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久坐对你的健康有哪些危害?

屏幕时间始终与主观幸福感呈负相关。(Shutterstock)
人气: 8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1年05月07日讯】(WUYOU SUI、HARRY PRAPAVESSIS撰文/大纪元记者徐海韵编译)COVID-19大流行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引入了一些新的行为,如保持身体距离、戴口罩和洗手。与此同时,许多过去的行为——参加活动、出去吃饭、见朋友——都被搁置了。

然而,有一个古老的行为一直存在,而且可以说是由于COVID-19而被放大了,那就是坐着,这并不奇怪。无论是在通勤、工作、看屏幕、甚至吃饭时,每天的环境和活动几乎都是专门为长时间坐着而设计的。因此,久坐的行为占据了我们醒着的大部分时间。

在COVID-19爆发前,据估计,加拿大成年人的平均久坐行为大约为每天9个半小时。美国的数据也类似,在办公室工作的人平均每天坐着可长达15个小时。目前每天久坐不动的时间可能更长,因为要待在家里,商业和娱乐设施受到限制,以及对健康的焦虑加剧。

健康与幸福

因为长期久坐会增加糖尿病、心脏病、死亡,甚至一些癌症的风险,这就造成了问题。然而,对许多人来说,他们自己对生活质量(也称为主观幸福感)的判断和感受可能比潜在的慢性疾病更重要,更能决定他们与健康相关的行为。

主观幸福感包括个人对自己生活质量的评价。它包括情感(积极和消极情绪)和生活满意度等概念。有趣的是,这些评估可能与身体健康结果相反。例如,一个人可能患有糖尿病,但仍然有良好的主观幸福感,而没有身体健康状况的人可能反而有较差的主观幸福感。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这意味着一个人对自己健康的感觉可能并不总是与身体的表现相符。这就是为什么主观幸福感的评估对于了解整体的健康情况至关重要。

不同的久坐环境

关于久坐行为与主观幸福感之间关系的研究相对较少。但对于这种关系的探讨很重要,因为不同的久坐环境——比如社交类的或看屏幕时的——可能会产生对主观幸福感的不同感受或判断。这不像身体健康与久坐行为之间的关系,它往往存在着更为一致的相关性。

健康心理学家关注于身体活动和久坐行为。而我们回顾了相关的科学文献,这些文献描述了久坐行为(如身体不活动和屏幕时间)和主观幸福感之间的关系;这种主观幸福感是通过情感、生活满意度和总体幸福感反映出的。

我们的综述强调了三个主要发现。首先,久坐行为、身体不活动和屏幕时间与主观幸福感之间存在微弱但具有统计学意义的相关性。换句话说,与那些坐得少、动得多的人相比,那些自称久坐不动的人积极情绪较低,消极情绪较高,对生活的满意度较低。

我们还发现,这种关系在对久坐不动的人与生活方式更积极的人进行的比较研究中最为明显。

并非所有的久坐都不好

我们的第二个主要发现与久坐行为的环境有关。虽然许多研究考察了整体久坐行为和缺乏身体活动,但一些研究则着眼于特定的久坐环境或领域,及其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这些研究表明,不同的久坐行为环境与主观幸福感有着独特的关系。

例如,屏幕时间与主观幸福感始终存在负相关。然而,社交、演奏乐器、阅读等领域实际上与主观幸福感有着积极的联系。这些结果不同于传统的与健康相关的久坐行为研究,在那些研究中,所有的久坐行为都被视为对健康有害。

我们的研究表明,某些类型的久坐行为可能对生活质量有益。相反,就主观幸福感而言,并不是所有的久坐都一样。因此,当人们努力减少坐着的时间时,他们应该考虑的不只是减少多长时间,而是减少什么样的时间。

少坐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我们的第三个主要发现是关于久坐和久坐行为的自我感知水平。大多数研究发现,长期久坐与较低的主观幸福感之间存在微弱的统计学显着相关性。然而,在研究中,参与者被要求比较他们的久坐行为和他们平时坐的时间,那些认为自己比平时坐得更久的人的主观幸福感明显较差。

这些发现表明,一个人总的来说坐了多久可能相对不是很重要。这就意味着,任何人,不管他们平时坐了多久或身体活动了多少,都可能从少坐中受益。

COVID-19继续影响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常规。即使企业和健身房最终重新开放,我们与他人聚会时感到更自在,最终不再戴口罩,我们几乎肯定还会继续坐着,而坐着也会继续改变我们的感受。虽然我们可能无法完全消除久坐的时间,但我们都可以注意减少久坐的时间,而让我们更健康,感觉更好。

Wuyou Sui是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运动医学与体育学院的行为医学实验室的副研究员,Harry Prapavessis是西方大学的运动学教授。本文最初发表在《对话》上。

责任编辑:韩玉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