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人:從「我們到底交了多少稅?」說

大陸人

人氣 2
標籤: ,

【大紀元7月25日訊】說真的,如果不是今天讀了經濟學家茅於軾先生的《我們到底交了多少稅?》一文,我還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交了多少稅給國家。我一直以為我們交給國家的就只有所得稅這一種稅,而在這種稅開徵前,我們是不向國家繳納任何稅的。根據我的經驗,跟我處於同一認識水平的人在中國恐怕不佔少數。

茅於軾先生的《我們到底交了多少稅?》一文讓我眼界大開。原來,我們所交的稅收遠不止個人所得稅一種,除此之外,我們還交了許多其它的稅,而個人所得稅只不過是這些稅收中的一小部份茅於軾先生寫道,城市的職工大多數都交過個人所得稅。交這份稅都覺得很心疼,自己交了多少稅心裏很清楚。但是個人所得稅在全部稅收中只佔一個很小的比例。拿2004年來講,全年的個人所得稅是1737億元,而稅收總收入是24165億元。個人所得稅只佔稅收總收入的7. 2%.那麼其餘92. 8% 的稅是誰在交呢?

答案還是老百姓。不過大多數人並不明白自己在繳稅。事實上任何一樣消費,不管是在超級市場買東西,還是用電交電費,打電話交話費,裡面統統都有稅。只不過你不知道而已。國外一般把價和稅分開,居民花的錢裡多少是價,多少是稅,都很清楚。而在我國,有意無意地把價和稅混在一起,所以大家搞不清自己交了多少稅。黨和政府的一切開支都是由大家所交的稅款維持的,所以說人民是國家的主人,這話不是光說說而已,而是貨真價實的。

有人會問:除了個人所得稅,其他的稅是怎麼交的呢?舉例說,假定因為用電,我交了100元電費。這100元扣除17% 的增值稅,其餘的83元成為電力公司的收入,用於支付各種成本,如開工資、買原料等。其中開工資這部份又變了別人的收入,又拿去交電費,超市買東西等等。他所交的電費又有17% 成為政府的稅收。如此循環不已。

企業用來買原料的這部份開銷也有一部份成為生產原料企業的工資。如此追究下去,所有的成本最後都歸結為個人的收入,有的是以工資的形態、有的是以獎金或利潤的形態存在。這就應了那句話「所有的價值都是勞動所創造的」。個人的收入最終都要消費掉,有的是當今的消費,有的是由儲蓄轉為將來的消費。

這樣看來,我們個人到底交了多少稅是很難說得清的,除非能夠把每個人的每一項消費都加以跟蹤—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但是從總體來看,稅收是和全國人民所生產的價值總量有關,也就是和國內生產總值有關。目前國內生產總值中有20% 的價值被政府徵稅征走了,剩下的才是我們的可支配收入。所以所征的稅收不是我們收入的20% ,而是25%.比如價值總量是100,徵稅20% 即20,剩下80是大家的收入。20是80的25% ,就是說徵稅是收入的25%.

如果我一年的收入是40000元,那麼我一年為國家上交的稅收是該數的25% ,也就是10000元,其中包括了我所交的個人所得稅。這是就一般情況而言,是一個總平均的數字,未必確切適合每個人的具體情況,但大體上不會錯。

按照我原來的想法,不但我們所交的稅只是個人所得稅一種,而且富人的稅負肯定比窮人高,相信與我有同樣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數。讀了茅於軾先生的《窮人稅負比富人高》一文才發現,這種想法也是大錯特錯的,原來,窮人稅負其實比富人高。

茅於軾在文中告訴我們,分析稅負最後是誰在負擔,在經濟學裡叫稅負的歸宿,是一個十分複雜的問題。表面上看中國的稅都是企業在交,其實企業肯定會把稅加到價格裡去,不可能企業自己掏腰包替消費者付稅。企業的產品加稅以後,消費者的負擔加重了,產品的銷量會減少,這是企業真正的損失。所以不論表面上是企業付稅,或者是消費者付稅,最後都是一樣的,稅負都會在企業和消費者之間分擔。

從總體上可以看出,稅收都直接間接地跟消費有關。比如講,進口一台發電設備,國家徵收了關稅。這部份稅負進入到發電的成本之中,最後是由電的消費者負擔的。消費多的人多納稅,不消費就不納稅。一般而言,從納稅的絕對數來看富人消費多,所以每個富人納的稅也多。窮人則相反。但是,如果拿相對值,拿納稅占收入中的比例來看,結果正好相反。每個人的收入分成消費和儲蓄。除開個人所得稅,儲蓄的那部份是不納稅的。但如果你有了消費,政府就有辦法收你的稅。而富人的儲蓄在總收入中占的比例高,也就是不納稅的部份占的比例高。所以相對於收入而言,他們的納稅比例較低。窮人則相反,他們的大部份收入都消費掉了,這部份都納了稅。因為他們的儲蓄比例低,所以不納稅的部份占的比例也低。

拜讀了茅於軾先生上面的兩篇文章,我至少明白了兩點:一是個人所得稅只佔稅收總收入的7. 2%,其餘92. 8% 的稅還是我們這些老百姓交納的,而我們每個人交納給國家的稅收約佔我們收入的25%;二是窮人的稅負其實比富人還高。

各位,明白了這兩點後你有何感想?我獲得的啟發有二:

第一,生活中常聽到有人說儘管共產黨這不好那不好,但我的錢是共產黨給的,所以我不反對共產黨。其實,這句話的前提完全就是錯的。因為國家是靠稅收來維持的,而稅收都是我們老百姓交納的,而且窮人的稅負比富人還高。哪怕是共產黨發給公務員的工資,其實也來自於老百姓交納的稅收。那麼事情還不清楚嗎?在中國,不是共產黨給誰錢,不是共產黨養活了我們,而是我們大家給共產黨交錢,是我們大家養活了共產黨!既然如此,共產黨不好,你不反對它反對誰。

第二,既然我們給國家交納了那麼多的稅,我們當然要問,國家都拿這些錢幹什麼去了?就連官方的專家現在都承認,中國政府是全球最昂貴的政府,政府行政管理費用不但長期居高不下,而且不斷膨脹,其中有很大一部份都被大大小小的官員揮霍掉了,而這些錢大部份都來自於我們老百姓交納的稅收。

根據媒體公佈的數字,2005年中國公款吃喝的數字是6000億元(2007年3月18日的《法制日報》)。根據2000年的《中國統計年鑑》,1999年的國家財政支出中僅幹部公費出國一項消耗的財政費用就達3000億元。2000年以後,出國學習、培訓、考察之風依舊,公費出國有增無減(見2007年3月11日的《中國青年報》)。由於沒有更新的數字,按照中國近幾年財政收入支出增幅均超過20%計算,2005年公款出國費用應該超過4000億元,就按4000億元計算。根據竹立家教授所蒐集的官方數據計算,2004年中國至少有公務用車400萬輛,公車消費4085億元。假設2005年公車消費沒有增長與2004年持平還是4085億元,那麼,上述三項費用則共計為14085億元,佔了31649.29億元的44.5%。但是,中國還有大量預算外、制度外的資金沒有納入財政預算管理,成為單位的自留資金。這部份資金,據有關專家測算,全國一年約有9000億元,因而2005年的財政收入應該說有4萬億元。所以,2005年的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和公車消費的14085億元支出佔了財政收入4萬億元的35%。這就是說,每100元的財政收入中有35元是用於官員的公款吃喝、公費出國和公車消費的折射出中國官員的貪婪無恥和奢侈浪費到了相當大的地步。

照理講,稅收本應「取之於民,用之於民」,但在今天的中國雖然照舊是「取之於民」,卻在很大程度上成了「用之於官」。我想,中國的老百姓總沒傻到一方面自己勒緊腰帶,省吃儉用,一方面卻大大方方的拿出一大部份自己的勞動所得供那些作威作福的貪官庸官揮霍吧。

如此「代表廣大人民根本利益」的黨,不反它反誰?!@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孟新年:「全球最昂貴的政府」可能「代表人民」嗎?
《共產主義黑皮書》:地獄與救贖
《共產主義黑皮書》:科學主義與犯罪意識形態
《共產主義黑皮書》:將人類動物化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選拜登的人後悔了?習色厲內荏
【時事縱橫】習批新冷戰 拜登織網遏中共?
【西岸觀察】大法官退縮 彈劾勢必難產?
【財商天下】美盯上新疆棉花 品牌服飾背後故事
【遠見快評】中共舞劍意在拜登 習喊話投石問路
【珍言真語】劉銳紹:人大將改香港特首選規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