噬人,適裴頭陀驅伏。」

據當代江蘇鎮江民間佛教傳說記載,法海上金山之前,金山上有一條幾丈長的食人白蟒,白蟒深知法海法力高強,便化作一個老人跑到法海面前說:「我的主人到了。」夜間,老人又入夢,對法海說:「我是這山上的大白蟒,很多很多年了,現在我把這山交給你,山腳下有數壇金子,你可取走。」遂有法海挖金獻金的故事。

揭開白蛇傳愛情面紗:原是高僧救紅塵

被大眾奉為經典愛情故事而一度流傳甚廣的文學、戲劇、影視作品《白蛇傳》,其實在故事早期雛形和成熟時期,描述的並不是跟愛情相關的主題,恰恰相反,是警醒人們不要沉溺於情色,否則性命堪憂。

學界公認《白蛇傳》最早的雛形是南宋洪楩的話本《西湖三塔記》。宋孝宗淳熙年間,臨安府的一位年輕書生奚宣贊,正值清明時節,在西湖邊遊玩時,救了迷路的女孩卯奴。半月後,卯奴的婆婆找到了她,為表謝意,婆婆邀請奚宣贊去家中做客。

卯奴家似一洞府,紅粉泥牆、雕欄玉砌,府內有一白衣女子,生得如花似玉,設酒宴招待奚宣贊時,以感謝搭救小女為名,竟要以身相許。席間,白衣女子命手下大力士將一年輕後生綁在了大柱子上,挖出心肝下酒。奚宣贊嚇得魂飛魄散,不得不日夜陪同這個白衣女子。

半月後,卯奴看在奚宣贊救她一命的份上,幫助他逃回家中。不想一年後卻又被捉回。奚宣贊的叔叔——龍虎山修道的奚真人望見城西有妖怪纏人,便一路趕來。「料為上界三清客,多是蓬萊物外人。」奚真人設壇畫符,收伏了白衣娘子、卯奴與老婆婆,原來分別是白蛇、烏雞與水獺,真人在西湖邊造了三個塔,將三個妖精鎮壓在三塔之下。

故事發展到明末馮夢龍的《白娘子永鎮雷峰塔》中,奚真人的形象就被法海禪師代替了。許仙原為許宣,在金山寺,許宣誤入法海禪室,高僧見其妖氣纏身,知道他在西湖邊被白蛇、青蛇附體。最後法海施法術讓許宣明白了蛇妖害人的真相,並幫助許宣用金缽收了白蛇精,將其鎮於雷峰塔下。

清以前的白蛇許宣故事並不是歌頌愛情的,講的是高僧除魔濟世的故事,同時告誡世人不可重色貪慾,人妖切不可同室而居。法海的形象完全是正面的——是濟世救人的有道高僧。

中國古代有很多警戒人們不可淫逸的故事,男子如若貪色,很可能會招致蛇精附體,最後命喪黃泉。唐傳奇《白蛇記》中,記載隴西鹽鐵使李遜的義子李黃,與一白衣女子盡歡三天後,全身化為膿水而亡,那女子即為一蛇精。

《白蛇記》中另一個故事是:鳳翔節度使李聽的次子李管任金吾參軍,遇一白牛銀車,兩名女子騎白馬伴行,李管情不自禁地尾隨兩女到其住所,香飄四溢,見到另一位絕色美女。回到家,李管便頭裂而死。家人追查女子住所,只見一座荒園中有白蛇盤據,於是打死了白蛇。

宋人《西湖圖》局部,示雷峰塔南宋時的形象。(公有領域)

反傳統的五四新文化版《白蛇傳》

清人黃圖珌的《雷峰塔》(看山閣本)和方成培的《雷峰塔傳奇》(水竹居本),把白蛇傳警戒色慾、高僧降妖的故事發展成歌頌愛情的主題。

五四新文化運動後,共產主義所謂反封建、反傳統的個性解放思潮開始入侵中國。為中共捧臭腳的魯迅和中共御用文人田漢在其文學作品中,把白蛇傳的宗教話語和法海的道德角色全然扭曲,法海被歪曲成維護封建反動勢力的總代表而遭撻伐,害人的蛇精卻被塑造成一個摒棄傳統、追求個性解放、戀愛自由的美好形象而加以謳歌宣傳。

一個教人重德自律的歷史故事,在中共階級鬥爭黨文化語境中,卻變成了一部「革命」劇本,法海不再是為民除害的得道高僧,而是變成了破壞他人幸福婚姻、落後守舊的「封建衛道士」,成為中共號召全民起來「革命」的對象。

在眾多大陸人心目中,法海至今仍是被批判和討伐的負面形象。更加讓人痛心的是,中共的影視文學作品毫無底線,暴戾、色情、權謀、宫鬥、商詐比比皆是,娛樂至死、情色至上、全民貪腐已經成為人們普遍接受的價值觀,很多人習慣用黨文化的思維去套用在古人身上。只有摒棄中共灌輸的變異思想,找回傳統的道德理念,才能看到古人流傳下來的經典中的真相。@*#◇

參考資料:

洪楩:《西湖三塔記》
馮夢龍:《警世通言·白娘子永鎮雷峰塔》
《金山寺志》
贊寧:《宋高僧傳》
夢花館主:《前後白蛇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前世他是僧人,因一領袈裟結下今世夫妻之緣;他前世是獨眼僧,今世成為一代文豪,屢遭貶官,忘卻榮辱;他今世是太守,卻被友人戲稱為「行腳僧」。迥然不同的二世風貌,原來都是自己。
  • 大唐時期,有一位僧人精通術數。他準確預言了自己不幸的結局,卻無法改變既定的命運;準確預言了一樁婚事,時隔多年終是應驗。
  • 三人在江邊痛哭的動靜早已經驚動了水府,龍王一看,連忙恭喜陳光蕊,並且還送陳光蕊如意珠一顆,走盤珠兩顆,還有一堆明珠玉帶。
  • 東晉高僧釋道安(公元312—385)本姓衛,常山撫柳(河北冀州)人,出生於衛氏名門的儒學世家,年幼失去雙親,由表兄孔氏撫養。他天資聰穎,七歲讀書,過目成誦。十五歲即通達五經六義,後研習學佛法。十八歲出家,師父命他先去田間勞作三年。
  • 道衍本姓姚,幼名天禧。宋高宗南渡,天禧的祖上隨之從卞梁遷至蘇州。天禧1335年出生,聰穎過人,卻不願繼承行醫的祖業。
  • 佛圖澄(232~348),本姓帛(也有史料記載本姓濕),西域龜茲人,出身王族。9歲出家,精進修習,誦經數百萬言,先後兩次到罽賓(今喀什米爾地區)求法問道。他深明佛理,學識淵博,善誦神咒,能役使鬼神,徹見千里之外,又能預知吉凶,兼善醫術,能治痼疾,為時人所崇拜。
  • 南朝梁武帝登基不久,宿命通僧人志公的五言讖言詩準確預測他一生的興盛衰亡: 樂哉三十餘,悲哉五十里!但看八十三,子地妖災起。佞臣作欺妄,賊臣滅君子。若不信吾語,龍時侯賊起。且至馬中間,銜悲不見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