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林中的风声(3)

作者:肯尼斯·格雷姆(苏格兰)

厌倦了春季大扫除的鼹鼠,决定钻到地面上晒晒太阳,展开一场冒险之旅。(shutterstock)

  人气: 6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鼹鼠凄凉地坐在树墩上,竭尽所能地试图控制情绪,他觉得自己就快要哭出来了。一路上,他一直努力和悲伤搏斗,强压着胸中那股想啜泣的冲动,可是那些泪水偏不听话、奋力抵抗,硬是一点一点地往上冒,第一滴、第二滴,接着一连串悲苦如泉水般汩汩涌出;鼹鼠终于放弃挣扎,绝望地放声痛哭。他知道,他已经失去了那个曾经近在咫尺、几乎就要找到的家。一切都结束了。

河鼠看到鼹鼠突如其来的强烈悲痛和泪水,大吃一惊,有好一阵子都不敢开口说话。最后,他以一种非常平静、充满同情的语气问道:

“怎么了,老弟?发生什么事了?把你的烦恼说给我听,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好吗?”

可怜的鼹鼠现在完全吐不出半个字,他的胸膛以飞快的速度剧烈起伏,话才到口中,就又被堵了回去,哽在喉咙里。

“我知道,我的家是个……破烂又肮脏的小地方……”

他最后终于一边呜呜啜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

“不像……不像你的家那么舒适……也不像蟾蜍庄园那么漂亮……或是像老獾的房子那么棒、那么宽敞,可是它是属于我自己的小屋……我很喜欢它……我离开以后就把它忘得一干二净……刚刚我突然闻到了它的气味……就在路上,就在我叫你那时候,可是你不理我,河鼠……过去的一切宛如潮水般不断涌向我……我好想要我的家!……天哪,天哪!……无论我怎么喊,你就是不回头,河鼠……虽然我一直闻到它的气味,但我只能丢下它离开……我的心都要碎了……河鼠,我们本来可以过去看它一眼的……一眼就好……就在附近而已……可是你偏偏不肯回头,河鼠,你就是不回头!天哪,天哪!”

回忆再次掀起了一阵悲伤狂涛,鼹鼠又开始抽抽搭搭地哭泣,说不下去了。

河鼠愣在那里,两眼直盯着前方,什么也没说,只是温柔地拍拍鼹鼠的肩膀。过了一会儿,他沮丧地喃喃自语:

“现在我完全明白了!我真是只蠢猪!没错……一只大蠢猪!不折不扣的大蠢猪!”

河鼠静静守在一旁,等到鼹鼠的啜泣声逐渐缓和下来、变得比较有节奏,不再像狂风暴雨般猛烈;又等到鼹鼠开始频繁地吸鼻子,只间或夹杂着几声哽咽,他才从树墩上站起来,若无其事地说:

“好啦,老弟,现在我们最好开始上路啦!”

话一说完,他便转过身,朝着他们辛苦征服的原路走回去。

“河鼠,你要(嗝)去哪里(嗝)?”

泪流满面的鼹鼠抬起头来,惊讶地大喊。

“我们要回去找你的家啊,老弟,”河鼠开心地说:“你最好也一起来,毕竟可能要花点力气才能找到,我们需要借助你的鼻子呀。”

“噢,回来,河鼠,快回来!”

鼹鼠急忙站了起来,快步追上去。

“我跟你说,没有用的!来不及了!天色太暗了,那个地方又离我们很远,而且快要下雪了!再说……再说,我并不是有意要让你知道我对家有那种感觉……这纯粹是意外,是个错误!想想河畔,想想你的晚餐!”

“什么河畔、什么晚餐,全都见鬼去吧!”河鼠诚心诚意地说。

“我跟你说,我非去找你的家不可,就算要在外面待上一整夜也没关系。所以,老弟,打起精神,抓住我的手,我们很快就会回到那里的。”

鼹鼠仍一边吸鼻子,一边不断恳求,心不甘情不愿地被他那专横的同伴强拉着往回走。河鼠一路上滔滔不绝、开心地东聊西聊,而且还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努力提起鼹鼠的情绪和活力,想让这段乏味又累人的路程走起来感觉短一点。

最后,河鼠觉得他们已经逐渐接近稍早“绊住”鼹鼠的地方,于是便开口说:

“现在都不要讲话,该办正事了!用你的鼻子,也用你的心找吧。”

他们默默走了一小段路。突然,河鼠感到有一股像是电流般的微弱震颤穿透鼹鼠全身,从他牵着鼹鼠的那只手臂上传过来。他马上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屏气凝神地等待着。

那些信号传过来了!

有那么一会儿,鼹鼠挺起身子,僵硬地站在原地,翘起的鼻子微微地颤动,仔细嗅着空气。

接着,他急速往前冲了几步――不对――停下来――再试一次,随后便带着十足的信心,坚定地慢慢往前走。

河鼠怀着兴奋的心情紧跟在鼹鼠后头。鼹鼠就像个梦游的人一样,在淡淡的星光下跨过一条干涸的水沟,钻过一道树篱,不停用鼻子嗅着,横越一片没有任何小径、光秃秃的广阔田野。

突然间,鼹鼠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一头钻进地底;幸亏河鼠非常机灵、密切注意着鼹鼠的一举一动,于是他立刻跟着钻下去,进入一条地道,让鼹鼠那敏锐又诚实的鼻子带领他们继续往前走。

这条地道又闷又狭窄,有股刺鼻的土腥味。河鼠觉得他们走了很久很久,才终于走到尽头。他直起腰来,伸展四肢,抖抖身体。鼹鼠划了一根火柴。河鼠借着微弱的火光,看到他们站在一块开阔的空地上,而且地面打扫得非常干净,还铺了一层细沙;正对着他们的就是鼹鼠家那扇小小的前门,门旁边挂着系有铃绳的拉铃,上面则用华丽的哥德体漆了“鼹鼠小屋”四个字。

鼹鼠俯身向前,从墙上取下一盏挂在钉子上的灯笼,把灯点亮。河鼠环顾四周,发现他们正站在一个像是前院之类的地方。

门的一侧摆着一张花园座椅,另一侧则有个石头制成的滚筒;因为鼹鼠在家时非常爱好整洁,无法忍受别的动物在地上乱踢乱踩、留下一道道足迹,最后搞得到处都是小土堆,所以准备了这个滚筒好用来压平地面。

周围的墙上挂着几个插有蕨类植物的铁丝花篮,花篮与花篮之间则用托架隔开,上面摆放着许多石膏像,有意大利的民族英雄加里波底、婴儿时期的希伯来人先知撒母耳、英国女王维多利亚,以及其他近代的意大利英雄。

前院另一边设有一个可以玩“撞柱游戏”的球道,球道两边摆了几张长椅和小木桌,桌上有几个环状的痕迹,一看就知道是啤酒杯留下来的印子。

庭院中间有个圆圆的小池塘,池塘边缘镶着一圈鸟蛤贝壳,里面养了几只金鱼;池塘中央伫立着一座造型独特、别出心裁的柱状装饰,上面嵌着更多鸟蛤贝壳,柱顶则有一颗很大的银色玻璃球;映现在玻璃球上的周遭景物看起来全都走了样,让人觉得好玩又有趣。

看到这些熟悉又亲切的事物,鼹鼠脸上闪闪发光,绽出愉快的笑容。他催着河鼠,要他快点进门,接着点亮门厅的灯,快速扫视了一下他的老家。

他看到所有东西都积了一层厚厚的灰,看到这间房子因为长期被遗忘而展现出来的荒废与凄凉,看到它狭小又贫乏的空间,还有破破烂烂的摆设――他不禁颓然瘫倒在椅子上,将鼻子埋进手心里。

“噢,河鼠!”他沮丧地哭喊:

“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夜晚把你带到这个破旧又寒冷的小地方来?要不是因为我,你现在应该早就回到河岸,坐在熊熊燃烧的炉火前烤脚,享受所有属于你的美好事物了!”

河鼠完全不理会鼹鼠这番悲惨的自怨自艾。他东奔西跑,忙着把门打开,查看各个房间与橱柜,并点亮小灯和蜡烛,放在各处。

“好漂亮的小屋喔!”他开心地大叫:

“真是小巧精致!设计得真好!每样东西都安排得恰到好处!我们一定会度过一个非常棒的夜晚。首先,我们要生一大堆暖烘烘的火,嗯,这交给我,我最会找东西了。看样子这里就是客厅对吧?太好了!这些嵌在墙壁上的小床是你自己设计的吗?好棒喔!现在我负责去拿木柴和煤炭,鼹鼠,你去拿鸡毛撢子――厨房桌子的抽屉里就有一把――然后把灰尘清干净、收拾一下。动起来吧,老弟!”

河鼠活力充沛、兴致勃勃的模样让鼹鼠大受鼓舞。他振作起来,全心全意、努力认真地撢去灰尘,把东西擦得闪闪发亮。与此同时,河鼠跑了一趟又一趟,抱回满满的柴火;过了不久,壁炉里就冒出一团猛烈燃烧的欢快火焰,炽热地窜上烟囱。河鼠叫鼹鼠过来取取暖,可是鼹鼠又突然陷入另一阵忧郁,绝望地跌坐在沙发上,把脸埋进鸡毛撢子里。

“河鼠,”他呜咽着说:

“你的晚餐怎么办?你这又冷又饿、又累又可怜的动物,我完全没有东西可以招待你,完全没有,就连一点面包屑也没有!”

“你呀,这点小事就认输了吗?”

河鼠的语气流露出一丝责备:

“我刚才清清楚楚看到厨房碗橱上有一把用来开沙丁鱼罐头的开罐器,这就表示屋里的某个地方一定有沙丁鱼罐头呀!振作一点!打起精神来,跟我一起去找东西吃吧!”

于是他们俩搜遍了小屋里每一座橱柜、翻遍了每一个抽屉,结果虽然不是很理想,但也还算可以。他们找到了一罐沙丁鱼、差不多满满一盒高级硬饼干,还有一条包在锡箔纸里的德国香肠。

“够你摆一场宴席啦!”

河鼠一边说,一边把餐桌摆好:

“我敢说,有些动物巴不得今天晚上能坐在这儿跟我们一起吃晚餐呢!”

“可是没有面包!”鼹鼠哭丧着脸呻吟道:

“没有奶油,没有……”

“没有鹅肝酱,没有香槟!”

河鼠咧嘴大笑,揶揄地说:

“这倒提醒了我――走廊尽头那扇小门后面是什么?当然是你的地窖喽!等着看吧,你家的好东西都在那儿呢!”

河鼠走进那扇通往地窖的小门,没多久又走出来,身上还沾了点灰尘,他两只爪子各握着一瓶啤酒,两边手臂下方也各夹了一瓶。

“看样子你还真是个懂得享受的家伙呢,鼹鼠!”他说:

“你家应有尽有嘛!这真是我这辈子看过最棒的小地方了!欸,这些印花壁纸是哪儿弄来的?上面的图案让这个地方看起来更有家的感觉呢,真的。难怪你会这么喜欢这里,鼹鼠。把小屋的故事说给我听听吧,你是怎么把它布置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于是,在河鼠忙着拿盘子、摆刀叉,用蛋杯调芥末酱时,鼹鼠便开始谈他的小屋了。因为刚才所受到的情感冲击还没有完全消失,所以他的胸口还是不断起起伏伏。

起先他还有点害羞,后来越讲越起劲,也更无拘无束了。他谈到这个是怎么计划的;那个是怎么想出来的;这个是从某个阿姨那里意外得到的;那个是某次惊喜发现、物超所值的便宜货;还有这样东西是靠勒紧裤腰带省吃俭用、辛苦赚钱买来的。

说着说着,他的心情总算好了起来,忍不住用手轻抚那些属于他的珍贵私藏。他提着灯,钜细靡遗地向客人介绍每样东西的特点,完全忘了他们俩都急着想吃晚餐。

河鼠饿得要命,却还是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认真地点着头、一边皱起眉头仔细端详,并在遇到可以下评语的机会时说些像是“太棒了”、“真了不起”之类的话。

最后河鼠好不容易把鼹鼠哄到餐桌旁,拿起开罐器,正要打开沙丁鱼罐头时,前院里突然传来一阵声响,像是几只小脚丫在铺满砂砾的地面上乱踏,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七嘴八舌、听不太清楚的说话声。

那些说话声断断续续地传进他们耳里――

“好,现在大家排成一排――汤米,把灯笼举高一点――先清清你们的喉咙――等我数完一、二、三之后就不准咳嗽喽—小比尔在哪里?快过来这边站好,快点,我们都在等你呢……”

“怎么啦?”河鼠停下手边的事情问道。

“我猜一定是田鼠来了。”鼹鼠露出引以为傲的神色:

“每年这个时候,他们总会按照惯例挨家挨户地报佳音、唱圣诞颂歌。他们是这一带非常知名的合唱团喔!而且他们从来没有略过我家,最后总是会来到鼹鼠小屋。我以前都会给他们一些热饮料喝,有时如果我负担得起,还会请他们吃晚餐。听到他们唱歌,就好像回到过去的时光一样。”

“那我们去看看吧!”

河鼠放声大喊,跳起来往门口跑去。

他们猛地把门打开,一幅美丽动人、合乎时宜的节庆景象瞬间映入眼帘。一盏牛角灯散发出幽微的光芒,点亮了前院;大概有八只或十只小田鼠站成一个半圆,每个人脖子上都围着毛料精致、又厚又软的红围巾,前爪深深插进口袋里,不断轻跺着脚取暖。

他们圆滚滚的小眼珠亮晶晶的,腼腆地互相交换一下眼神、窃笑了几声,然后又吸吸鼻子,不断用大衣的袖子去擦鼻水。

门打开的时候,其中一只提着灯笼、年纪比较大的田鼠刚好喊了一声:

“预备,一、二、三!”

紧接着,那些尖细的小嗓门便唱了起来,歌声直上天际。他们唱的是一首非常古老的圣诞颂歌,是他们的祖先在覆盖着冰霜的休耕地里,或是大雪纷飞、天寒地冻的炉边创作的,之后就一代代留传了下来。

每逢圣诞佳节,田鼠们就会站在泥泞的街道上,对着灯火通明的窗户唱这些圣诗,把祝福分享给大家。

《圣诞颂歌》

村民们,在这天寒地冻的时节,

请敞开你们的家门,

让我们在温暖的炉边稍歇;

纵使寒风吹、雪花飘,

属于你们的喜悦就在明朝!

我们伫立在冰霜雨雪里,

跺着小脚跟,朝手指呵气,

远道而来祝福你……

你们坐在火旁,我们站在街心……

愿你明朝喜悦满盈。

夜色深沉,夜已将尽,

突现一颗明星指引我们前行,

天降福祉与好运……

明日得福,年年得福,

朝朝喜悦满盈!

善人约瑟在雪中跋涉,

遥见马厩上空低挂新星一颗;

玛利亚或许无须再向前行……

茅屋、干草,热烈欢迎!

赐她明朝喜悦满盈!

他们听见天使的声音,

“是谁率先欢庆圣诞佳音?”

是所有动物喜迎耶稣降临,

因为它们全住在马厩里!

愿它们明朝喜悦满盈!◇(待续)

——节录自《柳林中的风声》/ 爱米粒出版公司

(点阅柳林中的风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余心平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女主角安妮.雪莉诚实正直、充满活力与想像力,满脑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常常惹出让人啼笑皆非的大小麻烦,同时她也是个自由自在、积极乐观的女孩,面临各种挑战但却不畏缩的个性,成了全世界青少年最喜爱的少女形象。
  • 安妮.雪莉长了一头红发,脸上有着雀斑,是个自由自在、有话直说的女孩,不管处在什么境遇下都不放弃自己的梦想和希望。她纯洁、正直、倔强、感情丰沛,充满幻想又常常闯祸,对于事物有着敏锐的感受力,常让周遭的人哭笑不得,但却也被她的鲜明的个性深深吸引……
  • 在《清秀佳人》系列小说中,露西.M.蒙哥玛莉以行云流水的语言和幽默风趣的笔调,带领着读者愉快地进入安妮.雪莉的鲜活世界,分享着她的欢喜忧愁,并与她一起迎向憧憬中的美丽梦想……
  • 十岁的女孩琼恩,拥有不寻常的超强记忆力,却因此而困扰不已。这年夏天,她和刚刚失去伴侣的哀伤男子盖文偶然相遇,两人成为莫逆之交。
  • 每走过一次难关,再次看到阳光时,我都很庆幸自己当时挺过了,我走过来了!如果你也是过来人,你一定懂,还好,我们都没有放弃自己。不是吗?
  • 冬夜降临大地。预言说:熊。将。来。袭。被恐惧与恶梦威胁的族人,不再祭祀和荣耀家屋,精灵日渐凋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