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裡的伯勞鳥

作者:琴心
南宋畫家李迪創作的《雪樹寒禽圖》(局部)。(公有領域)
  人氣: 790
【字號】    
   標籤: tags: ,

季節之神的安排真是奇妙。紐約立夏以來時暖時寒的天候,真就在6月5日芒種那天氣溫明顯升高, 而且穩步上來了。在中國傳統的干支曆法中,二十四節氣中的芒種是午月(五月)的起始,也就是夏季的中間月份——仲夏的開端。不過,對於大多數人而言,6月21-22日,也就是仲夏裡的夏至,才是廣為人知的時節變遷點。

夏至是中國最早被確定的重要節氣,被看作是進入仲夏的標誌。後來,在前面細分出一個芒種,它與夏至如同一個人的前後腳兒一樣,跨進了仲夏。於是天熱起來了,雨多起來了。南中國進入了梅雨季節。螢火蟲開始出現了,《詩經》裡的小鳥——伯勞也開始鳴啾起來。勞燕分飛的勞字,指的便是它。

伯勞在古籍中有多個名字。《易緯.通卦驗》解釋伯勞,夏至感應陰氣而開始鳴叫,冬至而止。伯勞也叫鵙(jú音 橘)。《禮記.月令》上說:仲夏之月,鵙始鳴。《詩.豳風.七月》有歌曰:「七月鳴鵙」。說的是:伯勞在七月仍在鳴叫。古人以物候辨識天氣與季節,伯勞的「夏至鳴而冬至止」的特性,成了天然時鐘。據《左傳》記載,在距今四五千年前的上古五帝時,帝少昊曾以鳥名設官職,所設掌管冬夏至的官伯趙氏,就是伯勞(《左傳.昭公十七年》)。

帝少昊時的百鳥之王鳳鳥,早就消失成了傳說。而伯勞從上古綿延到今天生生不息,想想看不能不說是一種奇蹟。它的歷史太久遠,而最終「伯勞」一名取代了《詩經》裡的「鵙」,這恐怕與一段叫人唏噓的轉世故事有關。

據《曹子建集.卷十》中曹植的記載:周宣王時,賢臣尹吉甫聽信繼室的饞言,殺了前妻留下的愛子伯奇。伯奇的弟弟伯封非常悲傷,寫了一首哀悼兄長的詩《黍離》。尹吉甫後來醒悟,追悔不已。有一天尹吉甫駕著馬車到郊外,看見一隻鳥停在桑樹上,對他發出哭泣似的噭噭聲。尹吉甫心念一動說:「你莫非是伯奇嗎?」鳥於是拍擊翅膀,叫聲更悲切。吉甫認定是伯奇,就對鳥說︰「伯勞乎?是吾子,棲吾輿;非吾子,飛勿居。」 意思是說:「伯奇勞乎,如果你是我兒子,就飛來停在我的馬車上。如不是,就飛走。」話音未落,鳥就尋聲飛到了車蓋上。鳥兒跟著吉甫回到家後,停在井欄上,衝著屋子大聲鳴叫。吉甫命後妻拿來弓弩,假裝要射殺鳥兒,一箭射殺了後妻,以此謝罪。從此,人們就把這種鳥叫作「伯勞」。

曹植無疑是個博學強記的人,他所提及的故事應該是有可信來源。由於西晉之後文化典籍多次被大規模焚毀,流傳至今的書籍已經無法查證曹植所言的更早出處。曹植文中提及伯奇弟弟作哀傷之辭《黍離》,我想應該就是《詩經‧王風》中的《黍離》。

《黍離》全詩有如下三節:

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穗。行邁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彼黍離離,彼稷之實。行邁靡靡,中心如噎。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

《黍離》詩中一唱三嘆的黍與稷,是周代的主要糧食作物,現代分別稱作糜子和穀子,俗稱大黃米和小黃米。詩人以所見到的糜子穀子起興,描寫自己步履沉緩,心中煩憂、鬱結。一再抒發難以言表的傷悲: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蒼天啊,到底是什麼人讓我如此?

《黍離》這首詩感人至深,一向被後世解讀為是有感於家國興亡的民歌,是憑弔詩的絕唱,吟唱之至常令人淚水漣漣,影響深遠。若果是因伯奇之死而產生的作品,那伯奇的使命當真是特殊。他短暫的生命化成了不朽的文化之歌,令人感悟天地之道的玄妙。

歷史,散落著久遠的記憶。我們現代人對伯勞的認識,大多只有勞燕分飛的典故。或許,也只知其詞大義而不知其故。勞與燕這兩種古鳥,前者管冬夏至,後者管春秋分。伯勞愛朝東飛,燕子愛向西行。這兩種鳥兒註定不能同路相伴。於是,就有詩人寫出了「東飛伯勞西飛燕,黃姑織女時相見」的詩句。寫詩的人身分不一般,他就是南北朝時期的修佛皇帝——梁武帝蕭衍。蕭衍是個文武全才,在沒當皇帝之前就是著名詩人。他所作的《東飛伯勞歌》被收錄在《樂府詩集》中,勞燕分飛自他筆下成為中國人耳熟能詳的成語,人們用這個詞來指「離散」之意。

伯勞,在自然界中是一種食肉的小型雀鳥,極其凶猛,捕食老鼠、青蛙、蛇或者小鳥等,把它們的屍體插到樹枝上慢慢享用。這種小猛禽因背部顏色不同而有不同種類,但最一致的特點是:黑色的過眼線非常醒目,有如帶著黑眼罩的蒙面人,因此被稱為鳥類中的強盜。喜歡它的人,則把他看作是鳥中的佐羅。伯勞英文名字是Shrike, 有一些也被稱為「屠夫鳥」。伯勞善於模仿其它鳥的叫聲,它原本的叫聲並不悅耳。辭典《埤雅》說:蛇聽到伯勞叫聲,就嚇得不敢動了,即「鵙鳴在上,蛇盤不動」。對於其它小鳥,伯勞的叫聲一響,滿樹嘰嘰喳喳的鳥鳴聲會頓時靜下來。

伯勞,常常是畫家筆下所愛之物。人們或許見過,卻並不知道它。在蘆葦梢頭,在樹梢上,在電線杆上,人們常會見到一種長尾巴的雀鳥孤零零地立著,大聲鳴叫著,它就是伯勞。它從遠古飛來,在《詩經》裡鳴唱,年年歲歲應時而歌,一直唱響到今天。

說到應時而發,我想起了郝海東。就在這個仲夏的前夕,郝海東突然宣言反對邪惡中共、要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這一石破天驚之舉,振聾發聵。很多人都在解讀箇中原因,我覺得從中國傳統的天人合一思想看,郝海東就像自然中的伯勞一樣,他帶著命定的氣數,在這時節發出了必然的一聲吼。這是氣候到了,誰能擋得住?!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全心全力飛翔,跳躍,捕捉害蟲 使我成為一隻有益於世的漂鳥 我私底下仍為擁有它們而自感驕傲 不幸的是,嘎嘎,現在 我陷在人類鳥子踏的陷阱裡了 不知道飛得倦了,捕捉害蟲累了 我站在孤枝上休息到底犯了什麼罪?
  • 伯勞鳥為台灣侯鳥中最出名的,因為往年在恆春地區烤小鳥,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在眼睛周圍有明顯的黑色,有如戴上黑眼罩一般。
  • 在那些葭草初生的春季,(天子田獵時)對五隻野豬只射出一發箭矢。言外之意:天子仁慈,有好生之德,田獵時不忍心把所有野獸都殺了。
  • 儒家文化提倡的是入世的修行,傳統的道德禮義都是須要在人與人之間的交往中去遵守。《中庸.第十三章》有這樣一段話——子曰:「道不遠人。人之為道而遠人,不可以為道。詩云:『伐柯伐柯,其則不遠。』」
  • 一個人在生死關頭,平時的修養如何就展現無遺。前幾天某地深夜發生地震,網上流傳的視頻中,一些男女赤身露體就往大街上跑。或許地震的時候,在建築物有可能倒塌的生死關頭,這就是人生百態…那麼,古代的讀書人遇到類似的情況,周禮對他們有甚麼特別的要求呢?
  • 春秋時魯國的大臣叔孫豹在一次出使晉國時,與晉國大臣范宣子談及何為「死而不朽」,他認為延續幾代的功名利祿,算不上不朽,而真正獲得永恆的是人在有生之年要「立德」、「立功」和「立言」。其中擁有讓人敬仰的德行最為重要。無疑,西周至春秋初期衛國的國君衛武公就是這樣一位讓時人和後人敬仰的君子。
  • 大陸前足球名將郝海東和妻子(羽毛球名將)葉釗穎在臨近中共7.1建黨日之際,在社交媒體上發表公開言論,反共大義是他們夫婦兩人的共同理念,向中共7.1「獻禮」。
  • 這裡是美東時間7月3日,星期五。中共香港版國安法通過,這兩天,我的心情非常沈重。兩天過去了,看到港人在強壓之下,不屈不撓地繼續進行著抗爭,真的,很欽佩!今天的節目,帶大家關注,各界的正義的聲音和反應。繼美國衆議院週三通過《香港自治法》之後,週四,法案在參議院一致表決通過。法案敦促美國政府對中共官員及相關實體和銀行採取制裁措施。
  • 中國著名球星郝海東宣讀「新中國聯邦」宣言一個月之際,他們夫婦接受了海外媒體的採訪,講述了他們在宣讀宣言前後這一個多月幕後、台前一些鮮為人知的故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