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的颂歌——庆祝苏联解体三十周年

作者:中国大陆网民
圣彼得堡,曾在苏联时期被改名为列宁格勒,后在苏联解体前夕恢复原名。图为人们走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广场(Dvortsovaya Square)上,摄于2021年6月6日。(OLGA MALTSEVA/AFP via Getty Images)
font print 人气: 26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一九九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五日,
一个巨人轰然倒塌了。
三十年,
再临的神光总在凡世闪烁。
天使吹响着震鸣的号角,
回荡在洁雅的高空与云朵。
鲜美的神秘之花在号声中飘扬,
如沁透芬香的雨来浇灭野火。
“终结了!终结了!”——在恢复了本名的城市,
涅瓦河用奔流不住地诉说;
“回归吧!回归吧!”——在欢快舞动的身姿中,
白桦唤到纯净的白雪飞落。
风儿向广袤的平原上自由吹拂,
将古老的钟声在新时空传播。
重向光明的人在胸前划着十字,
祈盼比伏特加更浓烈的悦乐。

曾刺耳的喧闹都已归于宁静,
信念都已打破束缚人的枷锁。
地底深处的烈焰永不沸腾,
再无法窜到地表把人类折磨。
无数个伤痛的灵魂从未离开家园,
他们多愿这片蓝天不会再那么灼热。
被狂妄撕裂的大地尽情呼吸安眠,
梦想自己宽厚的身躯不是处处血泊。
为何心头的神圣会受无情耻笑?
为何活泼的生命要被枪声剥夺?
在铁蹄的蹂躏下瑟瑟发抖的舌头,
把尸山堆砌的废墟称为宝座。
独霸的阴影似乎能够吞噬整个世界,
那些顽强的泪水却让慈爱将冷酷淹没。
不可遏止的勇气令双眼凝视伤痕,
手心希望与温馨的烛光驱散了沉沉夜色。

尤金娜的指尖为上帝而舞动,
流淌出浓醇的奶浸润听者心窝。
深邃眼眸使她孤傲身影充满善的奇丽,
一封劝诫的信袒露无比坚固的执著。
高尔察克的雄姿已高高矗立,
至死不渝深情的将军化作清波。
冰封在贝加尔湖底比黄金贵重的秘密,
是亲情在挣扎时的相助被寒风定格。
索尔仁尼琴的笔敲击着战鼓,
传来神语如同利剑把谎言刺破。
在遥远异乡仍留一片故乡的雪地冰天,
坚守良知的勇士携赞誉告别了颠簸。
还有多少高贵的头颅没有遗忘自己的身份,
还有多少博学的心灵没有改变自己的原则。
使人死亡者,今已死亡;
曾经生存的,现已复活!

如果所谓的新事物变得陈腐朽烂,
那么更新的事物就来终止它狂躁的脉搏。
凯旋的双头鹰盘旋在天际,
为昔日荣耀的延续发出欢叫庆贺。
童真的雪姑娘乘坐马车捧来一个晶莹的新国家,
天地间又升起属于斯拉夫民族的颜色。
彩虹织就的裙摆翻涌成彩色的波浪,
无限激情在畅爽的节日里腾跃出璀璨的烟火。
纵然救世主金灿灿的圆顶也曾从云端坠地,
但奇伟神力让任何取代的幻想都看起来幽默;
今不见泳池却又高耸牵引世人上升的圣殿,
安享丰裕的灵性在此恒久沉浸天堂的恢弘壮阔。
虔敬的人潮络绎不绝,蛋糕、糖果、面包缤纷若梦,
友好人儿彼此亲吻着脸颊颂扬重生的受膏者。
那先祖珍视的威严而亲切的传统啊,
必然庄重地永生在历史长河。

纵声高咏通神的歌!圣洁的光芒从大敞的天门纷纷洒下,
辉映洁净的冰,给苍茫大地披件轻软新装;透窗照耀在摆放圣像的角落。
这崭新的篇幅所以被势不可挡地掀开,
因为岁月前行总归是要沿着纯正的脉络。
追随圣光指引的步伐韵律雄浑、此起彼伏,遍观尘寰安宁如初;
悠然弥漫在空气中的醇香甜蜜,无不源自至尊的道德。
彼界的尊荣笼罩千树,树顶明星煌煌;跌宕大戏演至幕降,淳良雄伟屹立;
无穷神妙晨曦时凝结成一首圣诞的颂歌。

注:
苏联解体于1991年12月25日,这天是公历圣诞节,本诗歌写于2021年;“神秘之花”喻安娜斯塔西娅公主;“恢复了本名的城市”指圣彼得堡,该市曾在苏联时期被改名为列宁格勒,后在苏联解体前夕恢复原名圣彼得堡;

女钢琴家玛丽亚·尤金娜在苏联时期几度被禁演,但仍坚持自己的宗教信仰,她曾写信劝诫主席斯大林,后来斯大林在她的琴声中毙命;高尔察克将军1920年遭红军杀害,遗体被投入冰水,于2004年获俄罗斯立宪法院平反,俄罗斯在他的逝世地为其树立雕像,1919年有二十五万余跟随他的逃亡者在贝加尔湖的冰面冻死,冰面解冻时遗体与取自沙俄国库的五百吨金块皆沉湖;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著有《莫要靠谎言过日子》,他曾遭苏联驱逐,流亡美国时选择与俄罗斯相似的州为居住地,于1994年回归俄罗斯、2006年获俄罗斯国家奖,被誉为“俄罗斯的良心”;

雪姑娘是俄罗斯传统童话人物,她与严寒老人在新年乘坐马车为小朋友送礼物;救世主大教堂位于莫斯科市,1883年竣工,1931年被拆除,但计划取代它的苏维埃宫却因洪水等多种原因未能建成,后改建为泳池,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重建大教堂,新的救世主大教堂于2000年竣工,俄罗斯人会在这里庆祝东正教复活节,蛋糕、糖果、面包、彼此亲吻脸颊都是复活节的一部分;摆放圣像的角落是东正教传统,是屋子里的固定位置,此处靠窗是为了能被上天的光芒照耀,而圣像是极具东正教特色的通神媒介。@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苏共刚垮台时,中国大陆没什么动静,好像什么都不肯说,一没埋怨戈尔巴乔夫、二没提叶利钦、三也不说“西方敌对势力”,不知是否因为当时只想着如何搞改革开放还是终于翻然醒悟,抑或那一会儿中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不仅如此,印象中当年还是在邓小平领导下,说的反而是:那是苏联人民的选择,中国人民尊重他们的选择。
  • 1987年,格鲁吉亚导演钦吉兹·阿布拉泽的电影《忏悔》在全国公映。这是苏联解体之前极为重要的文化事件。影片完全虚构,情节有点像后来的美剧《暴君》:阿拉维泽是一位1930年代的州长,年轻的时候,他曾经许诺要为人民建立“人间天堂”,但大权在握之后,他开始残暴地践踏和虐待当初支持他的人。
  • 那么安排终结世界上最后一个最大共产政权的推手,就是美国。
  • 大纪元每天为读者梳理翻墙必看的文章
  •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在圣诞节发表电视讲话宣布辞职,真正敲响了这个共产主义政权的“丧钟”。德国之声回顾了那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夜晚。
  • 30年前天安门事件的同一天,波兰正好举行战后第一次自由选举,成为共产东欧民主化的先驱。当年领导团结工联(也称“团结工会”)推翻共党的华勒沙(Lech Walesa,也译为“瓦文萨”)表示,苏联政局不稳让民主运动有可趁之机。
  • 苏联解体前,有一则关于克格勃的笑话。公共汽车上,一位乘客对着一个身材高大的人说:“先生,您目前为祖国的克格勃服务吗?”对方回答:“没有。”乘客接着问:“那您有亲人为克格勃服务吗?”回答:“也没有。”乘客还是堆满笑容地问:“那您有要好的朋友为克格勃服务吗?”对方还是回答“没有”。乘客突然变脸:“请把臭脚挪开,你踩着我了。”
  • 圣彼得堡的雪,静静地下; 每一颗小草,都不说话。 有一个问题,在风中飘荡: 安娜斯塔西娅,到底在哪? 海边的宫殿,诞生了她; 松鼠般的笑容,她脸上挂。 有一个身影,雪地里嬉戏—— 安娜斯塔西娅,神秘之花。
  • 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法轮功保护法案》的前一天,法轮功学员一如既往地在国会山庄讲真相。议员助手们听了他们因坚守信仰而遭受酷刑折磨的亲身经历,甚至有的家人因修炼被迫害致死后,无不动容。一位参议员的助手说:看着我的双眼,就能看到我的这颗心
  • 我知水中月是幻 可是它是这么美 我知水上花是真 可是明天也不见 万物百真却似幻 万事百幻却似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