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國醫生指導烏克蘭同行治療創傷

馬里烏波爾這座城市幾乎已經完全被俄軍的轟炸夷為平地。(ANDREY BORODULIN/AFP via Getty Images)
人氣: 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2年05月19日訊】(大紀元英國記者站報導)為了幫助烏克蘭的醫生治療對戰場上出現的創傷,一位英國的外科創傷醫生親赴當地的醫院,演示如何做手術,回到英國後還通過網絡指導烏克蘭的外科醫生。當地醫生非常感謝,認為他的指導可能挽救了幾十條人命。

諾特(David Nott)教授是倫敦聖瑪麗醫院(St Mary’s Hospital)諮詢醫師,擅長治療創傷。他在戰爭爆發後不久去了烏克蘭,當面指導那裡的醫生。

他對BBC表示,烏克蘭的北部、東部、西南和西部都留下了他的足跡,但是他沒有具體說明去了哪些醫院,以免這些醫院成為俄羅斯空襲的目標。

他說,俄軍已經轟炸了115所烏克蘭的醫院,「炸燬醫院、殺死醫生,這也是戰爭的真實武器,這太卑鄙了」。

諾特曾經在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的戰區工作。敘利亞戰爭期間,他曾經通過Skype指導阿勒波(Aleppo)一所醫院的醫生做手術,幾天後醫院遭到空襲。雖然不知道這兩件事是否有直接的關係,但是他決定還是要謹慎。

手術演示 網絡講解

講述在烏克蘭的經歷,諾特說,每次他做手術的時候,都會把儘可能多的醫生邀請到手術室,現場演示如何治療戰區出現的創傷,包括如何填補四肢上被炸出的空洞、植皮以及覆蓋裸露出的骨頭。

他說:「我在被炸彈擊中的醫院工作,我在黑暗中進行手術,我為我的病人的生命而感到擔憂,我不能阻止這場戰爭,但是我可以用武器武裝他們(醫生)。」

回到英國後不久,4月21日,他接到了烏克蘭的一位醫生發過來的受傷病人的照片。看過照片後,他錄製了一段視頻,指導這位醫生如何應對這種情況。
那位醫生說:「我當時很緊張,這次手術非常慢,一步接一步,但是多虧了諾特,效果非常好。」

諾特說,手術的過程包括從傷者膝蓋背面切下一塊皮膚,覆蓋住傷口,以防止感染深入到暴露出的骨頭,「這是非常困難的手術,不容易,如果做錯了,就會出問題」。

烏克蘭的醫生表示,他開始的時候心裡也沒底,但是他知道諾特是有實際應對戰區創傷經驗的醫生,因此如果諾特說這樣做可行,那他就有信心。

他說,諾特讓他們知道了普通的醫生如何應對前線出現的創傷,這些指導非常重要,因為烏克蘭有很多人在炮轟中受傷,或者受傷後骨頭裸露在外。

諾特希望,這位得到他指導的醫生會把這些寶貴的經驗和做法教給其他的醫生,以挽救更多的傷者。

真空炸彈損傷大

諾特表示,俄軍採用的轟炸的方法非常狠,是「對方有可能採用的最糟糕的攻擊」,「這導致巨大的損傷,導致很糟糕、很糟糕的傷痛」,包括軟組織、骨頭和四肢被彈片炸傷。

他說,即使只是炸彈爆炸導致的衝擊力,也可能導致嚴重的受傷,甚至可能使傷者被迫截肢。如果傷者被衝擊力撞到建築物上,也可能導致創傷。

他說,俄軍使用熱壓彈(thermobaric bomb,也稱真空炸彈),這會使被擊中的人出現氣壓傷,情況會很糟糕,出現腦出血、肺出血,受傷的人可能會吐血,耳膜可能會破裂,腸子會穿孔。

諾特看到俄軍對馬里烏波爾的空襲後,表示那裡的情況跟當年敘利亞阿勒波的情況很類似。他說:「當我2016年在阿勒波的時候,那裡完全被炸平了,整個地方完全被毀。」

輾轉世界各戰區近30年

諾特教授自從1993年以來每年都要向自己工作的醫院請三個月的無薪假,到全球各地的戰區工作。他還和妻子成立了「大衛·諾特基金會」(David Nott Foundation),籌款資助戰區的醫生到英國進行培訓。

3月份動身去烏克蘭之前,他和基金會的聯合創辦人馬什(Henry Marsh)聯合在網絡上主辦了一場12個小時的外科課程。有530名烏克蘭醫生聽課。

為了讓更多的醫生學會應對戰場上的創傷,他們把這一課程的內容進一步壓縮,製作成視頻,翻譯成烏克蘭語。後來諾特又把課程再次壓縮,變成只有六個小時,分成15個章節,全都是在前線實地工作的寶貴經驗。

烏克蘭的許多醫生都觀看了教程,一位醫生對基金會表示:「這可能挽救了幾百條人命。謝謝你們的工作,非常感謝!」

戰區醫生的艱難

諾特表示,在戰區的醫院工作,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情。

他說:「你真的需要了解你的病人,知道你有多少資源,需要知道血庫裡有多少血,你需要知道你能做些什麼。有很多壓力,很多情緒,醫院還隨時都可能被轟炸。你需要治療許多病人,需要作出許多非常困難的決定,決定是否應該動手術,是否應該放棄治療。」

而且戰區的醫院已經不再治療普通的病人,所有的病人都是受到創傷的,醫院裡會有許多病人,甚至到處都可以聽到病人的哀嚎。

女王幫助醫治創傷

即使是諾特教授本人也曾經因為在敘利亞前線治療受傷的病人而出現「嚴重的精神創傷」,但是女王幫助了他。

回憶當時的經歷,他說,他剛剛回到英國幾天,就去白金漢宮覲見女王。女王問他一些經歷,他無法回答,女王意識到,他可能受到了創傷後應激障礙,就詢問他,「嗯,你需要我幫助一下嗎?」

他想女王如何能夠幫助到自己呢?這時女王讓人把她的寵物矮腳狗帶過來,並且親手打開一罐狗餅乾,邀請諾特跟她一起餵狗和撫摸小狗。

他說:「這場午飯期間有大約20分鐘的時間,女王和我在餵狗。她這樣做是因為她知道我得了嚴重的創傷後應激障礙。」

女王的矮腳狗幫助他克服了創傷,他因此稱讚女王「溫暖,超好」。

驚險經歷

諾特還有過一次非常驚險的經歷。當時他在敘利亞正在給一個人做手術,這時六名「伊斯蘭國」的武裝份子闖進手術室。

他說,他當時非常害怕,根本就不敢說話,因為害怕自己一張口就會被認出是英國人。

他說:「我記得很清楚,我的腿當時在發抖,他們停留了20分鐘,手裡的槍指著我們,然後突然外面發生了情況,他們就走了。」◇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