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翔:玫瑰花中听潮音(6)

黄翔
【字号】    
   标签: tags:

        6

我们到达的时候,书店里只有零星几个人,想起陈破空先前问我今天活动有多少参加者?不由得心中格登一下!说不定除了两个“登台”的美女诗人、一个隐身于舞台下的观众中的女画家、剩下的就是我自己,既是外加的参与者、也是凄凉的观众?究竟是何结果、任何人无从预告?然而,在接近晚上八点的时候情况突然变化,人们在意料之外断断续续来了,并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空间里有一种“鼓胀”和“突然爆裂”的感觉。

当代已进入“花季革命”的时代,其情形也与此同样类似,冥冥中那个特定的“时辰”到了,人群就自然聚集于一个预定地点。这“地点”可以是任何一个聚集地点,这“时辰”是时间中的任何一个时辰。今天,以非暴力形式自由聚集的“花朵革命”,也就可能突发于“任何指定的地点”和时间中的“任何一个瞬间”!

今天的“花朵革命”,顺应民意与潮流,以“非暴力”的合法形式,体现公民维护和行使自身正当权利,其“和平变革”与传统“革命”性质上迥然有别!

表演者除了玛格丽特和克瑞斯托的“双簧”,也有别的美国女诗人的诗歌朗诵、其他表演者和听众中的即兴参与者,我的诗歌朗诵安排于接近尾声。虽然是寒冬,两个女诗人穿着却很清凉,像两朵绽开于舞台的玫瑰,使这个冬天的夜晚辐射出炎热夏日的阳光。她们舞动的身体如玫瑰在风中摇曳,怒放于这个黑夜、绽开于人们心中。我甚至从她们的表演、从伴奏的音乐和室内的气氛感受到“玫瑰花的潮动”、听见“玫瑰色的潮音”。

她们声称自己的表演艺术组合名称是“打字机女孩”(TypewriterGirls),舞台上设有一台供听众和表演者问答的打字机。其他表演形式有类似小话剧和美国式的“相声”节目。我的诗歌表演是另类特征和色彩的语言、形式和精神内容,观众面对的是与他们本土截然不同的精神文化。

两种文化,是相互和谐交融为一体,还是彼此尖锐面对和内在对立?!在我的切身体验中,东西方从未有文化意义上的人为冲撞。

古往今来,伟大的中华民族精神文化本具有普世价值,它宣导的是“天人合一”的精神和谐或“天地人”融为一体的境界,而非来自莱茵河畔的马克思式的“阶级斗争”意识灌输和精神说教!中华民族人文菁华中“无血腥”、精神视域中“无暴力”、追求生命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绝非天空下、地球上、人群中“不协调音”?!

东西方交流,文化有别于政治,最易于为互为沟通和彼此接受。尤其对中国而言,较之政治化的“意识形态”输送,以东方人文艺术的菁华进入西方主流社会是最佳方式。@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社会是全民的社会,不是哪个人的社会;是百家姓的社会,不是哪一家的社会。所以,当胡锦涛欲以一己的思想、性格、观念形态改变社会的时候,他所要改变的首先不是等着由他改变的社会本身,恰恰相反,他首先应该正视并改变的正是他自己,并抛开以往所持的一党思想立场的狭隘性和局限性。正因为如此,胡锦涛绝不能把眼光和心力只投向于对权力的关注、对一个社会的执政党及其现实的生死存亡的关注,而是应该率先舍弃个人和执政党对一个现代社会和全民所拥有的特权,以博大的眼光和胸襟关注每一个人的现实生存和全部人生。所以,这个社会需要“民主”而不是“主民”;需要“公仆”而不是“党主”。
  • (关注中国中心CCC报导)中国民主墙运动的开创者之一、著名自由派诗人黄翔先生应徐文立和布朗大学(国际大赦在布朗)学生会共同邀请,与徐文立在布朗大学同台演讲中国人权问题,同时黄翔先生激情澎湃地朗诵了他47年遭中共当局封杀的历年代表诗作,并当场挥毫写(画)下了记述民主墙历史的书法,受到了布朗大学师生们的热烈欢迎。明日一早,黄翔将和徐文立一起飞赴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将开始他们为中国的自由民主的事业继续奋斗的征程。
  • 要剖析中国当代政治和它的现行社会体制,离不开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的潜在文化衍变;要透视1978—1979年的中国民主启蒙运动或“民主墙运动”,也离不开与官方文化同时并行的在野的民间地下文学活动。所不同的是,一个是强势的地面河、是公开而“合法”存在的明流;一个是政治高压下的弱势存在、也即“非法”的地下“文学潜流”。
  • 在民主墙被封杀、我们被逮捕之前,我们由贵州高原出发,先后向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北京持续发起过六次冲击,最后一次形势已十分危急,仍冒险去了一个人,在天安门广场贴出最后一幅大型横幅标语:“民主启蒙运动万岁!”此人名梁福庆,原为贵阳至北京的火车上的列车员,我们先后多次从贵阳至北京、从北京返贵阳都由他“专列”来去包送。
  • 美国布朗大学以其自由的人文精神著称于世,早在上个世纪1978—1979年“民主墙时代”开始,人们一提及它的名字就不免肃然起敬,它是最早也是最长期关注始终备受压抑的中国人权及言论自由的美国著名的大学之一。
  • 我现在给你们写来此信,是因为出于对你们的信任,媒体应为社会良知和人类公义的体现,为此,我向你们发出紧急呼吁!
  • 文化是什么?文化是物质实体,也是精神实体。不同国家的文化具有不同民族风貌和地域特征,它既意味着一个国家物质和精神文明的总和,也标志着一个国家现阶段物质和精神文明发展达到的高度。一个国家的文化是一个国家的智慧和性情的 象征,也是一个国家潜在的灵魂和精神骨血。不同的文化具有各自不同的独特的精神品性,共同构成全人类的财富。
  • 2007年4月的最后一周,美国笔会主办的第三届“世界笔者之声”国际文学节又在纽约隆重举行,来自 45个国家的 150多名作家出席了这次盛会。作家们不仅仅讨论直接影响他们作品的问题,同时也讨论全球暖化、国际难民危机、伊拉克战争和政治折磨等问题。今年的文学节的主题是: “Home & Away”,虚构类型作家和非虚构类型作家的演讲和朗诵等 66场活动在纽约市内的 29个地方先后分别举行。
  • 中国当代“地下文学”本质上是专制体制内潜在的“自由文化”,而文化的自由及其真正“崛起”或“浮升地面”以社会实施“言论自由”、“出版自由”和一个社会兑现宪法所明文规定的公民诸多权利为先决条件。在这个意义上研究、分析、评估所谓南方和北方“地下文学”中的个体或群体,应以人为界别和划分的所谓“南北”双方同时都享有均等的机遇和公平的权利为前提。也就是说,对追求和创造自由文化的个人或群体,若要作出全面的有精神深度的客观比较和公正结论,首先不同个人或群体的精神成果应同样能够经由发表、出版和媒体宣传报导展示出各自的整体轮廓和面貌,以呈现整个社会和一个时代的精神自由、文化上的“多元”和“兼容”,也就是体现出所谓“百花齐放”和“百家争鸣”的实质和真正实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