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宣部長陸定一文革被關秦城監獄之謎

人氣 3387

【大紀元2020年09月26日訊】1966年5月,中共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通過《五一六通知》,十年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就在這次會議上,時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長陸定一,被打成為「彭羅陸楊反黨集團」成員,撤銷中宣部長職務。9月30日,被「隔離反省」。

1966年11月28日,北京舉行文藝界文化大革命大會,毛澤東的妻子、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江青在會上說:「舊北京市委、舊中宣部、舊文化部互相勾結,對黨,對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必須徹底揭發,徹底清算。」從此,一場批鬥中宣部的「閻王」們的鬥爭浪潮在北京以至全國掀起來了。

陸定一被批鬥

1966年11月30日晚,中宣部文革委員會召開全體會議,根據新任中宣部長陶鑄的指示,討論鬥爭陸定一的問題。「大家認為,陸定一是最頑固、最凶惡、最反動的大閻王,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的罪魁禍首,他在全黨全國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一定要「積極組織這場大鬥爭,鬥倒、鬥垮、斗臭這個反革命修正主義頭子」。

中宣部在12月連續召開三次批鬥陸定一大會,陶鑄出席了第一次批鬥大會。他說,陸定一統治舊中宣部21年,一貫是陽一面,陰一面,反對毛主席,反對毛主席的親密戰友林彪。同彭真、羅瑞卿、楊尚昆結成反黨黑幫集團,陰謀篡黨、篡軍、篡政,罪大惡極。陶鑄要求大家把鬥爭「大閻王」陸定一的仗打到底,並警告陸定一必須俯首認罪,徹底悔改,爭取重新做人,否則,死路一條。

之後,陸定一被大會批,小會斗。他後來回憶說:「我被拉出去批鬥,大規模的鬥爭會,至少有八、九十次……小的批鬥會更不計其數了。」

陸定一被逮捕

被隔離審查、批鬥一段時間後,陸定一被正式逮捕。他後來回憶說:「1967年10月9日,我被捕了。連續三天,有9個人審訊我。動了刑,沒有結果。就給我上手銬,刺進皮肉,很痛。接著又拷打,又上刑。他們根本不問我,也不問與彭、羅、陸、楊的關係,硬給我加上『叛徒』、『特務』、『階級異己分子』的帽子,逼我招供。我受不了酷刑,人都快要死了,就按他們要的『招供』。從此,我就胡說八道。說什麼假話,他們都愛聽。他們愛聽什麼,我就說什麼假話。不說怎麼辦?不想死,就得說假話。黨內有些人就愛聽假話。口子一開,堵不住了。我就按他們要的,寫了假口供。」

陸定一被關秦城監獄

1968年5月25日,陸定一被押解到秦城監獄。監室門上掛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68164」。這個數字的特定含義是:68是入獄年份;1是特等犯人;64是囚犯編號。從此,陸定一的名字就叫「68164」,這一關就是10年。

審訊仍在繼續。有時,專案組三更半夜突然提審他,訊問完了叫他回牢房寫材料。有時材料寫好了,專案組的人看也不看,當著他的面撕毀。這樣的牢獄生活一年、兩年、三年,周而復始地過著,沒有正式審判他犯了什麼罪,也沒有說明判多少年。他無書可讀,也看不到報紙,與外界完全隔絕。

期間,他不斷寫申訴信,連自己也不知道寫了多少次,然而,所有申訴信石沉大海。有一次,專案組看到他的申訴,暴跳如雷,大罵他企圖翻案,決定要給他一點顏色看。陸定一再次被帶上手銬,連吃飯、睡覺、大小便都不給松銬,只有在半個月一次的洗澡時才被摘下來,洗完澡後又被帶上。

1975年11月12日,中共政治局舉行會議,討論陸定一問題。會議給陸定一定了三條罪狀:一、階級異己分子;二、反黨分子;三、內奸嫌疑。會議決定將陸定一永遠開除黨籍,釋放出獄,離京回原籍,每月發200元生活費養起來。

陸定一不肯出獄

當專案組向陸定一宣布這個決定後,陸定一堅決不承認這些罪狀,拒絕簽字。不簽字,就意味著不能出獄。陸定一繼續被關在秦城監獄。之後,他一再申訴、上告,但無人理睬。

1977年底,陸定一心臟病又犯了,被押解到北京復興醫院。病稍好些,陸定一繼續申訴。1978年8月13日,他寫了一封致中共政治局的申訴信,對3項13條罪狀逐條反駁,要求平反,釋放出獄。這封信上交後,照樣石沉大海。

之後,陸定一寫了一封致時任中央組織部長鬍耀邦的申訴信。他的兒子陸德也給中央寫了一封信,請求釋放兩位老人。《人民日報》總編輯秦川頂住壓力,將陸德的信在「內參」上發表,並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前,送給在京的中央領導和中央委員。

在胡耀邦的親自過問下,1978年12月2日,中組部的一位副部長和公安部的一位副部長驅車到復興醫院,把陸定一接出去了。從1966年5月8日被軟禁在家到這時,陸定一失去自由將近13年。

陸定一得罪了毛澤東

1949年10月1日中共建政後,陸定一是首任中宣部長。之後,還擔任了中共政治局候補委員、國務院副總理,中央書記處書記。1965年,兼任文化部長,長期分管文化、教育、衛生、體育、宣傳。

1964年7月,毛澤東提議成立文化革命五人小組,負責領導學術批判,組長彭真,副組長陸定一。1965年11月10日,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第一顆重磅炸彈——姚文元寫的《評新編歷史劇<海瑞罷官>》在上海《文匯報》發表。

當時,中共最高層很多人都不知道這篇文章是毛澤東暗中策劃的,以為只是一篇普通文章。陸定一主管的中宣部沒有吭聲。北京的各大報紙如《人民日報》、《北京日報》、《解放軍報》等都沒有轉載。這令毛澤東非常生氣。後來雖然勉強轉載了,但只局限在學術領域,沒有擴大到政治領域。

1966年2月3日,文化革命五人小組由彭真主持召開會議。彭真首先說明:已經查實,《海瑞罷官》的作者、北京市副市長吳晗與彭德懷、與廬山會議沒有關係,吳晗的問題是學術問題,學術批判不要過頭。陸定一對此表示贊同。2月4日,會議形成《五人小組向中央的匯報提綱》(簡稱《二月提綱》)。2月5日,劉少奇召集在北京的中共政治局常委討論通過。2月8日,彭真、陸定一等專程到武漢向毛澤東匯報,毛沒有反對。之後,《二月提綱》作為中央文件下發。

毛澤東表面沒有表示反對 ,內心卻對《二月提綱》極度反感。1966年3月28日至30日,毛同江青等人談話時說,1962年八屆十中全會做了進行階級鬥爭的決議,為什麼吳晗寫了那麼多反動文章,中宣部不要打招呼,而發表姚文元的文章卻偏偏要跟中宣部打招呼?難道中央的決議不算數嗎?中宣部是閻王店,要打到閻王,解放小鬼。如果再包庇壞人,中宣部要解散,北京市委要解散,「五人小組」要解散。有了毛的這番連珠炮,陸定一在劫難逃。

陸定一得罪了林彪

至於得罪毛澤東指定的接班人林彪,則是陸定一夫人嚴慰冰1961年以來多次寫匿名信揭露林彪的妻子葉群。其中一封信中有一首打油詩:「摟了一個騷婆子,生了兩個兔崽子。封官進爵升三級,終年四季怕光照。五官不正雙眉倒,六神無主亂當朝。七孔生煙抽鴉片,拔(八)光了頭上毛。機關算盡九頭鳥,十殿閻羅把魂招」。直到1966年春,嚴慰冰寫的一份材料被送給林彪,林彪覺得筆跡很熟悉,送公安部做筆跡鑑定,才發現上述匿名信都是嚴慰冰所寫。陸定一妻子幹了這檔子事,做丈夫的自然脫不了干係。

嚴慰冰被定為「現行反革命」,被關秦城監獄13年。她的二妹嚴昭、三妹嚴青梅、四妹嚴平分別被關押秦城監獄9年、9年、8年。她的母親過瑛被關進南京老虎橋監獄,死於獄中。

跟著共產黨 夫婦家人同坐牢

陸定一1906年出生江蘇無錫一個家道殷實的官僚家庭,從小過的是詩禮相傳、衣食無憂的生活,1925年畢業於上海南洋大學。他先加入國民黨,希望實現工業救國、技術救國。後受到更加激進的馬列主義影響,1925年秋加入共青團,同年冬轉為中共黨員。20世紀20年代末,赴莫斯科任中共駐共產國際代表團成員、少共國際代表。文革前,陸定一「革命」40多年,既沒有坐過國民黨的牢,也沒有坐過日本人的牢,卻被中共監禁13年。

陸定一的岳父嚴朴家是無錫有名的大財主,他在1926年左右把田地分給農民,之後又變賣家產,追隨共產黨上了井岡山,曾在瑞金蘇維埃政府任財政部副部長。中共元老陳雲曾稱讚他是「三公子毀家鬧革命」。嚴朴的長女嚴慰冰是一個典型的江南才女,她也拋棄富家千金的身分,追隨丈夫和父親,跟著共產黨「鬧革命」。結果,4姐妹同坐共產黨的牢,母親還死在共產黨的監獄裡。

結語

中共建政後,中宣部一直緊跟毛澤東的戰略部署,今天批這個,明天批那個。但到文革前夕,中宣部官員對毛髮動文革的意圖沒猜透,結果跟不上,被毛斥責為「閻王殿」。部長陸定一被打倒、監禁13年,副部長姚臻被逼上吊自殺,副部長周揚、許立群、張子意、林默涵,祕書長童大林分別被關押9年、8年半、8年、10年、6年。中宣部的「大筆桿子」劉克林跳樓自殺,王宗一服安眠藥自殺,高征繩「被自殺」,許立群出獄後因精神分裂跳樓自殺。1967年6月1日,中宣部被撤消,200多名工作人員全部下放寧夏賀蘭山腳下的「五七幹校」。

為中共搖唇鼓舌,充當筆桿子的人,最終都成了中共政治鬥爭的犧牲品。這是文革留給今天中共筆桿子的沉痛教訓。

相關新聞
以史為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啟示
陸定一反思曝光:若黨徹底腐敗人民可推翻
王友群:秦城監獄喊「打倒法西斯」的中共高官
王友群:北京市委第二書記劉仁被整死之謎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大陸新聞解毒】混球時報:譏李毅胡編挖暗坑
【薇羽看世間】愛國者在行動 華盛頓三個預言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西岸觀察】舞弊鐵證浮出 巴爾何時出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