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川普內閣部長卡森:社會主義無好結局

2019年3月1日,英文大紀元記者簡‧傑基萊克(Jan Jekielek)採訪了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Secretary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
人氣: 23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3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英文大紀元記者簡‧傑基萊克(Jan Jekielek)採訪了美國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Secretary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本‧卡森(Ben Carson)博士。全文翻譯如下:

記者: 我是簡‧傑基萊克。現在,我正和住房和城市發展部部長本‧卡森博士坐在一起。

記者:卡森部長,很高興你能來到這裡,接受「美國思想領袖」欄目的採訪。

本‧卡森: 很高興再次與你交談。

記者: CPAC「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Conservative Political Action Conference),我想你以前已經參加過幾次了吧!

本‧卡森: 很多次。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人們可以聚在一起,交流思想,討論發生了什麼。我覺得,在我們所處的這個歷史關頭,這個機會尤其重要。因為現在我們所談論的不單單是共和黨的理想或者民主黨的理想,我們所談論的是(美國)這個國家的基礎,這個國家賴以建立的原則,以及相對的另一種制度——社會主義

記者:川普特朗普)總統在國情咨文中談到這個非常具體的(社會主義)問題時,我真的很受觸動。我不記得還曾經有誰這麼明確地談論過這個問題。我個人非常贊同總統的觀點。你認為是什麼促使他在現在這個時候談論這個問題?

本‧卡森: 嗯!首先是因為,我覺得,他有很強的洞察力,非常善於觀察。我經常和他交談,他很清楚我們國家正在發生什麼。

你一定記得在大約25或30年前,他當時接受了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的採訪。她問他:「唐納德,你會有一天去競選美國總統嗎?」他回答說:「不,不會,我真的不想那樣做,除非,當我認為這個國家即將跌落懸崖的時候,這是唯一的條件。」我覺得,這就是他現在這麼做的真正原因。

其實他本人並不需要這些,但他真的很擔心正在發生的事情,而且發生的速度非常快。你能看到,已經有大量的政治階層人士轉向了一個毫無意義的(社會主義)制度,談論那些可能會花費90萬億美元的項目,並且還說:「嗯,這不是真正的死局,這是一項投資。」

在委內瑞拉發生惡性通貨膨脹的經濟危機之前,我們就曾在那裡聽到過類似的話。我們還能在世界各地看到很多這樣的例子,很多人都走過這條(社會主義的)路,而且他們似乎從未有過好的結局。那麼,為什麼不能承認說,我們自己就擁有一個好系統,比其它任何系統都提供了更多的自由,能讓更多的人脫離貧困。

這個系統有缺陷嗎?這個系統裡的人是否有缺陷?當然有。但是我們能發現這些缺陷,我們能嘗試著去糾正它們。我們不會「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倒掉」。

記者:事實上,有時候有人會……比如說,我自己對有關中共的問題發表了很多評論,那麼最近就有人評論說:「你怎麼還去談論中共呢?我們自己這裡就有這麼多的問題……」 但這是一個……我們所談到的是完全不同數量級的問題。

本‧卡森:沒錯。我們曾犯過錯誤,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我們有能力在不發生戰爭的情況下糾正這些錯誤,這是我們的系統的優點之一。

現在的新聞媒體扮演了一個重要的角色,這也是為什麼新聞媒體是唯一受到我們憲法保護的實體,商業實體。因為媒體應該是誠實的中間人,他們應該向民眾客觀地傳播信息。這樣,民眾就有了一個可以最後決定他們意願是什麼的基礎,也就是這個國家應該遵循什麼樣的原則。

但是,當媒體自己決定說:「不行……我們將變得非常政治黨派化,我們將有一個自己的政治路線圖」,那麼就真的扭曲了這個預期的系統,它將在很大程度上帶來我們今天所看到的那種不必要的敵意和衝突。

記者: 還有個簡單的問題,我們得結束採訪了,時間到了,你對保守派政治行動大會的最大希望是什麼?

本‧卡森: 嗯,我希望人們能夠傳播適當的信息,並使人們據此做出正確的決定……

記者:(我們)正在為此努力工作……

本‧卡森:我也希望人們能夠認識到,必須有人首先像一個成年人那樣處事,不可能每個人都把自己當成是三年級小學生那樣地處事。當然,我為「三年級學生」這個比喻表示歉意,但我認為,在保守主義運動中,我們不能像他們對待我們那樣對待他們。我們需要告訴人們,還有更好的處事方式。#

責任編輯:林妍

評論
2019-03-12 3: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