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載雲:三月裡的祝願

千載雲

標籤: ,

【大紀元3月16日訊】入春以來,我們這地方的天氣一直不好,時風時雨有時還下起了冰粒,而那些小鳥們並不怕冷,每天天剛亮就開始在枝頭屋頂歡叫,呼朋喚友,一直到天黑。3月11日後,陰沉了好久的天氣突然亮了起來,陽光明媚,風吹在臉上也暖暖的。近看桃花含苞待放,生機盎然;遠望油菜花一片金黃,直鋪天邊。天氣好了,好消息也隨風而來。

3月12日,海外媒體上登載了高智晟律師的夫人耿和與女兒格格兒子天宇在正義人士與美國政府的幫助下,於3月11日到達美國的消息,看到這則消息及隨附的照片,我不由熱淚盈眶。我並不是一個輕易流淚的人,即使遇到較大的痛事,也會十分自制,把痛埋到心裏,感情含而不露,而今天看到高師律的家人成功的擺脫中共警察的魔爪而熱淚湧出,實在是沉積太多,情由心生,情不自禁。高律師家人的成功出逃,這應該是今年以來,讓我感到最為欣慰的事。

高律師曾於2005年三次發表致中共最高領導人胡溫公開信,希望胡溫當局停止打壓自由信仰者;此信同時也揭開了迫害法輪功的層層血腥。高律師從此不斷受到迫害,於2006年12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三年,緩刑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一年。此後一年以來,高律師及其家人一直受到軟禁,高智晟受到各種虐待、羞辱的消息不時傳出。高律師家人也成了中共的人質,年僅13歲的女兒耿格上學也受到流氓警察的監管、押送,不許與同學來往,並受到打罵和羞辱。

自高律師受到中共政權的無理打壓以後,和很多正義人士一樣,我一直關注著高律師及其家人的消息,由於中共流氓警察對高律師家人的不斷騷擾,我也曾多次想過將高律師的兒子天宇「偷」出來撫養,以減輕耿和女士的壓力。但由於中共警察監控太嚴,出入不便,加之路途遙遠,也只能成為空想。如今高律師夫人及兒女能成功的遠走美國,比我想像的好得多。我真的非常感謝那些冒著極大危險營救高律師家人的勇士,非常感謝聯合國難民署和美國政府。

當高律師的文章《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在海外媒體上公開發表後,我真的擔心這些畜生不如的流氓警察會當著家人的面,對高律師施以酷刑,更殘酷地報復打擊高律師。那些祕密警察曾對高律師發過狠話,如果敢曝光他們對高律師的惡行,那麼他們就會當著高律師家人的面來懲罰高律師。《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中披露的對高律師施加的酷刑,慘無人道,如電警棍電擊人體敏感部位、甚至用竹籤插生殖器,這些酷刑都是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練」出來的,讓人看了一陣陣心怵。今天高律師的家人來到美國,踏上了沒有中共打壓的自由土地,我的確舒了一口長氣。

在此,我希望耿和女士到美國後,好好的調整心態,從恐懼中走出來,迅速適應該外面的生活,撫養、呵護和教育好兩個孩子,同時協助國際力量盡力營救高律師,祝願你們夫妻早日團圓,一家人早日相聚。

高格格今年快16歲了,應該是個高中生了,你的最大任務就是念好書,再就是協助媽媽教育好弟弟天宇。你從13歲起,就受了中共警察的監控,受了很多的委屈,你是個堅強的孩子,願你繼續堅強下去。你的堅強和上進,就是對你爸爸的最大安慰。

在此,我希望國際上有更多正義力量來關注高律師,幫助高律師。此時耿和及孩子們的出境也許會讓中共更加惱怒,會更加殘酷的迫害高律師,國際上的更多關注和施壓,也許讓中共不能那麼過於肆無忌憚。中共雖無人性,但在世界走向文明的大環境下,也要千方百計的掩蓋自己的流氓嘴臉,所以也是非常懼怕曝光的。你看那些折磨高律師的祕密警察,居然把他們的惡行說成是他們個人的行為,與「黨和政府」無關,真是欲蓋彌彰,沒有「黨和政府」的指令,他們會這樣對待高律師,他們敢這麼對待高律師嗎?中共邪惡極權體制的存在是中華民族的奇恥大辱,也是人類的奇恥大辱。

我也希望更多的人認清中共本質,聯合起來早日解體中共。只有早日解體中共,高律師及無數被中共關注的正義之士才能重見天日。

剛才從海外網站看到,高律師夫人耿和帶著女兒格格和兒子天宇又來到紐約,受到各界人士的熱烈歡迎,看到耿和女士及孩子們在鮮花相擁中滿面春風的樣子,感到專制和民主真是兩重天啊,自由世界就是不同,「中共好,它逼得人民活不了;美國壞,那裏的人民自由自在」。 @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中國過渡政府祝賀高智晟家人安全抵美
高智晟妻抵美後接受自由亞洲獨家專訪
高智晟妻談逃亡 感謝各界營救
高智晟之妻耿和講述逃亡歷程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親信赴美遭起底 疫情逼近中南海?
【秦鵬直播】拜登警告中共 粉紅出征惹怒日本
【新聞看點】老鄭州揭隧道祕密 南京疫情大擴散
【橫河觀點】南京疫情蔓延 挑戰中共式抗疫?
【財商天下】長江倒流河南血月 為何異象頻現?
【新聞大家談】疫情失守 北京打科企釋3信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