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流浪心绪(六十三)错误

作者:梅花一点

3月12日,韩国京畿道军浦区修理山美丽优雅的野花报春。图为边山银莲花。(全宇/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在浪迹天涯的旅途之中,流浪者的流浪步伐依旧是那么的坚定,奔跑太快会很快的疲倦,速度太慢或许赶不及前面的旅店,不小心的风餐露宿也许成为一种经验的考察,露宿街头会不会惨不忍睹地败在自己的心慌意乱。叫花子会不会乞讨一些麻烦的错误而惹恼上身呢?香喷喷的面包店旁,几只狗儿在对着脏兮兮的乞丐乱吼乱叫。

没有任何事物能够得到精确的测量,因为在人世间的尺子有时间的微妙变化,也有人类视觉及其感觉的微妙变化,也有时空的摩擦变化在弥漫,也有时时刻刻的误差在书写着每一项数据的精确度。人类的力量即使想方设法在避免误差的错误,但是,误差是永恒的存在,并且存在着所有数字的精确幻觉。时间之维是箭头的指向,飞过了静态的虚空意念,把变化变成亘古的永远,把错误的遗憾和秘密永存在迷幻的人世间里。

妈妈忘记给锅炉熄火了,烤焦的菜饭难以下咽,也成了一天的笑谈和恼怒。而怒发冲冠为红颜,两个朝代随之消亡而另一个朝代随之崛起,引清兵入关的西南王,也会在反叛之中回答自己的错误选择吗?霸王别姬,自刎乌江结束了楚汉纷争的民不聊生和生灵涂炭。历史为失败者书写错误的事实,却为何错误的流淌依旧一再而再呢?店开店关,走过一个一个流浪者的足迹,百年的永恒传说着秘密的成功,轮回转生了下一场成功打败错误的故事。

因缘的丝网,交织在人世的浑浑沌沌之间,牵不出可以斩断丝网的无牵无挂。这个属不属于美丽错误的起源之海呢?迷乱世间的唯一,造就着一个个流浪者的孤寂和追寻,在烦恼的思绪里锻造成为一个人格的样式,或是君子或是小人。知识的苹果被咬出了善恶分明,逐出美妙的伊甸园来到荒蛮之地,就需要自己努力的开垦才有收获。有罪的人怎么能生存在完美无缺的天堂里呢?

沁透梅香,行者们的正念正行判定了作为人的不仅仅只有凡俗人情世故的唯一标准,在极度的严寒风霜里也有纯正光芒的指引,也有超越人世沧桑的圣洁,也有希望的永恒福音在传扬。@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在人世,必烦恼,烦恼折磨会是伤还是药? 在所有的自我折磨当中也有意无意的去伤害了其他的人,编织成一张巨大的因缘之网,套住了所有的情丝迷雾,收罗了许多悲欢离合。
  • 对于流浪的过客,即使打过照面,也未必属于你世界的一分子,因为匆匆而过的烟云,飘散了所有的想入非非。
  • 漫漫的天地,有其可以无需人工刻意书写与雕凿的指示牌,且无所不在,无所不明。唯独,隐秘圣洁的神,穿行其间无人能知会。神秘的指示能来自谁的启迪呢?
  • 在镜子里的现实推理就是,外面世界通过光线把自己的影像投射到镜子里,而镜子根据自己的意愿看看是否是属于值得哈哈大笑的境况。
  • 天地之间的幻化之线,是流浪者永远流浪的动力和看不见未来的预想,使得流浪者有了所有值得回味的理由。
  • 水有深渊,山有山背,地有土里,天有天外,墙壁无所不在,千山万水把时空塑造成各自独立又相互关联的整体,所以有了大大小小的故事述说着各自的秘密。
  • 意义的丛林就此诞生,流浪者就流浪在这丛林里,或者迷失了,或者自安其状自得其乐,或者还有更多的或者。和所有的叫花子般的边缘人一样,即使在天涯海角的边缘,故事也没有暂停自己流浪的探索。
  • 是否能够把傻乎乎的傻里傻气淹没溶透进流浪的行走之中呢?流浪者依旧在流浪,不管是否有他者和旁观者在判断这些是否属于傻。
  • 流浪者或者流浪在繁华都市,或者流浪在偏僻乡村,或者流浪在戈壁沙漠,或者流浪在高山草原。在任何地方的流浪,都在把缘分的喜怒哀乐的情节完整的述说,也在游戏中了结或者轮回到下一次的无明记忆之中,继续着不知不觉的游戏。
  • 任何事物演进的假象在于时间的造化,而假象的逼真来自有缘人可能的选择过程。有了缘分即可以牵手,牵手的恋人在碰撞之中激荡着热恋的心绪,却问情为何物?一直不好否认的就是这个无法被演进的幻觉,好像又在演化着爱恋的各种情境,使得人类在永久的书写一次又一次的执著爱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