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末任書記(7)

作者:伍指
示意圖 (Getty Images)
  人氣: 289
【字號】    
   標籤: tags: ,

七、習住「大華」

習進平說:「那些地方太醃臢,不如把他們帶到武警大院……」

江澤民說:「不,私訪,去安康醫院,看他們骨頭怎麼硬,要看實的。」

安康醫院是中國司法部門直設的專門對犯人進行精神試驗的醫院,包括藥物臨床試驗、人體精神控制、電波聲波改變大腦思維、神經藥物破壞試驗等,全國各省都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當作精神病人在這兒作為科研試驗品,很多健康的人出來都變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醫院設在浙江女子監獄與浙江莫干山女子勞教所之間的一個叫良渚的縣城裡,那地方是丘陵地帶,林多樹高,路曲地偏,醫院用高牆和林木與外界隔開,外人很難知道那地方是個祕密研究人體精神的醫院。

江澤民在一門密室裡,通過監控電視看隔壁房間的警察和醫生迫害法輪功修煉者。

一間十多平米的房間內,中間是一張寫字檯一樣的方形桌子,旁邊是一個帶腳銬和手銬的老虎凳,牆角有一鐵架,高約三米、寬二米,由四根鐵槓支撐,兩根鐵桿橫架,與雙槓差不多,兩頭繫著圓環,中間也固定著圓環,邊上掛著燒紅的鐵板。空氣中還有嗆鼻的青煙味。鐵架邊哆哆嗦嗦蹲著五個人,低頭,看不清臉,可能是法輪功學員,剛用過刑,衣服上都是沾滿血跡的破洞。四個警察,其中兩個是警醫,坐在桌子邊,對面彎腰站著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蓬頭垢面,鬍子拉碴,臉上有瘡痕,看上去很文弱。

警察問:「說吧,你的領導是誰,你又領導多少煉功人?你們是通過什麼手段聯繫的?」

中年男子嘶啞著回答:「我不是法輪功學員,從來沒煉過功,也沒看過法輪功的書。」

那警察拍桌而起:「你不配合、不轉化,那我們有的是辦法。」

「你們真的搞錯了,你們可以到我單位、居委會、鄰居去調查啊。」

「你的同事都早把你告啦,你這些在同事中傳播的圖片是哪來的?」警察舉起三張圖片,一張是1999年美國哈勃衛星拍到地球像撒旦一樣的臉,一張是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的「中國共產黨亡」藏字石,第三張是美國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公訴江澤民的遊行。

江澤民看到第三張圖片,臉刷——地黑了。

中年男子說:「那是我翻牆在網上下載的,是湊熱鬧給同事看的。」

警察一個巴掌打在中年男子臉上,中年男子頓時流出了鼻血。警察罵道:「我們怎麼不會翻牆,我們怎麼不會下載,我們怎麼不會和同事湊熱鬧?」

「這些事情都只有法輪功學員才會做。你不說,就把你抽血、活摘了。」

另一個醫警補充。「他們就是你的下場。」那警察指牆角蹲的五個人,言下之意就是已被驗血,就等器官匹配完活摘了。

「你還攻擊黨、污衊中央領導,把這張筆錄給簽字了。」第三個警察拿過桌上的紙遞給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擦了下嘴邊的血,看了下紙,說:「『這紙上說我發展了三個法輪功學員,這是你們杜撰的,我沒說過,紙上還說江某某是腐敗總指揮、淫亂總司令,在上海當市委書記的時候上海市民稱它為蛤蟆精』,這些話不是我說的,是網上說的。」

江澤民一聽腐敗總指揮、淫亂總司令、蛤蟆精,就想到自己,氣得它暴跳起來,祕書想攔它沒攔住,它直接衝出門就衝進了審訊室,衝到中年男子面前就打他巴掌:「你敢侮辱我,直接把你火化」,江澤民衝著警察大罵「混蛋」,又手指著蹲在牆角的五個人。大叫:「快拉下去把他們全『自殺』、火化。你們每個人獎一萬元。」

跟從的衛兵也衝進審訊室,警察才知有高官在場。衛兵讓警察把中年男子和牆角五個人拉下去打死了。

江澤民不再有興趣,直接回到行宮,對習進平說:「對法輪功學員,要肉體上消滅、名義上搞臭、經濟上打垮,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送死人爐。」

習進平說:「江主席的智謀古今未有,他們煉功的,你手掌一捏……呵呵。」習進平做了一個轉手掌的動作。

江咬牙切齒地說:「法輪功創始人每到一地,成千上萬的黨員和高官、高級知識分子千里自費去聽課。我到一地,歡迎的人都是地方組織的,我是知道的,這些,我見過多啦,哪個是真心的?騙來騙去,這些,我都是經歷過的。」

「泱泱大黨被一個民間氣功蓋過,豈不是國際笑話?」 江澤民憤怒地咽下一口水。

習進平紅著臉,站在一邊,不敢抬頭,可能想到歡迎隊伍都是組織的,被江澤民點破有點尷尬。江澤民又說:「那些警察,抓一個、轉化一個法輪功學員都獎勵,讓他們悶聲大發財。對不轉化的往死裡打,可以直接開槍,警察不負責,照樣獎勵,一切由中央承擔。獎金嘛,浙江是經濟大省,這麼點錢也是拿得出的。」

習進平說:「沒問題,我剛參觀了吉利汽車公司,李書福答應額外開資他們用增稅填補。而且,浙江所有企業都設了黨支部,那些頭頭腦腦都是人大代表,誰敢不聽話?」

江澤民這才滿意地閉上了眼睛。江的祕書說:「主席累了,需要休息。」

習進平就退出來回到了自己住的大華飯店。

對,習進平從來不住國賓館,也從來沒有住過蛤蟆峰下,而是選擇了居住在西湖邊的大華飯店。原因是習到浙江來的時候,很不情願,想起年輕時和阿三在河南朝歌給他算命的那個高僧。在去浙江前又找他算命,那高僧對他說「大中華」三字,就想到了大華飯店。國賓館是江澤民要住的,習是避嫌不想沾染,主要是雷峰鎮著的是蛇妖,而國賓館在雷峰塔下看上去就是被雷峰塔鎮著,不吉利。

習回到大華飯店居處,不料,彭麗媛叫來了習嬌嬌、習安安姐姐,一起來勸習進平。

「共產黨是無神論,在無神論理念下,傳統文化如果再消失,那人會更自私,什麼壞事都會幹,什麼事,再好的事最終都會壞,包括人,最終毀人毀己,民族、國家、人類都完。」「現在中國人什麼都不信,為什麼?因為無數次上當,開會台上的官員都要下面的人講共產主義奉獻精神,但是他們自己貪污腐敗,什麼壞事都幹,被奉獻的人屢屢上當,還會信什麼?只會激起他們更大的自私。這個社會誰也不信還有好的前途,都是因為人與人之間互相傷害太多,只有仇恨、只有內鬥,對誰有好處?對誰都沒有好處,誰都不是贏家。」「官員的道德好壞,直接影響全社會,因為社會各行業都要學政府官員的,官員是人們信賴和依靠、羨慕的本源,官員敗壞,人們就會迷茫、就會沉淪,就會認為只有壞才有出路、才有權勢、才能享福,現在,官員們被體制綁架,都只為江澤民個人賣命了。」

習進平手指了指電話,拔去了固定電話線,叫她們把手機都移到別的房間,意思說防止竊聽。他不耐煩地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江澤民這個人心狠手辣,鄧、姓楊的二兄弟、胡都不是他的對手,我命在他手上,如履薄冰。你們以為它信共產主義啊?美國大記者華萊茲在採訪它時,它明確說它現在不相信共產主義的,一切都是做戲,騙全黨全軍全民而已。江這個人,只有兩樣東西能讓他高興,一是錢、權和色,二是聽話。」

再說江澤民回北京後,對這次的浙江之行是非常高興的,不僅是因為遊山玩水有眾多江南美女夜夜陪玩,也不僅是因為拆了喬的題詞、自己在南方又題了很多字詞,也不僅是因為自己的妹妹和家人又被提了當官,
更主要的是江南的商界大佬和浙江省送了自己幾車的「土特產」、「古董字畫」、「民間工藝」和「美鈔」,供子孫輩都吃不完。

但是冷靜之後江澤民突然發現:習進平對自己是否服服帖帖完全聽話?是否按自己的意願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到底是什麼態度?習進平的政治領導到底是不是無能?自己似乎還不太明白。現在上海書記陳良宇被胡抓了,上海正需要書記,江決定趁機把習調到上海,再試探、觀察他的政治能力易不易操控,因為上海曾是江起家地方,那兒黨政軍基本都是他的人,與中央裡的自己人形成了江派,習到上海去,方便自己對他監視。於是,習被調到上海任書記。(待續)

點閱【末任書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區紅山口法場外的廣場上,紅旗飄飄,人來人往,「絞殺國民黨反動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謝罪」「無產階級鐵拳砸碎資產階級」「富翁、地主都是壞分子」「窮人翻身得解放」……紅標語、紅橫幅在樹木間、跨街橋下、房子陽台上抖動。人們穿著灰色或黑色或土黃色的衣服,有的是長衫還戴著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頭觀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 各位看官,天下萬事、社會世情,從成長到成熟,再到衰弱至死亡,自循一定規律。東西方,人類有個共同的記憶,上一茬人類是被大洪水毀滅的。西方的諾亞方舟救人與東方的大禹治水,都是這個記憶的一部分。在西方,諾亞方舟救人之後,重新又有人類出現。
  • 毛澤東知道,知識分子對他搞文革是不滿的,於是,毛澤東決定把知識分子下放到農村去變相隔離。當時定下的農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設兵團草原懇勞基地、陝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遠地方。習進平得知這一消息,很是高興,他連續申請「主動響應黨中央號召,去最偏遠農村進行貧下中農再教育」。但是,因為他是「狗崽子」、「黑五類」,上面不批准,連接受變相勞教都受歧視。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習仲勳「曾經革命過」的陝北延川縣梁家河插隊。
  • 習到了正定後,無心於官職,倒是一邊觀察政事人情,一邊寄託山水,根據齊媽媽的要求,建設自己的小家庭,為習家傳宗接代。在中央軍委工作期間,習進平認識了當時駐英國大使的女兒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開放,喜歡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經常和習進平談華盛頓的三權分立。習進平覺得她很優雅,受過良好教育,知識淵博,性格直爽,很喜歡。
  • 江澤民一上台,就開始開展對自己的造神運動,企圖像毛澤東一樣搞絕對領導。那全國人民瘋狂一樣崇拜毛的場景,在年輕時,讓江澤民豔羨不已,如今,自已有獨裁大權的條件,能讓全國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出「市場經濟也有姓資姓社的鬥爭」、「警惕資產階級顏色革命」。1991年,蘇聯共產黨由於專制壓迫蘇聯人民而解體,江澤民如天塌般恐懼,大喊:「改革膽子太大、步子太快,堅決打擊資產階級復辟念頭,把反對社會主義原則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
  • 氣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源,是人體修煉的現代說法。包括儒、釋、道都可以說是人體修煉,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砸廟毀寺,那些被中共無神論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毀壞的場所,已變異了墮落了修煉的內涵,人對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氣功的形式保護下來。在文革的時候,毛澤東再怎麼「反天反地反人」,也沒有涉及氣功。
  • 上海是是國際性大都市,位於長江入海口,南來北上西進東出的船隻猶如江海巨鯊,鐵路如蛛網四通八達,跨長江大橋,飛虹般溝通了南北中國大陸。每天,成千上萬的國際國內商業大鱷,通過海陸空進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國家交的稅款名列前茅。
  • 成長在單親家庭的希實有著沉重的壓力,看似親近的同學似乎又與自己有著莫名的疏離,她究竟該如何走出這個情緒的困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