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新創潮牌 協助傳統手工藝師脫離貧窮

文/洛林·費里爾(LORRAINE FERRIER) 翻譯/陳遇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普埃布拉(Puebla)的一名手工藝者數著手中刺繡的針數。(Someone Somewhere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67
【字號】    
   標籤: tags: , ,

墨西哥新創公司「Someone Somewhere」(暫譯「某人某處」)的宗旨是幫助當地的傳統手工藝師脫離貧窮。

2016年,安東尼奧·努尼奧(Antonio Nuño)和好友法蒂瑪·阿爾瓦雷斯(Fátima Álvarez)以及恩里克·羅德里格斯(Enrique Rodriguez)共同成立了「Someone Somewhere」。他們三個都是三十歲不到的年輕人,透過在Kickstarter網站上架設專案銷售T恤和背包來募資。沒想到才剛上線,來自世界各地27個國家的訂單便蜂擁而入。短短兩天內,他們就達到了募集5萬元的目標,後來因為訂單超過他們的供應極限,甚至還得將專案提早關掉。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2016年,安東尼奧·努尼奧(Antonio Nuño,左)和好友法蒂瑪·阿爾瓦雷斯(Fátima Álvarez)、恩里克·羅德里格斯(Enrique Rodriguez)共同成立了「Someone Somewhere」公司。(Someone Somewhere提供)

感謝在Kickstarter網站上募資成功,他們隨後正式在墨西哥架設網站。同年8月27日,進軍美國市場。

「Someone Somewhere」的產品主打千禧世代(譯註:2000年後出生的世代)會喜愛的後背包、袋子和T恤。他們發現這些年輕人非常注重自己購買產品的影響力。當然,他們自己也同樣屬於千禧世代。「我們知道如果我們不做些什麼來解決這個世界的問題,我們就得自己去承受」,努尼奧在電話訪談中說道。

努尼奧長期致力於讓更多人了解傳統工藝如何協助手工藝師脫離貧窮。在此之前,他曾在一些非政府組織和麥肯錫等公司工作過。他將「Someone Somewhere」視作連接千禧世代和手工藝師的橋樑,隨著公司成長,累積了更多經驗,這座橋樑也日益穩固。

消失的傳統

努尼奧與朋友們之所以會對手工藝師燃起興趣,要感謝高中時期到墨西哥中東部地區普埃布拉(Puebla)的一場志工之旅。在那裡,他們到哪都像貴賓一樣受到熱情款待,這也是當地特別的風俗。「他們拿出自己最好的食物招待我們。儘管素未謀面,他們卻和我們分享好多東西,也不期望什麼回報」,努尼奧回憶道。不過,當他們更加認識這些家庭後,才驚訝地發現他們貧窮的程度。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Someone Somewhere」創辦人曾和墨西哥手工藝師共處數月之久,深刻了解他們面臨的困境。圖中為共同創辦人法蒂瑪·阿爾瓦雷斯(Fátima Álvarez)。(Someone Somewhere提供)

那趟旅行後,努尼奧一行人又花了數個月的時間和社區的手工藝師們共處,觀察他們的日常生活,以了解他們面對的困難。「我們決定過去和他們一起生活,真正瞭解問題的根源」,努尼奧說。

他們確實發現了兩個問題。首先是工作機會短缺。這些手工藝師住在偏遠的山中村落,與世隔絕,主要的工作機會就只有農業和手工藝。其次,這些手工藝師多數是女性,他們的小孩看著母親辛苦了一輩子,便不願學習這些工藝。若年輕一代不願意承傳,這些歷代相傳的傳統技藝很快就會面臨失傳,努尼奧解釋道。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普埃布拉(Puebla)的一名手工藝者數著手中刺繡的針數。(Someone Somewhere提供)

除此之外,他們的生活型態也受到嚴重考驗。多數女性仍穿著傳統服飾,但許多青少年喜歡把自己打扮成跟電影或流行小說(連續劇)裡的人物一樣,覺得這樣比較酷。

「這令人難過」,努尼奧說,因為手工藝是這些社區歷史的傳承。「每一個顏色、每一個形狀都是有意義的」,他說。很多圖案背後都蘊含著當地的傳說故事:第一個到來開墾的人,他們見到的第一隻動物,他們豐收的花朵種類等等。很多事情都和傳統手工藝緊密連結,若年輕一代對這些不感興趣的話,他們的歷史就將此流失」,他接著說道。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Someone Somewhere」的手工藝師在維持生計的同時,也得以繼續保存他們的傳統技藝。(Someone Somewhere提供)

努尼奧相信若這些手工藝社區能以自己的手藝賺取生計的話,這裡將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地方。他相信他們的生活模式比都市要好得多,唯一的問題是他們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所有媒體宣傳都讓他們對大都市的生活充滿憧憬。但當你跟他們在一起時,會發現他們的生活品質才是最優質的。他們和自然共處;他們互相關照。他們最大的煩惱莫過於明天要吃什麼或有人生病了要怎麼辦。他們並沒有過多的物質慾望」,努尼奧說道。

這樣的社區恰好展現了當地人口中「buen vivir」(美好生活)的理念,這也是「Someone Somewhere」崇尚的價值。「buen vivir」是當地原住民的一項傳統哲學,在秘魯、哥倫比亞、坡利維亞和墨西哥都有這樣的概念,儘管在各地區和各國家有不同叫法。

「我想這句話最好的形容就是,他們想要過得好,但並不是想要過得更好⋯⋯「過更好」在他們看來是慾望以及總是想要更多」,他補充說,生活的本質就是滿足現況,而不是想要更多,這樣才能長久。

新創解法

在努尼奧一行人回到都市後,他們仍不停地思考:看到那些人如此辛苦地求生,有的甚至更糟,我們怎麼能坐視不管呢?「現在我們知道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了」,努尼奧說。這是他們人生的轉折點。「我們知道可以做什麼來幫助他們。」

努尼奧解釋說,多數國家的手工藝師在觀光客會去的大城市販售他們的手工藝品,通常透過兩種途徑:一個是在街旁擺地攤直接賣給觀光客,或者送去紀念品店托售,而店內的紀念品堆積如山。然而,兩種販售途徑都無法向買家傳達這些手工藝品背後的故事。「這感覺更像是一項商品,而不是手工藝師花了數小時精心創作且充滿意義的作品」,他說。

相反地,「Someone Somewhere」在自己的網站上販賣產品,向顧客介紹這些手工藝師和他們的作品。這些產品包含了手工藝師們手工製作的原料(布料),或部分手工的產品。。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西南地區瓦哈卡(Oaxaca)的一名手工藝者正在編織薄荷色輕便背包的材料(如圖上)。這塊布料的織法比工業紡織機織出來的來要更加緊密。(Someone Somewhere提供)

當手工藝師織好一塊布料或完成一些手工刺繡後,他們會在商標的「Someone」(某人)字樣旁邊寫上他們的名字,然後在「Somewhere」(某處)旁寫下村落的名稱。之後,這些手工藝品便會根據不同的產品屬性,配送到墨西哥市的不同工作室裡進行組裝。許多工作室都位在較貧窮的街區,公司也會協助教育他們以確保他們的營運順利。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每一個「Someone Somewhere」的產品都會有手工藝師的簽名。在此,一名手工藝師將其名字簽在標籤上的「Someone」(某人)字樣旁,將所處地名寫在「Somewhere」旁邊。(Someone Somewhere提供)

努尼奧說,當這些手工藝師知道在美國、法國或西班牙都有人穿著他們的作品後,感到非常自豪。

社區成功的關鍵

傾聽社區並和他們合作是成功的關鍵,努尼奧說。「Someone Somewhere」並不試圖強加城市的步調和生產流程給他們,那樣是行不通的。步調必須由他們自己決定。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中東部普埃布拉山區的手工藝師正在手工編織著他們的傳統圖案。(Someone Somewhere提供)

和「Someone Somewhere」合作的手工藝師可以自己決定工作量。對於年長的阿姨來說,一天做出一個產品就很滿意了。而年輕小姐通常想要存錢圓夢,有時會一天做到五個產品。努尼奧提到,對於單親媽媽來說,他們過去維持生計的唯一方式,就是每天在熾熱的田裡工作10到12個小時,但是對已有三、四個小孩的媽媽來說,這就非常地困難。現在他們可以在家工作,對他們自己和家庭都更加方便。

手工藝, 墨西哥, 傳統, Someone Somewhere
墨西哥傳統手工藝充滿意涵。每一種顏色和圖案都訴說著當地鄉村的歷史。這塊方形的手編布料上的圖案代表著四個方向和升起的太陽。(Someone Somewhere提供)

現在,很多女手工藝師的收入超過了她們的丈夫。她們的收入比以往提升了3倍,達到一般鄉村合理的生活水準。「在和第一個社區合作時,我們甚至還辦了一個工作坊,告訴男主人為何這對他們有好處,沒有壞處,因為這會傷到他們的自尊心」,努尼奧補充道。多餘的收入也意味著,很多人的小孩不必再到田裡工作,可以去上學了。現在有很多男性也紛紛提出加入「Someone Somewhere」,協助進行運輸工作或者成為手工藝師。

永續的改變

該新創公司也改變了一些千禧世代的手工藝師。努尼奧回想起高中那場志工之旅拜訪的第一戶人家。在那裡,他和一個同齡的女孩聊了起來。他原本只是開玩笑地問了她,她在學校是否全都拿A+。令他驚訝的是,她說:「對」。然後女孩就拿了自己的成績單給他看。她從頭到尾都是拿A+。努尼奧被震撼到了,緊接著問她:「那接下來要做什麼?」女孩說她想讀工業工程,那正是努尼奧剛申請到的大學科系。然而,她的父母需要她留下來照顧農地,也無法負擔她去城裡讀書。努尼奧非常震驚:他們年齡相同,唯一的區別就是她生在一個缺乏讀書機會的地方。

那個女孩名叫羅莎·塞昆迪諾(Rosa Secundino),後來成為最早和「Someone Somewhere」合作的五位手工藝師之一。她將所有賺來的錢都存了下來,並在一年之內存到了足夠到大學研讀工業工程的錢。

現在,她回到了家鄉,希望繼續精益自己的手工藝技巧,並且運用工業工程的知識,像是處理物流等,協助管理並改善她的社區。「這是她運用自己的才華來協助傳統承傳的方式」,努尼奧補充道。

這個由三名墨西哥年輕人成立的新創公司正在改變貧窮人口的生活。從一開始只有五名手工藝師,到現在有180位,「Someone Somewhere」仍在持續擴大。他們不久後會推出第一個來自秘魯的產品。說到未來計畫,努尼奧說:「世界上有數百萬手工藝師可以與我們合作,還有很多事等著我們做。」

更多關於「Someone Somewhere」,請參閱這裡

原文Someone Somewhere’: Easing Poverty by Appreciating Mexico’s Rich Artisanal Tradition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美泉宮
    近350多年來,美泉宮(Schönbrunn Palace,又譯熊布朗宮)優雅地矗立在維也納市郊,這裏曾是奧地利最後一個王室——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的家。
  • 凡爾賽宮
    法王路易十四在擴建父親的山頂城堡(這間豪華的鄉間寓所)後,便開始了這項傳統。在往後五十多年的時間裡,凡爾賽宮成為歐洲規模最大又最具影響力的宮殿,也成為建築、音樂、戲劇和裝飾藝術等偉大藝術發明的來源。
  • 野生動物, 鳥類, 安德魯·普萊奇, Andrew Pledge
    安德魯·普萊奇(Andrew Pledge)可不是一般的畫家,他是專門描繪野生動物的畫家。在普萊奇筆下的世界,那些不太受歡迎甚至可說長相奇醜的野生鳥類,都變成了一幅幅美麗的畫面。不久前,這位自學畫家就是以這項獨特的天賦,以一幅描繪美洲《林鸛》(Wood Stork)的作品,榮獲了大衛·謝潑德野生動物基金會(David Shepherd Wildlife Foundation,DSWF)2020年最佳野生動物畫家獎。
  • 布倫海姆宮,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風格出現時間不長,也沒有發展到歐洲巴洛克那般的華麗。在英國,巴洛克建築的外牆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為建材,裝飾上較為保守,多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簡單的元素。然而在室內空間,繁複華麗的裝潢和法國著名的宮殿相比絲毫不遜色。英式巴洛克較早期的建築有像倫敦著名的聖保羅大教堂,而布倫海姆宮則是該時期的巔峰之作。
  • 聖彼得堡, 冬宮
    俄羅斯聖彼得堡(St. Petersburg)的冬宮(Winter Palace)有著粉綠色的外牆,這裡曾是該國著名的君王之家。不過,這座冬宮的建築風格可不簡單,從最早的巴洛克、新古典、哥德式,一直到洛可可風格皆可在此找到。
  • 由於維梅爾個人對繪畫的嚴謹態度,一生畫作不多,在眾多描繪日常生活主題的荷蘭黃金年代,他是一位特立獨行,撲朔迷離的畫家。尤其是那幅「戴珍珠耳環的女孩」(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被稱為荷蘭國寶。
  • 今天「林布蘭特」幾乎成了荷蘭的象徵,從牙膏到嬰兒用品都有以他為命名的商品,還有酒店餐廳與藝術相關的產品就更多了。事實上1669年在他離世後,近乎一世紀之久他是被遺忘的。他的畫不但樣式繁複且多產,人們估計他一生中完成的作品有六百幅油畫、四百張銅版畫、兩千張素描,九十幅自畫像(包括學生複製他的)。
  • 寫實畫
    蘇珊·帕特森(Susan Paterson)是超寫實靜物畫的專家。她的作品傳達著一股平靜祥和的氛圍,仔細一看,卻又處處充滿精美的細節。這位來自加拿大的女藝術家不僅致力於傳統的寫實技巧,也喜愛描繪懷舊物件,提醒人們往日的美好。
  • 十七世紀的歐洲繪畫從文藝復興走過一個世紀, 強大無比的米開蘭基羅,深邃難測的達文西,氣度優雅的拉菲爾仍然音形不遠,他們的影響遍及全歐,尤其是法蘭西的藝術氛圍;而北方的德意志,尼德蘭則因宗教、地理環境等因素發展出不同的繪畫流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