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有位「魚頭參政」 讓皇帝感動讓同僚敬畏

文/周曉輝
魯宗道為人耿直,為官清廉公正,敢於犯顏直諫,人稱「魚頭參政」。(大紀元製圖)
font print 人氣: 36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秦始皇統一天下後,開始設置負責監察的言官、諫官,官名為諫議大夫、諫大夫等。東漢時正式定名為諫議大夫,其地位雖然不高,但可「諷朝政之得失,諫皇帝之功過」。中國歷朝歷代都有名留青史的諫臣,唐太宗時期的諫議大夫魏徵就是典型例子。而北宋真宗和仁宗朝的「魚頭參政」魯宗道,也是一位錚錚諫臣。

魯宗道,字貫之,安徽亳州人。年少時父母雙亡,因此生活在外祖父家。魯宗道的幾個舅舅都是習武之人,對他影響很大,他愈加自強自立、發奮讀書。

一天,魯宗道揣著自己寫的文章拜謁當地的名士、後為朝廷重臣的戚綸,戚綸看過他的文章後,大為讚歎,對他十分器重。

999年,三十三歲的魯宗道考中進士,隨即被任命為濠州定遠尉,其後又調任為浙江海鹽縣縣令。他為官清廉公正,是位為百姓著想的清官。當時縣城東南處有藍田浦通白塔港出海,長達18里,因為年久失修,河床多處堙塞。魯宗道到任後,即徵集鄉丁疏浚,便利了水運和農田灌溉。老百姓感念他的恩德,遂將藍田浦稱為「魯公浦」(今已陷於海中)。

當時縣城東南處有藍田浦通白塔港出海,長達18里,因為年久失修,河床多處堙塞。魯宗道到任後,即徵集鄉丁疏浚,便利了水運和農田灌溉。示意圖。(fotolia)

天禧元年(1017年),宋真宗下詔在兩省設置諫官六人,正直的魯宗道被任命為右正言諫章。任職後,他對於如何考察官吏、整頓吏治,向真宗提出了許多意見和建議,真宗最初都予以採納。

不過,由於魯宗道常常對諸多傳聞一一論述評定,時間長了,真宗就有些厭煩。魯宗道見此,便對真宗直言道:「陛下用臣,難道是為了僅僅收到納諫的虛名嗎?臣以身居其位而不能盡職盡責為恥,請陛下罷免我的官職吧。」

真宗為魯宗道的直言所感動,安撫勸慰他良久。過了幾日,就在金殿的牆上大書「魯直」二字,以記住魯宗道的剛直、耿直、正直,亦是提醒自己和其他官員。其後,魯宗道任戶部員外郎兼右諭德(官名,負責對皇太子進行道德教育)。過了幾年,又任左諭德、直龍圖閣。

為人剛正的魯宗道,自然「疾惡少容,遇事敢言」。在他擔任太子諭德時,其家離酒肆很近,他常常微服去酒肆中飲酒。一天他在酒肆中飲酒時,剛好真宗有急事要召見他,便派宮中小吏到他家中。

宮中小吏在他家門口等了很久,魯宗道才從酒肆中回來。小吏很不安地對他說:「皇上如果責怪,你將如何回答?」魯宗道說要據實回答。

小吏說:「如果照實回答,肯定會被聖上降罪!」魯宗道正色道:「飲酒,人之常情;欺君之罪,罪過更大。」

於是魯宗道進宮謝罪說:「臣有老友來訪,因為家貧,沒有杯盤,所以與老友同往酒肆宴飲,因而延誤,請陛下治罪。」真宗聽後,並沒有怪罪他,反而認為其忠誠可靠,將來可堪大用,並將自己的看法告訴了皇后。

小吏說:「如果照實回答,肯定會被聖上降罪!」魯宗道正色道:「飲酒,人之常情;欺君之罪,罪過更大。」(志清/大紀元)

真宗駕崩後,年幼的仁宗即位,章獻劉太后臨朝,她因為聽了真宗之言而重用魯宗道,任命其為戶部郎中、龍圖閣直學士兼侍講、判吏部流內銓(掌管官員的任免和考核等)。在吏部任職期間,他對官吏的考察整理出一套標準,並把考察的情況一條一條公布於殿廡之下,讓官員可以直接看到。

當時權傾朝野的宦官雷允恭負責為真宗建造陵寢。司天監邢中和建議將陵墓往上移百步修建,可比美汝州秦王的陵寢,雷允恭無畏地說:「上無他子,若如秦王墳,何不可!」遂同意。結果陵地因泉水湧出被淹。仁宗下詔讓魯宗道和呂夷簡等前去調查處理,其後,雷允恭被以「擅移陵穴」罪處死。因為處理得當,魯宗道被拜為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

章獻劉太后臨朝參政時,曾問魯宗道:「唐武后是個什麼樣的主子?」對曰:「她是唐朝的罪人也,幾乎危及社稷。」劉太后聽了默然。

當時有人上疏請立劉氏七廟,劉太后詢問眾臣的意見,大臣們雖然知道這不合禮制,但都不敢直言,唯有魯宗道勸阻道:「如果立劉氏七廟,將把即位的皇帝置於何位?」劉太后最終放棄了這一想法。

後來,仁宗皇帝和太后一同駕幸慈孝寺,太后乘大安輦要走在皇帝的前邊,魯宗道說:「夫死從子,婦人之道也。」太后於是把輦讓給了皇帝,自己坐小車跟在輦後。

彼時執政的官員大多把孩子送進館閣讀書,魯宗道向皇帝進諫說:「館閣要培育天下英才,豈是紈絝子弟們享受恩澤之處?」遂以水平優劣作為標準,吸納良才。

樞密使曹利用恃權驕橫,人人側目都不敢得罪他,而魯宗道卻多次在皇帝面前參奏他,挫其氣焰。因此貴戚、權臣們都很敬畏魯宗道,給他送了個「魚頭參政」的外號。一是因為他姓魯,「魯」字上為「魚」字,二是因他骨頭硬得好像魚頭卡在嗓子裡一樣,即骨綆在喉。

後來,魯宗道再遷任尚書禮部侍郎、祥源觀使。在為政七年中,他嚴格抑制憑僥倖做官的人,從不以朝廷的爵號車服私相授受。

六十三歲時,魯宗道病重,皇帝親臨探問,並賜白金三千兩。不久魯宗道病逝,劉太后親臨祭奠,贈兵部尚書,卒後諡「肅簡」。一代忠臣,青史留名。@*#

參考資料:《宋史‧魯宗道傳》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歷朝歷代皇家子嗣,除了繼承皇位的兒子外,其他皇子多被封為「王」,而凡是有王爵的人都可稱為「王爺」。與唐宋和清朝的王爺只是虛銜相比,明初王爺職銜的含金量很高。他們不僅有封地,還有官署和軍隊,而他們主要鎮守在邊疆及內地的主要城市。比如明成祖朱棣就曾被封為燕王,封地是今天的北京一帶。
  • 呂蒙正,字聖功,河南洛陽人,在宋太宗、宋真宗時三次擔任宰相,對上遇事敢言,對下則寬容有雅量,被人稱為一代賢相。他自幼受家庭影響,敬信神佛,敬奉佛法,為人仁慈厚道,參加科舉考試時金榜題名,狀元及第。以下為《宋史•呂蒙正傳》中記載的幾個小故事,給人以啟迪。
  • 漢朝時能夠做到京兆尹的人,那可一定不簡單,其地位就相當於今天北京市的市長,掌握著首都的行政大權。漢宣帝時期的京兆尹張敞就是這樣一位頗具治理才能的官員,史載,朝廷每有大的事情商議,他總能博引古今,拿出符合實際的舉措。不過,就是這樣一位國家重臣和能臣,卻不拘小節,甚至還傳出了每日為夫人畫眉的趣聞。
  • 金協中彩繪《三國演義》第五回插圖,發矯詔諸鎮應曹公。(公有領域)
    生長於北周跨越隋朝、歷經三代的世家名公子于仲文,帶兵打仗非常雄武,而且足智多略,一生有辦案的奇蹟、有許多勝戰功績,然而,于仲文的隕落也和戰爭有關,為何戰神不再眷顧於他?
  • 東漢和北宋名臣不凡的「雙城記」。看程昱怎樣把一個空城變回殷實之城?大洪水當前蘇軾怎變出治水大軍救下一城人?
  • 于成龍當羅城縣令時,戰亂後縣中居民才六家,遍地榛莽,沒有城郭,沒有官邸。于成龍卻用感人肺腑的精誠堅持下來,安撫殘餘百姓,捕治盜賊,寬免徭役,建立學校、養老院,依次施行興利除弊的措施,為官七年,縣中大治。
  • 唐代大詩人李白在讚美守疆戰士忠君報國的組詩《塞下曲》中有這樣兩句:「功成畫麟閣,獨有霍嫖姚。」詩中所言的麒麟閣在漢代未央宮中,因漢武帝元狩年間打獵獲得麒麟而命名。公元前51年,漢宣帝因匈奴歸降大漢,回憶往昔輔佐漢室的有功之臣,遂令人將十一位功臣的畫像置於麒麟閣內,「法其容貌,署其官爵、姓名」,以示紀念和表彰。這十一位功臣是霍光、張安世、韓增、趙充國、魏相、丙吉、杜延年、劉德、梁丘賀、蕭望之、蘇武。
  • 老子曾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孔子亦從「天無私覆,地無私載,日月無私照」引申出「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的至理名言,即世人應當效法大自然對待萬物的公平,不以一己之私和個人好惡、不屈服於壓力對待人與事,換言之,就是依照公認的道理或公平的標準待人處事,謂之「秉公」。
  • 北宋名臣范仲淹,以 「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感動無數仁人志士。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