宓子賤鳴琴而治

作者: 鄭重
  人氣: 434
【字號】    
   標籤: tags:

春秋時代魯國人宓子賤和巫馬期都是孔子的弟子。巫馬期在單父任縣令時,每天清晨星星未落就出門,晚上直到星星高掛天上才回家,早出晚歸,日夜不得休息,事必躬親,才把單父治理好。後來魯國國君任命宓子賤為單父縣令。他任職期間很少外出,還常常悠閒地彈琴自娛,卻把單父治理的很好。

孔子問宓子賤:「你治理單父(地區名),使那裏的老百姓都很愛戴你。你是怎麼做到的呢?」

宓子賤說:「我要他們做父親的愛護子女;做子女的愛護沒有父母的孤兒;並教導他們:辦喪事要盡哀。」

孔子點頭說:「這些小的地方你都注意到了,一般的老百姓都能親附你。但光這樣還是不夠的。」

宓子賤又說:「在單父,我當成父親事奉的有三個人;當成兄長事奉的有五個人;當成朋友交往的有十一個人。」

孔子說:「當成父親來事奉的有三個人,可以教導老百姓孝道;當成兄長來事奉的有五個人,可以教導老百姓悌道;當朋友交往的有十一人,可以拔取人才。這就進一步了,知識地位稍高一層的人也親附了。但光這樣還是不夠的。」

宓子賤說:「單父一地,能力、智慧、德行,勝過我的有五個人。我恭敬地事奉他們,大小事皆先向他們稟告,徵詢他們的意見。」

聽到這裡,孔子長歎一聲:「最重要的就是這個原因吧!以前堯舜治理天下,最花力氣的便是找尋賢人來幫助自己。因為賢人是一切美善事物的基礎。可惜啊!讓你只治理單父地區,真是委屈你了!」(據《孔子家語》)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這種君主教育——馭君術,是良相所不可或缺的職責和能力。
  • 春秋時期,齊國少年豎刁,進宮伺候齊桓公,深得齊桓公的寵愛。豎刁長大後,地位更加顯赫。
  • 蘇州葛可久是個名醫。朱丹溪隱名埋姓,投之於門下。三個月過去了,葛可久發覺他切脈、處方有時還超過自己,因此很器重他。
  • 孔子見到老子,便跟老子談起仁義。
  • 黃帝。(柚子/大紀元)
    名字叫「知」的人,在玄水邊,遇見名字叫「無為謂」的人。
  • 召公當年曾經在一株甘棠樹下休息,眾百姓就盡力保護這株甘棠樹,讓它永久完好茂盛。
  • 霍光奔忙一生,到老被朝臣所懼恨。家族中人張狂無忌,結果皆死於非命。
  • 原來陳後主與張貴妃、孔貴嬪三個人,是綑在一起被拉上來的。陳後主就是到死,也還要擁著女人!
  • 周厲王這麼一做,人民都不敢隨便亂說話了。兩個熟人如果在路上碰面,只能互相遞個眼色,擦肩而過,誰也不敢跟對方聊個天、說個話。
  • 叔孫通明明說的是一派胡言,卻得到秦二世的寵信,官封博士,成為炙手可熱的紅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