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艱難歲月

心中的寶塔(20)——反擊

屠龍、孟圓編輯整理

慈壽寺玲瓏寶塔(方正攝影)

  人氣: 17
【字號】    
   標籤: tags: , ,

2003年11月,寫了「思想匯報」的少華回到了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三隊,被分在六班。

那天晚上少華做了一個夢,在密密麻麻的人群眾中,突然一顆炸彈落下來,在地上冒著煙,驚恐的人群急速的退卻,少華看著冒煙的炸彈,一邊展開雙臂掩護著人群向後退,一邊思想飛快的轉著,他知道此時衝上去,抱起炸彈,遠離人群,就能夠救了所有的人,但他還是想找個辦法既保護了大家,又能使自己活下來。這時候,他醒了。

回想起自己的夢,少華發現,自己思想深處還沒有達到佛陀為眾生捨盡一切的境界,雖然經過思考,他能夠作出正確的選擇,但在緊急情況下,仍然會不自覺的考慮自己,他覺得自己應該更加精進的修煉,真正做到師父要求的「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佛性無漏》。

少華剛去三隊時,這裡是「轉化率」最高的隊,勞教所把這個隊稱為「鞏固隊」。勞教所的警察承諾或給予這些普教一些優越的條件,讓他們充當打手,利用他們打壓法輪功學員,在警察的有意分化下,這裡普教和法輪功學員之間的關係很惡劣,法輪功學員每時每刻都在這些為虎作倀的普教的壓抑下,稍有不慎就會挨整,情形十分悲慘。

少華被分到三隊的前一週,團河勞教所管理科長李昌賀就找到了六班的班長,交代他們要給少華這個「硬漢」一個下馬威。

少華剛到三隊六班幾天。一天早操回來,剛一進班,臨時負責「包夾」少華的那個膀大腰圓的犯人,突然指著少華,氣勢洶洶的吼道:「剛才趙大(隊長)過去時候,你那手怎麼放著的?!」

少華不慌不忙,兩隻眼睛直視著他,也舉起右手指著他嚴厲的說:「你把你那手放下!!!」

那個「包夾」很意外,他沒有想到一個曾經屈服於酷刑的人還這麼冷靜和無畏,他剛才那股子勁兒一下子就瀉了,那舉起的胳膊也感到沒有地方放,就趕緊放了下來。

此刻他明白了一個起碼的道理「任何人無權這樣對待別人」。

有一天,來了個新人,少華一看,認識。當時少華在七隊受酷刑時,後期每天晚上都被綁大板(四肢張開綁在床上),他那時負責夜裡值班看著少華。

那時他假意對少華很好,因為他馬上要釋放,主動說可以為少華帶口信給家人,少華也想讓家人知道被迫害真實情況,就讓他帶了。當今的世上的人都滿肚子花花腸子,這個見識過勞教所陰暗的傢伙更是滿肚子壞水。他可不會白帶這個消息。見到季蕾,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說他爸爸剛去世,騙取季蕾數千元錢。

但三個月後,他又來到了少華的身邊,心裡發虛,生怕少華認出他來。少華先主動和他打了招呼。他很不好意思,紅著臉向少華道歉,兩人聊起來。

從他嘴裡少華得知那個不學好的高金來,跟著「車間主任」毆打少華,還用膝蓋撞少華的胸口,因為迫害少華「有功」,提前被放。出勞教所後,10天裡參與一次入室搶劫,被迅速抓獲後判了10年大刑。還有一個「包夾」人,為減期向隊長們討好,虐待少華,得到「優待」,減期出去後不到一個月,就在開中巴車時發生撞車事故,腿被撞碎後截肢了……,而這個藉著帶口信騙了季蕾錢的人三個月後又來到少華身邊,還給他帶來了這些消息,最後他自己都說:「我們這都是報應啊!」

到了三隊,是少華被抓以來第一次和同修在一起,他很高興。大家又在一起,能夠有機會學法,交流,一起抵制勞教所對學員的迫害。

在接受了所謂的「轉化」後,很多學員放棄了修煉,修煉前的一些疾病又回到身上來了。加上勞教所裡面生活條件很差,所以最常得的疾病就是疥瘡。

在少華所在的班,有一個叫鄭長國的同修,長了滿身疥瘡,尤其是下身,又癢又痛。疥瘡的瘡口破了經常流水。

因為怕被傳染,很多人都不太敢跟他接觸,尤其是那些普教,更是什麼都不帶他,吃飯幹活,活動,都不讓他沾手。雖然被迫接受了轉化,但所有的法輪功學員都知道修煉教人做好人,為別人著想是好的。鄭長國也怕自己給別人帶來麻煩,所以就經常遠遠的自己一個人待著。

在那樣惡劣的環境下,人們更希望能夠被別人關心。少華看到鄭長國很孤獨,就主動幫助他。勞教所洗澡的機會很少,大家一有機會洗澡就互相挫背,把長時間積下的污垢挫掉。一次又有洗澡機會,別人都有人給搓背,可卻沒有人理鄭長國。少華主動走過去,為他搓背。

鄭長國趕緊推托,對於沒有人理睬的孤獨,他習慣了,少華對他的幫助讓他感到不太適應,他也怕自己那一身的疥瘡傳染給別人,少華溫和對他說:「沒有問題,我們都是大法弟子!」

鄭長國那一身的疥瘡,看著挺嚇人的。可少華沒有嫌棄他,認認真真的為他挫背,讓他痛痛快快的洗了個澡。少華的行為溫暖了鄭長國的心,他非常感動,從少華的身上他也看到了自己在修煉上的不足。所以很快,他就回到修煉中來了。

大家對少華主動為鄭長國搓背,很吃驚,可少華的話也讓他們想起了修煉中那祛病健身的神奇,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

看了少華的思想匯報,所長李靜覺得沒底,他覺得少華內心並沒有「轉化」,所以特意安排「轉化高手」來對他繼續所謂「幫教」。

得了法就是同修,少華並沒把「轉化高手」當外人,為了幫助他,少華和李旭鵬當著他的面聊了三天經歷。這位「轉化高手」聽得都傻了,有一天這位高手,突然紅著臉說「我覺得還是你們的正」。

有些同修會背很多經文,在他們的幫助下,少華他們開始流傳經文。又利用電視機裡廣告時間的幫助,協調大家同時整點發正念等等,讓大家從精神上逐漸恢復正信,去除不好的思想和各種干擾因素。少華還和大家一起協調做奴工的速度,使勞教所奴役學員的作法不能輕易得逞。悄悄的,隊裡氛圍在變,漸漸不斷有人要嚴正聲明:原來的「思想匯報」和「轉化書」等作廢,重新開始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更多的人以各種方式抵制邪惡迫害……

在少華和陸續回到修煉中的學員們的努力下,普教和法輪功學員們的地位逐漸平等起來,關係也逐漸和諧了。

負責「包夾」少華的兩個普教原來自然是勞教所非常「可靠」的打手。很長時間裡,少華跟他們講大法弟子是按照真善忍在做好人,等等這方面的道理和事情,他們聽不進去,有時還爭辯,有時候即使表面應承,也不過是懶得廢話。

按照他們的邏輯,沒毛病的人不會到這裡來,就是你真沒毛病,到這兒這麼長時間也可定被教出毛病來了。

普教之間也常有矛盾,他們這些人,在那個環境下個個被訓練的心狠手黑,隨便什麼東西到他們手裡都能變成置人於死地的凶器。在勞教所警察們看來,這些人打架手越黑越好,這就像狼媽媽培養狼崽子們的野性和凶殘一樣,是必修課。

有一次,這兩個「包夾」少華的普教打了起來。其中的一個叫丁寧,是個東北漢子,很能打架,他抄起掉在地上的鋼筆,拔下筆帽用筆尖向對方眼睛扎去。

少華看到要出事,一個箭步跨上去,擋在他們兩個之間。少華用手把著丁寧的手腕子,用全身力氣和他較力。筆尖在少華的眼睛和鼻子尖來回晃著,他直視著丁寧憤怒的眼睛,堅定而安詳。

丁寧手握筆尖,瞪著血紅的眼睛,他從來都是打架不要命的,誰敢攔著就連他一塊打。他瞪著少華,從那雙眼睛中他看不到驚恐,也沒有任何憤怒,但他看到了一種決心,那雙眼睛告訴他:「我不怕你,你要傷害別人,無論如何我是不會允許你這樣做的!」

一時被氣血沖昏了頭腦的丁寧漸漸冷靜下來,在這裡殺了人也不是兒戲,那也是要被判刑的。他放棄了打架的念頭。同時他心裡由衷的佩服眼前這個人,在那種情況下把他從氣頭上解救下來。

另一個包夾人當然要感謝少華的勇敢保護了他,從此後,他們對少華都由衷的心生敬佩,說話的態度都變了,不僅不再為難少華,還在生活上對少華非常的照顧。

少華的勇敢引起了丁寧對法輪功的興趣,他不但對少華好,還與很多大法弟子結下了友情。他們兩個給法輪功學員放哨,給他們提供煉功的環境。有一天丁寧興高采烈的來找少華,跟他說:「《洪吟》你說個名,我給你背!」原來他跟別的同修學著全能背誦了。@*

(待續)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中共為什麼要這樣對待一個真善忍的信仰者呢?其實就是要讓他屈服,說假話,變成跟它們一樣的無恥,再被逼著去演戲,裝作自己是心甘情願,去欺騙別人,用以證明它們的邪惡是對的......
  • 中國最初建立勞教制度就是為整那些為了中共的進步而向中共提意見的「右派分子」和與中共觀點不同的人,所以是世界上絕無僅有的能夠把從法律上講不構成犯罪的人剝奪人身自由長到一至三年的政府違法制度。
  • 見到親人們滿心歡喜的白少華哪裡知道,這回白媽媽看少華是抱著白曉鈞的骨灰來的,此前她拉著三歲的小孫女和兒媳婦已經來了四回了。
  • 這個暑假和以往的暑假都不一樣,白曉鈞心裡一點也不輕鬆。他決定去天安門廣場請願。面對中共這個流氓政權,他知道他可能面臨什麼。
  • 白少華先是被關在團河勞教所2隊,隊長在操場上點名時,念到他的名字時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怎麼弄這(隊)來了」。
  • 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在為法輪功寫出三封公開信後,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的種種報導均被刪除。在高智晟律師被當局逮捕三個月之際,《大紀元》將陸續發表一些大陸媒體既往對高智晟律師的報導。

    以下是《中國醫藥指南》2003.4刊登的《法律容大情 正氣挽天河》的全文報導和圖片。

  • 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提出「建設和諧社會」目標,據說具有戰略「破題」意義。最近《光明日報》發表長篇文章透露,中共高層經過兩年縝密研究的決策過程,糾正20年來只重經濟發展,片面追求GDP,無視社會正義的政策取向。該文章透露了有關這一戰略轉變決策出臺的時代背景、政策基礎、理論依據、以及醞釀過程和有關可行性研究等等,頗耐人尋味。這是在爲中共決策告別單純的GDP主義,開始了以社會公平和社會正義爲核心的「和諧社會」建設階段作政策解讀。這也許就是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要向社會刻意傳達的最新、最重要和最完整的一個政治資訊。
  • 中共中央軍委日前發佈《軍隊處置突發事件總體應急預案》,為軍隊迅速直接參與對抗暴民眾的鎮壓打開綠燈。分析指出,《應急預案》的發佈,突顯當前中國民眾反抗中共暴政的力量和勢態發展,已不是中共公安警察和武裝警察部隊所能夠應付和控制。
  • 四川廣安兒童熊洪徽誤服農藥,因為醫院見死不救,引發民眾抗議事件,在軍隊、武警戒嚴的高壓下,算是平息了。記者近日採訪各方面人物,顯然廣安遠遠沒有出現和諧。這次事件民眾死傷慘重,警方也有傷亡,更不要說經濟上的損失。但是,官方並沒有反思自己的過失。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已親自坐鎮廣安,企圖嫁禍法輪功。
  • 被中共控以間諜罪名的《新加坡海峽時報》中國特派員程翔的家人,11月14日星期二向香港行政長官曾蔭權請願,促請曾蔭權向中共主席胡錦濤反映程翔身體很差的情況,要求讓其入院就醫,並爭取讓程翔盡早無罪釋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