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綢之路(三):海上絲綢之路

夏允方
font print 人氣: 5
【字號】    
   標籤: tags:

在東西方的往來中,最初是以陸路交通為主,其後隨著人類航海技術水準的提升及漢代以來絲路的開闢和發展,至唐宋之際有明顯變化,海上絲綢之路興起。其範圍東起朝鮮、日本,西至東非和地中海東岸的全部航程;其中又以瀕臨印度洋上的印度半島為中界,將其全程分為二段:半島以東為東段,中經日本海、黃海、南海和孟加拉灣;半島以西為西段,其間經印度洋、阿拉伯海、波斯灣和紅海。

根據唐朝德宗宰相賈耽在《唐書‧地理志》所述,當時中國向東和朝鮮、日本,向南和東南亞、南亞,向西和西亞、阿拉伯地區皆有海路可通,而且中國和沿線諸國皆有海上往來和聯繫。賈耽勾劃出這條橫貫東西的海上絲綢之路的概觀,使我們對當時東西海上交通有大致了解:

一、 北方的《登州海行入高麗‧渤海道》
其具體航線:自登州西面海口出向東北,經今旅順附近之都里鎮、青泥浦(今大連灣附近)直至鴨綠江口。由此分二路:一為渤海道,由鴨綠江的河道北航,轉陸路至渤海五城(今黑龍江省寧安縣城西南七十里);二為高麗道,過鳥牧島(今身彌島)、貝江口(今大同江口)、椒島長口鎮(今長淵以南),再向南過秦王石橋(今大青群島中之一島)、麻田島(今喬桐島)、古寺島(今江華島),得物島(今大富群島)至唐恩浦口(今仁川以南之馬山里附近),再登陸至朝鮮新羅王城(今慶州)。

二、南方的《廣州通海夷道》
其具體航線:自廣州出發,經由屯門山(今九龍西南部)、象石、(今海南島東南屬島)、占不勞山(今越南占婆島)和陵山(今燕子岬)等,繼續沿今越南東海岸南下,又經門毒國(今越南舊仁)、奔陀浪州(今越南港朗)、軍突弄山(今昆侖島),南下向西過今麻六甲海峽橫越孟加拉灣至獅子國(今斯里蘭卡),西航至沒來國(今印度西南奎隆),轉向西北沿印度半島西海岸北上,達印度河口提颭國(今巴基斯坦喀拉奇略東),又西航入波斯灣,中經烏剌國(今奧布蘭)、末羅國(今巴土拉)等,最後到達大食首都縛達。

唐朝安史之亂後,大食和唐朝關係十分密切,政治、經濟往來頻繁,主要是經由海上絲綢之路,更因此加速唐朝中葉以後海上絲綢之路的發展。@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絲綢之路是中國與阿拉伯往來的交通要道,自古以來即在經濟往來與文化的傳播上扮演重要的角色。隨著絲綢之路大批的古蹟、出土文物、古老手抄文件、錢幣、塑像、壁畫及磚畫等文物的出土,人們對絲綢之路有了更多的認識。但史料的缺乏以及受地理因素的影響,絲綢之路始終披著神秘的面紗,卻也引發人們前去探索的興趣。

  • 絲綢之路最初的產生是基於絲綢貿易的經濟動機原意,但絲綢之路較深層代表意義卻是獲致文化上的交流,為東西文明的進展特有貢獻。然而,作為東西政治、經濟與文化交流通道的絲綢之路,應包括陸上與海上絲綢之路。
  • 《乙巳占》是唐代預言大師李淳風的天象預言大作,然而《乙巳占》日蝕占對應於現代社會,還具有感應力嗎?本文作者同時運用現代科學數據,補充了一個新觀點。
  • 齊國強大開明的大國氣象,孕育了稷下學宮群星閃耀的盛景。在齊國最強盛大的時期,稷下學宮學者雲集,從者數千,是天下學子最嚮往的文化聖地。大約在齊宣王晚年時,一個十五歲的少年,風塵僕僕從趙國來到了高門大屋的學宮外。
  • 大儒孟子之後,稷下學宮突然出了一位奇人,帶來一套高深莫測的學說。他常常向人們闡述弘大不經、怪誕離奇的觀點:「開天闢地以來,社會按照五行相勝的關係更替、循環,比如虞屬土德,夏屬木德,商屬金德,周屬火德。每當一個朝代將要興起,上天會降下祥瑞昭示於人。」
  • 小小樓閣,典藏萬卷書籍;方寸天地,包羅千載文明。藏書樓,即古代文人珍藏圖書典籍的地方。在塵世間某處安靜的角落,它默默地存放著浩如煙海的累累書冊,見證了中華文明的著作之富和詩文之盛。它更是富有生命力的,孕育了一個個書香世家,以及歷史上數不盡的風流雅士。書中自有黃金屋,家有萬卷藏書者,便擁有了人生最寶貴的精神財富。
  • 齊都臨淄外的稷下學宮,創辦三十餘年,歷經三代君王,已成為諸子薈萃、百家爭鳴的主要舞台。齊國這個東方強國,也一躍成為學術中心。此時,各國名士接踵而至,一睹學宮風采,甚至作為學宮的一員躋身朝堂,向齊國君臣推行自己的學說和政治主張。
  • 古老的中華文化傳續至今,離不開先賢嘔心瀝血的錦繡篇章。這些經典作品,經過歷代流傳、各地輾轉,終於完好地保存至今,架起我們探究歷史、對話古人的橋樑。這一切,更要感謝千百年來從未間斷的藏書活動。古時候的藏書人,主要是飽讀詩書的文人士大夫,這就註定了藏書不僅僅是一種風雅的文化現象,更是古代士人的一項事業,寄託了他們的志趣和理想。
  • 田齊桓公之後,齊威王繼位。雄踞東方的齊國,並未因為新君的執政而面目一新;稷門之下的學宮,也未實現它真正的價值。就像是黎明前的暗夜一般,田齊第四代國君——齊威王,是以一個飲酒作樂、不理朝政的昏君形象登上歷史舞台的。
  • 「人生唯寒食、重九,慎不可虛擲,四時之變,無如此節者」。東坡留在詩集中的生老病死的人生,幾度交織著寒食、清明的時空經緯,展現予人清明又厚重的感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