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英議會:中共犯下「罪中之罪」

人氣 3130

【大紀元2021年04月23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週三(4月21日)的《新聞大家談》。我是林瀾(主持人)。

秦鵬:我是秦鵬。

主持人:好的,今天的連線嘉賓,一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美國「當前中共威脅委員會」的成員林曉旭博士,曉旭您好。

林曉旭:林瀾好,秦鵬好,觀眾朋友們好。

主持人:好的,歡迎。另一位是美國南卡羅來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座教授謝田博士,謝教授您好。

謝田:你好,主持人好,各位觀眾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歡迎。我們今天關注的話題包括,自由社會對抗中共的行動現在是持續發展,週四(22日),英國議會認定中共在新疆犯下了種族滅絕罪;同一天,英國政府決定將對中方的經濟援助大幅減少百分之九十五。

此前一天,和英國同屬「五眼聯盟」的澳洲也採取行動,廢除了兩項和中共的一帶一路的協議,並收回了中共央企在澳洲的兩處煤礦的開採權。而中共的因素,已經成為威脅「五眼聯盟」的一個關鍵的危險因素。

新西蘭近年倒向了中共,美國前情報官指出新西蘭已經成為「五眼聯盟」內的安全隱患,呼籲把新西蘭逐出「五眼聯盟」。但這真的是最好的選擇嗎?

【無懼報復 英議會認定 中共在疆「種族滅絕」 】

主持人:首先來看到,英國議會週四通過動議,宣告中共在新疆的政策,是「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這是一個月內,英國第二次就新疆人權問題,表達立場。

3月22號,英國曾與歐盟、美國、加拿大等30個國家一起,制裁了迫害人權的新疆官員。隨後,中共對這些國家分別展開報復。包括報復性制裁了英國保守黨議員加尼。但是,加尼並沒有被中共的制裁嚇退,而是進一步提出動議,要求認定中共在新疆犯下了「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也就是說,英國議會週四通過的這項動議,就是加尼提出的。

現在在全球,已有美國政府,以及加拿大國會、荷蘭議會、英國議會,認定中共在新疆存在種族滅絕行為。「波羅的海」三國之一「立陶宛」的議會,也正在推動相關決議。

英國議會週四通過的動議,沒有法律約束力,無法強制要求英國政府採取行動。但是議員們提出,希望約翰遜政府利用國際法,來結束中共在新疆的罪行。

不過,約翰遜政府會不會採取行動呢?外界並不樂觀。今年1月份,英國首相約翰遜在英國下議院參加答問時,拒絕認定新疆存在「種族滅絕」。他表示,「界定種族滅絕,屬於司法問題。」

謝教授您怎麼看?現在這幾個國家他認定新疆存在種族滅絕,其實確實都是政治行動,而不是司法的結論,那這樣的認定本身是否有政治因素,是否經得起推敲呢?

謝田:首先這確實是有政治因素,或者道義的因素在裡面。美國並沒有什麼正式的程式,怎麼來鑑定是不是種族滅絕。但是一般國務院內部它會有一個程式來審議評估,評估以後由國務卿來做決定。現在美國國務院的法律辦公室,還只是停留在認為中共在新疆的做法是「反人類罪」,但是還沒有證據表明是種族滅絕。

美國還有一點和英國一樣,就是在遵守聯合國條約之下,只是要求各國國內制止種族滅絕,但政府也沒有法律義務去對其它國家進行干預。所以這種認定,在道義上,無疑是有很大的意義和很大的衝擊力的。但這還不足以讓行政當局採取行動,政府會怎麼做,還是取決於行政當局這些官員本身。

主持人:是,我們知道「種族滅絕罪」第一次出現,是在二戰後的紐倫堡審判中,用來界定納粹對猶太人的屠殺行為。種族滅絕罪,是公認的,國際法中最嚴重、危害最大的國際罪行,所以也被稱為「罪中之罪」。

一旦經過司法認定,將產生嚴重的政治和法律後果。去年7月,維吾爾流亡團體,向海牙國際刑事法庭,提交了訴狀和大量材料,指控中共在新疆犯下了「種族滅絕罪」。但是5個月後(去年12月),國際刑事法庭的首席檢察官表示,拒絕審理這起案件。

理由是,這些行為發生在中國的領土上,而中共沒有簽署也沒有加入《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曉旭你怎麼看國際刑事法庭首席檢察官的這種說法?另外在這種情況下,英國、美國、加拿大等這些國家做出一個政治上的判定,你覺得是否充分?他們作出這樣的結論有多大作用和意義呢?

林曉旭:從法律層面,確實是中國沒有簽訂這個《羅馬規約》,所以不是這個條約的締約國。在這一點上,這個本身就是國際刑事法庭設定上的一個局限。因為首先你要有締約國的同意、認可,才能夠進行審定,才能受理這樣的案子。

所以這是它的一個局限。當時考量的一個角度是說,不能夠無限擴大國際刑事法庭的權力,如果締約國不同意國際力量介入的話,本身也會造成一些主權的問題。所以這個也是國際法庭的局限性。那麼中國(中共)當然就是利用了這一點,所以沒有加入。

另外一個問題,即使是國際法庭想要提供建議性的觀點,國際法庭也很難做,因為中共在其中的影響力也是非常大的。包括現在的副庭長她也是來自中國的,是一位女法官,她其實也是一個外交官。她的名字叫薛捍勤,她本身又是政府的官員。

說白了就是說,你很難在國際刑事法庭能夠有實質的行動。所以國際社會只是覺得,從道義上,應該由國際法庭上去發聲,就是告到國際法庭仍然是一種政治上的一個影響力。就現實情況而言,各國的政府及各國民間組織都是希望英、美、澳州這些主要的西方國家,特別尊重人權的這些國家能夠起一個領先的角色,來帶動國際社會對中共進行譴責。

現在的行動,包括英國議會通過的判定,一個行政上的裁定,仍然有非常大的影響力。因為這是道義上一個判定,他並不見得非得在法律層面追究一個細節。比如說很多法律界人士會說,你沒辦法證實他這個行為有一個非常非常明確的意圖要滅絕一個種族。

在法律上可能你很難界定這一點,但是道義上怎麼做?我覺得就足夠讓更多的國家聯合起來,一起對中共進行不同程度的行政方面的制裁、經濟上的脫鉤,然後在國際上面由其它渠道來譴責中共,對它施加影響。比如說現在呼籲對中共2022年在北京舉行的冬奧會進行杯葛,這些的呼聲也是越來越高。

如果從道義上人們都認為這個國家犯下種族滅絕罪的話,各國的政要看到民意,尊重民意的話,他就會採取一定的行動,不管是制裁官員還是經濟上的制裁,還是在科技方面對中共進行脫鉤等等。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人會加入這個譴責的行列。

主持人:是,我們知道去年世界人權日的時候,美國多個人權團體就要求美國的國會通過一項法案,認定中共是一個跨國犯罪組織。曉旭你怎麼看,現在如果美國政府、英國議會等等先後認定了中共犯下了種族滅絕罪,會不會意味著說,離判定中共是一個跨國犯罪組織,至少近了那麼一步呢?

林曉旭:應該說肯定是近了相當大的一步。因為去年提出來跨國犯罪組織的時候,其實很多不管是國會的還是國務院的官員,他們都很吃驚,他們沒有想到有人這麼大膽要提出這個概念。現在經過不到一年多的時間,其實很多人現在很接受這一點,就是很多官員在談話過程中,就把中共說成是一個犯罪組織。

包括前不久,我記得在奧蘭多辦的保守派行動大會上,主持人、議員等等,談到中共的時候經常用到這個詞,就是「國際犯罪組織」。如果這個概念慢慢、慢慢就成為人們一個共識的話,那就離這個法案的通過就不遠了。

所以我覺得,其它國家的定罪也是有一個輔助的作用,當國際社會上慢慢都認定了,中共就是這麼一個跨國犯罪集團的話,那麼對它的態度,對它的所謂的戰狼外交,就會有更明確的應對的方式。

主持人:是,秦鵬你怎麼看,現在英國議會認定中共犯下了種族滅絕罪,它的意義和作用到底有哪些呢?

秦鵬:我覺得最大的作用也是邪惡最害怕的,就是曝光它。中共在國內外把自己化妝成一個全球主義、或者是為人民服務的形象。通過這樣的一些決議,相當於就把中共的畫皮給扒下來了,是非常有意義的。

接下來可能會在法律上,更進一步地推動,直接認定中國共產黨是非法組織。此外還有一個非常大的疊加作用,就像用一個鑿子往石頭去砸,開始可能沒有什麼變化,一直砸下去會漸漸產生裂痕,終最它可能突然間一下就裂開了。

從量變到質變的過程,對中共來說,恐怕也會讓它從骨子裡感到恐懼。當大家,包括中國人都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是一個非法的邪惡的集團的時候,還會有幾個人真正地去支持它?包括它的內部也會發生巨大的崩裂。

習近平對蘇聯共產黨當年發生崩裂講過一句話,他感慨地說,蘇聯共產黨的高級官員黨員、士兵啊等等,沒有一個人真心地去阻止蘇共的解體。他說「竟無一個是男兒」。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一種變化呢?很簡單,就是人心思變。當年蘇聯共產黨的罪惡被人慢慢地都了解了之後,誰去保它誰是傻瓜,對吧。中國共產黨同也同樣會發生這種崩裂。

主持人:值得關注的是,我們知道其實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以後,當時中共和很多西方國家達成一個不成文的協議,就對於中共侵犯人權的問題,關上門來說,這些國家可以關上門來和中共討論,但是不要在公開場合去批評中共。

這幾年我們看到這些西方國家,這些自由社會,他們一步一步地從打開門來說亮話,打開天窗說亮話,到進一步name and shame,點名批評它,到現在已經不僅是點名批評,又進一步地通過議案去譴責它。

秦鵬:所以它最害怕就是曝光出來之後,直接譴責它。閉上門的時候倒無所謂,它對國內的民眾也好,對全世界也好,仍可以繼續扮演一個「光輝形象」。一旦被扒光了這層畫皮之後,所有人都會說它是一個在世界上橫行的魔鬼。

【英國大減95%對華援助 中共暴發後仍收援助】

主持人:談到英國,其實昨天英國還有一件大事,就是英國外交大臣拉布,他週四宣布從新一年度開始,英國對中國的援助將會大幅度地減少百分之九十五。從現在大概是每年一千八百萬英鎊,縮減到九十萬英鎊。而且,只用於資助開放社會和人權。

其實和外界想像的不同,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受援助國之一,從1979年到2003年,中國接受的官方援助的總額至少有1072億人民幣。到2008年的時候,中國仍然是全球第四大的受援助國,每年可以從發達國家得到二十六億美元的經濟援助。

澳大利亞是最早向中國提供援助的國家,日本則是最大的援助國。三十一年間日本的對華援助達到了近2900億人民幣。但是現在日本、英國等這些國家已經開始限縮對中國的經濟援助了。謝教授您的分析,為什麼現在停止援助,有哪些原因呢?

謝田:首先這些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OECD(經合組織)的國家,他們都有對發展中國家的大規模的援助。一直持續幾十年,從來都是這樣。這些援助可以幫發展中國家,建立很多基礎設施,道路、橋梁、醫院,改善人權、促進文化發展、促進認知識字,做了非常非常多的工作。

在其他它發展中國家,老百姓知道是誰援助了他們,但中國的老百姓卻不知道。這才是最大的問題。日本給了中國很多援助,英國一直給每年給中國幾千萬英鎊的援助,而中國國內動輒煽動對英國、日本、美國這些國家的仇視的態度。

曾經有一位在日本很有名望的老人,他原來是個政治家,他跟我談到,一個發生在北京的中日友好醫院的故事。當時這個中日和平友好醫院的一磚一瓦、所有的手術設施、醫療設備一直到醫生、護士的培訓等,等於是日本白送給中國的,一個非常優秀的世界一流的醫院。

但是他跟我說,他說在參加開幕式的時候,問旁邊的中國醫生和護士,問他們知不知道這錢是哪裡來的,他們完全不知道,連工作的人員都不知道。中共只是把它命名為中日友好和平醫院,絲毫沒有向人民提及這錢是從哪裡來的。這個讓日本人感到非常的傷心,也非常失望,對中共的行為感到不齒。

現在日本也看到,中共生產核武器、發射導彈衛星,對西方國家和日本非常敵視,因此也慢慢停止對中國的援助。這個對中共來說,是失去了一個得到外匯的項目。

但對中國老百姓來說,他們應該從中認識到這個政權是多麼無恥和流氓,從來沒有表現出受到恩惠以後的那種感恩戴德的這個態度,反而動不動用戰狼式的外交和詆毀來恩將仇報。

主持人:是,您談到這點我覺得很可悲,我們知道中共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其實並不是去宣揚愛,而是去煽動對別的國家的仇恨。當你去仇恨別的國家的時候,就好像是表達了狹隘的民族主義「愛國」了。

那麼在這種教育長期的灌輸下,很多中國人並不知道很多西方國家或者發達國家,其實長期對中國有援助,對於中國的經濟的轉型、經濟的崛起起到了多大的作用,所以他們也不對西方社會有這種感激之情。

甚至他們的印象中,只有中共這幾年不斷宣揚的所謂西方怎麼樣去推出一些「反華」政策。所以當英國昨天宣布以後會大幅縮減對中國的援助以後,中國的一些小粉紅網友還在說,「我們現在不差這點錢,不給就不給就是了。」

謝教授您怎麼看,真的是這樣嗎?另外您覺得真的中國現在是不差錢,少了這點錢無所謂嗎?

謝田:那當然不是,中國現在非常差錢,尤其是外匯儲備,因為它現在沒有了以前強勁的外貿出口所帶來的外匯儲備,它就沒有錢去實施一帶一路、大外宣和很多很多其它對外擴張的方法。

中共它想在國際社會上施加影響,收買一些發展中國家。它就沒有錢去實施一帶一路或者是大外宣,其它這些對外擴張的方法。對中共來說,它想在國際社會上施加影響,用錢去收買這些發展中國家,貪污、腐敗、行賄、都需要錢。中國每年進口大量的醫療設備,從計算機芯片到糧食都需要錢,對中共來說,是非常關鍵的東西。

主持人:其實談到這一點,很多真正了解真相的人也感到很寒心,很多西方國家曾經對中國做出這麼多幫助,但是中國人並不知情。其實不只是西方國家,香港其實也是,在中國三年大饑荒的年代,當時很多大陸人偷渡到香港去,港英警察抓到這些偷渡的中國人以後想遣返回大陸,一些港人就以身擋車,擋在車子前面,把車攔停住,讓一些大陸人能夠跳下車來,逃進香港市區去。

後來還在汶川地震的時候,其實香港是對汶川地震捐助了兩百多億港幣,是除了中國大陸本身以外,其它國家或地區捐助最多的。但是呢?我們看到最終香港得到的回報是什麼,現在香港的自由空間被一步一步限縮。

香港主權剛轉移的時候,很多人對一國兩制抱有的信心,我當時記得是一個兩位數,相當大比例的港人,說對一國兩制有信心。現在呢,去年的一個民調顯示是已經跌到了負數,所以可以見到中共這些年的所作所為,確實讓更多的國際社會看清了中共的本質。

【黑幕連連 陸媒「奉旨揭露」公派殺人?】

主持人:而我們也知道,中共不只是在新疆犯下的種族滅絕罪,今年三月份的時候,加拿大的參議員麥克弗蘭他也指出說,中共對法輪功修煉團體的迫害,也符合所有認定群體滅絕罪的條件。

這個星期一的時候, 加拿大參議院的人權委員會,又一致通過一項提案,打擊國際人體器官販運。這個法案就規定了,加拿大人在國外獲得未經捐贈者同意的器官是屬於非法的,參與強制摘取器官的人不得進入加拿大。

過去十幾年是有大量的證據交叉驗證,顯示中共的公、檢、法司、軍隊、醫院的系統是形成一個規模化、產業化的強制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用於移植的一個犯罪的產業鏈,大家可以搜索關鍵詞,「追查國際 直接證據」 來查看完整的錄音和證據的材料。

而這個星期大陸媒體「封面新聞」也發表了一篇報導,披露江蘇省人民醫院的肝膽外科的主任醫師陸森,他2018年2月14號,在單位領導的安排下,到安徽懷遠,在一輛改裝過的黑救護車上摘取了一名女子的肝臟或腎臟,由他人火速送往北京用於移植。

那麼後來呢,死者的兒子把陸森告上了法庭,表示沒有同意捐贈器官,而在官方的數據庫裡,死者的兒子沒有查到自己母親的器官捐獻的數據。曉旭我們在週三的節目裡是討論過這個話題,但是由於當時時間關係沒有展開,能不能談談你對這個事件的觀察,你覺得有哪些疑點?

林曉旭:這件事情可以說是一葉之秋,看起來是一個個例,但是可以看到整體跟活摘器官規模和它的一些特點。比如說,首先中國捐贈器官的體系,就像是一個擺設一樣,死者她本身沒有捐贈器官的意願,生前沒有表達過意願,但是仍然被強摘了,所以她兒子要告它。

中國一直在國際社會上標榜,已經開始了比較成熟的器官捐獻的這套體系,實際上就是騙國際社會的一個幌子。受害者沒有同意捐獻器官就被摘除了,這絕對是強摘,她同時摘取了肝和腎,這個人就活不下來了。

另外又在非法的救護車上面進行,說明這很可能是一個活摘的案例,而且呢,這個人是領導派出來的,是政府行為,絕對不是醫生個人為了謀財害命做的事情。而且他能夠很自然地接受任務,說明這件事情在過去並不是沒有先例,只是這次被曝光出來,被家屬知道的情況下告他。如果領導告訴你去做一個殺人的事情,你會做嗎?。

如果你是一個正常的醫生,聽到說我要去殺人,要去強取人家的器官,如果這個事情不是成為一個慣例的話,你做為一個醫生也應該有個基本的敏感度。所以這就說明,它已經成為一個行業中的慣例,就是領導者分派的。

器官的來源也很明確,而且你可以看到,這個人是從江蘇,然後到安徽去取完器官,然後就派人送到北京去,說明這整個產業鏈是非常通暢的。對他們來說,他們知道什麼時候什麼地方會死人,什麼時候需要一個專家去取器官,偷偷地幹的,然後派專人送到北京,所以這一整條產業鏈,在中國已經是非常成熟的。

加上這個大數據時代,很可能很多中國人的信息,比如說政治犯,或者現在被迫害的新疆人,很多無辜的老百姓,自己都不知道,很可能被採樣了。你的唾液採樣,或者你是血液採樣,這些所有的訊息都可能匯總到一個大數據裡面,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樣的配型,他可以按需殺人。這一整套系統就是按需殺人,今天這個移植中心,有人需要某種組織配型的器官,他系統一查就知道了,誰正好匹配,如果正好在監獄裡面,在勞教所裡面,那就更容易,直接就取了這個人的生命。

如果沒有的話,找個理由給你製造一個事故,或者其它理由把你抓起來然後摘取器官,都可以做到的,中共現在就已經到這個程度了。

所以我覺得這個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政府主導的一個產業鏈,一個系統地殺害中國老百姓的一個體系,而且從中牟利。所以你剛才提到就是說,國際社會上,像加拿大這些國家,很明確地知道中共在進行活摘器官的行為,議會也通過法案,美國也有一個法案也在針對強摘器官、活摘器官的罪行。

中共用這套方法確實在過去二十年裡面,作為系統迫害法輪功的一個手段,所以它那個做法,有專家把它定義成一個「冷的種族滅絕」,就是因為它偷偷地做。不是公開的。

比如像盧旺達當時的大屠殺,露天開槍,直接在街上就殺死了那麼多人的戰爭行為,國際社會都能看的到。但是中共是偷偷地幹。它把摘取器官獲得盈利的方式,偷偷地幹,媒體不報導,然後用軍方的公、檢、法的系統,加上軍方醫院和民間醫院,全部都參與的,祕密的政府主導的行為,把它變成全國化、規模化、產業化,然後一般的老百姓又不知道,它是一個冷的種族屠殺、這個定義,我覺得國際社會應該充分重視起來。

現在有一些法律專家在強調,差一點點的定義,無法說它是種族滅決。但是我覺得這些法律專家對於事件的想法,過於侷限在法律條文侷限裡。你應該想的是道義的責任,已經到了這個規模的話,就是應該把它定性為一個大規模的種族屠殺。

主持人:在這裡也再強調一下 ,大家如果沒有很詳細、很完整系統地去了解過活摘器官的相關真相資訊的話,可以在谷歌上或者外網的自由搜索引擎上搜索,「追查國際 直接證據」,您可以看到相關的大量的直接的訊息。

秦鵬我們知道,大陸現在的輿論環境可以說,自由的聲音是萬馬齊瘖發不出來,官方不想曝光的消息,就會被全網刪除。但是「封面新聞」這篇報導現在仍然是在線的,這就很奇怪,為什麼媒體主動要去報導這樣一個話題,像是捅馬蜂窩一樣,官方又為什麼會允許這篇報導存在呢?

秦鵬:事實上來講的話,中共活摘器官是從五六十年代開始的,當時很多是所謂的政治犯。 到了1999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後,大量的器官來源是來自於法輪功學員,因為它有大量的關押和配型,器官移植上最大的問題就是需要有配型,形成一個產業鏈。

器官移植並不是一個小的範圍、小的個體可以完成的,因為必須有一個龐大的循環系統,產、供、銷的一條龍服務,這是非常難的地方,中國的活摘器官是中國政府控制下進行的。

可是呢我們也知道,2006年以後,來自於國際社會的大量的證據,越來越多地揭露出來,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後來包括了維族的、家庭教會、基督教的、還有些上訪群眾等等。這種情況下中共是完全掩蓋不住的,所以這個時候它怎麼辦呢?

它就開始以所謂的「嚴打非法買賣器官」的方式,去零零散散報導一些案例出來。通過這樣的公開案件,第一,掩蓋中共政府組織的、大規模販賣器官的罪惡;第二個從罪名上來講,以大化小,變成毀屍等等輕罪。 實際上這些都是一套掩蓋的操作方式。

主持人: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曝光,國際社會會不會採取進一步的行動,我們也會持續來關注。

【不畏懼 澳洲連擊中共 取消一帶一路協議】

主持人: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週三宣布,首次引用《外交安排政策法》,廢除了維多利亞州和外國簽訂的4項協議,其中包括2項和中共政府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另外2項是和伊朗及敘利亞簽訂的學術合作協議。

澳大利亞外長佩恩表示,取消這些協議,是為了維護國家利益,確保各級政府的外交政策統一,不針對任何國家,也不是為了損害澳洲和任何國家的關係。

週三同一天,澳洲新南威爾士州政府也表示,將用一億澳元,收回中國神華集團,對澳洲2個煤礦的開採許可。神華集團,是中共中央直接管理的53家重點央企之一,從2008年開始,神華集團就一直試圖開發這次被收回的煤礦,主要是動力煤和半軟焦煤煤礦。

這兩條消息,都關係到澳洲的資源和能源業。在2018年中澳關係還沒有那麼緊張的時候,雙方舉辦了多次峰會,討論借「一帶一路」,促進澳洲向中國出口煤炭、天然氣等能源和礦產資源。

謝教授,我們知道澳洲其實高度依賴中國市場,澳洲對中國出口的資源和能源價值,高達1270億澳元每年,超過其它5大市場的總和。為什麼現在澳洲政府冒著中共報復、失去一部分中國市場的風險,也要廢除一帶一路協議、收回煤礦開採權?

謝田:澳洲政府確實意識到,維州作為一個州政府、地方政府跟中共簽署這個協議,是對澳洲的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所以聯邦政府絕對有權力可以取消這一點。你剛才說得對,澳洲對中國出口的資源的能源價值,超過其它後面幾大國家的能源總和,確實是這樣。

但實際上,中國對澳大利亞包括什麼葡萄酒、煤礦、大麥、牛肉等等一些懲罰的比例,只占澳洲對中國出口的百分之四。並且澳洲人已經發現,比如說一些鐵礦石,因為中國前一段時間拒絕購買,導致澳洲必須開發其它國家的市場。結果這個鐵礦價格反而上升。

就是說澳洲確實依賴於中國市場,但是呢,現在他們發現,既使是擺脫了對中國的依賴,也沒有那麼大的傷害。並且澳洲也意識到,覺得他們不能特別地依賴一個單一的市場,對國家非常危險。不光是澳洲人,其它國家,比如說美國也發現,在疫情期間對中共醫療設備、醫療產品的依賴也是非常危險的。中共會把這些東西作為一個正式的武器來使用。

還有一點呢,中共自己在戰狼外交上太咄咄逼人,中共有點得意忘形了,你比方說,上個星期中共外交官向澳大利亞媒體發出了一份清單,列舉了十四項北京對澳洲政府的不滿,包括台灣事務、香港事務,限制中國的投資,和限制華為參加5G網絡建設,還有有關中共病毒和美國站在同樣的立場。

這些是讓中共覺得最沮喪的問題,尤其是澳洲限制華為5G和病毒問題,它跟美國站在一起,所以才導致北京對澳洲這種懲罰。現在看來,澳洲人民通過這份文件在一定程度上也看到了,澳洲總理也說了,他看到中共的一個非常醜陋的嘴臉,他也表示澳大利亞不會出賣他的價值觀,也不會對中共的脅迫做出反應。

基本上,我們可以看的中共有一點想打經濟牌,有點得意忘形了,現在這麽看來他們可能碰壁了。

主持人:曉旭還有兩分鐘的時間,能不能跟我們談一下,我們知道在2016年以前,中共和澳洲曾經有一段長達大概十多年的蜜月期,但是從2016年開始,特別是2017年以後中澳關係就急轉直下,有人說是斷崖式的下跌,到底是發生什麼了?

林曉旭:剛才謝教授也談到一些因素,其實對中國來說,最讓它惱怒的是去年關於病毒溯源的問題,澳大利亞當時在世界衛生大會上作為發起國,引領一百多個國家,要求對病毒問題進行追責。

那這個事情對中共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因為這麼大的罪行,把病毒洩漏到全球,造成全球的疫情這麼多人死亡,其實國際社會是非常憤慨的,澳大利亞當時是起了領頭羊的作用。這件事情中共一直想掩蓋,可是被澳大利亞採取了這個動議後,那這一百多個國家一致要求,中共當時是徹底的丟臉。

所以這個事情是目前差不多一年多的時間裡面,中共不斷地把澳大利亞作為殺一儆百的一個範例,來進行打擊的一個最主要的原因。所以它想通過打擊澳大利亞,在經濟、貿易方面或者是外交方面,都是想告誡其它國家,不要跟中共對抗。

但是澳大利亞人通過這件事情也看清了中共的嘴臉,現在的戰狼外交更是讓中共赤裸裸的惡霸的形象,讓澳大利亞人有一個普遍的認識。澳大利亞雖然有一些政治家還考慮,政治經濟利益上不能損害太大,但是我覺得在民意上已經無法扭轉了。

主持人:非常感謝各位嘉賓今天的精采分析,那麼是關於新西蘭在「五眼聯盟」內作用的問題,今天由於時間關係沒有辦法展開討論了,我們下週一同一時間,會和您關注這一話題。再會。

網絡收看方式:

大紀元新聞網:https://www.epochtimes.com/b5/nf1334917.htm
新聞大家談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wRsYpCP2kuql6BuTM7W_g?view_as=subscriber
新唐人直播: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0r1j2CGOX4&feature=youtu.be
【支持】為真相護航 為沉默發聲,就在今天,支持大紀元
https://donate.epochtimes.com

新唐人大紀元《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美信息反擊戰 推倒中共防火牆?
【新聞大家談】拜登大動作習不安?港9人獲刑
【新聞大家談】美艦傳南海三角包圍遼寧號
【新聞大家談】習李連喊別脫鉤 陸驚爆公派殺人
最熱視頻
【百年真相】接班人到階下囚 王洪文的官場浮沉
【財商天下】二十大決戰打響 北京上海成籌碼
【新聞看點】中國是疫情中心 民間早有預言
【秦鵬直播】布林肯及索羅斯談中共為何有差別
【橫河觀點】布林肯談對華三戰略與拜登東亞行
【新聞大家談】 李克強逆襲還是背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