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家政工牵藤(13)

作者:宋唯唯

家乡,春回大地,艳阳天,油菜花铺天盖地,播种过的原野上,春麦茸茸地绿了一层。(伊罗逊/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雨季还没有结束的时候,牵藤夫妇就离开了深圳。原因是,牵藤的男人长兴,在工地上干活时,从作业的吊车上失脚摔下来,伤了一条腿。受伤的理由总离不开一个祸不单行,假如也是万万千千个:假如那时候不那样……结果就不会是这样。然而,结果只有一样,长兴从高空下迎接他的水泥地面被拾起来,转而送进了洁白的医院,全身铺的盖的一律温柔软和,连断掉了的腿也一并打上石膏—-从此,再也干不了体力活了。男人少了一条腿。

牵藤板着一张灾难中的脸,如常地在按着每日的路线图穿梭,照着时间表准时出现在各户业主家,上工干活。她是个不哭的女人,在这个城市,流泪有什么效果呢?有什么用途呢?她才来深圳的时候,就懂得这道理。谁哭赢过这个庞大无情的城市?她还真没见识过。灰冷冷的风雨里,深蓝大道车如流水,霓虹灯光在雨季里繁华地绽开。她的长兴留在病房里,不用在这天气穿着潮乎乎的工服、胶鞋去爬高攀低了。照例地,忙上一上午,在玫瑰家里才可以歇口气,她给自己倒了杯热水,在茶几上的煮水果茶的木瓜牛奶的角料里过了一遍,恶狠狠地喝着。然而,杯子里那杯说白不白说稠不稠的,取意于奶茶,然而又不曾取得半点奶茶精华的灰灼的热水,一瞬间就刺激了她。那种腥的,生的,发馊的变质了的牛奶和木瓜的气味,比刷锅水,变质的牛奶,比烂熟的木瓜更加难闻的气味,叫她恶狠狠地喝下去,又迫不及待冲到洗手盆前,恶狠狠地吐出来。

浴池里,照例地泡着几件待手洗的绯薄的内衣,轻得像个死了的淫妇浮上了水面。牵藤发出了破天荒的大动静,随即很觉醒地竖起耳朵,听一听屋子里的动静。门后边照例是静谧的,连翻身和被惊醒的梦呓都无。她推推门,原来只是虚掩着,里头的窗帘低垂,薄被横陈,大镜子前的地毯上,扔着打开的脂粉盒、香水瓶,从柜门里拽出来没被放回去的衣衫。玫瑰昨晚不曾回来,或者是大清早被人就出去约会了。

牵藤绕过那些镜子和瓶子,唰唰地,拉开窗帘。一天一地的雨水,在绿色玻璃窗前织着雨帘,房间里,那种一如气场的虚空,带着些些的甜蜜、娇慵、伤感。还有一些,潜伏在壁角门后的,异样的情愫,毛茬茬的,惹人心跳的激素,那是情欲,风一样的回旋在这个玫瑰色的房间里,处处都是昨夜风月的遗情。

牵藤光着脚,恶狠狠地掠过地毯,操起吸尘器,开始清理地板,她擦过了家俱,地板打过一层蜡水,整理过沙发,洗过了浴池的衣衫。进了厨房,打开马夹袋里的蔬菜,开始烧饭。她昨天烧的菜,还原复原地摆在餐台上。筷子、汤勺的位置上,还看得见她昨天精心的手势。天气是暖暖的甜酒酿一样的雨天,菜在常温里摆了一宿,葱姜蒸海鱼变味了,青菜呢,黄皮老叶地卧在菜汤里,粥呢,散发出类似米饭馊了发酵了的气味——玫瑰不在家。根本上她昨天就不曾在家。

她没通知阿姨,给她留一张纸条,或者发一条短信。根本上她不在意,即便阿姨老老实实地买了菜,烧了饭,浪费了,那又算得了什么呢?什么都算不上,妨碍得了什么呢?(待续)

责任编辑:芬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林荫道两端的公寓楼,静静地泊在晨光里。牵藤笑咪咪地和楼门保安道过早安,就上了电梯。这是她一天里的第一个笑容,那种带点羞涩、拘谨,脸红红的笑容。一个得体的家政工的笑容。
  • 窗外的大风吹拂着椰子树,树荫婆娑,牵藤爱惜这午后舒适的,略略倦怠的时光。远方的风正在吹拂她家乡的原野,热热的风,辽阔的麦浪。
  • 待车开了,牵藤缩回贴在窗玻璃上殷勤应承的笑脸,一看荷荷,满脸的泪水,正扭过头,眼睛紧紧地看着父母,轮胎驰过泥土路面,扬起的灰尘弥漫,爹娘就措着手,肩并肩,矮小地站在黄尘里,尽力地望着随车而去的女儿……
  • 是六月的平原,还乡路上全是郁郁莽莽苍翠的颜色,空气里充满了油菜成熟的香味。沿途的大南风烈烈地吹着
  • 牵藤在下午的满室西晒里,擦玻璃,拖地,她出着大力气,做得挥汗如雨的,荷荷站在她身边,她热乎乎的肉气,铺面而来,中年妇人,熟透了的肉气,带着汗水发酵了一日的味道,令荷荷觉得亲,还有种,近乎沮丧的难过,她心疼她的劳苦,陀螺似的一天运转。
  • 牵藤呢,她的殷勤、活泼、本分的笑容张罗了一天,此时也累了,笑不动了。平着一张脸,平着手脚,也没心劲再收敛动静了,她打开水,哗啦哗啦地淘洗拖把,擦过地板,家俱擦擦,碗洗一洗。写字楼小姐盘腿坐在沙发上,膝头搁着一只笔记本电脑,上网打发着时间。她火眼金睛地监督着牵藤。
  • 夜晚的车辆从光带里撒着欢儿驰过,身姿是放任的肆意,对于寻欢作乐的欢快奔赴。这城市的夜,从来如此风情。牵藤的身影,在橙色光照的街道下走,如一只老实巴交的小蚂蚁。
  • 据说这是家乡的风俗,新娘第一次上婆家要跑得快,今后这个家才发得快。 我们家的宴席是摆在院坝里的,叫做坝坝宴。
  • 地里的禾苗干得成了柴禾,一根火柴就能把地里的庄稼烧得干干净净。我们家乡的姑娘长大了都想嫁到山外去,那里自然条件好,劳动轻松还吃得饱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