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於觀相的貧女 為富家千金覓得良緣

文/宋寶藍
尹瑤仙這位善於觀相的貧家女,匆匆而逝,留下了一段憶之不盡的傳奇。(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87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尹瑤仙出身貧寒,卻與富家千金長得非常相似。兩人同學詩書,同工刺繡。富家待之恩重如山。儘管兩家貧富懸殊,但兩人相處融洽,是難得的閨中蜜友。瑤仙善於觀相,能超前看出人的運程。當她看到貧窮的書生日後命格尊貴,便和母親齊心協力促成閨友婚事。瑤仙報答了富家的恩情,也報答了母親的養育之恩。

尹璧,字瑤仙,小字紅玉,是順德縣小戶人家的女兒。尹父曾是縣中胥吏,但是英年早喪。紅玉和母親一起住在舅舅家裡。

舅舅是個裁縫師,經常出入富豪家為其量身定製服飾。有一戶張姓富豪,坐擁家資鉅萬,生有一個女兒,字滿珠。張滿珠天生麗質,稟賦聰穎,十一二歲,就能背誦唐詩,瑯瑯上口。父母視其為掌上明珠。

尹母常到張家,看見滿珠如此豔麗,驚歎道真像红玉。張家不信,小戶家的女兒怎能和我富家女相比?並說:「哪天帶你女兒過來,陪伴我家女兒,學讀書刺繡,不比在家閒坐強嗎?」

尹母說:「烏鴉怎能進到鳳凰群裡?我家女兒生性崛強,恐怕不能侍奉好滿珠。」張家讓她不要擔心,說道:「只讓她做閨中女伴,不以丫鬟婢女相待。」於是尹母把女兒稍微打扮了一番,就把她帶到了張家。雖然布衣釵荊,自然娟楚有致,再看相貌果然與張家女兒相似。只不過紅玉消瘦,而滿珠豐腴罷了。

原本只是略微知道一些「之」「無」等字的紅玉,從此以後就陪伴滿珠讀書,才情智慧與之不相上下。兩人互穿衣服鞋襪,相處融洽,可謂形影不離。時日一久,兩人才學各有長進,漸涉詩詞吟詠。每值花晨月夕,往往觸景歌詠,彼此賡唱,饒有雅趣。

紅玉喜讀相書,每次攬鏡自照,心中便會淒然不樂,自嘆自己是個薄命之人,難和夫君白首偕老。然而富家千金待她恩重如山,紅玉銘感五內,也總想著找機會報答他們。

有位讀書人雒生,字翔伯,是郡中的高材,居住在張家附近。由於家境貧寒,年將弱冠,還沒有締結姻緣。

一天,張母五十壽宴,雒生登堂祝壽。紅玉偶然於門屏間看見了他,悄悄告訴滿珠:「雒生三十歲後,會中狀元做宰相,日後貴不可言。要是得到這個佳婿,願已足矣。姐姐不要輕易錯過。」滿珠笑著說:「婚姻之事,向來由父母做主,豈是深閨女子所能張口過問的事?還是算了吧。」紅玉默不做聲。

然而從此以後,紅玉早晚做事,似乎在悄悄地籌備什麼。每天早起晚睡,獨處一室,專事針黹,即使是滿珠也不讓她見到。滿珠詢問紅玉到底在繡什麼。紅玉藉口說:「繡一佛像,想要佈施給寺院。」實際上,紅玉是將滿珠平日所做的詩詞,繡成了書卷,悄悄地託付給母親售於鄰居,但是要價甚高。

雒生看見了繡卷,非常喜愛,反覆閱讀,愛不釋手。看到張家千金閨名時,頓時大吃一驚,「詩句清新秀逸,這是女中謫仙啊。我若能娶她為妻,還有什麼遺憾呢!」因此詢問詩文價值。尹母說:「看郎君如此誠愛,那就送給你。若是換作他人,就算十萬貫錢也不會賣的。」

雒生一拜再拜,收下了詩卷,愛之如珍寶,悄悄地收在篋笥中,不拿出來給別人看。紅玉知道雒生有意娶滿珠,就讓母親提示他去張家求婚。雒生自覺兩家貧富懸殊,實在無法登門拜訪。尹母願為他做一回媒人,撮合兩家婚事。

但是張家父母嫌雒生太窮,拒絕了這門婚事。紅玉說雒生日後貴不可言,將來是做宰相的人。張母笑著,不相信她們的話。紅玉便列舉了張家眾親戚近期的運程,有人會得財,有人會得病,有人會去世,有人會獲得意外驚喜,並說這些都會在近期內發生,一年之內就可定見端倪。

後來,張家眾親戚所發生的事,果然都如紅玉所言,分毫不差。張母認為紅玉也太神奇了,對她的相術心服口服。因此張家以賞菊之名辦筵席,請雒生赴宴。張母從屏風後觀察雒生,亦為心折。於是兩家定下了婚事。過了一年,雒生大魁天下。回家後,就娶回了張家千金滿珠。伉儷相敬如賓,情意甚篤。

一天夜裡,月上宵闌,雒生取出那卷繡詩,滿珠打開一看,方知婚姻之事由紅玉促成,因此為他講起婚姻始末。雒生感歎紅玉真是非常之人,於是遍訪同年中沒有結婚之人,想為紅玉找個好人家。但都找不到適合的人選。

雒生的表親瞿生,坐擁豪資,卻一直沒有子嗣,就想納名才貌俱佳的小妾。聽到了這件事,紅玉哭著對滿珠說:「儘管緣分短淺,但也適合,薄福之人也可承受吧?我的母親又貧又老,長久以來依靠著舅舅,這終究不行啊。若能嫁給瞿生,可以贍養母親終老,我在世間的事也就結束了。」

滿珠堅持不同意這門婚事,雒生也不希望她為人妾。在紅玉的堅持下,雒生撮合了這樁婚事。瞿生寵愛紅玉,並且八年之間寵愛不斷。

一天早晨,紅玉起床後,聽到屋角上傳來烏鴉的叫聲。她從中聽到了命運的召喚,不由得心中感悲,暗自神傷。她沐浴更衣後,端坐而逝,時年二十五歲。這位善於觀相的貧家女,匆匆而逝,留下了一段憶之不盡的傳奇。

雒生為悼念紅玉作了哀辭,當時傳誦一時。全文記載了紅玉生平及婚後生活,其辭讀來淒婉清麗,全辭曰:

「歲在重光,斗維建酉,瞿司馬簉室尹姬以疾殞,瓊范收華,瑤光掩彩,辟之慕,感均古今。嗚呼!春花謝豔,嫣質易凋;秋林隕風,嘉實首墮。吁!可悲已!姬前身娥月,夙世璣星,玉映閨中,珠擎掌上。十三織素,二七裁衣,漱潤藝於瓜年,剡芳名於苕玉。圓姿霞煥,秀貌花妍。其鬟澤,耀金翠而弗勝;瞻厥容華,謝珩璜而彌令。甘作鴛鴦,未妨待闕;願為鸚鵡,有俟脫籠。年十七歸於瞿君,小星一點,獲近郎官;片石三生,長依閨闥。弗稱石氏綠珠,量珠待聘;有羨喬家碧玉,種玉成行。金二等,倩影呈妍;寶鏡一台,媚波注笑。娣姒愛其敏慧,婢媼服其令嫻。香囊叩叩,是繁掾之定情;雜佩珊珊,效鄭姬之警夜。於是惠風盈於姻黨,瑤像照乎幃門。瞿君之愛,亦與日俱深矣。至其言德堪誇,工容並擅,可略詳焉。惟姬慧性瑜溫,柔情絲警,心同蓮葉,不踐陳泥。頌學椒花,宜多新制。奉大婦之高堂,調弦錦瑟;識上頭之夫婿,絡轡青絲。是以依雲倚玉,隨侍席者八年,駢穗同心,寵專房者如一日。若夫紅羅帳,朱鳥窗開,初成墮馬之妝,自服游龍之彩。繡余菡萏,倦即停針;制就茱萸,織常當戶。以至聞蟲弄機,鬥華學錦,婦人能事,咸臻厥妙。方其牽絲鵲夕,侍櫛雞晨,洗手調湯,然脂伴讀。限室而影無逾閥,連牆而語不聞聲。至於聯裾爭華,簪首耀玉,壹不以屑意焉。然而姬秉體素弱,任事彌勞。晨霧侵肌,涼吹,遂乃龍飛藥店,鸞宿女牀,肺病辭香,眉愁卻黛;桃當風而骨瘦,桂入火而心空,姬之病成於此矣。命短連絲,愁長竟簟,靈蘭無術,焚蕙何心。蘿方附柏,中道而凋;月為沈華,下弦遽隕,八月二十日卒於內寢,芳齡二十有五。彩雲委地,紫玉成煙,豈不哀哉!瞿君感逝既殷,傷心屢賦。十二時之內,欲廢黃昏;三百篇之中,竟刪參昴。嗚呼!華如桃李,質脆琉璃,華鬘天上,絮語誰通?耨達池頭,蘭因空證。簾前擁髻,再無通德之談深;海畔隨車,孰為朝雲之情摯!從此夢斷閒門,永閉梨花之雨;神傷客座,休迎桃葉之舟。某與瞿君託居戚誼,宜慰哀思,授我金荃,徽之彤管。自昔太原博士制西子之輓歌,同州使君補清娛之墓誌;如姬之淑質慧心,甯復多讓?月苦玫砧,唳遙天之孤影;淚和丸墨,寫刻骨之哀辭!」

(事據《淞隱漫錄》)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漢高祖三年(西元前204年),韓信率領三萬精兵北上討伐趙國,於井陘口(今河北井陘縣北部)擺下被視為「兵家大忌」的背水陣,擊敗了二十萬趙軍,打下了楚漢相爭中最為精采的一戰。在兵仙韓信離世後,「背水陣」成了神話,三國時期的大將徐晃、馬謖都曾試圖仿效此經典戰役,但最後都大敗而歸。
  • 功名,人之所尚;富貴,人之所求。然而功名富貴並非憑空產生,它也有自身的來處。《富室珍言》以簡短的小故事,道出了功名富貴緣由。
  • 清朝年間,杭州城內發生了一場嚴重的火災,幾千戶房屋慘遭祝融。大火燃燒時,人們眼睜睜地看著金甲神揮旗指揮,大火燒到某處後,居然自己「轉身」離開了。看著眼前奇異的景象,百姓們議論紛紛……
  • 明朝時期,浙江桐廬縣有一則酒井的傳說……
  • 孟良與焦贊是楊延昭底下的二位大將,他們原本是山大王,以好勇鬥狠著稱,但都投靠於楊延昭旗下,一同抗遼,名聞河北。焦、孟二人常常一起出戰,成語中比喻感情深厚,形影不離的「焦孟不離」就是出自於他們二人的故事。
  • 明朝時期,有一位從事外交事務的官員,名叫阮章。他因兒子早夭,哀傷痛哭,致使眼睛失明……
  • 清朝時期,有一夥人進入深山伐木,待他們離去後不久,民間發生了洪水。由於有人撞見了這些人的奇特來歷,因此民間留下了「龍宮伐木」的傳說。
  • 在這些簡短的小故事中,人生仕途,甚至細微到吃幾張餅,夫人的封誥等事,都在夢境的示現中,得到了清晰的提示。不得不感嘆,官運仕途,夫妻伉儷皆是前定。在這個世上,今生所遇之事,所遇之人都並非偶然,均是冥冥中的安排呢。
  • 聶君是金陵的豪門公子,有一年攜帶了四位翻譯環遊世界。巨輪行至太平洋時,他被颶風大浪捲走,來到了一個奇異的世界,並且遇見了在人間時結識的西方美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