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羅浮宮看那不勒斯風格主義名畫

作者:Michelle Plastrik 吳約翰 譯
意大利那不勒斯(Naples, Italy)卡波迪蒙特博物館(the Museo di Capodimonte)的風格主義(Mannerist)展示廳。這些藝術品目前正在羅浮宮展出,展覽主題為「那不勒斯在巴黎: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特邀展」。(羅浮宮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5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羅浮宮是世界上最多遊客參觀的博物館,目前正在舉辦「那不勒斯在巴黎: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特邀展」(Naples in Paris: The Louvre hosts the Museo di Capodimonte),展覽至2024年1月8日。這次展覽由那不勒斯卡波迪蒙特博物館出借60多件藝術品在羅浮宮展出。卡波迪蒙特博物館是意大利規模最大且重要的博物館。

卡波迪蒙特博物館典藏世界一流的畫作、素描、雕塑和工藝品,全都保存位於那不勒斯一座山丘的前王室宮殿內。卡波迪蒙特博物館與羅浮宮相似,曾經都是王室寓所,後來改建為博物館。

卡波迪蒙特王宮(the Royal Palace of Capodimonte)最早是那不勒斯波旁王朝君主的狩獵小屋,目前正在大整修。其收藏品之所以引人注意在於出借羅浮宮「度假」(vacationing)展出。

就某些情況而言,羅浮宮沒有類似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藝術品,而本次展覽的設計也很獨特,不單只是純粹展示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收藏品,也跟羅浮宮長期典藏的傳奇藝術品共展。於是,兩座博物館和藝術品之間有了直接對話。一同欣賞這些藝術品的機會難得,提升了每件作品的觀賞體驗。

德農館(Denon Wing)

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藝術品在羅浮宮的三個不同區域展出。三十一幅核心畫作分別展示在德農館專門展示意大利繪畫的畫廊。其中三幅畫作是藝術家帕爾米賈尼諾(Parmigianino)的作品,他出生於帕爾馬(Parma),後來成為最有影響力的風格主義(或稱矯飾主義)畫家。風格主義出現在16世紀,藝術風格偏向矯飾技巧(artifice)、線條拉長、優雅壯麗等。

帕爾米賈尼諾在父親和叔叔的指導下開始在家中學習藝術,隨後受到家鄉藝術家柯勒喬(Correggio)以及文藝復興全盛期古典大師拉斐爾和米開朗基羅作品的影響。帕爾米賈尼諾的作品充滿表現張力與時尚感,反過來影響了意大利的藝術家甚至遍及整個歐洲。帕爾米賈尼諾的藝術更透過蝕刻版畫(etchings)廣泛傳播。

上述四位著名藝術家的作品均在本次展覽中展出,包括羅浮宮永久典藏的著名拉斐爾肖像畫《巴爾達薩雷‧卡斯蒂廖內》(Portrait of Baldassare Castiglione)。

帕爾米賈尼諾短暫的職業生涯中,創作了許多傑出男士的肖像畫,例如肖像畫《加萊亞佐‧桑維塔萊》(Portrait of Galeazzo Sanvitale)。不過,也有少數衣著亮麗的女性肖像畫引人注目。

弗朗切斯科‧馬佐拉(Francesco Mazzola)(帕爾米賈尼諾)的肖像畫《加萊亞佐‧桑維塔萊》,1524年創作。面板、油彩;42.5×31.5英吋。(羅浮宮提供)

帕爾米賈尼諾的肖像畫《安蒂亞》

本次羅浮宮展出的一大亮點是帕爾米賈尼諾著名而神祕的畫作《安蒂亞》(Antea)。這幅畫公認是意大利女性肖像畫的傑作,但作品大部分的背景知識仍是個謎,包括模特兒的身份、創作動機,甚至何時完成等等都眾說紛紜。

帕爾米賈尼諾的作品《年輕女子的肖像》(Portrait of a Young Woman),或稱《安蒂亞》,約1535年創作。油彩、畫布;54.3×33.9英吋。(羅浮宮提供)

「安蒂亞」這個名字,最早在17世紀由某位藝術家兼作家提出,他認為安蒂亞是帕爾米賈尼諾的夫人。16世紀有位知名的情婦與她同名,因此兩人經常遭混為一談。因此這幅肖像畫的主角到底是誰一直有爭議。

學術界對肖像畫主角的身份也提出多種假設,如說她是畫家的女兒、僕人、貴族仕女或貴族新娘。然而,目前普遍的共識是「安蒂亞」表現理想的女性美,這是文藝復興時期流行的肖像畫風格。帕爾米賈尼諾在他其它作品中也採用安蒂亞的臉部圖像,更加說明安蒂亞是畫家創造的理想面貌,並非指特定人士。

帕爾米賈尼諾的作品《安蒂亞》(局部),約1535年創作。(羅浮宮提供)

肖像畫《安蒂亞》身穿金色緞面洋裝,洋裝上銀色條紋飾帶如波浪般起伏很有動感。精緻的服飾表現在刺繡的圍裙與袖口。珠寶歷史學家阿曼達‧特里奧西(Amanda Triossi)在日內瓦國際寶石與珠寶展(GemGenève)的演講「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繪畫中的珠寶」中提及《安蒂亞》佩戴的珍珠耳環和她的髮型非常搭配,頭髮也有珍珠裝飾。特里奧西還特別指出《安蒂亞》身上有一奢華配件:紫貂(zibellino),從肩膀垂落到手中。這是一種以白鼬(ermine)、黑貂或紫貂(如本畫作)貂皮製成的毛皮。

紫貂有時會用珠寶裝飾,而且貂也與分娩有關。據說佩戴貂皮不但可增加懷孕機會,還能保護孕婦。此外,金項鍊、繡花圍裙、紅寶石頭飾和耳環,皆象徵情人贈與的禮物。安蒂亞配戴這些贈禮說明她接受愛情信物及其意圖。安蒂亞用手指撫摸著項鍊,手勢也傳達了她的心意。

帕爾米賈尼諾以全身正面站姿描繪《安蒂亞》,這在文藝復興時期的女性肖像畫中從未見過。無論畫中女士是否真有其人,帕爾米賈尼諾都捕捉到一個逼真得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真實影像。

敘利館(Sully Wing)

「那不勒斯在巴黎」的第二展區在敘利館(Level 1)的小教堂廳(Salle de la Chapelle)舉行。這裡布置了大量且多元的繪畫、雕塑、裝飾藝術品等,包括提香(Titian)的肖像《教宗保祿三世與孫子》(Portrait of Pope Paul III and his Grandsons)、菲利波‧塔廖里尼(Filippo Tagliolini)最近完成修復、結構複雜的大型餅乾瓷(無釉白瓷)(biscuit porcelain)作品《巨人的隕落》(The Fall of the Giants)以及富貴華麗的《法爾內塞珠寶盒》(Farnese Casket)等重要藝術品。

菲利波‧塔廖里尼的作品《巨人的隕落》,1785年及其後數年完成。餅乾瓷,法布里卡‧費迪南德亞(Fabbrica Ferdinandea)製造;59.4×37.8英吋。(羅浮宮提供)

《法爾內塞珠寶盒》咸認是文藝復興時期極為珍貴的裝飾品之一,與金匠本韋努托‧切利尼(Benvenuto Cellini)為國王弗朗索瓦一世(King François I)製造的著名「黃金鹽罐」(golden salt cellar )齊名。

《法爾內塞珠寶盒》由喬瓦尼‧貝爾納迪(Giovanni Bernardi)和佛羅倫斯銀匠、切利尼(Cellini)的學生曼諾‧迪‧巴斯蒂亞諾‧斯巴里(Manno di Bastiano Sbarri)於1548年接受大收藏家亞歷山大‧法爾內塞(Alessandro Farnese)紅衣主教委託製作。實際上,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絕大部分的重要收藏來自熱衷藝術的紅衣主教和他的祖父教宗保祿三世(Pope Paul III)。保祿三世還曾委託米開朗基羅在西斯廷教堂(the Sistine Chapel)創作著名的濕壁畫《最後的審判》(The Last Judgment)。

曼諾‧迪‧巴斯蒂亞諾‧斯巴里和喬瓦尼‧貝爾納迪的共同作品《法爾內塞珠寶盒》(Cassetta Farnese),1548─1561年創作。鍍金的銀,浮雕鑿刻銀飾,水晶雕刻、琺瑯青金石;19.3×16.5×10.2英吋。(羅浮宮提供)

文藝復興時期歐洲王室和貴族流行委託訂製珠寶盒。通常以貴金屬鑲嵌水晶牌匾雕刻製成,多用作訂婚或結婚禮物。

《法爾內塞珠寶盒》展現風格主義的優雅、創意和精湛的工藝。最初用來存放珍貴的書籍和手稿,但在1565年,紅衣主教將之送給侄子的新娘作為結婚禮物。珠寶盒以鍍金的銀製成,內外均有各種浮雕裝飾、青金石(稀有寶石),以及貝爾納迪創作的六個鑲嵌著神話場景的橢圓形白水晶雕刻。這些水晶雕刻牌匾(plaques)的邊框以戰神馬爾斯(Mars)、智慧女神神密涅瓦(Minerva)、月亮女神戴安娜(Diana)和酒神巴克斯(Bacchus)等雕像裝飾。

寶盒上蓋的曲線與頂部斷開的山形牆(三角楣飾)設計令人聯想到米開朗基羅的建築,蓋子頂部裝飾著海克力斯(Hercules)和象徵他的十二項任務的雕塑。亞歷山大大帝和法爾內塞家族都聲稱自己是海力克斯的後裔,珠寶盒的內部展示了亞歷山大的功績,與法爾內塞紅衣主教守護文化的事蹟。

古代大師的草圖原稿(Old Master’s Cartoons)

敘利館Level 2的鐘閣廳(Salle de l’Horloge)展示卡波迪蒙特博物館大型繪畫作品,與羅浮宮素描室(Cabinet des Dessins)的作品比肩展出。多幅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畫作來自人文主義學者富爾維奧‧奧爾西尼(Fulvio Orsini),他也是法爾內塞紅衣主教的圖書管理員,他在評估和收藏藝術家畫作上非常有眼光。

展覽中最重要的作品分別是米開朗基羅的《士兵群》(Group of Soldiers)和拉斐爾的《摩西與燃燒的荊棘》(Moses before the Burning Bush)。這兩幅草圖都是為了裝飾梵蒂岡而委託製作,許多學者認為它們是現存罕見的文藝復興時期大師親手之作,非假助手之力。

米開朗基羅的作品《士兵群》,1546─1550年創作。炭筆、紙,以針在紙上紮洞用於轉印構圖;103.5×61.4英吋。(羅浮宮提供)

英文單字cartoon來自意大利文cartone,意思是「大張紙」。大張紙指的是全尺寸的草稿圖,使用炭筆或黑色粉筆描圖或是刺上細孔後,將構圖轉印到最終媒材像是畫布或溼壁畫上。

在拉斐爾精細的草圖《摩西與燃燒的荊棘》(Moses before the Burning Bush)中,先知摩西靜靜地蹲在神的面前。這幅構圖最後以濕壁畫呈現在梵蒂岡赫利奧多羅斯室(the Room of Heliodorus)的天花板。赫利奧多羅斯室是教宗儒略二世(Pope Julius II)的私人覲見室,旁邊還有三幅出自《舊約聖經》的故事。

拉斐爾的作品《摩西與燃燒的荊棘》,1514年創作。炭筆、黑色粉筆、紙,以針刺細孔轉印;54.3×55.1英吋。(照片由羅浮宮提供)
宗座宮(the Papal Palace)赫利奧多羅斯室(the Room of Heliodorus)天花板濕壁畫,拉斐爾創作,梵蒂岡博物館。(公有領域)

拉斐爾與達文西、米開朗基羅並稱文藝復興三巨頭。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這兩位資深的藝術家也深深地影響了拉斐爾的藝術風格。跟帕爾米賈尼諾一樣,拉斐爾也跟隨父親開啟學習之路。當他搬到佛羅倫薩後,陸續受到了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的藝術啟發。

拉斐爾早期大型草圖的特點是採用精確的直線線條描繪,而後來的作品則明顯受到達文西和米開朗基羅的影響。正如《摩西與燃燒的荊棘》中所見,他對於人物姿態更重視運用像米開朗基羅的明暗(chiaroscuro)色調模擬技術(tonal modeling techniques),以及類似達文西的暈染法(sfumato)來繪圖。

展覽「那不勒斯在巴黎: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特邀展」還有一個目的,就是提高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知名度。造訪意大利的遊客會去龐貝城(Pompeii)和赫庫蘭尼姆古城(Herculaneum),但大多不知道那不勒斯還有這座博物館及其收藏的寶藏。展覽不但要消除大眾對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的陌生感,還要提供造訪羅浮宮的遊客充滿興奮又多樣的藝術體驗。誰說魚與熊掌不可兼得,走一趟羅浮宮就對了!

展覽主題:「那不勒斯在巴黎:卡波迪蒙特博物館特邀展」,在巴黎羅浮宮的展覽至2024年1月8日。想了解更多信息,請訪問網站louvre.fr/en

原文:Visiting Naples by Way of the Louvr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聖本特教堂位在丹麥靈斯泰茲(Ringsted, Denmark),是斯堪地那維亞半島最古老的磚造教堂,也是丹麥第一座王室教堂。教堂在1170年由丹麥國王瓦爾德馬一世(King Valdemar I)委託建造,作為父親聖克努特(St. Canute)的陵墓與紀念之所。
  • 在多數人心中,大海似乎總能激發兩種感受:面對碧海汪洋感到寧靜安詳,心靈被浪花拍岸的濤聲撫慰;或是面對海洋之浩瀚和不羈力量,感受到一己的渺小與人生的短暫。1564年出生的威廉‧莎士比亞多次在作品中融入海洋意象,十四行詩第60首便是一例。這首詩發表於1609年,收錄於莎翁154首十四行詩中的「美少年」(Fair Youth)組詩,同時收錄的詩作都描寫了詩人與一位美少年的深厚友誼。
  • 卡爾津城堡(Culzean Castle)坐落在蘇格蘭西南的亞爾郡(Ayrshire)懸崖上,是蘇格蘭1800年代流行的建築風格──喬治亞建築(Georgian architecture)的最佳典範。喬治亞建築的特色包括古典又內斂的室內裝飾,以及切割均勻的外牆石材,即「方石」(ashlar)。
  • 聖保羅大教堂(St. Paul’s Cathedral)位於倫敦市中心,擁有一千四百多年歷史,教堂著名的特色包括靈感來自羅馬聖彼得大教堂米開朗基羅設計的圓頂,以及精緻的西立面,有著寬敞門廊和雙塔樓。雷恩從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汲取靈感,融合科林斯柱、壁柱和三角楣飾造型,將這些元素與巴洛克風格合為一體,詮釋出獨特的英式風格。
  • 舍維尼城堡(Château de Cheverny)不僅僅是一座雄偉的城堡古蹟,更是一座實實在在的家庭住宅。這座城堡座落在法國中部羅亞爾河岸的一個美麗山谷中,是一個活生生的博物館,展示著過去法國家庭生活的樣貌。
  • 瓷器的歷史大約可追溯至兩千年前的中國。瓷器是一種玻璃化半透明的白色陶瓷,通常由高嶺土(kaolin)(一種黏土)和白墩子(petuntse)(一種礦物)以高溫燒製而成。瓷器到了近代才成為西方的遺產。14世紀時首次從中國傳入歐洲。
  • 一生嗜茶,精於茶道的陸羽,被譽為茶聖,奉為茶仙,親自踏訪考察各地茶鄉,從種茶、制茶、焙茶、飲茶、品茶,不只深究水質、土壤、氣候等環境因素,如何影響茶葉的生長和氣味,更講求煮茶技藝、飲茶的配置與器皿,因而寫就世界首部茶學專著――《茶經》。
  • 1940年代後期,儘管世界逐漸從二戰的破壞中恢復過來,但有些傳統藝術和文化的元素卻逐漸被削弱了,傳統藝術中的真、善、美價值漸趨式微。
  • 聖約翰大教堂擁有雕刻精美的外觀和雙排飛扶壁(flying buttresses)造型,毫無疑問是晚期哥特式建築。教堂長377英尺,寬203英尺,白色拋光外牆上裝飾著雕像、石像鬼(雨漏)、窗戶浮雕,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飛扶壁。飛扶壁上妝點超過95位十九世紀荷蘭人物。一旁簡約的紅磚羅馬式塔樓與哥特式裝飾風格的大教堂形成鮮明對比。
  • 富維耶聖母大教堂(Notre-Dame de Fourvière)與巴黎聖心大教堂(Sacré-Coeur)一樣,都是為了遏止社會主義公社的發展而建造,標誌著回歸宗教與傳統。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