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迴轉生.前世今生】

中槍轉生協警緝凶 雙胎記男孩會前世妻兒

作者:懷忍忍
1990年印度發生輪迴轉生雙胎記男孩協助緝捕凶手奇案。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60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1990年,在BBC電視新聞《四十分》(Forty Minutes)追蹤了印度「雙胎記」男孩提圖.辛格(Titu Singh)輪迴轉生的真人實事;羅伊·斯曼(Roy Steman)在倫敦《國際輪迴》雜誌(Reincarnation International Vol 1,No.2)也發表了這個轉生協助抓緝凶手的「雙胎記」男孩奇案。

1983年

印度北部城市阿格拉(Agra)地區發生過一件「再生人」協助破案的凶殺案。1983年年初,「蘇雷時收音機」(Suresh Radios)的老闆蘇雷時下班開車回家時,在家門口被埋伏的凶手槍殺了,子彈從車外射入貫穿他兩側的太陽穴,從右側進、左側出。蘇雷時的太太烏瑪(Uma)回憶,當時她正在家裡準備飯菜,忽然聽到一陣騷動。她想丈夫應該回來了,走到屋外看到丈夫的車後面著火了人卻沒有下車,她打開了車門,蘇雷時的身體倒到她身上,已經氣絕了。沒有人看到凶手,這個案子一直到延宕了幾年都沒有被偵破。後來,出現一個不可思議的證人提供線索協助破案。

Agra名勝泰姬馬哈陵。 (pixabay)

1990年

這一年英國BBC電視新聞《四十分》(Forty Minutes)節目追蹤到印度阿格拉(Agra)13公里外的Baad小村,那裡有個叫做提圖.辛格(Titu Singh)的七歲小男孩,他出生於1983年12月,聲稱自己是「蘇雷時收音機」的老闆。

提圖.辛格的父親說,他最小的兒子提圖從兩歲半開始講起他的「另一個家」,說他名叫蘇雷時.維馬(Suresh Verma),妻子叫烏瑪,還有兩個孩子──Roru 和Soru,父母也都在。他在阿格拉有一家店,店裡賣著收音機、電視機和錄像帶,在沙干吉(Shahaganj)也有他的房子。他說自己有一天下班回家時被槍殺了,然後被火化,骨灰被扔進河裡。起初,提圖的父母對他說的這些事情毫不當作一回事,但是提圖的言行舉止又讓他們感到困惑。他的父親說:「提圖是個普普通通的孩子,但有時他說的話、做的事情又像個大人的作為。」

提圖從二歲半以後,就一直告訴他的父母他很想家,想回阿格拉看看。有一次,他甚至把一些衣服紮成一捆,揚言若不帶他去阿格拉的家,他就要離家自己去找。

提圖.辛格是家裡最小的孩子,他的哥哥根據他的敘述到了阿格拉,果然找到了一家「蘇雷時收音機」(Suresh Radios) 的店。那家店的店主叫烏瑪,是個寡婦,聽說她的丈夫幾年前死於槍殺。提圖的哥哥走進店裡向烏瑪講了自家小弟弟自稱是她死去的丈夫。烏瑪聽了他說的一些事後,心裡半信半疑,就決定第二天親自去試試那個小孩的話裡有多少真實性。

第二天,當烏瑪和蘇雷時的雙親開車入了Baad小村到提圖家時,提圖正在水龍頭旁洗滌。他一下就認出他們了,他向父母親喊道「另一個家來了──烏瑪和我以前的父母」。辛格家邀請烏瑪一家坐在陽台上,那時提圖要求烏瑪坐在自己旁邊。

提圖.辛格問烏瑪認不認得自己?烏瑪說不認得。他又問了她兩個孩子的情況,接著他說起有一次蘇雷時全家到鄰市一個市集遊玩的細節,那時蘇雷時給烏瑪買了糖果,而這件事只有烏瑪才知道。這使烏瑪十分吃驚。提圖.辛格說,他常常給烏瑪買昂貴的紗麗(印度絲綢製作的傳統服裝)。

印度馬路上一景。(pixabay)

烏瑪一家回去之後,提圖.辛格被安排去阿格拉一趟。當提圖到達時,通過了一個小測試:蘇雷時兩個十歲上下的男孩子和鄰居一群小孩玩在一起,結果,提圖.辛格毫無困難地馬上認出他們來。提圖的父親帶著他進入店裡,提圖顯得很害羞,不過當他抬頭看到櫃台後方正面牆上掛著的蘇雷時的照片時,他就變得很沉穩,說那是自己掛上去的。同時提圖準確地一一指出在蘇雷時死後店鋪裡擺設發生的變動。當烏瑪問他為何比兒子還小?他答說自己「再出生」了。

蘇雷時的父母相信提圖是自己的兒子轉生的。他的父親說:「我們交談時就像父子一樣。」提圖在路上遇到以前家裡的一位保母,保母以為提圖是烏瑪的一個兒子。提圖生氣地對她說「你不知道我是誰嗎?」蘇雷時的父親說:「提圖深情依戀著我們。」但是並不鼓勵他「認同」前世的家,因為這會使他今生真正的父母感到沮喪、難過。

提圖.辛格這一世出生在一個貧窮的農家。他的父母並不介意提圖說起他以前的家、以前的父母。他的母親說:「我覺得我們都是同一個家庭的一部分。提圖現在很孩子氣,對以前的家很忠誠,儘管他在其它地方有父母,但我們將永遠是他的真正父母。」但是提圖的父親就比較放不下,他不能了解提圖的「前生」是怎麼回事,他擔心提圖年紀越大之後,會和這個家斷開聯繫。

提圖的情感和記憶都追隨著他前生的家庭,而他身上帶著的「雙胎記」也佐證了前世今生的關聯。小小的提圖.辛格向媒體準確描述了蘇雷時被射殺的經過,和事後烏瑪所見的情景以及警方的檢驗相符。蘇雷時的驗屍報告證實他是被槍殺而死,子彈直射入右太陽穴穿過腦部而出導致他死亡。提圖.辛格的左右兩個太陽穴位置上都有一個胎記──右側「圓形的略略凹下的胎記」與蘇雷時中彈的傷口位置重合且大小一致,在左太陽穴上的胎記又與子彈穿出的傷口完全吻合。

提圖.辛格告訴了阿格拉法院有關蘇雷時被謀殺的更多細節,並使相關的權威們深信「他是謀殺案受害者轉生的再生人」,讓警方重啟調查緝捕凶手。印度德里大學的N. K. Chadha教授說:「由於警察的介入,這是我所見過的最好的有據可查的輪迴案例之一。」

後記

殺害蘇雷時的凶手絕對想不到,已經「死無對證」的案子能「起死回生」!提圖的父親曾經帶著他去請教一位印度的僧人:「我兒子真的能記得前世事嗎?」僧人說,宇宙中一切生命一生生輪迴,永無止境,每一生的訊息都保留在這個宇宙中,能被帶到下一生去,除非被激烈地阻撓打斷。這在許多被催眠人真實無誤回溯前世、前前好幾世的案例上得到證實。

天涯海角藏匿有時,輪迴轉世業報無盡!提圖的案例就是一明顯的例子,它和世上其它一些特別的案例,應是上天特意顯露給人的,因果業報豈能無視!

資料來源:
BBC Video of  Suresh Verma | Titu Singh Reincarnation Case(Researched by Professor N. K. Chadha & Dr. Antonia Mills, Associates of Ian Stevenson, MD)

“Double Birthmarks: The Case Of  Titu “:Narrative by Carol Bowman & Steve Bowman .   from www.carolbowman.com

@*#

──點閱【輪迴轉生.前世今生】系列──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多麼不可思議呀!軀體內換了元神(靈魂),身體的能力也跟著改變了,連後天學得的技能也跟著元神走。兩個人交換了靈魂和軀殼,借屍還魂復生有實例。
  • 【未解之謎】英格蘭一對孿生姊妹的輪迴轉生故事,被稱為「奇中之奇」,因為她們原本就是這家的兩姐妹,因為車禍同時喪生,但親緣這根線,還是把她們和父母繫得很緊密,只是經歷了短暫的離別之苦就「回家」了。但遠離家鄉、在緬甸參戰的日本兵,就沒有這麼幸運了。戰場上被打死後轉生在緬甸,直到30歲,都一直在懷念日本的親人。這都是經過嚴謹的科學研究得到證實的輪迴轉生案例。
  •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你能想像,突然有一天,有一個人來拜訪自己,並說自己是其前世的親人,甚至還記得前世的點點滴滴?事實上,這樣的案例近些年來海外媒體報出了不少,尤其在信佛的印度、泰國等國,不過古代中國和近代典籍上早有這類記載。
  • 誰說人死燈滅,一了百了呢!兩個真實故事見證生命輪迴轉生還債:「善惡有報」,老天的帳上留,一分不差!
  • 浩瀚無際的宇宙,對於渺小的人類而言是一個巨大的迷,而紛繁複雜的大千世界,人類同樣難以參透。比如,生命是否會輪迴、天堂和另外空間是否存在等等。古往今來,無數人在求索著,而上天也有意透露天機給某些人,如讓他們帶著前世的記憶或者可以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景象,並藉由他們將天機傳遞給世人,啟悟人的靈性。本文的主人公不丹小王子毗盧遮那就是上天選中的人之一。
  • 萍水相逢之人,相忘於江湖,有的人之間一生愛恨情仇交纏,有的君子之交淡如清水,有的則相濡以沫成為伴侶,輪迴轉世的研究發現背後的「緣分」搭起前世今生間之橋。
  • 傳統的佛教道教信仰,都相信輪迴,認爲人死後投胎會在六道中往復轉生,其中就包括畜生道。一位印度男孩,16歲車禍去世前,曾告訴家人,自己曾經五次轉生在這個家庭,包括三次轉生為動物。在中國,也有這樣的奇聞,一頭來報恩的白牛,和一頭長著人手的豬,都成為「善惡有報」的明證。
  • 他曾是清朝的高官,輪迴轉生兌現自己報恩的諾言,在這一世他記取前生的教訓,努力改造自己,使得生命向上提昇。
  • 一些人在輪迴轉生後,或因未喝孟婆湯,或因某種特殊機緣,可以知曉自己的前世,不過,能夠知曉一兩世的人較多,而能知曉九世人生的並不多見。且說晚清太守章價人的兒子章華,不僅風采過人,而且德才兼備,年紀輕輕就已出名。1895年,參加光緒乙未科殿試,登進士二甲98名。同年五月,改翰林院庶吉士。他曾得了奇怪的病症,並在恍惚間看見了過往的九世人生。
  • 凱德和詹姆斯都是在兩、三歲的時候開始,常常在噩夢中驚恐尖叫,並說出一些讓父母覺得很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們還告訴父母,是自己選擇在現在的家庭投胎轉世。隨著更多記憶的出現,以及父母的調查核實,他們的前世身份浮出水面,一個是911罹難者,另一個是神秘失蹤的二戰飛行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