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為什么沒腐敗?

楊學武
font print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4月7日訊】

眾人讀《紅樓夢》

毛主席要許世友讀《紅樓夢》,許硬著頭皮讀了一些,卻至死仍沒讀完,既沒完成主席要他多讀几遍的任務,更沒按主席的意圖讀出什么“心得”。誠如魯迅所說:《紅樓夢》“單是命意,就因讀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絳洞花主》小引)那么,軍事家看見什么?許世友恐怕什么也沒看見。他也許在心里對主席不滿:与其要他讀《紅樓夢》,還不如讓他上山打游擊。

我什么“家”都不是,因此,當我再次讀《紅樓夢》時,忽發奇想:賈寶玉為什么沒腐敗

賈寶玉的腐敗條件

有人會說,賈寶玉不過是一個娃娃,頂多算個“情种”,又不是什么官,怎么會成為腐敗分子?其實不然。寶玉的老爸賈政是朝廷命官,他是正宗的“賈衙內”。衙內腐敗起來,比當官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宋朝的“高衙內”不是腐敗透頂么?當今的“陳衙內”不是腐敗通天么?

有人還會說,賈寶玉不過是天外的一塊“頑石”,怎么會像官人一樣腐敗?其實也不然。寶玉既然來到人世間,就并非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他也是凡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有腐敗“基因”。賈寶玉是完全可以腐敗的,因為他具有腐敗的“天時、地利、人和”等优勢和條件。“天時”就是:寶玉正處于腐敗的“大環境”之下———封建社會正在沒落,清朝政府正在衰敗,那是一個產生歷史大貪官和王申的時代;“地利”就是:寶玉生活在腐敗的“小气候”之中————賈府的“陰暗面”正如焦大所揭露的:“每日偷狗戲雞,爬灰的爬灰,養小叔子的養小叔子,我什么
不知道?”而焦大畢竟只是仆人一個,他所知道的賈府腐敗現象,還僅僅是冰山一角:“人和”就是:寶玉上有賈母當他的保護傘,下有襲人等無數丫鬟和仆人對他俯首貼耳,左右更有鳳姐等眾多姐妹和兄弟將他如眾星捧月……在如此之“大好形勢”下,寶玉可以說要權有權,要錢有錢,要女人有女人,即使他要星星月亮,也會有人給他摘來。

而且,賈府還有惡少薛蟠之類的腐敗樣板供寶玉學習;還有好色之徒賈瑞之類的腐敗典型為寶玉指路;甚而至于,還有歷來視為“禍水”的女人拉寶玉下水,如襲人自愿獻身供寶玉“初試云云”,寶釵等人用“糖衣炮彈”對寶玉進行攻擊……

賈寶玉為什么沒腐敗

然而,賈寶玉竟然沒腐敗。他對錢不聞不問,因此不“學而优則仕”————不好好讀書;他對錢也毫無興趣,好像從來沒摸過錢。他對色雖然非常愛好,一直泡在“女儿國”里,离了女孩儿就不能活下去,且曾經成為“失足少年”,但他似乎未亂搞過。另外,寶玉除了喜歡和女孩儿一起“談情說愛”之外,似乎沒有其他什么不良的嗜好。

魯迅筆下的阿Q,在土谷祠里做“革命夢”時就幻想著腐敗,可賈寶玉為什么沒腐敗?這個問題值得“紅學家”探討。由于這個問題博大精深,本文不可能回答清楚。所以,我在此只想拋磚引————借用一位學者的一段話來表達我的觀點:女人并非“禍水”,賈寶玉正因女人的愛而沒腐敗。該學者說:“賈寶玉所以能處污泥而不染,至死保持著天真与清气,全靠女儿國中年輕女神的指引。他這塊天外的頑石,獲得靈气之后來到人間,很可能再被人間的朽气腐蝕掉,從而變成爛泥或者再次化作冰冷的山頭,然而,林黛玉等少女的眼淚柔化了他,拯救了他。她們那些未被世俗塵土染污的、發自天性最深處的淚水,正是蒼天的甘霖。這些生命之露,繼續養育著頑石的靈气与性情,使他從彼岸世界帶來的那塊寶石依然發出純正的光芒,而免于被世俗世界的濁泥所同化。”

(轉自看中國﹕http://kanzhongguo.com)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文章
    

  • 《紅樓丫頭》欲在歐陽奮強的故鄉再找賈寶玉 (2/4/2002)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正當新版電視劇《紅樓夢》因為兩家單位爭拍而陷入僵局時,《笑傲江湖》導演黃健中卻与弟子郭靖宇一起,不聲不響地拿下了電視劇《紅樓丫頭》的拍攝批文。不過目前黃健中頗為賈寶玉的演員人選苦惱,鑒于歐陽奮強演賈寶玉的巨大成功,黃導寄望于四川男孩,還特意委托本報幫忙征選演員,表示有意競演賈寶玉的可盡快將相關資料寄至本報,劇組本月中旬將來蓉選秀。
    • 人類發展到今天,環境已遭受到嚴重的的破壞,科學的進步改造了世界,也陷入了自己創造的危險中。首先遭殃的,是人人需要的飲食問題,嚴重者,各類重金屬、化學藥劑等殘留物侵入動植物,再經由食物鏈進入人體
    • 一日翻《全唐詩》,不經意間一行詩句從眼前晃過,「過午醒來雪滿船。」——醉臥孤舟的人一覺醒來,睜開眼睛,大雪紛飛,天地茫茫。寂靜的天光,船篷外如織如幕的飛雪。那一種寂寞和自在,頓時叫人耳目一新。
    • 鴻篇巨著《西遊記》中,第一回就出場的樵夫只是閃了一個身影,就徹底消失了。他是凡夫過客,還是洞見前緣的神者?在很多人的心中留下了不解的懸念。重新品讀原著,方覺字裡行間含蘊的又一新意。
    • 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東方庭院,也無法想像,沒有芭蕉的古典文學。沒有那一簇簇葉面舒張,深碧漫展的芭蕉葉,開在白粉牆邊,湖石畔,生在三月的薰風裡,長夏的庭院中。古老的文學,沒有那一襲輕碧濃綠的芭蕉,千年來,那夜夜夜夜的雨,竟落向何處呢?那夜雨裡,那孤獨的,冤屈的,寂寞的,抑鬱的,在人世間受遍磨難的孤苦靈魂,又與誰共鳴?
    • 立春是二十四節氣之一,有的年份在除夕之前,有的年份在除夕之後。在中國古代,立春也是很重要的節日之一。古老的傳說,立春這一天,天上的青帝開始在天地間播布春陽;而在這一天,人間的帝王也會依天象而行,舉行各種慶典活動。
    • 今天我們要給大家介紹的故事是「圯橋進履」。這個故事啊,涉及到二個主角,我們逐一給大家介紹一下。
    • 蘇青的一生,是非常令人唏噓的。她的一生可謂一個標本,作為一個民國新女性,她有才華,也有行動能力,但她所有的行動也不曾最後獲得幸福。
    • 一個北風呼呼的早晨,六叔仍打著赤膊,扛著沉重的大麻袋踅過曬穀場,進了左面護龍廚房裡。大廳前紅燈籠下,籐椅裡的老奶奶早瞧見了,頻頻點著頭。我蹲坐這邊門檻上,看著奶奶的皤皤髮絲在風裡飛揚,心裡興奮地嚷著:「要過年了。」
    • 書生的告老還鄉之路,和出門趕考一樣的漫長。似乎,人的出門遠走,就是為了白髮還鄉,葉落歸根。這個過程,就是人生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