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糠之妻不可弃

史鉴 整理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气: 2208
【字号】    
   标签: tags:

传统文化说:“糟糠之妻不下堂”、“一日夫妻百日恩”。古人认为:休妻弃妻会遭到报应。

清朝宁波有个葛观察,他读书的时候,每次去学塾经过路边一座庙,都要作个揖再走。庙里的神灵就托梦给庙祝,说:“葛状元每回经过这里都要给我作揖,我这小神受不起,只好慌忙起身回避,实在受不了这折腾。你一定要为我在门口建一堵屏障。”庙祝在乡里奔走筹划,将要聚众兴工,又梦到庙里的神灵说:“不用了,葛书生帮人写休书,上天已经把他的科举功名削掉了。”原来乡里有人想抛弃他的妻子,就出一两银子托葛书生帮他写休书。葛书生心想:我不写,他也会找别人写,一样救不了他的原配;反而伤了我跟他之间的感情,结下怨恨;还不如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赚一两银子。葛书生就糊里糊涂写了,等到听庙祝这么一说,才汗流浃背,后悔莫及。葛书生就找到那个要休妻的人,苦口婆心竭力挽回他们夫妇的婚姻。后来葛书生中了举人但没有中进士,仕途做到监司就到头了。

清朝某公,是先辈名人,家庭本来是名门望族,他孩提时就与富翁家订下亲事。他父亲慷慨好施,把积蓄都施舍空了,临终时家徒四壁,只把阴德留给某公。某公非常贫困,考上秀才后,东求西借才筹到一笔钱把媳妇娶进门。富翁却嫌女婿太穷,偷偷反悔,用一个婢女把小姐掉包。那位婢女倒也端庄温婉,某公不知道她是替身。后来某公前往岳丈人家,乡里无赖们不怀好意,群起嘲弄他,叫他婢女的女婿,某公非常愤怒,要无赖们闭嘴赔礼,却遭到无赖们的嘲笑奚落。某公回家偷偷问妻子,妻子据实相告,某公才如梦初醒。之前,某公曾梦中到一处地方,朱栏碧瓦,完全不是人间景象,有几位女郎在一起绣一件锦袍。某公问她们,她们说:“这是新科状元穿的衣服。”某公仔细一看,锦袍襟袖间用红笔写了两个字,正是自己姓名。某公醒后欢喜不已,颇为自负。如今某公知道自己竟然娶了一个贱婢,丢人现眼,非常气恨,暗想他年我富贵之后,一定重娶名门闺秀扬眉吐气。一天晚上,某公又梦到之前的地方,刺绣女郎却态度冷漠,不予理睬,再看襟袖间的字,模糊不清,就要消失了。某公大吃一惊,急忙问为什么。女郎随口说:“这小子刚刚萌生了弃妻一念,上帝命令状元换别人做了。”某公猛然惊醒,深深后悔不已,从此与妻子和谐恩爱,发誓白头偕老。几年后某公中了状元,担任了京城要职。

现代人传统道德观念淡漠,对婚姻随随便便,把古人说成是被“封建礼教束缚”。如今大陆社会上二奶、婚外情司空见惯,足见大陆人的道德已经沦落到何等程度。其实,一时感情冲动代替不了理智和伦理,人破坏婚姻导致的烦恼未必比维系婚姻的烦恼少。而且人在无知中随波逐流、为所欲为,却不知这会给自己削减阴德、带来报应。婚姻是终生大事,今生婚姻是前世因缘注定,婚姻是在天地神灵面前订下的契约,是不能想离就离,想不忠就不忠的。(据清.梁恭辰《北东园笔录初编》)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大纪元记者周明训台湾台南讯)您知道大老粗张飞竟然会绣花吗?您知道“十面埋伏”不仅是电影,也是曲子,更是妙计吗?还有,您想走进府城台南,寻找大街小巷中鸭母王朱一贵、义贼廖添丁,邱罔舍、白贼七等民间传奇、幽默逗趣的故事吗?
  • 大纪元记者罗令尹台中报导)在1985年被内政部评为国家第3级古迹的乐成宫,已成为台中市东区信徒的信仰中心之一。在它的建筑物雕饰中,处处可见忠、孝、廉、节的历史典故。为了将老祖宗的文化精华传承下去,在庙旁兴建了一栋图书阅览中心,提供附近居民和莘莘学子可以安静阅读的环境。
  • 管宁去世,天下不管是认识他的,还是不认识他的,听说了无不叹息,道德感动天下到了这种地步,真可谓极致啊!
  • 在古代,当人老年无子时,别人就会同情的说:“您真是伯道无子啊!”这是为什么呢?
  • 人们常说,宦海浮沉,人情淡薄。于是民间约定俗成,有了一句“官情纸薄”。南唐时,一桩婚姻牵出了前任的家事。面对孤苦无依的官宦女,南唐县令做出了很傻的决定,却令后人久久地怀念。
  • 岳阳楼
    范仲淹三次被贬,每贬一次,光荣一次,第一次称为“极光”,第二次称为“愈光”,第三次称为“尤光”。
  • 明清时,有一位传奇的水月老人。他曾精准预言“门内大虫”“耳后火发”。直到以吴三桂为首的三藩作乱,人们才明白其中的意思。这场磨难中,大臣范承谟被囚禁二年后,应难殉国。康熙皇帝御题“忠贞炳日”,赐予范家。
  • 鲁之裕宁愿失去当官的机会,也要尽力保护无辜的好官,堪称中华奇男子。
  • 大宋名将王韶(1030年—1081年)足智多谋,战功赫赫,为国开疆拓土二千多里。他因“奇计、奇捷、奇赏”,被时人戏称为“三奇副使”。僧人佛印曾称他是“杀人不眨眼的上将军”。到了晚年,王韶因为昔日滥杀,心生悔恨。然而,欠下的业债,他将以怎样的方式来偿还?
  • 曾国藩领导湘军,位高权重,握有财政大权,却能做到不取军中一钱,寄给家用。一张盐票利息三四千两白银。曾家照章领票,可领一二百张,曾国藩严令家人不准领。林则徐奉命禁鸦片,只要他松松口,就能很轻松的得到几百万的贿赂。他们二人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