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小學生之親子溝通手冊(5)

與有暴力行為的孩子對話
作者:金善浩 譯者:簡郁璇
(圖/大樹林出版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一旦召開校暴委(韓國校園暴力自治委員會),學校的許多業務就會跟著停擺,說得再具體一些,是教育會中斷。雖然不像司法效力般強大,但召開校暴委的過程本身會伴隨著「程序」。所謂的程序,代表無法根據情況做出彈性改變,而是必須無條件地遵照規定。

但是教育並非如此,它會根據情況增減內容,甚至改變順序。有許多時候,我們必須考慮到教育對象的環境、情況和水平等,唯有如此,才能因材施教。然而,校暴委的過程並非量身打造型,而是非常制式的,所以班導師進行教育的意圖幾乎被排除在外。要是班導師貿然干預校暴委以外的協商過程,可能會被解讀為替受害者學生或加害者學生說話,而這可能又牽涉到行政和民事訴訟。

換句話說,從召開校暴委的那一刻起,班導師就等於無法從教育的角度上使力。就像法庭上有被告和原告,校園暴力也只有受害者學生和加害者學生而已。發生校園暴力事件時,最令人遺憾的部分莫過於此,最後,校暴委導致班導師和學生的對話中斷。

在家庭中嘗試和有暴力行為的孩子對話時也相同。和具有暴力傾向的孩子對話時,最需要擔憂的部分,就是父母不能扮演和校暴委的委員相同的角色。說得再簡單一些,就是不能只展現出「調查者」的姿態。那一刻,對話會消失,只剩下緊跟著程序而來的合理措施和懲罰。措施和懲罰無法根除暴力性的問題,根除暴力的方案,要從「正視」不認同暴力的合理性開始。

當孩子出現暴力傾向時,父母會擔心兩件事:我們家的孩子會不會傷害誰,抑或是受害者學生的家人會不會提出過分的賠償或要求。這樣的憂慮會啟動父母的許多防禦機制,包括認為我們家的孩子會有暴力行為必然有其原因,並竭力想找到孩子不得不如此的根據。召開校暴委的過程,就和調查其中是否有自由裁量的可能性類似,當這種合理性和正當性受到認可,就會對如何處置加害者學生造成影響。

「他本來是很乖巧的孩子,是因為那位同學一直捉弄他,最後才會情緒爆發。其實站在我們家孩子的立場上,也覺得很委屈。」

我明白他是個乖孩子,可是持續捉弄他的同學原本也是個乖孩子。一旦我們試圖去尋找暴力行為的源頭,想找到孩子不得不行使暴力的合理原因時,就會頓失方向感。我們應該從「無論任何理由,暴力都不能被合理化」的起點出發才對,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控制深層潛意識想要啟動強力防禦機制的欲望。

當孩子出現暴力行為時,他們潛意識的欲望經常會唆使父母去使用這樣的防禦機制,所以父母的眼睛被蒙蔽,結論也停留在「他本來是個乖孩子,是情非得已才使用暴力」,但這不過是陷入自我合理化罷了。所以,一般對話會像這樣:

「你打別人嗎?」

「嗯。」

「為什麼打人家?」

「因為他每次都笑我是胖豬。」

「他說這麼過分的話!一定是個壞孩子,所以你才會不得不出手打他啊。」

「可是老師卻只罵我。」

「是老師沒有掌握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你先不要擔心,以後找老師商談時,媽媽會跟老師說你是不得不這麼做。不過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行為,知道嗎?」

「嗯。」

這樣的對話無法阻止暴力。一旦發現有可以打人的理由時,孩子就會再度使用暴力。首先確認暴力的情況,得知是出自偶然或有意為之,這時就要中止合理化,並需要果斷。

「無論是什麼原因,都無法讓暴力正當化。」

「那我就每次都傻傻地被笑嗎?」

「你跟老師說。」

「說了又能怎麼樣?老師也只會罵個兩句,然後我就變成跟老師打小報告的人。」

「媽媽說了,無論是什麼原因,暴力都無法正當化。嘲笑你是同學不對,但從你打人的那一刻開始,你也做錯事了。假如跟老師說了之後還是不能解決,你就忍到回家跟媽媽說,媽媽會親自去學校一趟,告訴老師說你因為被同學嘲笑有多痛苦。嘲笑也是一種語言暴力,所以媽媽會保護你,但是媽媽絕對不能容忍你為了解決問題而使用身體暴力。到時就算媽媽向老師解釋也沒用。」

多數身體暴力都是情緒造就的結果,是一種報復或發洩憤怒的行為。當媽媽以「孩子不得不憤怒」為由,為孩子的行為撐起防護罩時,或多或少都會為暴力賦予正當性。以暴力表現自己的怒氣,不過是缺乏情緒調節的旁證罷了。

小學生訂下明確基準時,就會形成自我調節感。「孩子是情非得已」這種模稜兩可的說法無法改變任何事。父母可以對孩子的憤怒、生氣本身表達共鳴,因為生氣的狀態並不是虛假的。

然而,表示共鳴並不代表允許,這點必須堅決果斷地表態。站在父母的立場上會認為,即便我們家的孩子是加害者,自己也非得站出來保護孩子,無論碰到什麼情況,自己都有保護孩子的責任。這句話並沒有錯,可是這種保護不能是認同身體暴力。

父母不僅有保護孩子的責任,也有教育孩子的責任。必須讓孩子清楚地認知,無法容許暴力,代表即便是父母,在暴力面前,他們保護的權限同樣會減弱。這樣的作法,能使我們的孩子在面對潛意識欲望輕聲低喃,誘惑他使用暴力時堅定立場。「暴力」是解決情緒的方案中,最容易讓人深陷其中的誘惑。

 「無論任何情況,暴力都是不被允許的。」

這即是與持續使用身體暴力的孩子對話時的核心。一旦試圖尋找高尚的言語包裝,那一刻,防禦機制的合理化就會緊接而來。

──摘自:《家有小學生親子溝通手冊:資深小學教師教父母聰明回話…》大樹林出版社提供@

責任編輯:黎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猶太人之所以具備能達成驚人成就的恆毅力,在於他們與家人之間的對話時間明顯要比其他民族多......
  • 所有父母都很關注孩子的課業,雖然有程度上的差異,但「希望我們家的孩子會讀書」的期許,全面占據了父母的潛意識與意識。可是,小學時期的課業方面,最重要的不是成績評量的結果。
  • 大部分的對話都不是合理的理性結果,而是受到情緒性與非理性的判斷左右,同時用民主的名義加以包裝。唯有脫下這層包裝,察覺坦誠的情緒時,這一刻,真誠的對話才會開始。
  • 對小學的孩子來說,說謊並不是不道德的行為,而是展現內心脆弱及逃避的行為,只要給予孩子正視恐懼的機會即可。
  • 美劇《奇異果女孩》(Gilmore Girls)刻畫了一對親密無間的母女。她們無話不談,既是家人,更是朋友。但在現實生活中,許多父母卻為了冷漠疏離的家庭氛圍傷透腦筋。不過,有專家表示,只要掌握三個訣竅就可以建立人人稱羨的親子關係。
  • 這裡只有我們,你就說實話吧。以下的句子,你一定起碼說過其中一句:「整理你的房間」;「當我跟你說話的時候,你要回答」;「別跟我頂嘴!」;「不要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這個男生是誰?」;「怎麼長了痘子?」;「吃飯前不要亂吃沒營養的東西」;「成績出來了嗎?」這裡只有我們,你就說實話吧!你這幾天當中肯定至少說過一次其中的一句。除非你是打坐冠軍,心性比達賴喇嘛還平靜。當這個正向光明的小小孩,突然在某一天變成了惡魔──很難相信我們曾經認為這個變成惡魔的傢伙很可愛──你必然會覺得很無力吧。然而大部分的時候,這些無意傷人的話語會讓他覺得你很討厭,反而對你又更有意見了……給你們看幾個樣本。
  • 當蹣跚學步的孩子提出問題時,父母通常很難回答。有時他們重複問同樣的問題也很煩人。幼兒不斷提問的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祕密呢?
  • 編者按:情感忽視會演變成情感虐待,但忽視與虐待之間的關係如何界定?父母與孩子之間親子關係是人生中的一門重要課題,這一篇章,讓我們與《欠缺母愛的孩子,你的傷好了嗎?》 一書的作者來探討,如何在過與不及的情感中,取得應有的平衡。
  • 在家輔導孩子學習時,你可能會問自己「我怎麼知道孩子是否學到東西了?」這也是孩子剛開始在家遠程上學時,父母最常問的問題之一,因為在家學習與傳統的學校教育有很多不同。如果你想衡量孩子已經掌握了哪些知識,或者還有哪些內容是孩子還不知道的,那麼下面的一些方法會對你有幫助。
  • 《聽故事的天使》,每天都有好故事。每位孩子都是上天賜予的天使,在價值觀不斷變化的時代裡,《聽故事的天使》節目製作群願意為您的孩子撐起一片純淨的天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