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16)劫财:公私合营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56
【字号】    
   标签: tags:

十、劫财:公私合营

市面上又多了一些新活动叫做“统购统销”,统一收购,统一销售。农村生产的农作物必须由政府厘订价格收购,再由政府厘订价格统一出售及出售多少。农民分完地主富农的土地后,现在都要组织互助组合合作社一齐耕作,说是可以提高效率,增加收成,说是可以更快走向社会主义。

我们都不懂这些,我只希望知道怎样才能更好地填饱肚子。老妈和我们一起在破烂的小园子里种下一些芋头、番薯,期望秋天能有个好收成,并且在平时如果饿狠了也可以采摘些番薯叶充饥,晒干的芋头叶茎可以和着鱼肉炆着佐饭的。

街上和市场上所有的工厂、作坊、摊贩和店铺,不管你经营的规模大小,全都必须执行公私合营的模式,把你的店铺、生财工具、设备、库存等等全部作价入股。

(我不知道共产党拿什么作价成为这些摊贩和店铺的大股东的?对了,是刺刀和七九式步枪!规模特别大的早就被划定为工商资本家、资产阶级,财产早就被没收充公,由共产党直接经营,美其名为国营或地方国营企业。)

他们的口号就是消灭私有制,所有的小老板都一夜之间变成(股东)伙计、工人。不管你是做甜品的、卖粥的、卖面的、卖药的、卖水果的、卖布的、卖鞋的、理发的、酒楼的、卖茶叶的、卖肉、卖鱼、卖菜的。一言以蔽之,粥照卖、柴照卖、米照卖、肉照卖、鱼照卖、菜照卖、杂货照卖、布照卖、叉烧饱照卖,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老板,那就是共产党。

阜南路本来有一家专卖木柴的店铺,店面靠墙两边都堆满了很多木柴,有很粗壮的和己经加工劈细的,当然价格不一样。店主每天都赤膊在店面拿着一把大斧头卖力地劈柴,以期多赚取一点辛苦钱。后来公私合营了,店里多了一个管账的人,店主还是每天在那里劈柴,不过身份却变成了伙计,是工人。他每月领的是薪水,叫工资。木柴店生意好坏、利润几何与他都无关了,是不是很讽刺啊?!

某天我和二妹在“霞园”那没有大门的门口游晃,眼角忽然瞄见地上好像有一叠钱,急忙拣起来打开一看,很多,各种面值的都有,“啊!地上捡到宝,问天问地椤唔到!”我们都认不全那些纸币,只知道是新版的人民币。

这几天我和二妹可爽呆了,到高家祠买熟番薯、酸萝白吃等等,比人家过大寿还要爽!还招来小贩奇怪的探询眼光,两个小屁孩哪里来这么多大额钞票买零食?

直到有一天老妈召来一个收买破烂的人回家,在他们讨价还价之后,却发现没有足够的零钱找赎。眼看买卖要黄了,这时我在旁边天真地说“我有”。老妈和那个收买佬马上瞪着不可思议的眼光望着我,成年人都穷得要卖破烂了,你一个小屁孩竟然有零花钱?

我把口袋里已经剩下不多的钱都拿出来交给老妈,当然他们的交易是完成了,接着老妈非常紧张郑重地握着我的手询问了钱的来历,加上二妹的证实和到现场查看了一番才算完事。

那时我不明白,反正物质越来越贫乏,主食、副食、能源,什么都缺。继之而发生的是华夏数千年来头一次出现的怪现象,大米按人的性别年龄定量按月配给发售。紧随而来的是油票、糖票、肉票、鱼票、布票按人按月按年定量配给发售。

凡在月杪(每月的最后一天)下午及月初第一天,粮店门前排成长列等着买米买油的人龙能够有数百人,因为每月最后一天的下午是可以动用下月的粮食配额的。拿着肉票只买肥肉不要瘦肉,因为食油不够用,那时用肥猪肉熬成的猪油再混合一点酱油来佐饭,那味道能与上菜媲美。

镇上仅剩下的二间公营酒楼,早午二市的生意特别好,座无虚席,因为每市只卖一次的叉烧饱、鸡饱是不需支付粮票的,于是人们的眼光和精神都集中在厨房门口,一有异动立刻争先恐后飞奔争抢,为了争夺一二个面包大打出手的戏码随时上演。

后来英明的酒楼领导实行逐台按人头派售,不守规定的支付双倍茶资后被请出酒楼。没办法,只能抽出时间全家出动去“饮茶”了。(多好的社会主义新生活啊!不是说农业年年大丰收吗?不是说家家有余粮吗?都到哪里去了?)

刚开始每人每月限用四两食油,很快就减为二两,最后干脆没有了。在那最麻烦的两年里,家有“南风窗”的人家基本没受影响,他们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济,或持“侨汇券”到华侨商店采购在数年前被视为理所当然的食品,又或拥有特强购买力的人在黑市上采购。

我们和绝大多数的人都没有那么幸运,老妈为满足我们三只饿鬼,迫于无奈便在黄历新年前四五个月开始克扣每次的用油量,下在炒镬里的油量由可怜的一小圈变成了几滴!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如果换是我绝对做不到如此效果,这就是力量和术业有专攻的差距,注定这行饭不是我能吃的,所以我和阿景只能做些帮工的工作。
  • 后来事情渐渐在铁路沿线传开了,火车票一下子卖光了,于是有骑单车的、有拖家带口一家大小肩挑背扛走路的。听说最多时在边境聚集了十多万人,准备趁香港方面英军和警力薄弱时冲关。
  • 外嫁女回娘家省亲不带个人的口粮,那怎么可能有饭吃?除非你有一个很好的“南风窗”。当时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但深思之下你只会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阵无奈和苦涩,这是中国几千年来都从来没发生过的怪事。
  • 我们六、七人被组成一个小组,围着那三亩左右的贫瘠烂地种菜。人多地少,收入怎么可能会高呢?瞎折腾而己。
  •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穿补丁衣服在那个时代并不失礼于人,全民皆穿补丁时装。麻袋是装大米的,麻袋大衣不知怎样却流行了起来。
  • 一对小孤儿由街道委员会出头,为那个十四岁左右的女孩在附近农村物色了一个超大龄老男人为其丈夫,唯一条件是必须照顾其“小”舅子!(这可以说是大跃进的独特产物。)
  • 整个县城的街道和私人房屋在同一天遭遇到同一命运,拆下的材料都搬去建大礼堂去了。说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新社会、新风气,倒不如说人们什么私有财产都没有了,甚至连隐私也没有了,要那些围墙做什么?
  • 食不饱怎么办?三妹跟着邻居一堆人钻进花基那些甘蔗田里偷蔗食,吃饱了还不算完,还要带些回家继续吃。久而久之,那几块蔗田中央部分全被吃光了,只有蔗田外围薄薄的一圈才是甘蔗,蔗田中央都被掏空了。
  • 回到家里惊见窗上的防盗铁枝失踪了,只剩下铁枝被拆走的痕迹,原来那些铁枝加入超英赶美的炼钢大业中去了。
  • 市面上三不五时就有些残汤剩饭出售,于是人们不约而同地争相抢购。我尝过,口感还不算太差,也未变质,里面包含的内容还真丰富。这是哪个朱门的酒肉?它的真正出处没人去深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