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16)劫財:公私合營

作者:David Law
數十年共產暴政帶給老百姓各種苦難,唯有認清共產黨邪惡本質,唾棄共產黨,才能迎向光明未來,福及子孫。(黃淑貞/大紀元)
font print 人氣: 56
【字號】    
   標籤: tags:

十、劫財:公私合營

市面上又多了一些新活動叫做「統購統銷」,統一收購,統一銷售。農村生產的農作物必須由政府釐訂價格收購,再由政府釐訂價格統一出售及出售多少。農民分完地主富農的土地後,現在都要組織互助組合合作社一齊耕作,說是可以提高效率,增加收成,說是可以更快走向社會主義。

我們都不懂這些,我只希望知道怎樣才能更好地填飽肚子。老媽和我們一起在破爛的小園子裡種下一些芋頭、番薯,期望秋天能有個好收成,並且在平時如果餓狠了也可以採摘些番薯葉充饑,曬乾的芋頭葉莖可以和著魚肉炆著佐飯的。

街上和市場上所有的工廠、作坊、攤販和店鋪,不管你經營的規模大小,全都必須執行公私合營的模式,把你的店鋪、生財工具、設備、庫存等等全部作價入股。

(我不知道共產黨拿什麼作價成為這些攤販和店舖的大股東的?對了,是刺刀和七九式步槍!規模特別大的早就被劃定為工商資本家、資產階級,財產早就被沒收充公,由共產黨直接經營,美其名為國營或地方國營企業。)

他們的口號就是消滅私有制,所有的小老闆都一夜之間變成(股東)伙計、工人。不管你是做甜品的、賣粥的、賣麵的、賣藥的、賣水果的、賣布的、賣鞋的、理髮的、酒樓的、賣茶葉的、賣肉、賣魚、賣菜的。一言以蔽之,粥照賣、柴照賣、米照賣、肉照賣、魚照賣、菜照賣、雜貨照賣、布照賣、叉燒飽照賣,但是都有一個共同的老闆,那就是共產黨。

阜南路本來有一家專賣木柴的店鋪,店面靠牆兩邊都堆滿了很多木柴,有很粗壯的和己經加工劈細的,當然價格不一樣。店主每天都赤膊在店面拿著一把大斧頭賣力地劈柴,以期多賺取一點辛苦錢。後來公私合營了,店裡多了一個管帳的人,店主還是每天在那裡劈柴,不過身分卻變成了伙計,是工人。他每月領的是薪水,叫工資。木柴店生意好壞、利潤幾何與他都無關了,是不是很諷刺啊?!

某天我和二妹在「霞園」那沒有大門的門口遊晃,眼角忽然瞄見地上好像有一疊錢,急忙揀起來打開一看,很多,各種面值的都有,「啊!地上撿到寶,問天問地欏唔到!」我們都認不全那些紙幣,只知道是新版的人民幣。

這幾天我和二妹可爽呆了,到高家祠買熟番薯、酸蘿白吃等等,比人家過大壽還要爽!還招來小販奇怪的探詢眼光,兩個小屁孩哪裡來這麼多大額鈔票買零食?

直到有一天老媽召來一個收買破爛的人回家,在他們討價還價之後,卻發現沒有足夠的零錢找贖。眼看買賣要黃了,這時我在旁邊天真地說「我有」。老媽和那個收買佬馬上瞪著不可思議的眼光望著我,成年人都窮得要賣破爛了,你一個小屁孩竟然有零花錢?

我把口袋裡已經剩下不多的錢都拿出來交給老媽,當然他們的交易是完成了,接著老媽非常緊張鄭重地握著我的手詢問了錢的來歷,加上二妹的證實和到現場查看了一番才算完事。

那時我不明白,反正物質越來越貧乏,主食、副食、能源,什麼都缺。繼之而發生的是華夏數千年來頭一次出現的怪現象,大米按人的性別年齡定量按月配給發售。緊隨而來的是油票、糖票、肉票、魚票、布票按人按月按年定量配給發售。

凡在月杪(每月的最後一天)下午及月初第一天,糧店門前排成長列等著買米買油的人龍能夠有數百人,因為每月最後一天的下午是可以動用下月的糧食配額的。拿著肉票只買肥肉不要瘦肉,因為食油不夠用,那時用肥豬肉熬成的豬油再混合一點醬油來佐飯,那味道能與上菜媲美。

鎮上僅剩下的二間公營酒樓,早午二市的生意特別好,座無虛席,因為每市只賣一次的叉燒飽、雞飽是不需支付糧票的,於是人們的眼光和精神都集中在廚房門口,一有異動立刻爭先恐後飛奔爭搶,為了爭奪一二個麵包大打出手的戲碼隨時上演。

後來英明的酒樓領導實行逐檯按人頭派售,不守規定的支付雙倍茶資後被請出酒樓。沒辦法,只能抽出時間全家出動去「飲茶」了。(多好的社會主義新生活啊!不是說農業年年大豐收嗎?不是說家家有餘糧嗎?都到哪裡去了?)

剛開始每人每月限用四兩食油,很快就減為二兩,最後乾脆沒有了。在那最麻煩的兩年裡,家有「南風窗」的人家基本沒受影響,他們都能收到寄自港澳的救濟,或持「僑匯券」到華僑商店採購在數年前被視為理所當然的食品,又或擁有特強購買力的人在黑市上採購。

我們和絕大多數的人都沒有那麼幸運,老媽為滿足我們三隻餓鬼,迫於無奈便在黃曆新年前四五個月開始剋扣每次的用油量,下在炒鑊裡的油量由可憐的一小圈變成了幾滴!

待續@*

責任編輯:謝秀捷

點閱【】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後來事情漸漸在鐵路沿線傳開了,火車票一下子賣光了,於是有騎單車的、有拖家帶口一家大小肩挑背扛走路的。聽說最多時在邊境聚集了十多萬人,準備趁香港方面英軍和警力薄弱時衝關。
  • 外嫁女回娘家省親不帶個人的口糧,那怎麼可能有飯吃?除非你有一個很好的「南風窗」。當時大家都覺得理所當然,但深思之下你只會感到匪夷所思,及一陣無奈和苦澀,這是中國幾千年來都從來沒發生過的怪事。
  • 我們六、七人被組成一個小組,圍著那三畝左右的貧瘠爛地種菜。人多地少,收入怎麼可能會高呢?瞎折騰而己。
  • 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穿補丁衣服在那個時代並不失禮於人,全民皆穿補丁時裝。麻袋是裝大米的,麻袋大衣不知怎樣卻流行了起來。
  • 一對小孤兒由街道委員會出頭,為那個十四歲左右的女孩在附近農村物色了一個超大齡老男人為其丈夫,唯一條件是必須照顧其「小」舅子!(這可以說是大躍進的獨特產物。)
  • 整個縣城的街道和私人房屋在同一天遭遇到同一命運,拆下的材料都搬去建大禮堂去了。說是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新社會、新風氣,倒不如說人們什麼私有財產都沒有了,甚至連隱私也沒有了,要那些圍牆做什麼?
  • 食不飽怎麼辦?三妹跟著鄰居一堆人鑽進花基那些甘蔗田裡偷蔗食,吃飽了還不算完,還要帶些回家繼續吃。久而久之,那幾塊蔗田中央部分全被吃光了,只有蔗田外圍薄薄的一圈才是甘蔗,蔗田中央都被掏空了。
  • 回到家裡驚見窗上的防盜鐵枝失蹤了,只剩下鐵枝被拆走的痕跡,原來那些鐵枝加入超英趕美的鍊鋼大業中去了。
  • 市面上三不五時就有些殘湯剩飯出售,於是人們不約而同地爭相搶購。我嚐過,口感還不算太差,也未變質,裡面包含的內容還真豐富。這是哪個朱門的酒肉?它的真正出處沒人去深究。
  • 燃料的問題一直在折磨我們。山上野草生長的速度遠趕不上人們的需求,公路兩旁的落葉量簡直是微不足道。曾經有人因攀折路邊的樹枝而被抓走,說是破壞公路綠化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