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遞希望:米開朗基羅的雕刻作品《聖殤》

(ELIZABETH LEV撰文/吳約翰編譯)
米開朗基羅的作品《聖殤》或稱《聖母憐子》(Pieta)。聖母瑪利亞抱著耶穌,表情不是悲傷,而是希望。  (PhotoFires/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379
【字號】    
   標籤: tags: , ,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1497年,法國紅衣主教瓊‧畢雷(Bilhères de Lagraulas)委託當時才23歲、尚未成名的米開朗基羅 (Michelangelo Buonarroti)製作尺寸比真人還大的雕塑,這也是這位佛羅倫薩年輕人第一件公開的作品。預計要擺在羅馬聖彼得大教堂紅衣主教陵墓內(Chapel of Santa Petronilla),是一座比現代大型教堂要小得多的建築物。雕像預計要放置在祭壇上方,讓後代子孫為紅衣主教的靈魂祈禱。

米開朗基羅花了一年的時間,從卡拉拉城(Carrara)尋找一塊完整的大理石將它運送回梵蒂岡。在慶祝西元1500的禧年(the Jubilee Year of 1500)期間,向全世界展示了他完成的作品。禧年,也稱聖年(The Year of Jubilee)在七個安息年周期後,每50年慶祝一次,那一整年猶太人慶祝自由和休息。

今天,參觀者只能隔著一面玻璃牆端詳這座雕像。起因是1972年,雕像遭人以鐵錘攻擊,之後就築起玻璃牆。雖然裂痕和損壞已修補,但玻璃罩多少隔絕了這座偉大雕像所傳遞的藝術氛圍。

米開朗基羅的作品《聖殤》或《聖母憐子》(Pietà)。1497年創作。大理石。羅馬聖伯多祿大殿,又稱聖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 Rome)。(公有領域)

相同主題不同概念

年輕的米開朗基羅是第一位雕刻「聖母憐子」主題的意大利人。這個主題是14世紀德國藝術家率先開創,後來法國人沿用,將其詮釋為「感到遺憾(難過)」。

瑪利亞在埋葬基督之前抱著耶穌基督的構圖在聖經上沒有記載,但北方藝術家力求藉著耶穌的傷口和瑪利亞的悲痛來喚起大眾的憐憫。耶穌基督的手、腳和側邊都有參差不齊的傷口和大洞,死後屍體呈現僵硬,額頭上戴著荊棘製成的王冠。《聖殤》的早期版本是要讓觀者升起敬畏之心。

然而,米開朗基羅有不同的想法。他以希臘神祇完美的身體比例刻畫耶穌,輕盈優雅的四肢從聖母的大腿自然垂下。米開朗基羅讓耶穌的傷口幾乎看不見,貌似睡著的臉龐是平靜的。死亡的唯一跡象,從精心塑造的身體細節中透露出來。例如,肩膀朝耳朵處向上蜷縮,大腿肌肉鬆弛,血液集中到向下垂掛的手上等等,以此暗示死亡的沉重。

米開朗基羅雕塑作品《聖殤》裡的「聖母」。(PhotoFires/Shutterstock)

重新定義悲傷

米開朗基羅在拿捏悲傷的情境時,將大家的注意力,從結束苦難的基督身上,轉移到傷痛最深的瑪利亞臉上。然而,當聖母凝視耶穌的面容時,卻沒有充滿怨恨的愁容,也沒有呼天搶地的悲痛,更沒有因困惑而皺起眉間。她平靜而莊嚴的聖顏不禁讓人回想起年輕時的瑪利亞。路加福音(the Gospel of Luke)中寫道,這位女孩告訴天使加百列,她會聽從上帝的吩咐。

米開朗基羅作品中的瑪利亞是這樣一位女性,當她回覆上帝「遵命」時,那就意味會「認真做好」上帝吩咐的事。經歷了向未婚夫約瑟解釋自己神奇懷孕、在簡陋的馬廄中產下上帝之子、在暴君希律(Herod)的士兵殺到之前快一步逃往埃及避難等諸多考驗,瑪利亞的一句「遵命」改變了她的人生。

當天是星期五,在瑪利亞對兒子投入了33年的情感,以及對救世主33年的期盼後,這個現實似乎令她難以承受;付出所有的愛和希望,現在卻要將他埋葬在墳墓裡。

米開朗基羅的雕塑作品《聖殤》(局部)。(PhotoFires/Shutterstock)

黑暗中的希望

米開朗基羅巧奪天工的作品,突顯絕望時刻的困境。瑪利亞頭上的罩紗鬆散地垂掛著,在額頭上留下一道陰影,順著脖子兩側向下延伸匯聚成黑暗的陰影。她的衣服和裙子上深層的皺摺吞沒了光線,形成許多灰暗區塊。

最初,雕像放置在一處較淺的壁龕中,絕望的陰影從四面八方襲來。瑪利亞不畏懼黑暗,以堅定的眼神看著耶穌基督的軀體,這很可能是米開朗基羅額外高度拋光大理石後,在最光滑的表面雕刻而成的。藝術史學家紛紛讚歎這位雕塑家爾後再也不曾把大理石打磨得如此光亮;但只要向後退一步欣賞,就可看出端倪。

儘管所有的陰影籠罩著聖母,她的眼神凝聚在兒子身上所散發的光芒。即使在最黑暗時刻,瑪利亞從未喪失看見光明的能力。數百萬的參觀者佇立在作品前,看著瑪利亞肩負著人類所能承受最沉重的負擔,都會聯想起他們自己經歷過的痛苦和悲傷,這是一個永恆的教訓。瑪利亞從未失去希望。雕像以金字塔形結構呈現,強化瑪利亞堅定的心。在遭受強烈暴風雨侵襲之際,「希望」像是在大海中抛出船錨般,讓瑪利亞沉著穩定。

米開朗基羅雕塑作品《聖殤》裡的「耶穌」。(PhotoFires/Shutterstock)

這件藝術作品所有完美的細節中,潛藏著一處不尋常點:瑪利亞的下半身異常放大,與上半身不成比例。覆蓋在大腿上寬鬆大件的裙擺垂飾,像是在展示基督的身體,又像是包裹屍體用的衣布,同時也象徵懷胎耶穌九個月的子宮。

然而,橫躺在瑪利亞身上的耶穌,並沒有牢牢緊靠在大腿上,反而姿態沉重,狀似就要跌落下方祭壇。瑪利亞一隻手緊緊抱住兒子,另一隻手的姿態像是「給與」般向觀者張開。曾經「給與」瑪利亞力量的光明和希望,並沒有只為她自己保留,卻是隨時準備「給與」任何在黑暗時刻需要撫慰的人。

原文:Images of Hope: The Pietà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伊麗莎白·列夫(Elizabeth Lev)出生於美國,是位藝術史學家。目前在羅馬任教、演講和導覧。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垂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