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49) 眾生劫-泉山淨地1

作者:云簡

清 錢維城《廬山高》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424
【字號】    
   標籤: tags: , ,

【本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文中時空不對應於任何現實世界與真實時空。文中涉及的人、事、物不應當和現實世界產生任何對應聯繫。】

第一章 泉山淨地(1)

末世一年

林家村。

夕陽西下,老樹昏鴉,小橋流水,炊煙人家,教人不由得思憶往昔。吳致放下苞米,仰望天邊,雲霞如火,抹抹額上汗珠,嘆了口氣:「時間如梭,轉眼已經一年了啊。」

薔羽繼續撥著苞米,道:「是啊。這一年來,走的走,出家的出家,眼下林家村只剩下吾等六人。」

吳致憨笑一聲,道:「吾等自深闕逃出,到得此地,隱姓埋名,本想重建瓊林。」嘆了口氣,續道:「可惜,無有太師祖高才。」

薔羽嘆道:「太師祖已臻神通,吾等望塵莫及。然則,最令人惋惜,卻是四部弟子連所學之藝,也不能再現如瓊林中一般。」

「是啊。」吳致道,「畫部弟子畫物再不得生,棋部弟子亦不及從前智慧。」

薔羽道:「就連吾,也再參透不出文字內涵;倒是你,還記得琴部心法曲譜。」

吳致苦笑一聲,道:「可惜,又怎及師兄們之內力,能可抗衡禍王?」念及過往,吳致眼圈泛紅。薔羽抽噎一聲,換了另支苞米,道:「斐音出家做了尼姑,畫部馮亭、書部嚴奉去了齊魯之地,口中念叨要傳承瓊林絕藝,也不知現下如何。」

「呵,他二人倒是勇敢,不怕城中煙火之氣,吾等不及也。」吳致道。

「他二人去也便罷,如何將澤林也拐了去,小小年紀,學壞怎辦。」薔羽語帶哭腔。

吳致道:「你就是愛操心。」說罷,仰頭看天,眉心緊皺:「天色已晚,肖彰與蘇伊,怎地還不回來。」

薔羽拾起地上玉米粒,道:「不過又是去沈嚴那裡了罷。若說這沈嚴也是有趣,當了祖上玉佩,換得幾畝良田,衣食無憂。整日與那吳凡對弈,倒還似在瓊林一般。」

「你閒暇之時,不也開設學堂,教村裡子弟習字念書。」吳致道:「吾等大難不死,逃出升天……無論如何,瓊林技藝德行,總該後繼有人。」

「那倒也是。」薔羽點了點頭,收起一籃玉米粒,倒入石磨,準備磨麵。

吳致於門口張望,淺月登梢,夜幕降臨,村路盡頭,兩個年輕孩子向此奔來。吳致回至院中,笑道:「果真是餓極了才知曉回家,真是淘氣。」

薔羽玩笑道:「一會兒子不給飯吃。」吳致幫忙提水。

薔羽見人進門,道:「你兩個,還知道回來!整日裡也不幹活,叫吾與吳……」話未說完,卻被肖彰打斷。只見其灰頭土臉,滿頭大汗,道:「不、不好了……沈、沈大哥出事了……」

吳致眉心一凜,拍其肩膀,道:「發生何事?慢慢說。」薔羽見狀,連忙倒了兩杯水。

蘇伊一抹臉,竟然哭將出來:「吾、吾看見,村裡人打人,沈大哥、還有吳凡,都被打死了。」

「什麼?」薔羽手心一顫,茶壺重重落下:「在何處?速帶吾等去。」四人奔至其前,只見地上兩具橫屍,血肉模糊,怵目驚心。薔羽險些暈倒,勉力定睛,殺人凶手正是村裡幾個地痞無賴,日前遭沈嚴教訓,不想今日聯合起來,光天化日之下,竟將沈嚴並吳凡二人活活打死。

「啊!你們……」吳致氣得心下發抖,緊緊握拳,卻被薔羽攔住:「殺人償命,誰人幹的,咱們對簿公堂。」

為首一人獰笑道:「公堂已早讓俺們砸了,縣老爺吊死了,您也上陰間找他吧。」身後一人上前,對著沈嚴屍體,狠狠踹了兩腳,道:「此人是平日裡作威作福,倚仗自己有幾畝田地,欺壓俺們窮苦百姓。」說話間,扔下一人在地:「王三兒,你是沈家的佃戶吧,你說他怎地欺負你的!」

那王三兒顯是嚇得怕了,哆哆嗦嗦,支支吾吾:「沒、沒……」

「爾等休得胡說。」肖彰道,「沈大哥脾氣最好,秋日收了糧食,每每多發給佃戶長工。」低首看向王三兒:「再敢胡說八道,到了陰曹地府,拔掉爾的舌頭!」那王三兒嚇得怕了,跪地求饒。

為首地痞皺著眉頭,道:「王三兒,你休要害怕。今日,咱哥們幾個給你做主。」說話間,掂掂手中斧頭,道:「俺這一斧頭下去,他那嘴還能比縣老爺的腦瓜硬!」

「就是!他怎地欺負你,快說快說!」另一無賴叉腰提著鐮刀喝道。

「胡說吧,良心過不去,又怕閻王爺拔舌頭;說實話吧,又怕過不了這幾位地痞爺爺的關,連縣太爺都……」王三兒心思兩難,竟嚇得暈了過去。

忽地,身後一個地痞,不過十五六歲,指著薔羽道:「吾認得她……」

「怎地?」為首地痞雙手叉腰,斜睨道。

那地痞道:「她……在村裡捉住俺們寫大字,還說俺斗大個字,不識幾個,日後叫人笑話。」

「哈!」為首地痞狂笑幾聲,道:「什麼破字,讓俺學俺也不學!禍王說了,俺們這樣的才最光榮!」忽地話鋒一轉,眼神陰鷙,道:「你們把俺們孩子也教會當奴隸,好給那沈老爺、王老爺擦鞋,我呸!」指著薔羽等人,對身後地痞道:「他們也是壓迫咱的人,咱們要反抗!」話音一落,一眾地痞流氓抄著斧頭、鐮刀、釘耙,雙眼充血,向著薔羽等人而去。

「這幫人瘋了,咱們快走!」吳致道,護著薔羽、肖彰、蘇伊等人,先行至村外山上,暫且避難。

「吳大哥,你去哪兒?」肖彰道。

吳致抹了下額頭,道:「沈嚴、吳凡慘死,不能讓他們暴屍荒野。」

薔羽道:「這村裡是待不下去了,吳致,你去家中收拾些財物,咱們去城裡,投奔嚴奉、馮亭他們罷。」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吳致道,「你們在此藏好,休教人發現。」

「吳大哥放心。」肖彰道。

半個時辰,吳致去而復返。薔羽哽咽道:「人死為大,可是……收埋好了……」

吳致道:「依山傍水,只是不敢起碑。」

「唉……」薔羽嘆了口氣,抹抹眼睛,抬眼見其孑然一身,奇道:「爾收拾的東西呢?」

吳致飲了口山泉,喘了幾口粗氣,方道:「別提了。那伙地痞趕走吾等之後,便衝入家中,搶劫一空,最後還放火燒淨。」

「啊?」薔羽眼中含淚,道:「緣何如此狠毒?吾等又未作甚壞事,也未得罪村人……」

吳致道:「吾方才躲在村口樹上,聽得他們說話。不知哪裡來的幾個外人,皆身穿赤衣,對著方才那幾個地痞訓話。」

「說什麼?」蘇伊皺眉道。

吳致道:「其人說他們如此窮困,皆因地主鄉紳之故。想來他們從不勞動,卻賺得盆滿缽滿,正是剝削爾等血汗。還說要建立什麼美好新世界,到時候人人有肉吃,頓頓有酒喝。」

薔羽啞然失笑,道:「那些個地痞流氓,平日裡遊手好閒,不務正業,怎地不受窮困?再者,那老爺鄉紳,哪個不是祖上遺產、亦或自己辛勞?這幾個地痞,沒見得人家辛苦,倒見不得人家享福。」

「誒……」吳致道,「你這話吾等聽了有理,可到地痞那裡,卻是沒道理。」

「為何?」肖彰不解。

吳致道:「想來那地痞緣何做得地痞,還不是因你薔羽姐姐所言,好逸惡勞。眼下有一機會,令其能可大言不慚、登堂入室,搶奪別人財產且不受懲罰,一夜暴富,哪個地痞不幹?歪理也變成道理。」

「如此怎生是好?」薔羽皺著眉頭,道:「村裡豈不遭殃?」

「蘇伊,你怎麼了?」肖彰喝道,蘇伊戰戰兢兢,道:「數月前,他們也拉吾入伙,可吾看著害怕就沒去……」

「數月前?」薔羽道,「如此說來,他們顯然籌謀已久,蘇伊,你可知這幾個赤衣人,從何處來?目的為何?」

蘇伊抹抹眼睛,道:「他們祕密集會,吾只去過一次,裡面人都和吾等差不多大。那赤衣人說,打碎一切壓迫,讓吾等奮起反抗。最後,還讓吾等拜禍王之像……」

「禍王?」薔羽驚聲道,吳致眉心一凜,道:「日前嚴奉回信,曾言禍王已經登基……然則現下又派人行此勾當,想來天下並不安穩。」

肖彰道:「禍王害死瓊林這麼多人,有一日吾定要報仇。」

「誒。」薔羽拉住肖彰,道:「小不忍則亂大謀。掌門與各位師父……唉,吾等休要衝動,當作長遠之計。」

吳致道:「事不宜遲,吾等先離開此地再說。」

四人夜行數里,料得離村甚遠,不至追上,適才休息片刻。身疲心累,薔羽靠樹小寐一個時辰,睜眼天明,蘇伊烤著一隻野兔。

「你吳大哥呢?」薔羽道。

蘇伊看了看熟睡肖彰,道:「吳大哥去村裡,找那幫地痞算帳去了。」

「啊?」薔羽低聲驚呼,心思一轉,道:「做得對。那伙人受禍王指使,殺人放火,早該懲治。」

蘇伊轉轉野兔,低聲道:「薔羽姐姐,吳大哥不叫說,所以別說吾……」

「嗯,知道了,他是怕吾等擔心。」薔羽接過野兔,道:「你也休息一下吧。」

「嗯。」蘇伊打了個哈欠,倒頭便睡。

日出之時,吳致提了乾糧回來,四人復又啟程。(待續)

點閱【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楊麗海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