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彩畫(下)持續至今的概況

作者:Wei J C
印有安德魯‧魏斯(Andrew Wyeth)繪製的蛋彩畫《克里斯蒂娜的世界》(Christina's World)的美國郵票。(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29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接上文

蛋彩畫與工藝美術運動(Arts & Crafts Movement)

十九世紀的歐洲和北美醞釀著「工藝與美術運動」,從英國於1880年到1920年開始,逐漸在歐洲盛行甚至到北美。這運動目的在於鼓勵畫家進行手工和傳統工作方法創作。它是針對產業革命對人之生活、健康、道德各方面所帶來的衝擊與影響,而出現的反思,基本上是反工業的。這個運動的成員中有建築師奧古斯都‧普金(Augustus Pugin)、作家與教育家約翰‧羅斯基(John Ruskin)(註)、設計師威廉‧莫里斯(William Morris),還有許多畫家和收藏家。這運動對歐洲的藝術產生了強烈的影響,直到二十世紀現代主義(Modernism)的崛起才被取代。然而,「手工藝」精神的發揚卻持續了下來,不論是在設計、城市規劃領域裡,在歐美社會文化中的影響和作用從來不曾間斷過。

我們從一位英國女子說起。1844年,瑪麗‧梅里菲爾德(Mary Merrifield)重新發現並翻譯了虔尼尼(Cennino Cennini)十四世紀的手稿,整理成為《工匠的手冊》(意Il Librodell’Arte,英The Craftman’s Handbook)。當時並無引起太多注意。而到1899年克里斯蒂安娜‧赫林厄姆(Christiana J. Herringham)對虔尼尼這本古書做出更精確的翻譯。克里斯蒂安娜出生在英國富裕家庭,父親是藝術與手工藝運動的贊助者,更收藏了大量精良的手工藝品。她本身是作家、古籍翻譯及畫家,並致力於蛋彩畫的復興。她還在1901年創立了「蛋彩畫家協會」,有五位英國畫家共同參與。他們發表論文,教育大眾,提高人們對蛋彩的認識,並且為許多被誤記為油畫的早期意大利蛋彩畫作正名。1905年,成員舉辦了蛋彩畫展覽。然而到了二十世紀三十年代中期,英國大多數原始會員已凋零。

二十世紀上半期美國的蛋彩發展

二次大戰期間,歐洲的蛋彩畫家是沉寂的。英國藝術家與蛋彩畫的支持者麥克斯韋‧阿姆菲爾德(Maxwell Armfield)從1915─1922年間移居美國,並且展示他的蛋彩畫作品和寫有關蛋彩畫的文稿。

1920年耶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丹尼爾‧湯普森(Daniel Thompson)開始教授蛋彩畫課程,為蛋彩畫培養門人。耶魯美術館並收藏了大量早期意大利蛋彩畫作。他激發了新一代人對蛋彩畫的興趣。1936年湯普森還出版了兩本有關蛋彩畫的書:The Materials and Techniques of Medieval Painting(中世紀繪畫的材料與技法),另一本The Practice of Tempera Painting是蛋彩畫的實作。

在整個二十世紀三十年代,許多著名的美國藝術家嘗試蛋彩畫,有本‧沙恩(Ben Shahn)和約翰‧斯隆(John Sloan)、喬治‧圖克(George Tooker)、保羅‧卡德摩斯(Paul Cadmus)、賈里德‧弗侖奇(Jared French)和安德魯‧魏斯(Andrew Wyeth)等等。其中安德魯‧魏斯為人熟知的作品與他寫實與精練的技巧承繼了大部分傳統蛋彩畫的特色。其他藝術家受到現代主義的影響,幾乎看不到傳統蛋彩畫所呈現安定節制性的獨特技法。1973年著名蛋彩畫家羅伯特‧維克里(Robert Vickrey)出版了一本名為「新的蛋彩畫」(New Techniques in Egg Tempera)的書。在書中他討論如何用傳統和非傳統的方式來創作蛋彩畫。是學習這門繪畫的極佳教材。

當今,對蛋彩畫發生興趣的藝術家在持續地增加中,從「藝術聯盟學院」的開課情形可以嗅出一點端倪。在此轉述一位當今蛋彩畫家道格拉斯‧森福內克(Douglas Safranek)的話:「蛋彩是種矛盾的媒材,它具有脆弱與永恆兩種品質。構成蛋彩畫微妙的表面筆觸是一層一層緩和有如冥想一般畫上去的,即使表現一種生動活躍的思緒與影像它還是緩和靜謐的。我和當代的蛋彩畫家發現,這種古老拜占庭式的媒材同樣適合當今繁忙的都市景觀。」

蛋彩畫經過千年的歷史,曾一度被棄置。上一個世紀,當人們經歷了工業革命的洗禮後,又從新發現它古老溫柔的特質;這一個世紀,影像充斥在各個領域,可說是前所未有的。生活的步調與速度,就像用噴霧器噴撒彩繪在畫布上一般,只需學會按鈕,五花八門的世界即唾手可得。為什麼我們要再學習這古老的技法?或許正因為它一絲不苟的步驟與方法使我們再回到構成畫家最基本的元素——創作離不開手藝(技法)。

註釋:

約翰‧羅斯基(John Ruskin)簡介

在現代主義興起之際,羅斯基堅持古典寫實,他也是工藝美術運動推動者重要之一員。

羅斯基1819年在英國倫敦出生,1900年逝世(發明蒸氣機的占士瓦特死於1819年)。羅斯基生於產業革命鼎盛、現代主義起跑之時,現代意識興起之勢致使古典寫實藝術儼然成昨日黃花。羅斯基卻獨排眾議,宣揚他的藝術理念——他主張藝術具有責任與道德的重要性,藝術是上帝給予人的禮物,人應該用這份禮物來描繪造物者之美,從事藝術創作是人用來操練人對神的一種景仰。忠實地把自然中的花草樹石畫下來,尤其希臘埃及羅馬古代文明的建築,那是人類文明的精髓。

羅斯基本人從未到過美國,然而當年他的兩個弟子來到哈佛大學,在哈佛成立了藝術學系,繼續傳播他的藝術理念,在英倫的弟子也堅持寫實畫並肩負起「文以載道」的傳統。這些承繼他理念的藝術家因為與主流藝術逆著走,少有能鬻畫為生的,最後都進到學院教書去了。或許這也是在近代藝術史中,我們很少聽聞從哈佛來的「現代派」畫家的緣故。

羅斯基有一詩句:「看得清楚是詩、是預言,也是信仰,三者同而為一。」(To see clearly is poetry, prophecy and religion all in one.)

參考資料:
The Craftman’s Handbook, Cennino Cennini,Fogg Museum Harvard University。
The Materials of the Artist and their use in painting, by Max Doerner,The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The History of Egg-tempera,Koo Schadler
New Techniques in Egg-tempera,Robert Vickery
《虔尼尼自傳》王憲生譯 華兹出版
油畫材料學》陳淑華

——轉載自《藝談ARTIUM

(點閱【藝談】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為了追尋人類存在的真相,李奧納多從人體外在的生理形式回歸到人類的心靈層次。他在研究過肌肉骨骼系統之後,推測如果深入研究神經系統,應能更好地理解和解釋情緒對人體表情的影響。然而,研究過神經系統後發現,仍不足以證明神經系統是影響人類情緒最主要的原因,李奧納多知道還有更深層的東西直接負責這部分。
  • 惠斯勒的作品「藝術家母親的畫像」——一位黑衣端坐的老婦人側面身影,已然成了美國早期文化的一種象徵。這幅畫構圖精妙平衡,色彩簡約;有一種清教徒式的嚴謹與堅毅。母親的臉部畫的很柔和,這也是他的人像畫慣有的特色。作品之所以在美國大蕭條期間能撫慰許多人心,因為她的確是一種美好的美國母親形象。
  • 20世紀彩色印刷技術和大量發行技術的創新,使得馬克思菲爾德‧派黎胥的作品受到百萬民眾的喜愛。派黎胥以其經典的新古典主義板畫、兒童讀物插圖、廣告圖畫,以及著名的流行刊物的封面設計,如《生活》(雜誌)、《時尚芭莎》(台譯哈潑時尚)等,成為家喻戶曉的藝術家。
  • 所有受僱於拉斐爾、在他手下工作過的畫家也稱得上是有福之人,因為任何一個追摹他的人都會發現,他已經載譽抵達一個安全的港灣;同樣,所有學習他在藝術創作方面的勤奮之人,都會受到世人尊敬;甚至,會由於在為人正直方面與他相像,而贏得上天賜予的福報。
  • 美第奇學院(The Medici Academy)也叫「柏拉圖學院」(Platonic Academy)或「佛羅倫薩學院」(Florentine Academy ),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孕育知識和藝術的天堂,由科西莫‧德‧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在15世紀中葉創立。學院經常在佛羅倫薩聖馬可廣場的雕塑花園舉行集會,花園係由家族擁有。
  • 母親失去孩子,可想而知那是多麼悲傷的畫面。目睹這樣的場景,多數人難免會沉湎於強烈的失落感、喪子之痛的空虛感。然而,當米開朗基羅呈現他的作品《聖殤》(Pietà)(聖母瑪利亞哀悼無生命跡象的耶穌基督)時,畫面卻展現出克服悲傷的希望。
  • 蛋彩畫至少有一千年以上的歷史,假如沒有它,中世紀的藝術與教堂將是一片灰暗。蛋彩畫曾經是古時候畫家們創作的至寶,但自十五世紀初期油畫出現後,蛋彩畫逐漸地被棄置;到了十六世紀,幾乎完全被油畫取代。然而,最近紐約的畫界又開始興起學習蛋彩畫的熱潮;藝術學院從一週開一堂課到三堂課,學習人數激增。其實,蛋彩畫一直沒被遺忘,從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之間,一直都有藝術家以蛋彩創作。只是最近有點特別。或許人們對隨手可得的數位影像厭倦了
  • 奧羅拉別墅從17世紀的輝煌時期以來,持續飽受時間和貪婪的摧殘。到了19世紀,投資失敗使得莊園腹地縮小到今天的半英畝。1896年,摩根大通(J.P. Morgan)曾考慮為美國人文與科學院(American Academy)買下莊園。盧多維西收藏的最好的104件雕塑於1901年賣給意大利政府,而卡拉瓦喬和格爾奇諾的鉅作依然在別墅中屹立不搖。
  • 拉斐爾的遺體得到了榮耀的安葬——那是他高貴的精神所應得,參加葬禮的藝壇同行無不悲傷哭泣,一路跟隨至墓地。他的逝世也為整個教廷帶來巨大的悲慟,首先因為他長期擔任過侍從官(Groom of the Chamber),同時也因他深得教宗厚愛,後者聞知噩耗,為之痛哭流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