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修煉故事:漢武帝

來儀
font print 人氣: 186
【字號】    
   標籤: tags:

【大紀元10月29日訊】漢孝武皇帝劉徹,是漢景帝劉啟的兒子。武帝出生前,景帝夢見一隻紅色的豬從雲中降下來,直入宮內的崇芳閣。景帝一下子驚醒了。景帝就召來一位算卦的姚翁來請教,姚翁說「這是大吉大利的預兆。這個崇芳閣裡一定會出生一位主宰國家命運的人,他將會平定北方的夷、狄等異族,使國運昌盛,成為劉氏王朝興盛時期的一 位明主。

武帝三歲時,景帝把他抱在膝上,知道這孩子特別有靈氣,就問他願不願意當皇帝。武帝說:「這事是由上天安排的,由不得我自己。但我願意天天在皇宮裡住著,在父親面前玩耍,決不會放肆不恭而不盡作兒子的責任。」景帝聽了這番話,心裡更加驚奇,就特別注意對這孩子的教導培養。過了幾天,景帝又把劉徹抱到書桌前,問他喜歡讀什麽書,可以詳細說一說。劉徹就開始背誦從伏羲以來一些聖賢的著作,包括一些論述陰陽五行和歷代的著名國策論文,背了幾萬字的文章沒有遺漏一個字。

到了七歲,景帝見他聰明透徹超過凡人,就給他改名叫劉徹。 劉徹即位後,特別喜好神仙之道,經常到名山大川和五嶽去祈禱,以求神仙。武帝元封元年正月初一,劉徹登上嵩山,興建一座道觀。到四月戊辰那天,武帝在承華殿中閑坐,東方朔、董仲君伴著他閑談,忽然看見一個非常美麗的青衣女子,女子說:「我是天上王宮的玉女,叫王子登。西王母派我從昆侖山來看你。聽說你毫不看重帝王的基業,一心尋道,多次到三山五嶽去祈禱。像你這種人是值得傳授真道的。從今天起,請靜心齋戒,到七月七日那天,王母會暫時降臨來看你的。」武帝趕快離開座位下拜行禮,答應一定照玉女的指示去作,剛拜完,玉女就突然消失了。

到七月七日,宮廷內外清掃一新,大殿上為西王母專設了座位。武帝穿上華服,宮廷內外一片莊嚴肅穆,恭候著西王母的降臨。到深夜二更時分,忽然看見西南天空湧起陣陣的雲,翻卷著直奔宮廷而來,西王母到了殿前,群仙也像鳥群一樣跟著到了。他們有的乘龍騎虎,有的駕著白麒麟或白鶴,有的乘著天馬或華麗的車子,大約有好幾千人,把宮廷映照得光彩耀眼。

王母看樣子三十歲左右,身材適中,天姿掩藹,容顏絕世,王母坐在特為她設置的床上,等武帝跪拜問候安康之後,她就招呼武帝一同坐,武帝就坐下了。王母自己帶來了天宮的廚師,這時就送上來天廚特製的食物果品,這些佳肴色香味美,芬芳四溢,還有那些散發著奇異香味的酒漿,都是人間所沒有的,武帝和王母飲了幾巡酒以後,王母就讓身邊的侍女、公子奏出天宮中的音律。這些樂器奏出的音樂聲震九天,音調清朗動聽。

曲罷,王母說:「修煉道術,就是要益養精神,改變形體。修煉到即能養好精神又能改變形體的程度,就可以成仙。如果達不到這個程度,就免不了一死。我現在讓為我管理書箱的侍女李慶孫把這些祕訣都寫下來送給你,希望好好按照錄下的祕訣去認真修煉吧。」

王母說完後,就打算馬上回天宮去,這時武帝就離開座位向王母磕頭,再三請求她留下來,王母就暫時留下沒走,並派侍女郭密香到上元夫人那裡問候求教。這時武帝看見侍女走下殿去立刻就不見 了,但不到片刻就回來了,還帶來一個仙女,這仙女是上元夫人的侍女。

不大一會兒,上元夫人果然來了。也是先聽見雲中有簫鼓音樂的聲音,接著是上元夫人一千多名文武侍從官員,都是女的,年紀十八九歲,容貌都非常秀麗飄逸,個個光彩照人,上元夫人年紀二十多歲,更是天姿精耀,靈眸絕朗,青色的袍服繡著五彩祥雲,上元夫人也帶來了廚師,擺上來很多仙珍美味,這時王母就對武帝說:「這位就是真元之母上元夫人,是一位極尊貴的神,你應該向她叩拜。」武帝立刻起坐向上元夫人叩頭問安,然後又回到自己的坐位。

這時上元夫人笑著說:「人在惡濁的人世,必然貪酒好色,追名逐利,這在人間是習以為常的事。你貴為天子,在這些方面比普通人就更加厲害。然而你能在富麗華貴的宮中想往修煉,除卻貪嗜私慾的根子,修身養性,這說明你還算是個有志向的人呢。」

王母也說:「我看劉徹的心還是很誠的。」這時上元夫人就問武帝:「你果真向道嗎?我聽說你多次招納術士,到山嶽祭祀,為神靈建祠,向山河祈禱,也算勤奮了。然而你這樣勤奮卻沒有什麽收獲,其中必有原因。你生來就性情暴躁、貪愛女色、鋪張奢侈、待人冷酷、奸邪自私,這五種私慾使得你神枯氣竭,心靈汙濁,五臟六腑都不幹淨,再好的良藥也難以治好這些頑症。暴躁使你心氣浮躁,心神不寧,淫亂使你消耗過度而靈魂萎頓,奢靡會使你離開真道而魂魄不淨,最終使你魂消命喪。待人冷酷使你喪失仁義、貪心自私使你用盡心計、內心緊張而外界失和。上面這五種病症,像刀鋸一樣天天傷害著你的身子,像利斧一樣砍殺著你的生命,盡管你有志於修道,但你若不清除這五種頑症,再刻苦也徒勞無功。這次如果能從我們這裡得到一點教益,可以使你在修道上得到指導而開始入門。

你如果從此以後除掉你身上那五種劣根性,待人善良,明察秋毫,平復冤屈,恩惠於民、賑濟平民,體恤孤寡,關懷百姓疾苦,也就等於你積了陰德。而且要孜孜不倦地堅持做下去。杜絕淫亂,放棄奢侈,儉仆、齋戒,常向天宮叩拜。你照這些去做,自然就會有變化。現在王母以如此尊貴的仙體降臨,對你至誠,你更應遵從她的教導,這樣堅持一百年以後,王母一定能夠使你得到真道,會讓你進入天界,使你可以自由地遊於天地十方。如果真心修道,信念堅定,那怕赴湯蹈火也在所不辭,堅守自己的志向。心中保持最純真的天性。我用道的真諦激勵你,就是要打消你心中的雜念和疑慮,堅定修道的信念。」

王母說,「劉徹想修煉的心願已久,但一直沒遇到良師指引。如果毀他修道的願望,他一定會認為沒有神仙存在。所以我才離開天宮,降臨到塵世來接見他,讓他堅定修道的志向,使他對得道成仙不再有疑惑。今天見到他以後,我很同情他的追求和嚮往。如果他能先改掉剛才告誡他的那五種毛病,那我以後會再來幾次的。」說著就輕輕拍著劉徹的肩頭說,「你如果按上元夫人剛才的指點去修煉,就一定可以得到長生,你能否堅持下去呢?」

武帝立刻跪下說:「上元夫人對我的教導,我將刻記在金版上,並身體力行,堅持不懈。」這時武帝又看見王母的書箱裡有一卷書包在紫色的錦袋裡,就問道,「這卷書能否讓我看一看呢?」

王母在武帝再三懇求下就把那捲書拿出來說,「這是《五嶽真形圖》,昔日三重天的太上道君下觀六合,勘察河流海洋的長短和山嶽的高低,立起天柱使大地穩定,配置五嶽山脈使八方平衡。建仙宮讓仙人們居住,在蓬萊仙山建了館捨讓得道的真人聚集在一起,安水神於極陰之源,安頓太帝住在扶桑國的山丘。於是廟堂的禪室成為修煉的聖地,波飛浪湧的海島成了仙人們的宮闕。讓黃帝炎帝的子孫住在東方的瀛州,並永遠的繁衍下去。

江河湖海各有規律,神仙聚居滄溟,山脈的走勢規矩和河流的盤曲形狀,形似書字,是以像形來表達實際存在的事物。這些文字經太上道君在玄台祕密造成,是神仙們交往的憑據,他們佩帶著,成為傳道的寶物。道士帶著這些神符在名山大川雲遊時,就可以得到眾多神仙的接待和尊重。你劉徹雖然還沒有得到正道,但你能夠數次求訪神仙,孜孜不倦地追求道的真諦,說明你還有求道的真誠。現在我就把它傳授給你,你要懷著最恭敬謹慎的誠意來供奉它,像供奉君主和父親一樣。」

上元夫人這時對武帝說:「現在王母把她最珍貴最祕密的經典傳授給你了,這經典是天界紫台最重要的著作,如果不是命中注定得到天神的指點,是絕不可能見到它的。不過你得到,也僅僅只能看到一點修道的妙理而已,因為還有十二件東西你沒有得到,你就不會真正成仙得道,所以說你只不過知其一點,對道家的其他深奧的法術你還是不知道。」

王母說:「我今天向劉徹講一些真正的道,並不是就能讓他成仙,而是讓他明白要想得道就必須精誠修行,拋開所有的疑慮和雜念,並通過劉徹來啟發人間那些想學道的人們,使更多的凡人知道天地間確實有神仙道術存在,以此使那些不信神道的人能拋棄愚蠢狂妄之念,這才是我的本意。

修道有一個人人皆知的道理,那就是求長生並不難,懂得修道的真諦才難。懂得修道真諦也不難,真正按著去修煉才是難的。而修煉 也不難,最難的是堅持不懈,修煉到底。良師只能把方法、規矩告訴徒弟, 卻不能保証徒弟一定能有出息成巧匠。」

上元夫人聽了王母這番道理,也決定把真經傳授給劉徹,說罷上元夫人就命身邊的侍女取來方術祕經十二卷。不大工夫,侍女就手捧五色玉作的書箱回來了,箱上刻繪著鳳文。侍女從書箱中拿出十二卷真經對上元夫人說,「您的弟子何昌給您寫了一封信,信中告訴您,劉徹雖有求道修煉的誠意,但他實在不是一個能修成仙的材料,您把修煉的十二卷祕經傳授給像他這樣的行屍走肉,是不太妥當的。

何昌經常在天帝的身邊,最近看到有不少人上書控告劉徹,被劉徹殺害的鬼魂在山林中哭號,不少孤獨的冤魂在荒原野地裡哀泣。劉徹殺害有功之臣,對士兵不體恤犒賞反而用刑罰,原野上白骨縱橫,戕害屠殺黎民百姓,劉徹殘酷無情,驕奢淫逸。他的這些罪惡已經上達天,天地間已充滿了對劉徹的怨氣,到處是人們控訴喊冤的聲音,像劉徹這樣的人,是絕不可以成仙得道的。」

王母聽後嘆息道:「看來向上界控告劉徹的人的確不少,但也不必就為此把劉徹拒之門外。因為凡是好道慕仙的人,都是下定決心的人,只要能齋戒、淨心、閉門思過,這就可以減去罪惡。如果再連續克服自己的缺點一心向善,奉祀天神心存道義,堅持修行,就可減去更多的罪惡。劉徹求道已經好幾年了,齋戒也很勤奮,還多次到名山中祭祀祈禱,希望得到超度解脫入世的煩惱,比較衡量一下,他的功德已經蓋過了他的罪過。希望劉徹從今以後更加刻苦的修煉,一切都按上元夫人的傳授教導去作,絕不能再淫逸暴虐傷害黎民百姓,不要再使人間有冤魂苦鬼,也不要再濫用刑罰賞罰不明傷害無辜了!」

這時上元夫人就離座起身,面向武帝念了一首祝辭,上元夫人念完了祝辭,就打開了那些祕經, 一一指點講解,講完後,上元夫人又對武帝說:「今天授你的這十二卷經書,是天帝在玄景台賞賜的,你千萬要珍視它,好好珍藏起來。接受了這部祕經的人,傳給不該傳的叫作『泄露天道』,該傳而不傳的叫『埋沒天寶』,沒有限度的胡傳叫『輕視天老』,接受了祕經而不敬重珍者的叫『侮慢天藻』。犯了這四條罪的,將會死在刀斧之下或遭受『車裂』的酷刑。輕一些的也會累及到下世,得到暴死的下場,落入地獄,這些都是傳道的禁律,我再次提醒告誡你,千萬要謹慎從事啊!」

劉徹再三拜謝接受下來。然後天色將明時,王母和上元夫人一起乘車離去,隨從的侍衛、車馬、龍虎,開路的儀仗和音樂,都和他們來時一樣,只見彩雲密集,一片芬馨的氣味,他們的行列一直往西南空中升去,過了很久才看不見了。

武帝這次親見王母和上元夫人之後,更加相信神仙的存在。後來武帝把王母和上元夫人授給他的真經合在一起,加上那真經的圖像,一起裝在一個黃金箱子裡。安放在柏梁臺上,每天親自淨身持齋、焚香打掃,然後就按照真經上的要求去修煉。

漢武帝自從得到真經後修行了六年,覺得心胸清爽,格調高雅,認為既然得到上界大仙的親傳,自己一定能得道成仙。

到了太初元年十一月乙酉日,天火焚燒了供奉真經的柏梁台,存放在那裡的經書連同裝經書的匣子一起不見了。後來東方朔乘龍飛升而去。當時有不少人看見他乘龍直上西北天際,大家都擡頭看了很久,後來空中大霧彌漫,不知東方朔去了什麽地方。

到了元狩二年二月,漢武帝得了重病,丁卯這天駕崩,先在未央宮前殿入殮,三月葬在茂陵。這天晚上,武帝的棺材自己挪動起來,連宮外都聽見了好幾次棺材動的聲音,並散出一股特別的香氣,封陵以後,陵墓周圍大霧彌天,陵寢的門柱突然斷裂,大霧持續了一個月,按照道家的說法,凡是成仙得道中最下一等的人,必須先死,然後被送到太陰那裡燒煉屍體後從地獄之門超度出來,肉身化解消失,靈魂就能飛升。 (出《漢武內傳》)

【正見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后來,在街上又碰到了我的同事,我向她談起了丈夫去世后,我這些年是多么地不容易啊,連气帶累,自己的身體出現了很多毛病,心情也非常痛苦。她真誠的對我說;“快煉法輪功吧!煉法輪功什么病都沒有了,你看以前我在單位上班時,整天打針吃藥,都出了名的藥罐子,你看,我這几年煉法輪功,身體多棒,一粒藥都不用吃,騎三輪車走多遠都不覺得累,身上有用不完的勁。”回家后,我就找出濟南那個小伙給的《轉法輪》認真的讀起來,越看心里越亮堂。李老師博大精深的論理,淺顯易懂的描述,使我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以及生命存在的意義。我的心胸一下開闊起來。李老師寫的這本《轉法輪》真是一本天書,我真恨自己到現在才讀書,沒能早日加入修煉。
  • 連續几天用下來,也不再介意這些餐具了。一天我正在洗盤子,剛剛還滿是油漬的盤子,一下子就變得熠熠升輝,白淨光洁得出奇,令人欣喜。我突然想到,這也許就是白盤子的好處?此時師父的一句話顯現在我的腦海里,“無漏為空之真諦”,我停下來,看著手里的白盤子。這個往日里顯得毫無生气的,平常得再不能平常的盤子竟然讓我此時有一點愛不釋手。不用刻意的精工細琢,也無需五彩裝飾,沒有任何掩飾而又原原本本真真實實。就像一潭湖水,越是一塵不染,越是平靜清澈,越能清晰地映出外在的一切。就如修煉人的心,只有放下世間名利之心,各种不好的欲望,掃除生生世世沉淀在心靈里的各种觀念和念頭,才能徹底淨化心靈使之顯露出它的本色,也就能明了世間一切,包容而又不在其中為其所擾。

  • 此篇繫“格庵遺錄”中篇幅最長的一篇,全篇共有二百四十二句組成。“末中運”以法輪功在當今正在中國遭受鎮壓為開端,明確指出“惡善者亡,憎聖者滅,害聖者乃不生 ”,鎮壓法輪功終將失敗。同時概述了在中國法輪功得到平反後的形勢即整個法輪大法弘傳的歷史結束前的主要歷程,強調了唯修煉法輪功才可永生之理。
  • 陳陶(約812年—約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詩人。其詩「無一點塵氣。于晚唐諸人中,最得平淡」[1],《隴西行》為其傳世名篇:「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伶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2]大中時,遊學長安,後隱居南昌西山。有詩集十卷,已散佚,後人輯有《陳嵩伯詩集》一卷。《全唐詩》存錄其詩二卷[3]。
  • 我原是一名深受現代科學教育成長的人,歷來与宗教信仰,神鬼之類決裂,只信科學,重現實。

  • 我修煉法輪大法已經一年半了。從童年起我就對所有的超常現象感興趣。不知從何時起,我的思想里形成了一個明确的概念——修煉。從那儿以后,開始有針對性地從事一些活動,心里總想著一定存在著一些修煉法門,并從點滴的收集信息開始,以便將來能找到。我從沒想過我會這么幸運地得到一整套功法和法輪大法。當我讀完《轉法輪》后,馬上明白了這是多么偉大而高深的東西呀。從此把自己當成法輪大法弟子,開始積極地修煉。心中有一种得到了畢生都在尋求的無价之寶的感覺,并感受到,對我來說,一切都和這件事聯系著。我的世界觀發生了改變,重新評价著事物。以前我覺得我的一生由互不相干的不同的時段所組成,現在我感到從童年到現在看起來零零散散的似乎很偶然的一件件事全都聯成了一個整體,目的就是為了得這部大法,走上修煉的道路。我明白了這世上的一切都是有安排的,沒有偶然的事情。以前我試圖按照自己的觀念改造外部世界,現在我順其自然,隨著進一步學習《轉法輪》,我的認識得到了拓寬,明白了現在所發生的一切對人類社會和宇宙是多么的重要。
  • 我今年24歲,98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救了我,是偉大的李老師給了我新生。我自幼半癱16載,如今能上班工作,這是修煉法輪大法后出現的奇跡。

  • “博愛萬物慈悲之心 愛憐如己如吾身 天真無邪婦女子 你之我之皆成之”——修煉者們要以博愛萬物的慈悲之心,像愛自己與自己身體一樣去關照他人,成為天真無邪的好人(“婦女子”破字合為“好”)。而好人你我都當之,那麼大家都可以修成也。
  • 本篇為“格庵遺錄”最後一篇即第六十篇,是 “格庵遺錄”六十篇中篇幅最長的一篇。本篇作為尾聲出乎筆者意料之外,並非是法輪大法修煉整個歷程的總結,而是側重談到了韓國弘法的整個脈絡。也就是說本篇落筆於韓國,粗略地展示了其脈絡之主線,更加明確地告訴世人韓國弘法進程之框架。
  • 我是中國四川省的一名法輪功學員,今年21歲,我想談談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后的體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