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悠悠:讹诈碰壁 啬夫正义

默安

大纪元图片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一、腹黄享大义,执法杀亲子

战国时代,墨家学派中,有一位学者,名叫腹黄享。他在秦国居住时,很受秦惠王的尊重和信任。有一次,他的儿子杀了人,按照法律,应该判处死罪。秦惠王对他说:

“先生年纪很大了,又没有别的孩子,所以我已指示掌管司法的官员,对你法外留情,不杀你的儿子。请你在此事上,尊重我的意见。”

腹黄享说:“墨家认为,杀人者必须抵命,伤人者一定要处罚,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禁止凶杀和伤害。禁止杀人及伤害,是天下的大义。大王虽然对我特别照顾,命令官员不处死我的儿子,但我不能违背墨家的主张。”

腹黄享谢绝了秦王的宽宥,坚决要求依法办事。最后,他的儿子终于被判处了死刑。(出自《墨子闲诂‧墨子后语》

二、讹诈碰壁,啬夫正义!

东汉光武帝时,甘肃省居延县,有一个驻军首领甲渠彰侯(官职名)粟发(人名),贪婪横暴,亦官亦商。建武二年十二月的一天,他强迫下属军官华商、周育二人,替他到外地去卖鱼。华、周二人,既不愿去,又不敢得罪上司,便拿出一头黑牛、一头黄牛及四十石谷物,送给粟发,求他另外雇人。

粟发见钱眼开,接受下来之后,仅用一头牛和二十七石榖的低价,雇用了一个名叫寇恩的农民,到禄得县(今甘肃省张掖县西北),去替他出卖五千条鱼,要求卖到四十万钱。

这个农民寇恩,年近古稀,为了得到一头牛和二十七石谷物的报酬,以维持生计,便在数九寒冬,长途跋涉到了禄得县,结果销路不好,只得将鱼降价出售,远远不足四十万钱。不得已又将作为工钱的一头牛卖掉,勉强凑到三十二万钱,交给粟发的妻子,并给粟家代买了二万多钱的东西,还把自己的不少东西如车具、工具等,放在粟家,作为尚欠鱼价的抵押。以后,寇恩又让自己的儿子寇钦,去给粟发家,做了三个多月短工,算起来,这样不但能偿清欠款,而且还有富余。如此做了以后,他才鼓起勇气,到粟发家去,想取回自己抵押在粟发家里的物品。

不料,粟发仗势欺人,瞪起双眼,大声怒骂说:“你欠了我的钱,还想拿走东西吗? ”吓得这个老实农民,不敢再多说一句话,只得空手而回。

粟发见寇恩软弱可欺,便又心生恶念,企图再敲竹杠。他依仗自己武官的身份,竟然到居延县控告寇恩:诬告他私自卖了自己(粟发)的一头牛,并欠他二十石榖,让居延县替他追索。居延县令委托都乡(即城关)掌管司法的啬夫(官职名)审理。

啬夫叫来农民寇恩,仔细盘问,寇恩把来龙去脉一一陈述清楚。啬夫见他说得有根有据,合情合理,便如实向上级呈报。粟发见这场官司将要打输了,便又再次编造谎言,向居延县控告。居延县令又命啬夫复查,啬夫坚持原审意见。

粟发大发脾气,干脆跑到张掖太守那里,企图通过上级官吏的干预,使这场官司转输为赢。张掖太守不买粟发的账,只是批示:再验问、核实一遍。

正直无私的啬夫,见粟发如此蛮横,一面又做了查证,补充了材料;一面严正的向上级提出:粟发诬告寇恩,应当按律治罪。

最后,居延县和张掖府,接受了啬夫的建议,申报上司,以“诬告平民,讹诈钱财”的罪名,依法将粟发革职查办!为社会维护了正义,为百姓平反了冤屈。

(此事载于居延汉简(居延县的地方志)《粟君所责寇恩事》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他人做寿时,用酒肉腥膻应酬客人,反招短寿之因。徐母许太夫人,用法味酬恩,就种下了长生之果。
  • 有一天,汉文帝乘着漂亮的宫车,在京城里漫游,路过郎署的时候,看见有个老人在迎接他,一问知道他是冯唐,两人热乎地说起话来。
  • 这件事在赵国反响很大,大家都想看赵奢的热闹。如 果对付不了平原君,赵奢的税官,也就当不好了。
  • 自己的饥饿,就在当天;各囚犯的饥饿,已在前天。这样一比较,与其自 饱,不如先给囚犯。杨公如此替别人设想,福报自然很快。
  • 晏子见她面色如灰,神情憔悴,觉得很奇怪,心想:小女孩年纪轻轻,怎么会有满腹心事呢?便主动问道:“婧啊,你有什么事?”
  • 文帝拍案赞叹道:“俗人不明白远大的事理,出家人又滞于教条。像师父您这一番教 导,真使人恍然大悟,可说天人合一了!”
  • 当时的亲朋好友,听到有人对马伸议论纷纷,心中惶恐,都担心马伸会闯下大祸。马伸于是准备弃官,以便专心向二程求学。
  • 元旦正月初一“天腊”的早晨,有一个邪恶的小人,故急乘着酒醉,辱骂强富。强富就把门关上,不理会他。
  • 吴湛在泉水的旁边,捡到了一只白螺,于是就把白螺带回家里,放在瓮中。从此以后,每次他从外面回家,厨房里面的饭菜,都已经为他准备好了。
  • 继母于是就命令她自己所生的三个儿子:不可以和前妻生的儿子,享有一样的待遇。 无论是衣服饮食,起居进退,都相差很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