駱克仁:芭樂入美隨想——臺灣新詞「芒果乾」 

【大紀元2020年01月24日訊】歲末迎新,這幾天南加華人最熱衷討論的莫過於臺灣「芭樂」登入美國。經過多年努力,臺灣成為美國繼墨西哥之後第二個開放讓新鮮芭樂進口的國家,臺灣僑胞們終於可以吃到家鄉的芭樂。

其實我並不特別喜歡芭樂,嫌它的籽太多,而且早在臺灣芭樂進口前,南加州就可以吃到芭樂,同事家的後院就種了一顆,每年都結實纍纍,分送親友,每人好大一袋。

不過看到臺灣芭樂在好市多(Costco)與喬氏超市(Trader Joe’s)上架,還是有點沾沾自喜:「嘿,你也來了,臺灣夥伴!」移居異域,看見故鄉的水果都顯得親切。

2020年,小規模卻「俏皮」的臺灣總統選舉結束,結果也許超出很多人預期,但也被認為在情理之中──民進黨政府繼續執政,蔡英文與賴清德大贏兩百多萬票。臺灣人用選票決定了自己的未來,給予隔鄰的香港一點鼓勵:民主可以制衡獨裁、理性可以戰勝激情。

從古到今 臺灣尚能淡定?

1661年鄭成功率軍抵澎湖,隨後東遷、登陸臺灣各地,翌年鄭氏攻下熱蘭遮城,取代荷蘭東印度公司,設天興、萬年二縣,漢人在臺灣島上建立第一個政權,迄今不過358年。

原諒我將明鄭氏時期視為臺灣史的開端,時光往前回溯,臺灣島上早有無數的原住民,凱達格蘭、西拉雅、道卡斯……,現今所謂的臺灣「本省」人身上多半有平埔族血液。在那個「有唐山公,無唐山媽」的年代,許多漢人的「羅漢腳」(單身漢)娶了平埔族女子為妻,在蔣介石帶著「外省」兵退守臺灣前,漢人早已「殖民」了臺灣原住民的土地。

在大航海時代(15—17世紀)來臨前,臺灣已在太平洋上靜靜矗立了千萬年。它不過是後人晚近的「發現」:葡萄牙人驚呼「福爾摩沙」(美麗之島);西班牙人在淡水建了座「紅毛城」(Fort San Domingo,聖多明哥城);明朝將軍在澎湖立塊碑:「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日本倭寇早期路過上來補補貨,後來「天皇」統治五十年。面對熙來攘往的「強權」,臺灣其實一直都挺淡定。

這回臺灣總統選舉我並未返家投票,甚至有些刻意迴避喧擾的選情。就像柯文哲早在選前五十幾天即說過的:臺灣選戰就像進入打籃球的「垃圾時間」,勝負已定。

國民黨黔驢技窮的推出一個滿嘴「跑火車」的候選人,這傢伙說的比做的精采,但說多錯多。我曾親眼見識過韓國瑜2019年4月在洛杉磯旋風過境48小時的驚人魅力,中華民國旗海飄揚,上千人同唱:「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經得起考驗,只要黃河長江的水不斷。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千秋萬世,直到永遠。」

當時一個資深媒體人告訴我,韓國瑜讓他想起了當省長時的宋楚瑜。是啊,韓國瑜、宋楚瑜,2020年這兩人同臺競技臺灣總統大選,招喚出一群「中華民國」的遺老、遺少,消費眾人的「亡國感」。

此次臺灣選舉,除了各個名嘴、候選人之間「對賭」的雞排,最熱門的食物恐怕非「芒果乾」莫屬。「芒果乾」諧音「亡國感」,它是一種抽象的感覺,東晉南渡名士王導等人「新亭對泣」、岳飛在《滿江紅》中寫道「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抒發的都是亡國感。

臺灣人因為看到比鄰的香港因「反送中」運動陷入長時間的社會抗爭──港警催淚彈、橡膠彈齊發、不斷的武力升級、不斷增加的遊行人數,不禁反躬自省:若接受中共「一國兩制」招安,那就是「今日香港、明日臺灣」,香港成了臺灣人血淋淋的前車之鑑「香港都不香港了、香港已經成了戰場」。

臺灣人的「亡國感」油然而生、「芒果乾」大行其道,但年輕世代將矛頭指向「中共」,壯老派卻質疑「民進黨」。香港人說:「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於我而言,頭頂藍天、腳踩綠地,臺灣的藍綠並不是太大的問題。

「一言堂」最令人憂 而臺灣早已回歸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成立於1911年,是一個「主權」獨立的民主、法治國家,今年是民國109年,中華民國已完成兩次政黨輪替,臺灣有藍營、綠營,就像美國有紅州、藍州之分一樣,放諸四海,所有的民主國家內部都會有不同的政治傾向與黨派立場,真正該讓人憂心的是「一言堂」,年輕人不願「中共」統治,恐懼事情將只有官方說法、只剩下一種聲音。

多年前,我曾造訪陝西黃河畔的「黃帝陵」,那裡矗立著一座香港、澳門回歸紀念碑,一旁還有個空蕩蕩的基座,導遊告訴我,等著「臺灣」回歸擺上紀念碑。臺灣有什麼好回歸的呢?1945年10月25日,臺灣從日本政權中被光復,早已「回歸」中華民國。

誠然,身邊也有些綠營友人,但我素來不喜「臺獨」論調,臺灣要獨立去哪呢?1928年,在「共產國際」指導下,臺灣青年於上海法租界成立「臺灣共產黨」,當時「臺共」隸屬於日本共產黨領導的「臺灣民族支部」,臺灣共產黨是日治時期唯一明確提出「臺灣獨立」、臺灣革命主張的政治組織。儘管臺灣共產黨在臺活躍時間非常短暫,但這種左傾的思潮不斷的影響著一代又一代的臺灣知識青年。

好奇哪些臺灣名人參加過共產黨嗎?岩里政男,這個名字或許對大多數人來說有點陌生,他後來以李登輝之名當選臺灣首任民選總統,被譽為「臺獨教父」。李登輝當了一輩子的政治變色龍,他於後蔣經國時期逐漸在國民黨內部展露頭角,蔣經國逝世後執掌國民黨廿餘年。李登輝後來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了,2000年中華民國首次政黨輪替,李登輝與陳水扁進行交接;2001年9月21日,李登輝由於為新成立的「臺灣團結聯盟」候選人站臺,正式被國民黨撤銷黨籍。

這次總統大選投給韓國瑜的五百多萬票裡面,除了遭中共洗腦或短視近利的既得利益者之外,我想還有很多「中華民國」的遺老、遺少們,他們的「亡國感」強烈,既拒斥中共滲透,也恐懼「臺獨」所延伸的問題。

難忘傳統文化 還有臺灣人不想失根

這群人或許懷念臺灣錢淹腳目、創造經濟奇蹟八○年代,但恐怕更難忘懷的是那根植於中華民族的悠久文化,那些在書上讀到的詩句,在戲棚下看過的故事。當我第一次造訪呼和浩特時,腦中自然的反射是:「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行經陰山,脫口而出《敕勒歌》:「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或許就是這種文化積累沉澱,形成廣泛的中華民族共同體。

中共在廣袤神州雷厲風行推行「破四舊」,以文化大革命之名剷除異己、藐視知識的同時,中華民國在臺灣落實了「蕃薯不驚(怕)落土爛,只願枝葉代代湠(傳)」的精神,在海外開出了失根的蘭花。懷揣著「芒果乾」,念著「中華民國」永不亡也沒什麼不好。

1911年10月10日「武漢起義」,新軍推翻滿清,中華民國因此將國慶定為雙十日;2020年開春武漢爆發嚴重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即中共肺炎)傳染,網民戲稱為「武漢起疫」。霎時間,中國人人自危,中共官方雖說疫情可防、可控,但近日連出面背書的專家自己也都被傳染了。在封鎖的武漢城內,網路牆裡、牆外,人們對疫情感到迷茫與焦慮。

海外華人猶如「瞎子摸象」般揣測中國內部情況,一方便擔心親友染症,一方面也憂懼疫情蔓延至世界各地。目前亞洲出現確診的國家有日本、韓國、新加坡、越南、泰國和香港、澳門與臺灣,美國也出現確診案例。中共一貫掩蓋真相、不透明的疫情訊息讓人恐慌。

事實上,只要與中國大陸密切頻繁往來的地區,都有可能被感染。在新的一年,我吃著臺灣進軍海外的芭樂,謹記著「芒果乾」,祝福所有的中國人平安。◇

責任編輯:方平

 

【本文內容歸大紀元所有,任何單位及個人未經許可,不得擅自轉載使用。】

相關新聞
台灣芭樂去美國 亞洲首櫃啟航
台灣芭樂首批起航運往美西 農委會盼外銷加倍
水果乾是好是壞?營養師教你放心吃、正確挑
港人心聲:不想看到寶島成為第二個香港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 與中共有瓜葛嗎?
【重播】川普佛州集會 支持者現場過夜等待
【役情最前線】電郵門當事人指證拜登
【微歷史】解體蘇共英雄 戈爾巴喬夫或葉利欽?
【新聞看點】FBI約談關鍵證人 中共方寸亂?
【思想領袖】埃利斯:美多方面反制中共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