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虎宇:失落的明珠 中国古代科技文明

永定门 日出
在中国古文明遭受中共毁灭性破坏的今日,也许唯有回复敬天敬神,以“天人合一”传统文化为依归时,才能寻回这些失落的古代科技。图为北京永定门外的日出。(Frederic J. Brown/AFP)
font print 人气: 2710
【字号】    

拥有璀璨文明的古老中国,曾开创出领先现代社会数千年的高科技文明,这些令后世望尘莫及的高科技是如何产生的?又为何失传呢?在中国古文明遭受中共毁灭性破坏的今日,也许唯有回复敬天敬神,以“天人合一”传统文化为依归时,才能寻回这些失落的明珠……

中国曾经是一个文明古国,既有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体系,也有高度发达的物质文明,尤其是古代中国存在的一些高科技,可能完全颠覆现代人的认知。本文从科技文明的角度入手,试图穿越现代观念制造出的技术崇拜的迷思,将那个曾经辉煌五千年的中国古文明的真实科技水平以及它背后的天人合一的理念展现在世人眼前,以揭示一种不同于现代社会但是却更符合天道的生活方式和科技发展模式。

领先现代社会几千年的中国古代科技

1994年考古人员在秦始皇兵马俑二号俑坑的挖掘中,发现了19把青铜剑,这些青铜剑长度86厘米,剑身上共有八个棱面,考古学家用游标卡尺测量,发现这八个棱面的误差不足一根头发丝,而且是把把如此。也就是说,这些精密的生产工艺不是偶然达到的,而是存在一个类似现代工厂质量控制体系的生产流程。更为惊人的是,这些青铜剑在地下埋藏2000多年,出土时依然光亮如新,锋利无比,原因竟然是所有的剑上都被镀上了一层10微米厚的铬盐化合物。这一发现立刻轰动了世界,要知道,这种铬盐氧化处理方法,只是在近代才出现的先进工艺,德国在1937年,美国在1950年先后发明了这种工艺并申请了专利。那么,2000多年前的中国人是通过什么方法拥有了这种现代工艺呢?而且,这种工艺早在秦代之前就已经出现了,1965年在湖北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就使用了这种镀铬工艺。

秦始皇陵出土的青铜剑与1965年在湖北出土的“越王勾践剑”,都使用了近代才出现的先进工艺——铬盐氧化处理方法。图为越王勾践剑。(Siyuwj/维基百科)

当然,兵马俑中发现的先进科技还不止是镀铬工艺,考古人员在清理兵马俑一号坑时,发现一把青铜剑被一尊重达150公斤的陶俑压弯了,剑身弯曲程度超过45度,当考古人员移开陶俑之后,令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那柄又窄又薄的青铜剑,竟然在一瞬间反弹平直,自然恢复原状。这正是当代冶金学家梦寐以求的“形态记忆合金”,这种技术直到1950年代才被科学家们注意到,到了1960年代,美国海军才开发了第一批商业化的记忆合金材料。但是2000多年前的中国人,是如何发现并熟练应用了这种高技术呢?

现代人该如何理解古人拥有的这些“跨越时空”的先进技术呢?按照可能是大多数现代人的基本逻辑,古代应该普遍落后于现代,古人的科学知识和科技水准应该落后于现代社会几千年,而不应该是反过来领先现代社会几千年。

现代的物质文明是从工业革命开始的,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高度工业化的时代。而中国古代是一个农业文明时代。从农业文明到工业文明,人类走了几千年的路程,从现代人的观念来看,这似乎是人类的科技进步缓慢,直到工业革命前夕,人类的大脑才好像突然开窍了,从蒸汽机的发明开始,一路高歌猛进,打开了用机器大工业取代人力和畜力的工业化大门。但是,这种现代观念显然是错误的。仅以机械行业来说,早在欧洲工业革命之前的上千年,中国古人在机械上的造诣就已经非常高了。

据《墨子‧鲁问》记载,“公输子(鲁班)削竹木以为鹊,成而飞之,三日不下。”就是说,鲁班造了一只木鸟,在天上飞了三天三夜都没有落地。这种技术恐怕现代飞机都办不到,美军目前最先进的全球鹰无人机,在天空中的续航时间是42小时,而2000多年前的鲁班制造的无人机是什么原理,使用了什么样的动力,这一切对现代人而言,都是一个谜。另据明朝时期的《鸿书》中记载:“公输般为木鸢,以窥宋城。”就是说鲁班曾经造了个大木鸢,在战争中担任侦察任务。除了侦察机,鲁班还造过客机。据唐朝《酉阳杂俎》记载,鲁班远离家乡做活,因为思妻心切,于是做了一只木鸢,只要骑上去敲几下,木鸢就会飞上天,他就搭乘着木鸢飞回家与妻子相会,隔日再飞回去工作。

而三国时代诸葛亮制造的木牛、流马更是名垂千古。据《三国志‧诸葛亮传》记载:“亮性长于巧思,损益连弩,木牛流马,皆出其意”,“九年,亮复出祁山,以木牛运,粮尽退军……十二年春,亮悉大众由斜谷出,以流马运。”根据这些史料,在建兴九年至十二年(公元231年至 234年)诸葛亮在北伐的过程中曾经使用过木牛、流马这种自动化机械来运输粮草,但是,与鲁班的无人机一样,木牛流马的制造技术也没有流传下来。

我们再举一个生活领域的例子。1972年湖南长沙的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了两件纱衣,被命名为素纱襌衣,这两件纱衣长128厘米,袖长190厘米,重量仅48克和49克,还不到一两,纱衣折叠后可以放入火柴盒中,可以说是清若烟雾、薄如蝉翼。这是西汉时期纱织技术的代表作,不过这样的纱织技术已经失传。据说湖南省博物馆曾经委托某研究所复制素纱襌衣,结果耗费了13年时间,才织成了一件重49.5克的仿真素纱襌衣。如果用现代人的这种仿制水平来生产,有几个当代女性能穿得上这种纱衣呢?而在两千多年前,这种技术曾经是真实的存在。我们不要忘记了,古代中国是一个衣冠上国,在穿衣服方面,无论是服装设计还是纺织技术,都是现代人望尘莫及的。

古代中国是一个衣冠上国,在穿衣服方面,无论是服装设计还是纺织技术,都是现代人望尘莫及的。图为《耕织图‧册‧分箔》作者、年代不详。(台北故宫博物院)

现在,我们谈一谈古代中国的医学。三国时代的华佗,已经开始使用他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麻沸散”对病人进行全身麻醉,然后剖腹实施割除肿瘤以及胃肠缝合手术,这比西方使用麻醉剂进行相同的手术早了1600年。说起中国古代的医学,还有更惊人的成就,中国古人发现的人体经络穴位以及气血运行的规律正在被现代科学以间接的方式逐步地证实着,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经络穴位并不存在于人类的肉体之中,而是在肉体之外的更微观的空间中以能量的方式存在,所以在现代解剖学中是找不到的,而必须借助电磁仪器才能发现。

有个形象的例子可以帮助我们理解在肉体之外存在的这些被称为经络的能量通道,比如我们所熟知的磁力线,是画在磁铁周围的一些线条,用于表达磁铁周围的磁场(能量场的一种)分布规律,人们解剖一块磁铁,也找不到磁力线,但是磁力线表达的微观空间的磁场能量分布规律却是真实存在的。同样的道理,经络其实就是肉体周围的微观层次上的一种人体能量的流动通道,而穴位就是可以控制这些能量流运行的一些开关和节点。现代科学到今天也只能证实这些人体能量通道确实是存在的,并且与中医记载的经络的位置是相符合的,但是现代科学依然无法窥测在这个微观层次上人体能量的流注规律,而早在几千年前的中国古人就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些人体能量的运行规律,并以此建立了系统而完善的中医学体系。那么问题来了,现代科学都无法掌握的人体能量流注规律,中国古人是怎么探索到的?

中医记载的经络是肉体周围的微观层次上的一种人体能量的流动通道,而穴位就是可以控制这些能量流运行的一些开关和节点。(Fotolia)

肯定会有人问,既然中国古代有这么多领先的高科技,是不是说中国古代的科技文明比现代的科技文明更先进?其实,仅仅从物质角度来看,没有办法简单地下结论说哪种文明更先进,比如说,古人用犁和牛来耕地,肯定不如现代人所使用的品类齐全的各种农业机械更有效率;古人用马和马车来代步,也比不上现代社会的汽车和飞机;古人的铸剑技术再先进,在战争中的作用也无法和现代社会的机枪、坦克、大炮相比。

一个时代的科技产品首先是和当时的生活方式相对应的,也就是说,一个时代的人们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才会去发明创造所需要的器物和生产工具。古代的中国人奉行的是“天人合一”的人生哲学,他们想过的生活,追求的社会理想和现代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天人合一”的思想影响下,古代中国人希望过一种能促进保持人性、道德和良知的生活方式。纵使他们拥有高超的智慧和知识,他们也只会去发明创造适合他们人生哲学以及适合他们那个时代理念的科技以及器物。

所以,问题的核心不在于中国古代的科技文明和近代从西方兴起的这种科技文明哪个更先进,而在于这些物质文明对应的生活方式中,那一种生活方式才更具有持久性和稳定性,更能促进保持人性、道德和良知,或者从根本上来说,哪种文明更符合天道,以与天地万物和谐共处,这也是“文明”这个概念的本意。

天人合一宇宙观下 中国科技文明的表现

据《三国志》记载,华佗的毕生心血、行医经验都记载在他的《青囊书》中,但是传说由于徒弟保护不周,此书最终被焚毁。华佗的很多医学成果没有流传下来,包括他创制的用于外科手术的麻醉药“麻沸散”。根据史籍记载,麻沸散的原料都来自植物的组合,就像中草药一样,而西方目前的麻醉剂都是化学产品,就像我们现在使用的西药一样,是近代工业化时代的产物。这也可以提醒我们,农业文明与工业文明只是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在不同生活方式下,人们使用科技的方式也是不同的。很显然,用现在的一个时髦概念来讲,中国古人使用的科技更加的绿色环保,更加的organic。中国古人的这种生活方式和使用科技的态度都来自中国传统文化中“天人合一”的宇宙观。

“天人合一”的宇宙观认为宇宙以及天地万物是神所创造的,人居于天地之中,人的行为要符合神的旨意,要符合天地运行的规律。神的旨意也就是天意,天地运行的规律就是天道,所以遵循天道、领悟天意、履行天命,是中国古人所有行为的根本导向。人作为宇宙的一员,天道的一部分,人的一切生活方式都应该符合天道、以与天地合其德,达成“天人合一”的状态。

比如,中国古代的天文学高度发达,古人观察天文的根本目的是通过天象来领悟天意。这与只研究天体运行规律的现代天文学有着本质的区别。《周易‧系辞》中讲:“天垂象,见吉凶,圣人象之。”黄帝《阴符经》开宗明义第一句就说:“观天之道,执天之行,尽矣。”古人知道天象的背后对应着天意,要领悟天意就需要研究天象,因此,天象观察是古人最重要的一门学问。

根据史书记载,观察日月星三辰的天象用以预知福祸的传统从黄帝时期就开始了。据《后汉书‧天文上》记载,“轩辕始受《河图鬬苞授》,规日月星辰之象,故星官之书自黄帝始。”

而观察天文的仪器在尧舜时代也已经具备了,据汉代著作《春秋文耀钩》记载,“高辛受命,重黎说天文,唐尧即位,羲和立浑仪。”这里的浑仪就是古人观察天文的仪器。东汉时期,张衡在前人的基础上,改进了浑天仪,制造出史上第一台能与天体同步运转的浑天仪,这台浑天仪能演示天象运转,可预报天体运行的情况,同时具有日历功能。张衡依据这台仪器观察到2500多颗星体,并绘制了星图,还发现了日食和月食的成因。这些高度发达的天文学成就以及天文仪器都是在中国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指导下诞生的。中国古人观察天象,不仅能发现天体运行的规律,还能懂得天象背后的天意,在中国历史中,观天象主要是为帝王指明执政得失,王朝运势,让帝王的行为符合天意。

东汉时期,张衡制造出史上第一台能与天体同步运转的浑天仪,能演示天象运转,可预报天体运行的情况。图为游客在北京古观象台观看清朝制造的浑仪。(Stephen Shaver/AFP)

我们说了天文,再谈谈地理。古人既要仰观天象,还要俯察地理。天地之道,蕴涵着阴阳消长、五行生克之理,因此,人们在大地上进行任何的工程和建筑都需要考察阴阳五行的关系,以顺应天地的运行规律,这也“天人合一”宇宙观在地理领域的表现。

中国古代在工程和建筑领域都非常发达。2000多年前在战国时代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中国古代工程学的代表之作,迄今无人能够超越。都江堰利用西北高、东南低的地理条件,根据岷江出山口处特殊的地形、水脉、水势,因势利导,采取无坝引水、自流灌溉的设计思路,通过鱼嘴、飞沙堰和宝瓶口三大主体工程,构建了一个具有自动分水、自动泄洪、自动排沙以及自动控制水量功能的生态水利工程,同时保证了灌溉、防洪、水运以及生活用水等综合效益。都江堰不仅没有像现代的大坝那样对自然和生态造成破坏,本质上还是一项对自然环境的优化改造工程,这是“天人合一”思想在古代工程领域的完美体现。

2000多年前在战国时代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是中国古代工程学的代表之作,迄今无人能够超越。(Frederic J. Brown/AFP)

世界遗产委员会评价都江堰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年代最久、惟一留存、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据水利专家预测,当今发达国家最先进的水利工程也只有300年的使用寿命。而都江堰已经使用了2000多年,至今依然完好无损,发挥著作用。都江堰建成后,成都平原从此旱涝保收,四川从此成为天府之国,一直到现在都是如此,这是中国古代先进的科技文明带来的长久社会效应。

“天人合一”的宇宙观是从道家的修炼体系中发展出来的,中华文化起源于道家的修炼体系,所以从根本上说,中华文化就是一种修炼文化,也是一种神传文化。修炼这个概念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道家、佛家所传授的知识都是有关修炼的经验和方法,这两家的知识体系也构建了中华文化的最顶层结构。很多现代人其实也知道,修炼是一条可以直接探索生命和天地奥秘的更高级的科学道路,这和西方近代兴起的所谓“实证”科学体系是不一样的(参见笔者《主体科学所揭示的中国古代修炼奥秘》)。就是在今天西方这种科技体系非常发达的时代,世界各地依然有很多人或者在深山老林、或者在寺庙道观、或者在各种宗教信仰中、或者在以气功的形式传出的古老修炼法门中,通过打坐、静修、禅定、瑜珈等方式延续着从古代传承至今的各种修炼方法。西藏的喇嘛、中国汉地的佛教、道教、西方的基督教、以及当今从中国传出的正在全球洪传的法轮功(佛家修炼法门)等,都有大量的修炼中的神迹和奇迹,这些修炼文化的传承和延续,让现代人有机会了解古代科技文明的真实表现。

佛教、道教、基督教及法轮功等,这些修炼文化的传承和延续,让现代人有机会了解古代科技文明的真实表现。图为法轮功学员习炼第五套功法。(明慧网)

也正是通过修炼这种更高级的科学道路,中国人创造了灿烂的五千年文明,其中包括先进的科技文明。以前面提到的经络穴位为例,这种在另外空间的人体能量流动规律正是中国古人通过修炼实践发现的。现代科学也已经发现,修炼是可以开发出人体潜能的,就是人们所说的特异功能,其中的一项特异功能就是开天目,当天目开到一定层次后,不仅可以透视人体的内脏,甚至可以穿透我们的肉体这层空间看到更微观层次上人体周围的能量运行规律,这就是经络和穴位。中医所应用的针灸方法,其实就是去调控另外空间人体能量的流动,从而达到祛病健身的效果。

修炼文化和天人合一的思想就是中国古代高科技的来源和使用这些高科技的指导思想。古代中国人的哲学、治国理念、宗族伦理、文学、音乐、艺术、建筑、军事以及科技发展、经济营运和生活方式的选择,都体现着天人合一的思想和修炼的因素。这和当今工业文明时代的人们的思维方法和对待技术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

古代先进的科技为什么会失传

我们再来谈一个有趣的话题,我想这也是很多人想了解的,那就是中国古代那些先进的科技为什么会失传。这就涉及到修炼文化体系下和当今工业文明这种文化体系下,科技传承方式的根本性差异。

前面讲过,中国传统文化是修炼文化,这种文化体系下的一切科技文明的出现和传承都有修炼的因素在内。什么是修炼的因素,就是这个人必须得具备着很高的道德水平,能敬天敬神,遵循天道,这个人才有资格去接受这些科技的传承。在中国古代,无论哪种技艺、技能或者是科技的传承,都是师父找徒弟,师父得首先考察这个徒弟的道德怎么样,掌握了这些技能或者是高技术后,会不会用来干坏事。这是中国古代科技或者技艺传承的基本模式,它并不像是现代工业化时代这样,只要你交学费,就有机会学习各种专业和技术。也就是说,在古代科技传承的过程中,不仅仅是传承科技,更重要的是传承使用这种科技的价值观、也就是传承一种符合天道的文明模式。

我们举个例子。据《史记》记载,神医扁鹊的医术传承来自一位叫做长桑君的高人。这位长桑君与扁鹊在客栈相识,考察扁鹊十多年后,才将一些秘藏的医方传给扁鹊,并给扁鹊一种药物让他用草木上的露水送服,连续服用30天。交代完这些事情后,这位长桑君忽然间就不见了。扁鹊知道长桑君不是常人,就按照药方连续服用30天后,神迹发生了,扁鹊具有透视眼的功能,也就是开了天目,他能看到墙另一边的人,当他看人体时,就可以透视人体,看到人体内脏的病理情况。扁鹊具备这项透视功能后,再加上长桑君传的医学秘方,很快就成为名扬千古的神医。

扁鹊见蔡桓公的故事是很多人熟知的,扁鹊为什么一看见蔡桓公就知道他的病在哪里,现代医学也必须要经过各种化验、X光透视、核磁共振等先进科技,然后再通过专家分析检测结果,才能知道一个人的病在哪里,而扁鹊只需要看一眼就知道了。同样,中国古代的很多神医其实都是具有特异功能的,如前面提到的华佗,华佗见到曹操后,就知道曹操的脑中有瘤子,这个故事在史书中是有记载的,那么华佗怎么能知道曹操脑袋里面的情况呢?就是他通过天目看到了。现代人在读这些古代历史故事时,往往忽略了这些最关键的细节,其实这就是古代的高科技。要理解这种高科技,就得熟悉我们祖先开创的修炼文化体系。

在修炼文化的环境下,古人传承一种科技或者一种技艺,都是挑徒弟传,必须找到道德高尚且悟性也非常好的合适徒弟后才能传承。古人重视的“悟性”和今天人们看重的“智商”是两码事,“悟性”与人的道德水平有直接的关系,而“智商”与道德水平没有直接关系,古代的科技文明是构建在包含了道德内涵的“悟性”的基础上,而现在的科技文明则是构建在“智商”的基础上。所以,当人类社会在历史进程中道德逐渐下滑,价值观在不断变异,那么,古代那种构建在天人合一思想体系下的一些科技就有可能因为找不到“悟性”好的传人而逐渐失传,如果道德水平跟不上,即使“智商”再高,也无法继承古代的那种科技文明。因为那些传承都有修炼的因素。

此外,能掌握出超凡科技的古代中国人也都懂得天命,有一些技术他们也知道不能在那个时代流传下去。比如鲁班制造的机械飞鸟为什么没有流传下来,我们可以想像一下,如果在鲁班那个时代普通人就可以乘坐一架飞机到处旅行,或者将无人机用于战争,那么神定下的人类历史的发展进程可能就会被改变。鲁班在当时既然能制造出这种超前的机械,他也就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鲁班也只是自己造出来无人机用一用,没有把这种技术在当时流传出来。当人类历史发展到近代该出现飞机时,鲁班的那种技术也就不需要了。

同样,诸葛亮其实也不是普通常人。他在隆中对时,就已经知道天下将三分,而他必须辅助刘备完成三分天下的天命,诸葛亮也知道天命不会让蜀汉完成统一,但是他还是需要六出祁山,为刘备的遗命而尽忠。诸葛亮一生有很多发明,其中木牛、流马最为传奇,这种科技也没有流传下来。一种可能性很高的原因是,诸葛亮知道他自己可以使用这种自动化机械转运粮草,来履行自己六出祁山的天命,但是他不能把这种超前的东西流传出去。

诸葛亮并非普通常人,他使用自己发明的木牛、流马这种自动化机械转运粮草,来履行自己六出祁山的天命。图为明人作《孔明出山图》。(公有领域)

在“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下,我们的祖先也懂得人的一切智慧、发明创造的灵感、科技水平的提升都来自神的启示,在人类的什么时代使用什么样的科技、发明创造什么样的器物,都需要遵循天意,而不能随意干扰和改变神定下来的人类社会的发展模式和发展进程。此外,祖先们也知道天地万物都有灵性,所以,他们也不会使用破坏自然环境的科技力量,不会让科技力量去改变神为人类量身定做的适合人类保持道德水平的生活方式。

古代的中国人不仅能参悟天道、识得天机,也能从天机中得到发明创造的灵感和启悟,人们发明创造、以及传承这些技术的模式都与天道相符合,这样发展出的科技才的确与“文明”这两个字相匹配。所以,中国古代那种“科技文明”,才应该是真正的“科技文明”。

古代的中国人不仅能参悟天道、识得天机,也能从天机中得到发明创造的灵感和启悟。图为清 徐天序《山水画册‧坐禅》。(台北故宫博物院)

现代科技文明的不归之路

其实,人类文明不止一次。我们目前所处的人类文明大约是从五千年前开始的,而考古学已经发现,在几万年、几十万年、几百万年前、甚至上亿年前,地球上都曾经存在过高度发达的人类文明,这些文明被学术界称为史前文明。我们举一个最著名的例子。1972年,法国的一家铀处理厂发现从非洲加蓬共和国进口的铀矿石中,一些铀235已经被利用过,随后科学家们在加蓬的铀矿区发现并确认了15个史前核反应堆。这些核反应堆大约是20亿年前建造的,深埋在地层几十公里以下,曾运转了大约50万年。这个发现将人类文明的历史最早追溯到了20亿年前。

在巴基斯坦境内有一处叫做摩亨佐达罗的古城市遗址,这是1922年发现的。考古推断,这座古城位于距今大约4500年前,是古印度文明的一部分,单从城市建筑角度来考察,当时这里的文明非常发达。但是,考古人员随后发现,这座古城是在一次大爆炸中被毁灭的。进一步的研究发现,遗迹现场有核爆炸后才出现的那种玻璃体,尸体的骨骼中有超常的核辐射,美国原子弹之父奥本海默在看过摩亨佐达罗的记载后说,“这与核袭击没有什么区别”。

距今4500年前的巴基斯坦境内的摩亨佐达罗古城遗址,单从城市建筑角度来考察,当时这里的文明非常发达。(Junhi Han/维基百科)

此外,在古巴比伦、撒哈拉沙漠、蒙古戈壁滩,人们也发现了史前核战争的遗迹,遗迹中的玻璃石与今天核爆炸试验场的玻璃石一模一样。这些发现表明,人类曾经有过多次的史前文明,而爆发核战争可能是这些文明被毁灭的原因之一。

今天,在地球上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已经达到9个,拥有的核武器数量足够将我们现有的文明摧毁几十次。据说记者曾经问爱因斯坦,第三次世界大战人类会使用什么样的武器?爱因斯坦的回答是,他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武器,但是他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人类的武器是木棒和石头。当人类抛弃神的教诲,远离天道,不断发展出足以毁灭整个文明的核武器以及更先进的武器,那么,这个文明将会走向何方?

其实,早期西方古代的文明也有“天人合一”的因素在内,因为敬天敬神其实是人类共同的文化传统,也就是说人类的正统文化都是神传文化系统。在西方,最美的建筑一定是神庙或者教堂,西方早期的文学、音乐、绘画都是以歌颂神为基本内容,西方这些艺术形式也都是从宗教艺术体系中发展起来的。而西方早期的哲学也是一种渗透着修炼因素的高级认知系统,但是大概从亚里士多德那个时代开始吧,西方哲学中思辨的成分越来越多,而修炼的因素越来越少,最后修炼的因素只是保留在宗教之中,而世俗生活则以世俗化的思辨哲学体系为指导。这不像中华文化那样修炼与“天人合一”的因素贯穿着从宗教到世俗生活的所有领域。

在西方,最美的建筑一定是神庙或者教堂,西方早期的文学、音乐、绘画都是以歌颂神为基本内容。图为建于16世纪的罗马耶稣教堂内部。(shutterstock)

如果从“天人合一”与神传文化的角度出发来综合考察人类历史,我们就会发现,人类社会的发展既有天命的因素,也有人为的因素。而在人类的历史进程中,如果人为的因素总是顺应天意,遵循“天人合一”理念下的文明发展模式,那么人类社会就会良性发展,物质文明和科技文明的发展就不会给人类带来灾难。反过来,如果人为的因素偏离天命,让物质文明和科技发展不受天意和道德的约束,那么,人类的科技力量就会越来越多地朝着毁灭性方向发展。

而不幸的是,从近代工业文明开始,伴随着共产主义无神论思想的蔓延,以及共产党对东西方神传文化体系的毁灭性破坏,天道离我们越来越远,人类文明完全偏离了神所安排的发展道路,现代科技正在将人类带向一条自我毁灭的歧途。

现在,我们需要给本文做一个收尾了。科技是人类改善生存条件所仰仗的重要手段,然而近代以来的科技发展显然是出了问题,人类已经生产了大量的核武器,还正在发展失控可能性无法预料的人工智能,这条科技发展道路的尽头是什么?仔细想一想是非常可怕的。那么,科技发展与人类文明的兴盛之间,存在着根本性的冲突吗?显然也不是。本文阐述的中国古代科技文明,其实已经为当代人类的科技发展指出了另一方向。中国古代的科技文明不仅科技发达,而且崇尚“天人合一”的科技理念,这使得这种科技文明具有了永续性。

古代科技文明和现代科技文明的根本性区别,在于前者是在敬天敬神的前提下,以“天人合一”为科技文明发展的终极归宿;而现代科技文明的基本框架构建在所谓无神论的基础上,缺少了天道的约束和天意的指引,它的发展归宿只能是走向毁灭。

那么,我们还可以掉转车头,回归到中国古代以及西方古代的早期那种“天人合一”的科技发展道路上吗?答案也是肯定的。但是,我们首先必须回归人类共同的神传文化,在中国要恢复真正的儒释道的传统文化,在西方要坚守好真正的基督教文明。当今的人类社会,中国的古文明正在遭受中国共产党的毁灭性破坏,而西方的基督教文明也正在各种文化马克思主义的侵蚀和颠覆下被边缘化,人类文明真的到了关键时刻了,虽然掉头难度很大,但是迷途知返却是我们唯一的出路。

转载自《新纪元

责任编辑:王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亚特兰蒂斯是一个传说中高度文明的国度,1万2000年前于一夜间沉没于大海中,然而,它只是无数的人类文明兴衰灾变而下沉的一个角落。对所有文明毁灭的追溯,都会发现,人类道德的最后崩溃是其文明衰落或遭遇天降不测的共同特征。
  • 和当时许多欧洲知识分子一样,马戛尔尼伯爵熟读了莱布尼兹有关中国的著作,还有杜赫德图文并茂的《中华图志》。不久,他将率领英国使节团出使中国。对于自己的这一使命,马戛尔尼充满了兴奋和期待。
  • 古代文明的发达程度有多大?两张古地图能让我们窥测古代文明之发达出乎意料。皮瑞‧雷斯地图(Piri Reis Map)和奥伦提乌斯‧费纳乌斯(Oronteus Finaeus)世界地图。
  • 最神秘的古文明之一,数千年前就拥有航天技术?惊人的天文知识来自何方?玛雅神话揭开了史前人类之谜。
  • 埋在古墓二千五年的绝世神剑“越王句践剑”重见天日,耀古烁今的光华压倒现代人对中国古代科技的认知。五大谜团现代科技难解,展现天人合一的中华神传文化特色!
  • 冷兵器时代顶级武器,“凌空斩轻纱”大马士革刀,千年不銹越王勾践剑,“记忆合金”兵马俑秦剑。
  • 拉瑞多教堂的螺旋楼梯,因为奇特的建筑结构而被称为是神迹。拉瑞多教堂位于美国新墨哥州的圣塔菲市,属于哥德复兴式建筑,同时又混合了来自法国的尖塔和花窗玻璃等特色,看上去就像是个小一号的的巴黎圣礼拜堂,美轮美奂。整个教堂的建造花了差不多6年的时间来完成。1878年,在教堂即将完工时,工匠们忽然发现唱诗班的厢房没有楼梯可以上下。而不巧的是,设计师穆力先生已经去世了。
  • 火攻最大的弱点就是遇水则败。这世上还有不怕水的火。那就是中世纪欧洲拜占庭帝国的秘密武器,希腊火,也就是权力游戏中野火的原型。我们在权力游戏中已经看到了野火不但不怕水,而且遇水即焚,见物就粘,火势强劲,难以扑灭。而真实世界中的希腊火也并不逊色。
  • 关于灌钢的技术,南北朝南齐、梁时期的医学家兼炼丹家陶弘景(约452─536年)曾有过记述:“钢铁是杂炼生鍒作刀镰者,生指生铁,鍒指熟铁,这就是灌钢。”(《图经衍义本草》)北齐的道士纂母怀文也是较早的灌钢的实践者之一。据说他“造宿铁刀,其法烧生铁精,以重柔铤,数宿则成钢”。(《北齐书》)
  • 现在的人都认为现代科学很发达,是古人难以想像的。但从宋朝沈括所着《梦溪笔谈》中记载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的发现和成就来看,事实并非如此。通过介绍《梦溪笔谈》,我们与读者分享中国古代科学的成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