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卷有得
德國《格林童話》中的《灰姑娘》講述了這樣一個動人的故事:從前,有一個長得很漂亮且心地善良的女孩兒,名叫黛絲。她的母親去世後,父親再婚,她有了惡毒的繼母和兩個心地不好的姐姐。在父親去世後,黛絲經常受到繼母與兩個姐姐的欺負,被逼著去做粗重的工作,經常弄得全身滿是灰塵,因此被戲稱為「灰姑娘」。
在燕語呢喃的天空下,我沿著河岸奔跑。兩隻格洛斯特郡花豬從果園逃走了。他們跟那隻落跑牛一樣,目標是蒼翠的下草地。牠們用鼻子解開入口柵門的卡榫,現在正精力旺盛地吃著草,嘴巴流出發癲似的綠色泡沫。淹沒在菽草裡的豬。
我們的經歷不會成為史詩或拍成電影,我們也不用一人肩負宇宙存亡的使命;但我們都毫無疑問地是自己生命故事的主角,也是這個故事中「最佳且唯一」的英雄。
多方會醫的局面,因此造成醫者的對立與競爭。尤其當醫者的診斷與治法時而南轅北轍,醫療場面遂變成眾醫者的唇槍舌戰。有次吳楚就抱怨,每投一次藥,就要跟其他醫生辯論一番,「幾欲嘔出心肝」。
家常、感情、文學、電影、時政,中國現代文學批評界的兩大巨擘──夏濟安、夏志清夏氏兄弟,18年的魚雁往返,是一代知識分子珍貴的時代縮影。
若把人生比作一潭水,有人從中看到世外桃源,有人看到飛鳥掠影,有人看到藍天白雲,有人看到無底深洞,也有人看到那還是水。看待的角度,產生不同的境界。人們常說,人生就是一場修行。誰能從中領悟,誰就從中體會到壺中洞天的美妙。古代有不少詩詞,寫出了人生別有洞天的精采一面。
李歐梵:夏氏兄弟的生活、學術、感情,都在書中完整呈現,五六十年代美國漢學界的各路人馬,也紛紛登場。
王德威:夏氏兄弟志同道合,也是難得的平生知己。他們的六百六十三封通信起自一九四七年秋夏志清赴美留學,終於夏濟安一九六五年二月二十三日腦溢血過世,橫跨十八年,從未間斷。不論就內容或數量而言,這批信件的出版都是現代中國學術史料的重要事件。在歷史惘惘的威脅下,夏氏兄弟以書信記錄生命的吉光片羽,兼論文藝,饒有魏晉風雅,尤見手足真情。
白先勇:文學導師夏濟安夏志清,二人的書信集比美蘇軾蘇轍的詩歌往來:「與君世世為兄弟,更結來生未了因」,手足情深,真摯動人。《夏志清夏濟安書信集》不僅表露二人的兄弟感情,亦記載了當時的文藝思潮,二人的文學評語,啟人深思,彌足珍貴。
中國現代文學批評界的兩大巨擘 ── 夏濟安、夏志清 兄弟,18年的魚雁往返,是一代知識分子珍貴的時代縮影。
寶釵認為,女子偏以詩詞寄情娛樂,若移了性情而不循禮,反不如本本分分的村婦了。圖為清 孫溫繪《紅樓夢》第64回,幽淑女悲題五美吟(局部)。(公有領域)
我們有了漫天的才情,為什麼沒有詩情畫意的人生?我們有了越來越多的權利和自由,為什麼失去了女人的安穩與平靜?轉了一大圈,回頭看看幾百年前的寶釵,她甘於平庸瑣碎的日常,有才而不做文藝女,自有她的道理啊。
十二金釵裡,寶釵做人最公正,諷刺時事也最犀利。她以《螃蟹詠》喻寫貪贓污官。她勸寶玉回到仕途經濟的正道,逆反的寶玉卻給她扣上「沽名釣譽」的大帽子。圖爲清·孫溫彩繪《紅樓夢》第38回插圖局部。(公有領域)
活到了賈政、王夫人的年紀,我們才發現,年輕時戴著有色眼鏡讀紅樓,看到的不是「階級鬥爭」,就是「風花雪月」。而寶釵所引發的思考,其實是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解讀。
河鼠以巧妙的方法悄悄灌輸給他的思想和心境,此刻正在他內心深處扎根、茁壯。他清楚地看到,雖然他的家這麼簡陋、這麼平凡,甚至這麼狹小,但他同時也知道,這一切對他來說有多麼重要,「家」在生命中的價值有多特殊、多珍貴。
每逢聖誕佳節,田鼠們就會站在泥濘的街道上,對著燈火通明的窗戶唱這些聖詩,把祝福分享給大家。
厭倦了春季大掃除的鼴鼠,決定鑽到地面上曬曬太陽,展開一場冒險之旅,剛好遇見了他的好朋友河鼠。他們倆一起在閃閃發亮、波光粼粼的河邊野餐,勇敢踏進邪惡的野森林,拜訪壞脾氣的老獾,還跟可愛又傻乎乎的蟾蜍共乘一輛吉普賽篷車、駛上遼闊寬廣的大路。 享受這新鮮冒險生活的鼴鼠,有一天,那熟悉又充滿吸引力的呼求找上了他……
當代中國,多麼需要范仲淹所身體力行的美德與精神!今天,「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氣節在中國日漸衰亡,大批知識分子的良知已被暴政高壓、黨文化的侵蝕以及私利私慾所蠶食。
小河邊住著四隻可愛的小動物:小鼴鼠,河鼠,獾,這三個都是會挖地洞的穴居動物。第四個就是蟾蜍。
唐太宗與岳飛的經典文辭,於昂揚振奮中蘊含睿智哲思,體現了光明坦蕩的傳統道德精神。大丈夫立於天地間,順應天道,無愧於心。
當你更明白,人生不是兼得而是選擇。你會更了解,怎麼去做「選擇」,怎麼在自己選擇的人生中活得快樂、無憾。
我們可以重生無數次,但今生只有一次。從出生以來,我就能與神和天使對話。 所以,我一直以為那是很平常的事情。 ——小堇(小學五年級的女孩)
黛玉當「師父」可說是有模有樣,香菱也是認真學習、肯下功夫,再加上先天帶著的好底子,自然是學得快又通。
我很喜歡一句話:「做一個懂得世故,卻又不世故的人。」我們懂得人性的黑暗,但我們不用黑暗面去對人。
每走過一次難關,再次看到陽光時,我都很慶幸自己當時挺過了,我走過來了!如果你也是過來人,你一定懂,還好,我們都沒有放棄自己。不是嗎?
寶釵,《十二金釵圖冊》,清 費丹旭繪,絹本設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公有領域)
命運浮沉,世事紛亂,她不慌不忙解開塵世的糾纏,無所沾滯,或被揚上高枝,或被拋入泥淖,她相信「東風捲得均勻」, 所以風雨陰晴,「任他隨聚隨分」。
古人云,文以載道,形而上者謂之道,行而下者謂之器。作為一個現代的中國人,除了還有著不知經歷了多少次華夏各族的混血後,輪廓不清、面目模糊的亞裔形象,我們對古聖賢們孜孜以求和祖輩們諄諄教誨的文字所載之道知曉多少呢?對那些精美絕倫的古器物,意境幽遠的古字畫背後的內涵領悟幾分呢?當我突然明白那莫名的感動正是來自於早已融入我骨血的中華文明時,我知道我需要找到一把鑰匙來開啟這中華文明的寶藏,來汲取來自於古聖賢和先輩們傳承的宇宙生命之道。
「邪不勝正」乃自古至今的實在道理,只是過程中總會有考驗。若心性基礎不足,難保能順利通過各種試煉,而達到最後的成就。這樣的現象往往給人一種錯覺;認為好人多磨難,壞人總享福!有句俗話說:「看人不能看一時。」五千年神州大地上的千萬故事正是代代闡述著因果循環、報應不爽,對人的生命不只看一時的真諦道理。
【文史新韻】之湘雲篇。(大紀元製圖)
在「金陵十二釵」中,有一位女子,作者曹雪芹形容她「霽月光風耀玉堂」,是說她的心地軒朗,待人真誠,性情比較豁達。她甚至可以毫無顧忌地女扮男裝、割腥啖羶,也可隨心所欲地醉眠花下、口角噙香。灑脫率真的湘雲姑娘,其實是很多人心裡憧憬的女子模樣。
【文史新韻】之湘雲篇。(大紀元製圖)
紅樓的故事主線,其實是林黛玉、薛寶釵兩位姑娘和賈寶玉之間的愛情婚姻故事。而除了這兩位女子和寶玉的關係非同一般之外,還有一位古靈精怪的姑娘,和寶玉的關係更可用「親厚」來形容。這一位小姐呢,就是史湘雲。
一個人實不實在,是否能培養出令人景仰的能量,不光是在外的行為如何稱頭、義氣,還要看看在家甚至對下人的態度。展昭的能量從對母至孝與對僕敬重就已堅實無漏,直到母親過世他依然在家守制尊禮。體現的視一種對己心的管理工夫,這是傳統文化中很精要的智慧,因為凡是成功之人必先能管束己心,這當也是展昭能練就一身不凡武藝的重要因素。
深度揭祕你看不見的玄機,《西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