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相管仲的輔君術

作者: 羅善
  人氣: 41
【字號】    
   標籤: tags:

齊桓公作為一個大國的君主,他的一舉一動應該能夠影響整個中原及四周的情勢。但是在他尚未拜管仲為相時,他的影響力可以說是微乎其微。拜管仲為相之後,齊桓公由平庸之君搖身一變為天下之霸主。良相管仲曾經用盡方法來開導桓公,使他具備霸者的風範與能力。這種君主教育——馭君術,是良相所不可或缺的職責和能力。

下面有幾則歷史故事,可以看出管仲對齊桓公所下的苦心。

剛開始管仲雖然被任用為相,卻無法得到全國上下的支持,使國政走上軌道。他就想方設法博得齊桓公的重視和眾人的信賴。

管仲任職不久,桓公與他交談。桓公問他:「現如今國政怎麼樣?」管仲答道:「小臣出身貧寒,沒有辦法讓名門豪族聽從於我。」

桓公聞罷,即刻讓他做「上卿」。但一段時期過去了,國政依然如此。桓公便再度召管仲來,問道:「為了方便你辦公,我已封你為上卿。但是國家仍無發展,原因何在?」管仲答道:「微臣貧無立錐之地,如何驅使富豪之家?」言罷,桓公就把一年的國稅收入賜給了他。

可是過了一段時間,國政仍然未見起色。桓公心急如焚,又問管仲:「我已經屢次依你所願,國政卻依然如故,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管仲答道:「君主您還不完全信任我,我不可能控制您身邊的人。」

桓公聽了,就在他的名號上加了一個「父」字,要求國人皆稱仲父,不得稱名夷吾。有事先告知仲父,再稟明君主。

管仲得到身份、財產、稱號之後,便無後顧之憂,立刻大力推展國政,使齊國國力大增。

另外管仲也時常對桓公施以教育。這裡講述一段膾炙人口的故事。

有一次桓公去打獵,在追逐一隻鹿時,不知不覺深入一片荒山之中。突然眼前出現一個溪谷,溪谷前站著一位老者。桓公便上前問道:「請問此溪谷為何名?」 「愚者之谷。」老者恭敬地回答。

「好奇怪的名字啊!」 「是的!這個谷是以我的名字取的。」

「前輩看起來聰明得很,怎麼會是愚者呢?」 「說來話長。我曾經養了一頭母牛。它生下小牛之後,我就賣了這匹小牛,買了一匹馬回來。這時遇到一個惡徒,他認為母牛絕不可能生出小馬,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我的小馬奪走了。鄰居知道了這件事,就稱我為愚者。我常來這個山谷,所以稱之愚者之谷。」

桓公感到很吃驚,連話也說不出來。「自己買來一匹馬,居然任人奪走,真是愚者。」桓公心中暗自想著。

第二天上朝時,桓公將此事告訴管仲。誰知管仲聽了,立刻整其衣冠,正襟跪拜,而後自責說:「此乃臣之錯!堯為天子時,有名相咎繇輔佐。如果在那個時候,絕對不會有人搶那位老者的小馬。即使真有這種不肖之徒,只要政治能上軌道,這種現象是不會出現的。那位老者深知我國政治腐敗,無清廉之官能正確判案,無奈才會忍受惡徒的搶奪和鄰人的嘲笑。我們必須立刻改革朝政,否則是不能使百姓信服的!」

通過此事管仲趁機給桓公上了一課,使桓公明白為君應有的作為。

有一天,桓公對管仲抱怨說:「本國地域不廣,資源貧乏,眾多朝臣奢糜無度。寡人很想根除臣下的浮華之風,不知你意下如何?」

管仲說:「難得君主能想到!依臣所聞,下臣的衣食車行都是以君王為模仿的對象。如今大王吃的是上等美味,穿的是綾羅綢緞,難免臣下會如此。詩經中寫道:口說無憑,將無以服人。大王若想根除臣下的奢侈之風,必須以身作則才行。」

此後桓公就改穿樸素的朝服上朝聽政。這樣不到一年,齊國的風氣煥然一新。奢靡之風從此銷聲匿跡。

又有一次,桓公召管仲前來,問道:「那些亡國之君,到底犯了些甚麼錯誤,以致於連國家都亡了呢?」

管仲答道:「那些亡國之君,只知一味地充實自己的庫藏,搜刮百姓的財產,而且四處征討,企圖奪取他人的領土,根本不知怎樣取得其他諸侯的支持(這是第一種過錯);只會不斷加重賦稅,完全不知道如何贏得民心(這是第二種過錯);他們老是事後急於求得他人的支持,未果,又不肯承認自己錯誤,只會一味責怪他人(這是第三種過錯)。這就是他們的三種過錯。犯了其中之一,便會喪失領土,犯了全部的話,就免不了滅亡的命運。其實說起來,他們也不想使國家滅亡在自己手上。是由於不懂得為君之道,在不知不覺中陷入泥淖而不能自拔。」

桓公一直都很信任管仲。管仲經常找機會,對君主施以教育。而桓公也能虛心接受,努力實踐。桓公能夠如此虛心地學習,實在需要有相當的克己功夫。也因為桓公能有這種心胸,才能登上霸者之位。(事據《史記》等書)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魏春雨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