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子贱鸣琴而治

作者: 郑重
  人气: 416
【字号】    
   标签: tags:

春秋时代鲁国人宓子贱和巫马期都是孔子的弟子。巫马期在单父任县令时,每天清晨星星未落就出门,晚上直到星星高挂天上才回家,早出晚归,日夜不得休息,事必躬亲,才把单父治理好。后来鲁国国君任命宓子贱为单父县令。他任职期间很少外出,还常常悠闲地弹琴自娱,却把单父治理的很好。

孔子问宓子贱:“你治理单父(地区名),使那里的老百姓都很爱戴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呢?”

宓子贱说:“我要他们做父亲的爱护子女;做子女的爱护没有父母的孤儿;并教导他们:办丧事要尽哀。”

孔子点头说:“这些小的地方你都注意到了,一般的老百姓都能亲附你。但光这样还是不够的。”

宓子贱又说:“在单父,我当成父亲事奉的有三个人;当成兄长事奉的有五个人;当成朋友交往的有十一个人。”

孔子说:“当成父亲来事奉的有三个人,可以教导老百姓孝道;当成兄长来事奉的有五个人,可以教导老百姓悌道;当朋友交往的有十一人,可以拔取人才。这就进一步了,知识地位稍高一层的人也亲附了。但光这样还是不够的。”

宓子贱说:“单父一地,能力、智慧、德行,胜过我的有五个人。我恭敬地事奉他们,大小事皆先向他们禀告,征询他们的意见。”

听到这里,孔子长叹一声:“最重要的就是这个原因吧!以前尧舜治理天下,最花力气的便是找寻贤人来帮助自己。因为贤人是一切美善事物的基础。可惜啊!让你只治理单父地区,真是委屈你了!”(据《孔子家语》)

--摘编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这种君主教育——驭君术,是良相所不可或缺的职责和能力。
  • 春秋时期,齐国少年竖刁,进宫伺候齐桓公,深得齐桓公的宠爱。竖刁长大后,地位更加显赫。
  • 苏州葛可久是个名医。朱丹溪隐名埋姓,投之于门下。三个月过去了,葛可久发觉他切脉、处方有时还超过自己,因此很器重他。
  • 孔子见到老子,便跟老子谈起仁义。
  • 名字叫“知”的人,在玄水边,遇见名字叫“无为谓”的人。
  • 召公当年曾经在一株甘棠树下休息,众百姓就尽力保护这株甘棠树,让它永久完好茂盛。
  • 霍光奔忙一生,到老被朝臣所惧恨。家族中人张狂无忌,结果皆死于非命。
  • 原来陈后主与张贵妃、孔贵嫔三个人,是捆在一起被拉上来的。陈后主就是到死,也还要拥着女人!
  • 周厉王这么一做,人民都不敢随便乱说话了。两个熟人如果在路上碰面,只能互相递个眼色,擦肩而过,谁也不敢跟对方聊个天、说个话。
  • 叔孙通明明说的是一派胡言,却得到秦二世的宠信,官封博士,成为炙手可热的红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