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穆公造佛像 佛法或早在東漢前就傳入中土

文/周曉輝
靈山大佛(維基百科
  人氣: 959
【字號】    
   標籤: tags: , ,

一般認為,釋迦牟尼佛傳授的佛法是在其圓寂千年後,於東漢明帝年間才傳入中土的,但根據記錄唐代道宣律師與天人問答內容的《感應錄》看,周朝時期漢地就已有佛法流傳,甚至還有佛塔。

《感應錄》記載了一位叫陸玄暢的人來謁見道宣律師,自我介紹說他是迦葉佛時候的天人,為了度化眾生,使其上通佛道,在周穆王時期曾在人間顯現。他還告訴道宣,唐朝西京(陝西鳳翔城西)的高四台,本來是迦葉佛說法度人的地方,並非是倉頡造字用的台子。迦葉佛(梵文 Kasyap),是過去七佛的第六位,也是釋迦牟尼佛的前世之師。

迦葉佛(梵文 Kasyap),是過去七佛的第六位,也是釋迦牟尼佛的前世之師。圖為緬甸蒲甘阿難陀寺的迦葉佛像Gerd Eichmann/維基百科

《列子》中也說,周穆王時期,從西極之國,有化人來。這位「化人」能千變萬化,可以進入水火、穿越金石,可以改變山川走向和移動城池,可以在虛實間自由行走,還可以變成各種物體和人形。也因此,穆公「敬之若神,事之若君」。

到了秦穆公時,秦人在扶風(即陝西鳳翔)這個地方發現了一座石佛,秦穆公不識為何物,就將其棄在馬棚中。石佛上很快沾滿了污穢,這讓上天很不滿,很快秦穆公染上了疾病。在生病期間,穆公夢中魂遊天國,見到了天帝,天帝對其大加責備。

秦穆公不知天帝為何責備自己,醒來後就問侍臣由余。由余答道:「臣聽說周穆王時候,有化人來到此地,自云是『佛』。穆王對其非常相信,就在終南山上造了中天台,高一千多尺,地基尚在。主公今日所患之病,莫非與佛有關?」聽後,秦穆公大駭,對由余道:「我近來得到一個石人,衣冠非今所制,被我棄置在馬棚。」由余就去查看,果然是一尊石佛像。他遂請秦穆公命人將石佛用香湯沐浴後,安放在潔淨的地方。

秦穆公為了贖罪,除了按由余建議的去做外,還宰三牲以祭之,可是祭品卻被佛棄之遠處。穆公又大為驚恐,再次問由余是何緣故。由余告訴他,神佛因為愛護眾生如子,喜歡素潔的東西,不吃酒肉,可改用果餅蔬菜做的食物祭祀。穆公依其言而行。

此後,秦穆公想自己建造一座佛像,但不知哪裡有工匠。由余說:「從前周穆王建造安置佛像的寺廟旁邊,應該有工匠的。」於是穆公就派人到高四台的南村尋找,果然找到了一位180歲的老者,名叫王安。王安說自己已經年老,體力不濟,已經無法勝任,但推薦了其他參與造過佛像的四兄弟,一起造佛像。他們在台上造出重閣,高300尺。時人以兄弟四人合力建造之故,將這個地方稱為「高四台」。

示意圖。圖為北魏時代的撫琴石佛像,出土於山西,藏於巴黎吉美國立亞洲藝術博物館。(公有領域)

或者可以說,早在釋迦牟尼的佛法傳入中土前,就有佛以顯神蹟的方式,在中土展示佛法了,這或許是在為後來佛法在中土的傳播和大興做鋪墊。

釋迦牟尼佛最開始是在古印度傳佛法。古印度位於中國的西部和西南部,與古代的西域毗鄰。佛法就是沿著古印度─西域─絲綢之路─中原地區─中國其它地區這一脈絡傳入並弘揚的。

大約在公元前3世紀印度阿育王時期,佛法便傳入了當時西域的于闐(今和田)、龜茲(今庫車)等地。今天學術界多依據藏文《于闐教法史》、《大唐西域記》等史籍推論,大約在公元前80年,毗盧遮那阿羅漢在西域建立了第一座佛寺,小乘佛教傳入。印度大乘佛教興起之後,約在公元2~3世紀也傳入了西域各地,出現了大小乘並存的局面,逐步發展形成了以于闐、龜茲、高昌(今吐魯番)以及莎車、疏勒(今喀什)等城為中心的佛教勝地。當地許多少數民族居民,包括上層貴族都開始聆聽佛法,並成為了佛教徒。

漢明帝敕旨興建白馬寺,為中國佛教的第一座寺院。(Gisling/Wikimedia Commons)

東漢明帝時,聽說西域有神,其名曰「佛」,便派使者赴古印度(天竺),求取其書及沙門,並在洛陽建立了中國第一座佛教廟宇——白馬寺。這時,一些天竺僧侶也開始從西域進入中原遊歷傳法、翻譯佛經。

《後漢書‧西域傳》中敘述桓帝奉佛之後的情況時說「百姓稍有奉佛者,後遂轉盛」,說的是當時民間信佛之人由少數而逐漸增多。

三國兩晉南北朝時期的西域佛教達到鼎盛時期。上至王公大臣,下至普通百姓,都信仰佛。尤其是諸多皇帝的信佛、修佛,以及大批王公貴族出家事佛,成為了一種時尚,使修行和傳播佛法的僧人具有崇高的社會地位,推動了佛法的傳播,擴大了佛法對社會的影響。這種影響也慢慢擴展到了中原和南方地區。

佛法在華夏大地的傳揚,逐漸讓人們認識了什麼是佛、什麼是修煉,也奠定了人們理解佛法的基礎。其與道、儒家學說一起,成為中華文明的核心。@*#

參考資料:

《感應錄》
《列子》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國古代民間蓋房上樑時有懸掛字條「上樑大吉」、拋元寶、安放鎮物等祈求平安的方式。據說在修建紫禁城時,施工人員都要在重要的建築屋頂施工結束前,在屋頂正脊中部預先留一個口子,稱之為「龍口」。之後再舉行一個較為隆重的儀式,由未婚男工人把一個含有「鎮物」的盒子放入龍口內,再蓋上扣脊瓦。該盒子被稱為寶匣,而放置寶匣的過程稱為「合龍」。合龍標誌著一座建築的落成。
  • 提起秦始皇,總是和無數的「第一」及「唯一」聯繫起來,他是名符其實的「始皇帝」,是本次人類中華史上第一位皇帝,也是地球上唯一大帝國的皇帝。
  • 巴黎聖母院木質柵欄上,表現耶穌復活的14世紀木雕。(shutterstock)
    自13世紀屹立至今的巴黎聖母院是歐洲史上第一座全哥德式教堂,其蘊含古典的美麗,與法國的歷史、文學、音樂成果都有著密切的聯繫,是天主教信仰與法國精神的象徵。當衝天烈焰照亮暮色中的雙塔,巴黎民眾注視著大片裡才有的景象,不由合唱起讚美詩;也驀然發覺,在心靈深處,這座教堂原來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
  • 「黑石號」的貨物種類豐富,品相完好,涵蓋不同層面的需求。除了海量的長沙窯瓷碗、少量的金銀器,沉船中還有一些河南鞏縣窯、廣東梅縣水車窯的產品,更有唐朝著名的「南青北白」,即浙江越窯青瓷和河北邢窯白瓷。茶聖陸羽曾在《茶經》中對二者做過比較,「邢瓷類銀,越瓷類玉。邢瓷類雪,越瓷類冰。」
  • 9世紀上半葉,一艘阿拉伯商船從中國東南沿海出發,經東南亞水域準備開往中東的阿拔斯王朝,卻在印尼勿里洞島(Belitung Island)附近觸礁沉沒。船上數以萬計的貨物跌入海底,直到1998年被潛水撈海參的當地漁民發現,因沉船靠近巨型黑礁岩而得名「黑石號」(Batu Hitam),更因其滿載著唐代(618—907)的瓷器和金銀珍品,而被稱為「唐代沉船」或「唐代寶船」。
  • 作為世上最大的皇家建築,北京故宮的匾額不勝枚舉。其中有些匾額,由大清皇帝御筆題寫。眾人都知,滿人善於騎射,從馬背上取得天下,大清皇帝對漢文化了解到什麼程度?現擷取幾方匾額題詞,一覽大清帝王的漢文程度以及他們兼善天下的胸懷。
  • 瑞典漢學家喜龍仁表示,他通過考察和記錄,「完成了對這座偉大中國帝都的些許義務」。那麼,生活在這座城市的居民、承傳了最輝煌的傳統文化的中國人,可曾思考過,數不盡的珍貴的文明遺蹟為何消逝遺落?我們的使命與責任究竟何在?
  • 中國的大部分古城牆已於20世紀消亡,目前僅存不到十分之一。除去自然傾倒,近現代的人為破壞是主因,尤其以中共執政期間的破壞為最甚。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全國出現了拆除城牆的風潮,北京、保定、蘇州、安慶、太原、濟南、蘭州、成都、桂林、昆明、西寧、齊齊哈爾、迪化等地的古城牆被完全毀壞。
  • 若要了解北朝的文化,佛教藝術是不可忽視的領域,其中蘊含當時世人如何面對生與死、亂世如何尋求心靈庇護。這些故事被刻在石窟與造像碑,透過中研院史語所的顏娟英研究員實地田野調查,從藝術史的角度解讀圖像的時空背景、圖像裡的各種心思。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