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心的力量」 觀電影《比拉傳奇》有感

作者:林紫薇
觀電影《比拉傳奇》有感。(《乾淨世界》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4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The victory of the mind, the victory of the soul.」——這是我在觀看《比拉傳奇》這部動漫影片時印象最深的一句台詞。在當今權勢與利益相互交織,極力歪曲自由和人權的本意之際,觀看這部有關信仰、毅力和社會正義的歷史故事,讓人對回歸善念和正義主導的世界充滿信心。

《BILAL》(比拉傳奇)根據歷史人物比拉勒‧伊本‧拉巴赫(約公元580—640年)的故事改編。影片中,比拉內心信仰的力量感人至深。被鞭打得奄奄一息的比拉被拖出牢房,曝晒在陽光下,並被壓在四個士兵才能抬動的巨石下,在他身體幾乎無法承受時,奴隸主用利益引誘他放棄信念,勸他相信金錢才是世界的神。面對強權的肉體迫害和精神摧殘,比拉用盡生命之力說不,拒絕放棄信仰。

比拉與巨石的力量對比顯而易見,可以用重量衡量。這是外在的、可見的力量對比。然而,比拉內心對自由平等的追求和渴望從年幼就開始了,直到有了信仰才使得他內心的力量變得無比強大,以致於殘暴專橫的奴隸主不得不在強迫比拉放棄自己的理念上認輸。

這不僅是一個奴隸戰勝一個奴隸主,而是一個強大的正信力量戰勝邪惡,心靈的勝利,靈魂的勝利。「The victory of the mind, the victory of the soul.」

影片另一段展現比拉內心力量的場景是一場與奴隸主的戰鬥。面對身穿鎧甲、騎著戰馬的全副武裝敵人,比拉和他的同伴沒有退縮。這些勇敢的鬥士以一當十,勇敢迎戰。在寡不敵眾之時,一支銀裝白馬騎兵團突然出現在戰場上,大大助長了比拉一方鬥士的士氣,最終贏得了這場戰役。

有人認為這支銀裝騎兵團是天兵天將,是神派來的,這是這部電影的一個懸念。或許還有另一種解釋,就是比拉內心強大力量的外在擬人化,是電影刻畫人物內心世界的一種手法。

年幼的比拉渴望擁有一把真劍和一匹白馬,成為勇敢的鬥士,保護媽媽和妹妹。媽媽告訴他,能使他變得強大的不是劍和馬,而是他內心的力量。手持木製玩具劍的比拉問母親:「如何使心變得強大?」母親溫和地說:「當你內心擺脫了奴隸,獲得自由之時。」比拉迷惑地說:「我看不見我的心啊?」母親堅定地說:「我看得見,你的心一定會強大起來的!」

經過長期艱苦磨練的比拉最終做到了。無論外在環境多麼險惡,力量多麼懸殊,比拉強大的正信力量從不動搖、不畏懼、不屈服,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因為這種力量來自他的內心。

正如比拉的母親所說,當比拉的內心擺脫被奴役——被階層地位、金錢、慾望、世俗觀念所奴役,正信的力量就會賦予他超凡的毅力和強大的正念。而這種念力威力無比,能夠摧毀人們認為不可戰勝的一切。

這就是一般人可望而不可求的來自內心的信仰的力量:「The victory of the mind, the victory of the soul」!

(轉自乾淨世界頻道《小小世界》

電影已在「乾淨世界影視」上架,$6.99美元/月,訂閱即可觀看。憑優惠碼DJY15可獲得15%折扣。

影片鏈接:比拉傳奇 | GJW+ | Gan Jing World

責任編輯:孫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2022年12月22日至31日,入圍三項奧斯卡獎項的動畫紀錄片《長春》(Eternal Spring),將在墨爾本Cinema Nova電影院公映63場。
  • 鏡之孤城
    由書店大賞冠軍作品改編的動漫電影《鏡之孤城》,在日本上映後讓觀眾們哭到「淚如雨下」,其主題曲由當紅創作歌手優里量身打造,表達了分隔兩地的思念之情。
  • 新年即將到來,臉書、ig擁有超過百萬粉絲追蹤的網紅「Miss布丁」化身紅心字會「愛分紅」公益大使,宣布將捐出公益寫真桌曆的部分所得,做為小朋友的祝福紅包,實際參與關懷弱勢家庭兒童。Miss布丁表示:「用我們小小力量化為大大溫暖」過年前夕,能夠幫助弱勢家庭兒童,讓他們可以平安好過年,內心覺得非常踏實。
  • 《奇怪的數學家》(In our Prime)是一部探討數學、教育和人性的韓國電影。影片講述了北朝鮮數學家李學成為追求數學研究而脫北,在韓國的一所重點高中擔任保安時與一位將要被轉學的數學後進生韓智宇結緣,並幫助其大幅度提高數學成績並真正熱愛上數學的故事。
  • 韓信的忠義,在我看來不僅是氣節,更是大智慧。至於說結局,我以為那不重要,反正終究是要離開,早晚而已。這世界上當過皇帝的人數不勝數,但在渾渾濁世,始終能保持一身乾淨,有幾人真做到了?
  • 《Summer Snow》與《我想念我媽媽》,很難相信這兩者是同一部影片的名字。英譯中,一個字都沒對應上,也是讓人服氣。「我想念我媽媽」,直白,挖地三尺的接地氣,這類電影我大概率不看;「Summer Snow」,夏日之雪,如此的文藝脫俗,更不是我的菜。然而,完全不搭的兩者擺在一起,再加上鮮綠背景上鵝黃衣衫的小姑娘陽光燦爛的笑容,莫名其妙地,鼠標就點了上去。
  • 《奧本海默》這部電影也締造了一項影史上最弔詭的紀錄,那就是:「每一個人都看得津津有味,但是每一個人看到的內容深度其實大不相同。」電影散場後,尾隨一群觀眾默默離開戲院,我其實很想攔住他們、大聲告訴他們我看到的電影內容,包括那些電影中已經說出來的,還有那些沒有、或沒時間說出來的故事。
  • 《奧本海默》這部電影還締造了一項影史上最弔詭的紀錄,那就是:「每一個人都看得津津有味,但是每一個人看到的內容深度其實大不相同。」電影散場後,尾隨一群觀眾默默離開戲院,我其實很想攔住他們、大聲告訴他們我看到的電影內容,包括那些電影中已經說出來的,還有那些沒有、或沒時間說出來的故事。
  • 香港導演黃浩然過去執導的兩部作品《點對點》與《逆向誘拐》都表現了濃郁的香港情懷。《緣路山旮旯》作為黃浩然執導的第三部電影,是一部清新幽默的愛情小品,融合香港獨特風光與生活細節,導演為近日低迷的香港寫上一封動人的情書。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