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說:末任書記(5)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氣: 229
【字號】    
   標籤: tags: ,

五、江埋下滅共種子

江澤民一上台,就開始開展對自己的造神運動,企圖像毛澤東一樣搞絕對領導。那全國人民瘋狂一樣崇拜毛的場景,在年輕時,讓江澤民豔羨不已,如今,自已有獨裁大權的條件,能讓全國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圖否定鄧小平的「改革開放」,提出「市場經濟也有姓資姓社的鬥爭」、「警惕資產階級顏色革命」。1991年,蘇聯共產黨由於專制壓迫蘇聯人民而解體,江澤民如天塌般恐懼,大喊:「改革膽子太大、步子太快,堅決打擊資產階級復辟念頭,把反對社會主義原則的因素消滅於萌芽狀態。」

鄧小平看出了江澤民企圖否定自己的「改革開放」,要回到毛的窮時代大搞個人崇拜和獨裁主義,那被窮怕了的中國人可能會奮起造反,共產黨就會跨台,因此,後悔自己冒失的欽點,冒著耄耋老齡健康問題南巡深圳講話:「市場經濟這面大旗不能倒,現在我的話中央沒有人聽,誰反對改革開放誰下台,誰否定中央既定方針就換誰。」同時鄧小平託人捎信給趙紫陽:「只要你肯承認在六四時對學生的態度是錯的、鎮壓學生是對的,就讓你回來繼續當總書記。」

江澤民聽到嚇得半死,哭著去找鄧朴方:「我堅決擁護老爺子的改革開放和市場經濟,必要時資本家都可以入黨。」

鄧朴方說:「老頭子的脾氣你是知道的,只要真心向他認個錯就是了,這個好辦,我替你轉告。」

江澤民從鄧朴方家出來,還是不放心,又去找薄一波。薄一波說:「你作為總書記,身邊沒有人給你出謀劃策是不對的,我有個兒子,叫薄熙來,社會主義政治覺悟高、能力強,你要提拔有用的人才啊。」

江澤民說:「貴公子的能力人皆夸談,我早有耳聞,我看當個總理都沒有問題。」

薄一波笑了:「老鄧那邊我會去說的,你坐牢位置就是了。」

江澤民這才放心。

由於去找趙紫陽談話回來的人對鄧小平說趙紫陽不承認自己的錯,因此鄧小平久久不說話,心裡想:「趙上台,我百年後他平反了六四,我鄧家死無葬身之地啊。」因此,他放棄了讓趙出山的念頭。

由於江的表現時好時壞,鄧小平幾次想換掉他幾次又作罷。鄧也曾找朱容基,想讓他代替江。但朱說他只懂經濟,不懂管理,不願當總書記。又想到了胡錦滔,這人曾在西藏用武力解決了藏獨力量,認為只有他果斷心狠能與江作對,但是胡太年輕。後來自己也老了,精力和體力都跟不上,毛病也出來了,經常要躺去醫院,折騰不起,鄧只好作罷,便想了個辦法:指定江只任一屆,下一屆由胡錦滔繼任。

這個消息被當時的人大主任喬石和政協主席李瑞環透露到國際媒體上了,一下子國內外都知道了,事情做實了。

因此,江恨死了喬石和李瑞環,更恨鄧小平斷了自己的後路,但他最恨的還是胡錦滔,搶了自己未來。

鄧躺在醫院的日子越來越多,醫生說他得的帕森病基本沒治了,也活不了多久了。多年媳婦熬成婆,江聽到後興奮極了:「終於沒有人指手劃腳干政了。」江迅速在全國搜尋能為他站台的人,提拔軍中力量和省部級以上幹部。當時提拔薄熙來任大連市長和遼寧省長就是報答薄一波的恩情,同時也看中了薄熙來的心狠手辣;當時王滬寧從大學裡被提拔到江身邊作為宣傳軍師,就是因為江看中了王滬寧提出的「人性本惡」論,這很符合江的價值觀。於是,通過王的建議,江一會兒提出「依法治國」,一會兒提出「依德治國」,一會兒說「講誠信」,一會兒恐嚇對台動武,一會兒在全國搞「三講」運動。他每天派人打聽鄧的健康,希望鄧早死,他好「放開手腳做大事」。後來聽匯報說:「鄧的醫療隊力量不夠,還要找專家擴充。」江就動了腦子,想辦法怎麼樣早點弄死鄧。便叫自己的心腹、生活醫生加入進去。那個醫生正是曾慶紅推薦的,他對江和曾的需求跟心思了如指掌。江對自己的醫生說:「人每天活受罪,是早死好還是躺著被機器延命好?」

生活醫生心領神會說:「那還不如早去,早去早解脫。」

江又說:「那怎麼樣才能讓人神不知鬼不覺、慢慢地死去,特別是身體有多種毛病綜合併發的人?」

生活醫生:「對多種病的人,由於用藥很複雜,只要多加某一種劑量,有時就可能會要了命,比如用點白砷,那就可以認定是病人併發症和藥物的化學作用。」

「那老頭每天要動用機器深入骨髓抽液,那得多痛啊。你去加入他們的醫療隊。做事一定要小心。」

生活醫生:「我知道,知道。」

江說:「我想儘快讓你進入到政治局來,但是我現在沒有提拔中央官的權啊,有人擋著,如果搬掉這塊石頭,下一屆政治局開會你就參與進來。只是你做事不要讓人知道。」

生活醫生:「謝謝總書記提拔,小的一定不辜負總書記的知遇之恩。」

江澤民的生活醫生後來經推薦和會診研討,參與了救治鄧的隊伍。就這樣,江澤民的生活醫生一次趁著所有醫生都離台的機會,給鄧掛藥時,悄悄地把藏在大拇指甲裡的白砷彈到鄧的藥湯裡。過了一小段日子,鄧的病情突然加重。

中央得到這一消息,很多人焦急萬分,甚至籌備了鄧後事處理小組。以江澤民為代表的一組要求將鄧安葬於八寶山,以人大習仲勳退休老幹部為代表的一組要求在天安門廣場建鄧紀念館,像毛澤東一樣剖屍灌藥展屍。爭論不下,兩個建議托鄧小平老婆交鄧小平自己定奪。

鄧小平在病床上大怒:「兩個我都不要,我要火化,火化,一定要火化,而且骨灰也不能留,給我撒入大海。習仲勳是壞蛋,是叛徒,要我留屍,以便像毛一樣被後人鞭屍!被他們後代拋屍解構鞭打!」

鄧小平寫了兩封信,分別託家人交給退休軍委副主席楊白冰和中央。信裡有一句提到:「習仲勳不是自己人,是叛徒,是反動派、資產階級潛藏在中央的代表、貪污分子,請中央查一查他的經濟情況,早定論早處理。」

習仲勳由於在1989年反對鎮壓學生,1992年被鄧小平逼得退休。而楊白冰兄弟倆是軍委副主席,也是鄧小平六十多年的朋友,在鄧小平鎮壓學生時內心偏向習仲勳。1996年起,江澤民和曾慶紅不斷對生病的鄧小平說楊白冰兄弟倆要平反六四、要當軍委主席奪軍權。鄧小平不信,派人去外面打聽。但是江和曾早安排了一些人在軍隊和中央裡造謠說「楊白冰兄弟反六四」的話。鄧小平聽匯報後就解除了楊氏兄弟的軍權。因此,楊氏兄弟現在收到鄧的密信,早就沒有權力做任何事了,便把信擱置一邊。

江澤民看完信後交給曾慶紅,曾慶紅準備動用中紀委查習仲勳。江澤民拍桌子罵道:「笨蛋,凡是鄧的敵人就是我們的朋友,要抓,我們以後抓鄧家的人。」

這就是後來為什麼鄧家一些人和鄧家的客人——劉曉慶被江澤民抓的原因。

習進平對中央鎮壓六四學生一事,私下不斷表示反對,但公開場合他由於聽從父親的話,從不表態。這樣他也就沒有得罪北京任何幫派,也讓江澤民對這個土不拉幾的人放鬆了警惕。江為報復鄧,就要把鄧認為的叛徒先放一邊,集中精力對付那些讓自己不爽的人。父親被迫從人大副主任位置上提早退休後,習進平也想提出辭職,但考慮到妻兒,他一直未行動。

鄧小平終於被害死,江澤民喜出望外,直喊佛祖顯靈,興奮地出門,頭都撞在門上。他先叫習到北京來工作,不料習提出辭職的想法。江不同意,同時也打消了叫習來北京的想法。

在鄧小平追悼會上,江更是喜極而泣,在念稿子時,悲痛的語調怎麼裝也不像,念到曾慶紅為他準備的稿子裡的「從口袋拿毛巾擦淚」的註解時,差點讀了出來,幸好,趕緊停下,拿毛巾擦淚。追悼會剛結束,江就想著怎麼樣對付胡錦滔。由於忌恨胡錦滔奪了他的未來,江千方百計處處為難胡,好讓胡犯錯,從而找到藉口讓胡下台。

因此,當時南使館被炸,他叫胡錦滔向全國人民做電視講話;因此,當時中原大洪水,江澤民叫胡錦滔冒著暴雨到河南湖北湖南等地沿長江視察。而江澤民聽從曾慶紅的祕計,躲在居所密室裡向佛像祈禱胡翻車、被洪水沖走等遭遇天災人禍。

也是胡的命大,每次都安然無事。後來,江又在中央會議上指責胡溫經濟調控失敗致使全國經濟下滑,要負全責,但被喬石和李瑞環等人頂了回去。江又一次次想著害胡,也是老天保佑,在中央老領導的保護下,胡一次次化險為夷。

江對中央包括軍委很多人不聽他的話非常惱火。他的狗頭軍師曾慶紅給他出了個主意:「學毛澤東的炮打司令部,來一場全國性的政治運動,分出敵我,打倒異己。」

江說:「怎麼搞?」

曾說:「從政治上,胡有老人做後盾,我們沒有理由,從信仰上做文章,那些老人都得了共產黨的好處,說誰共產主義信仰出問題,老人們就沒話好說。」

江側過身子,對曾說:「我沒聽清楚,你說重一點、具體一點。」

曾看了下窗外,確保門外窗外沒人,才湊近江的耳朵說:「這些老頭子們最怕什麼?不就是怕共黨如蘇共一樣解體嘛,共黨解體,他們的榮華富貴和權位都沒了,因此,就從胡錦滔對共產主義的信仰上著手,不是就解決他嗎?也從根子上解決這些老人。」曾慶紅望了望門外,壓低聲音說:「我聽說胡的老婆每個月去廟裡拜佛,還去煉氣功,不說胡的共產主義信仰出了問題,也得治他『管家不嚴,身邊人有過』的罪。」

見江澤民還沒聽懂,曾咽了一下口水:「現在,全國有信佛不信共產主義的普遍思潮,全國性有影響的大事,聽說有個煉法輪功的,是修佛的,上次我聽公安部羅干說全國有上億人在煉,胡錦滔的老婆也在煉。」

江澤民說:「法輪功我知道,鄧時代不是提倡全民健身運動嘛,現在中央裡有好多人的家屬都在煉,這事搞不好引火燒身。」

曾慶紅說:「此一時彼一時,煉法輪功信佛,這與共產主義的無神論相對立,而且法輪功講『真、善、忍』,最好欺侮了,鎮壓他們絕不會反抗,那些老人們享著高官厚祿,也無話可說,誰反對,就依黨規國法處置。都聽法輪功的,誰來聽你的啊、誰聽共產黨的啊?」

江澤民終於聽懂了,喜色盈臉道:「法輪功可能有政治企圖,奪我黨權,那快拿個萬無一失的方案出來。」#(待續)

點閱【末任書記】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偶然間,看到中國了一位武警自述目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經過,很震撼。第二天無意中又看到了這篇證詞的英文翻譯報導,我把證人武警的錄音下載下來聽。我聽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區紅山口法場外的廣場上,紅旗飄飄,人來人往,「絞殺國民黨反動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謝罪」「無產階級鐵拳砸碎資產階級」「富翁、地主都是壞分子」「窮人翻身得解放」……紅標語、紅橫幅在樹木間、跨街橋下、房子陽台上抖動。人們穿著灰色或黑色或土黃色的衣服,有的是長衫還戴著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頭觀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 美國懸疑作家孔茨(Dean Koontz)在1981年出版的一本驚悚小說中提到,中共在湖北武漢郊外的實驗室裡製造了一種被稱為「武漢-400」(Wuhan-400)的病毒作為生化武器,傳染力與致命性極高。這與目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的爆發及外界對中共可能製造病毒的懷疑,似乎有驚人的相似。
  • 各位看官,天下萬事、社會世情,從成長到成熟,再到衰弱至死亡,自循一定規律。東西方,人類有個共同的記憶,上一茬人類是被大洪水毀滅的。西方的諾亞方舟救人與東方的大禹治水,都是這個記憶的一部分。在西方,諾亞方舟救人之後,重新又有人類出現。
  • 毛澤東知道,知識分子對他搞文革是不滿的,於是,毛澤東決定把知識分子下放到農村去變相隔離。當時定下的農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設兵團草原懇勞基地、陝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遠地方。習進平得知這一消息,很是高興,他連續申請「主動響應黨中央號召,去最偏遠農村進行貧下中農再教育」。但是,因為他是「狗崽子」、「黑五類」,上面不批准,連接受變相勞教都受歧視。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習仲勳「曾經革命過」的陝北延川縣梁家河插隊。
  • 習到了正定後,無心於官職,倒是一邊觀察政事人情,一邊寄託山水,根據齊媽媽的要求,建設自己的小家庭,為習家傳宗接代。在中央軍委工作期間,習進平認識了當時駐英國大使的女兒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開放,喜歡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經常和習進平談華盛頓的三權分立。習進平覺得她很優雅,受過良好教育,知識淵博,性格直爽,很喜歡。
  • 江澤民深深感到,法輪功學員對它的「威脅」超過中共歷史上任何一個黨魁感受到的壓力,它常半夜被惡夢驚醒,渾身冒冷汗,總感到有一天,自己會死無葬身之地,一旦中國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聞和迫害的殘酷,自己十八輩祖墳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屍。因此,它絕對不能失去權力。
  • 上海是是國際性大都市,位於長江入海口,南來北上西進東出的船隻猶如江海巨鯊,鐵路如蛛網四通八達,跨長江大橋,飛虹般溝通了南北中國大陸。每天,成千上萬的國際國內商業大鱷,通過海陸空進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國家交的稅款名列前茅。
  • 安康醫院是中國司法部門直設的專門對犯人進行精神試驗的醫院,包括藥物臨床試驗、人體精神控制、電波聲波改變大腦思維、神經藥物破壞試驗等,全國各省都有,大量法輪功學員被當作精神病人在這兒作為科研試驗品,很多健康的人出來都變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醫院設在浙江女子監獄與浙江莫干山女子勞教所之間的一個叫良渚的縣城裡,那地方是丘陵地帶,林多樹高,路曲地偏,醫院用高牆和林木與外界隔開,外人很難知道那地方是個祕密研究人體精神的醫院。
  • 氣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根源,是人體修煉的現代說法。包括儒、釋、道都可以說是人體修煉,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中共砸廟毀寺,那些被中共無神論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毀壞的場所,已變異了墮落了修煉的內涵,人對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氣功的形式保護下來。在文革的時候,毛澤東再怎麼「反天反地反人」,也沒有涉及氣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