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百科

【藝術小百科 】音樂中的復格形式(Fugue)

周怡秀
font print 人氣: 253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可能大家多多少少聽說過巴哈的復格(1)曲。但到底什麼是復格?除了音樂專業人士或一定程度的愛好者,很少人真正弄得清楚。主要是因為復格曲屬于難度較高智識型音樂,對聽慣了抒情的旋律性音樂的聽眾而言,復格曲聽起來太繁複了,很難一次領略其奧妙。《復格》的源起可追溯到文藝復興時期(2),在巴哈時代達到了最高峰,之後雖然逐漸沒落,但是這種艱難的音樂形式卻常被後來的作曲家視為一種能力的挑戰,偶爾將之結合運用在不同曲式中。例如莫扎特的C大調第41號交響曲(k.551)第四樂章,貝多芬的某些晚期鋼琴奏鳴曲和《大復格曲》弦樂四重奏Op.134,巴爾托克的《Music for strings, percussion & celesta》等,都採用了復格形式來強化作品的深度和張力。可見這種結構精密的曲式完全不因時代的不同而失去價值。

形式

復格是以『模仿』和『對位』(contrepoint)為特徵的一種多聲部音樂,也就是在不同聲部中反復重現音樂主題的一種音樂曲式。復格(fugue)一詞的原義為《逃逸》,音樂上用以形容聲部之間的追逐、模仿。在聽覺上,復格曲其實也很容易分辨﹕它通常以一段單一旋律作為開頭(稱為《主題》),稍後這段旋律會在較高或較低的相關音域中(通常是五度或四度)再次出現,也就是對主題的模仿,稱為《答題》(因為它像『回音』一樣回應主題),並與第一旋律的後段同時進行,交織成豐富的對位音樂。如此各個聲部輪流地重現主題之後進入自由對位,形成插曲(divertissement),並轉入相關調作段落終止。下一段落(開展部)則重新在關係調上進行各聲部的主題模仿…,最後(結束部)常常經過一些強化主題(3)的手法回到主調的主題模仿並作終結。雖然復格要求嚴格的對位技法,但是在整個曲式結構上並無固定模式,所以音樂中很難找到兩首架構完全相同的復格曲。

一般人欣賞復格音樂時,不一定深究繁複的細節,但能掌握的印象應該是復格的兩大特徵﹕《模仿主題》和《對位》。

模仿

在音樂中的模仿(imitation)不是對自然界聲音的模擬,而通常指的是一段旋律出現後不久,緊接著在另一聲部重現這段旋律,如影之隨形,也如山谷回音一般,其間有一段時間上或音域(4)上的差距。先出現的旋律稱為antécédent;後出現的模仿者稱為conséquent。最常見也最容易辨認的模仿形式,叫做正向的模仿。如圖所示﹕

antécédent(先行)﹕ — a m o r …
conséquent(後行)﹕ —— a m o r …

但是模仿除了正向模仿之外還有其它幾種形式,如下圖所示,包括﹕逆向、正向顛倒(倒影)、逆向顛倒。其中逆向和逆向顛倒的模仿形式極為少見,一般聽眾也很不易辨認出來。


以記譜方式舉例﹕


這幾種基本的模仿形式還能夠加以變化,如拉長或縮減時間單位(改變節奏)等等。

對位

復格的另一個特徵是《對位》。在多聲部的音樂中,常有兩條以上的旋律同時進行的情形。音樂家既要顧及每一旋律的獨立性,又要避免同時出現的樂音過于嘈雜,就發展出了對位法,也就是除了旋律水平方向的美感之外,也要注意旋律垂直方向的和聲美感,使同時進行的不同旋律相輔相成,豐富而不混亂。對位的內涵同時包括著《抗衡》與《互補》的性質,有些近於相生相剋的道理。如不同旋律進行中,音符與音符交錯時,有時和諧,有時不和諧。對位法則使不和諧音產生的緊張與和諧音的產生舒緩互為因果;又如各旋律時而相附和,時而相背離,時而緊收時而擴展,使音樂在進行中不僅達到平衡,且充滿旺盛的生命動力。

對位的音樂給人的感覺是豐富、理性、精密,雖然是智慧型音樂,但在高明的作曲家手中,卻能兼顧情感的表達,使得樂曲更為耐聽。

復格藝術

復格曲的經典作品應該是巴哈的《復格藝術》了,有學者甚至認為《復格藝術》是《西方人最偉大的智識結晶》。這首巴哈生平最後的巨作並未完成,但是其中展現的對位技巧和創意足以震撼後世的音樂家們。《復格藝術》以一個原始主題出發,發展出原主題的反向、倒影(上下顛倒)和變奏的各種形式的復格,其創意和想像力至今無人企及。巴哈在撰寫一首三主題復格時突發奇想,將自己姓氏的字母(BACH,B=降B;H=德文中的原位B)編入其中,然而未及完成巴哈就去世了。這個編入復格藝術的名字BACH正好像作者落款一樣,為未完成的《復格藝術》留下了不朽的署名。@*

註﹕

(1)或翻譯為《複格》或《賦格》。

(2)十四世紀時《復格》指的只是一些樂句的模仿;但一般認為,在早期輪唱式的的經文歌(motet)、牧歌(madrigal)和後來相應發展出來的器樂曲中,都可看到復格的雛形。早期聲樂曲的模仿形式主題較不統一,器樂化之後由于音樂本身的需求,作曲家逐漸尋求主題的集中、單純化,所以叫做《ricercare》(有尋求之意),為復格的前身。

(3)比如以更密集的方法在各聲部重現主題,叫stretto。

(4)不同的音域即不同的音高範圍,常體現在不同的聲部,也可視為聲音的空間。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一次,我去散步時,撿到一塊人家丟棄的橢圓形海棉,仔細一看,有很多不規則的小孔洞。嗯,好像可以拿來作畫呢。於是就拿回來沾墨沾色試試,畫就許多張不同的構圖,這是其中之一。(另一張題為櫻花季,於專輯P. 66)
  • 五百多年來,米開朗基羅讓無數教宗、王子和主教們伸長著脖子,只為一仰天堂的景象。現在,來自梵蒂岡的巡迴展覽「米開朗基羅的西斯廷禮拜堂:展覽」(Michelangelo’s Sistine Chapel: The Exhibition)將其雄偉壯觀的拱頂濕壁畫帶入了現實之中。
  • 我讀錢松喦先生的書,裡面提到他好用「單色」,說「山水畫,羅列的形象比較複雜,著色卻要單純。」這幅「草原放歌圖」就是純用綠色,在做漸層的處理時,揮灑潑色潑墨的當下,常能得到很大的快慰與滿足。
  • 古人說:「畫有常理無常法」,意思是說畫畫沒有一定的方法,不要有規範,想怎麼畫就怎麼畫,工細整齊或逸筆草草;大紅大綠或滲淡灰暗都不計較,任君揮灑。唯一不變的就是不能有違常理。
  • 米開蘭基羅說過:「繪畫是音樂、是旋律,只有天才才能理解其複雜性。」——依我看,米氏前半句說對了,後半句我並不全然認同。
  • 我讀俞劍芳先生的「中國繪畫史」,其中提到清初四王時說:「清朝山水畫,自四王繼董、陳主盟畫壇後,竭力推崇元四大家,於黃公望尤為傾倒。風聲所樹,爭相倣效,遂為師法所囿,不能自出手眼……山水畫遂盡為槁木死灰,神氣索然矣。……」
  • 在爬鶯歌山步道途中,有一處供人休憩的場所,那兒古木參天,茂密的相思林遮蔽了天空,互相交叉重疊,不留絲毫空隙。鶯歌區公所在密林下安排許多長條鐵椅,供遊人休息。
  • 大理石在他手裡充滿肉感!他的《大衛》可以和米開朗基羅比肩!他年少成名不知檢點得罪對手,正當紅卻突遭重擊,沈寂十年才得以翻身!
  • 瓜果滿桌。我平日上課,率多由學生指定畫題,即依她們的要求來做構圖或作發揮。通常她們指定的以花卉居多,如牡丹、芙蓉、四君子之類的;有一組學員特別喜愛瓜果,常指定畫香蕉、鳳梨、西瓜、竹筍等等,我都儘量依題意信手塗染,以滿足她們。
  • 最近多玩一些墨,有時候也使用積墨或宿墨來處理,看看能不能作出一些不同的「墨韻」或肌理出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