卒友与英雄——知青逃港“起锚”之八

作者:怒海浮生客
2014年5月1日,首座“逃港罹难知青纪念碑”在大鹏湾附近的离岛落成。(受访者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5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2年07月28日讯】几年前看到旅居美国的阿陀一篇关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惊心动魄的南中国知青偷渡潮》一文,该文写得深入细致,气势恢宏,且数据清晰,把当年的知青偷渡重现眼前。作者不是卒友,但能写出如此佳作,可见其写作功力深厚。但一篇好文有时也会有争议的地方。我个人与作者有不同的意见不吐不快,因此在这里提出来,让大家讨论一下。

阿陀文:“逃港知青从来不是英雄,他们只是社会底层的‘卑贱者’,他们的行为那怕再勇敢,多数人的动机也只是追求个人幸福。他们和刘文学,向秀丽,焦裕禄,雷锋,郭凤莲,欧阳海,金训华,李双双,江水英这些和知青同时代被体制宣传树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的‘英雄典型’有天壤之别。逃港知青从来不是英雄,他们只是一些平平凡凡的老百姓,他们那怕观念再超前,也远远达不到林昭,遇罗克,杨㬢光,顾准等思想者的深度和高度,何况他们中多数人的动机也只是追求个人幸福。”

对这一段我有不同的看法,逃港知青以下简称“卒友”,为何不是英雄?首先我们要知道何为英雄?要合乎什么资格才称得上英雄?我认为具备以下两条件就可称雄:一是所作所为是为天下黎民百姓;二就是具有英雄气概,视死如归,敢上刀山下火海。如果还具有第三个条件就是有大智慧,不是愚蠢莽夫,那就更是大英雄,真英雄。

距今二千二百年前,中华大地出了二位被后世传颂的千古人物,那就是荆柯与项羽,二人都是为了天下百姓,荆柯明知此去前途凶险,有去冇回,但为了天下苍生,仍然负起了刺杀秦王重任。在易水河边对送别的燕太子丹高歌一曲,“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生离死别的场景多么的悲壮,多么的慷慨激昂。后世人不会因他心中也想留芳千古,万世传颂而否定他是锄强扶弱的大英雄。

至于项羽也是为了天下苍生而起兵反秦。他率领八千江东子弟渡过河后破釜沉舟,凭借一股勇气大破二十万秦军,结束了暴秦的统治。后世的人对这个西楚霸王不因他在后来的楚汉争雄中落败于乌江自刎,而否定他在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形象。

英雄有很多种,有大英雄,真英雄,草莽英雄,民族英雄,近世还有抗日英雄,党国英雄,内战英雄,革命英雄等。至于阿陀兄提出的从刘文学到江水英等一串名字,我还可以提供一些,如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邱少云,王杰等,这些人的事迹不管真假,但都在死后被宣传为英雄,但他们的死为的是天下苍生么?现在看来他们是被党所宣传,为党的利益多于为天下苍生,故他们只能算是党国英雄,抗美援朝英雄和革命英雄。

至于林昭与遇罗克等,我承认我们的思想不在同一高度。在谬误过时空洞的马列主义理论水平方面,他们的确是比我们高出很多,但他们在现代的人权,自由和法制的观念又不如我们。如被宰的鸡,死前还会扑腾几下,但他们却都缺乏反抗精神,任由宰割。而卒友则聪明得多,形势不利还会逃。写至此,我忽发奇想,林、遇等几位思想大家,如果当年生活在广州,对港澳情况有所了解,说不定会和倪匡先生一样,成为卒友中的先行者。

那卒友算不算英雄?那就要和上述三个条件比一比,首先卒友这个庞大的群体,自然什么理由都有,有的是为了个人前途,有的为了过幸福的生活,更有受到政治迫害,各有各的原因,我们不能以其出发点不同而否定卒友的资格,而要看他们对社会的影响与效益而言。卒友大规模的逃港,终于把专制独裁的铁笼撑开了一道缝,让经济开放改革的春风能吹进神州大地,造就了今日的人民能过上较好的生活。

既然卒友的行为功在家国,利在黎民,那就有资格了。其次就是每个卒友在出发之前就已知道他们此行或会失败,但仍有信心祈求成功。卒友知道他们要上高山,下冰海,会面对狼狗和子弹,要面对军警和管教,但卒友全然无惧。他们出发前充满豪情壮志,视死如归,不到香港誓不还,你说英雄不英雄!

卒友们更有大智慧,他们当时面对强大的国家机器,没有揭竿而起,以暴易暴,他们认为使用暴力,造反的拳头何时才能砸进中南海,受伤害最深的还是自己,因为拳头首先面对的积极分子、街八、老二,即今天的红粉、五毛、城管都是普通老百姓,有的还是自己的亲人。面对暴政,卒友选择了最温和最聪明的做法,以双脚向暴政说不。三个条件都有具备,我认为够格了!

今天所有的卒友,无论是来港几十年都混不出个人样的穷卒,或是腰缠万贯的富卒,大家都很厚道谦卑,没有人说自己是英雄。但若否定说卒友不是英雄,是一群为了过幸福生活的,为了个人前途利益的自私鬼,则我觉得有点不厚道了,心里有点戚戚然。当年卒友被认为是“投敌叛国”,后来改为“非法探亲”,现在最新说法则是“秘密赴港就业”,不知是谁说的“历史是由胜利者写的”。

在过去科技不发达的时代,胜利者固然可以按自己的需要随意改写历史,但今天资讯这么发达,事实就是事实,统治者已不能随意更改,更何况民主与独栽谁是最后的胜出者?我相信历史终将会被还原,到时卒友是时代的英雄这角色会被重新肯定,因为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卒友不怕山高路远,风急浪高的偷渡去改写自己的命运,我们这一代就要交白卷了。

今上喜爱创新名词,我就斗胆创新一个就叫“偷渡英雄”之名,让卒友暂且先用着。我多年来收集了不少的感人肺腑的故事,在这里向大家分享一下,看看他们够不够格称之英雄。我的老友沈君,第六次起锚时饿了五天,又瘸了一条腿,这次是他第一次能到达海边,看到大海原来如此宽阔,那样的波涛汹涌,但为了自由与爱情,他毫不犹豫的走下去,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又比如阿芳,一个毫无偷渡经验的弱质女子,第一次起锚在没有心理准备下却要孤身走路,她又需要多大的勇气呀!但她做到了,并且十分出色的成功了。阿秀与阿燕两个红粉佳人在早春的大鹏湾里,不是英雄救美,而是反过来女救男。阿秀拖着冷晕了的二哥,游了三个小时终能到岸,救了二哥一命。阿燕则拖着冷晕了的男朋友梅君,在冰凉的海水中激搏了几个小时,成功上岸全赖于在濒危中却从没有想过要放弃!

今后在自由的国度里必然会有大量以偷渡为题材的影视作品,卒友肯定是作为正面人物形象出现,而这一天不会太远了!文章写到这里,我向大家说,趁现在把握时间把自己的故事记下来,为卒友正名的那一天到来而做好准备。

今天的香港已非昔日之香港,我辈亦不再年少,我已决定不会再逃了。今天的中国危机四伏,我就留下来看大结局。我对当年失败后放弃了的人士心存敬意,起码他们也曾反抗过。再要向那些经历多次才成功的同道们致敬,万分佩服他们锲而不舍的精神,不屈不挠地经历多次生死的严峻考验。更要怀着无限崇高的敬意向那些不幸的死难者们默默致哀,你们是真正的英雄!因为你们真的做到了为投奔自由而视死而归,值得我们年年拜祭。

从香港移到美国的纪念碑,纪念碑的背面,镌刻着第一批所收集到的176名逃港罹难知青的名字。(林丹/大纪元)

我在这里跟大家说,我心目中有两人令我十分敬佩,那就是老陈夫妇,他俩是我心中的英雄。我在海上生活过,见识过风浪,知道台风的威力,试想想在九号风球下横渡大鹏湾,能生还的概率几乎是零!你们在海上演绎了纤夫的爱情故事,究竟你们是如何做到的?!陈生是英雄,而陈太阿洁则是巾帼不让须眉的英雌呀!

争妍斗丽女仕咏七绝诗一首:
隐世英雄
放逐蛮荒泪洒田
避秦走险渡生天
何堪成败悲欢事
乱世英雄出少年

2022年7月22号写于香港

责任编辑:孙芸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英国媒体披露,到1月24日(本周一)为止,今年已经有超过1,000名偷渡者横渡英吉利海峡,比去年1月的人数多出四倍还多。
  • 壁虎
    在耗时3个月、历经4,800英里(7,729公里)的航程之后,一只来自中国大陆的壁虎飘洋过海,平安抵达英国。该国动保人士对于这只壁虎能在船上封闭的环境下存活这么长的时间,感到不可思议。
  • 中国一名苏姓女子偷渡来台从事性交易,于2021年6月遭台南市永康警方查获。警方查出,苏女每次交易价格2,300元却仅分得500元,且偷渡方式具组织性,怀疑幕后有人蛇集团;3月9日与澎湖警方共同缉获5名犯嫌,并查扣疑似犯罪所得300万元、犯罪工具船舶1艘。
  • 近日,英国政府表示,计划把乘坐小船偷渡的人送到非洲国家卢旺达处理,并且希望在几个星期之后就开始这个新的政策。这个计划引发了人权和移民团体的强烈反对。英国政府已经做好了跟这些团体打官司的准备。
  • 媒体披露,英国政府提出的把偷渡者送到非洲国家卢旺达处理避难申请的计划似乎已经见效。有多达十名偷渡抵达英国的人已经要求回到自己的国家,而不是申请留在英国。
  • 英国媒体披露,今年到6月初为止,横渡英吉利海峡偷渡到英国的人已经超过一万人,人数是去年同期的两倍还多。有人担心,将偷渡者送往卢旺达的计划没有起到震慑作用。
  • 近日,英国政府内政部提议,乘坐小船偷渡英吉利海峡抵达英国的人将会被戴上电子标签。如果他们不遵守规定,将会被起诉。
  • 文革时期当局为了堵截偷渡潮,采取了一系列严防措施,然而逃亡者为了能成功起锚,也奇招迭出,真乃五花八门,八仙过海,各显神通。1979年初,改革开放还未开始,我班女生邝女士,时已32岁,厌倦了在农村当赤脚医生,与丈夫一起把从黑市买回来的护照贴上自己的照片,由于精心制作,几能乱真。
  • 在当年那个迫使大量人民“起锚”、“督卒”、“较脚”、“着草”——等同逃亡的大时代里,并非所有人都会一走了之的,所有成功的逃亡者都必须具有活跃的思想。在当年的那个时代背景下,一个思想僵化,中红毒甚深的人,即使他们不是那个制度的得益者,他们也不会对那个极权制度产生怀疑,进而产生叛逆之心的。
  • 1979年以前,每当清明和重阳这两个香港法定的假期前后两周,香港政府都会开放边境的坟场让香港市民前往拜祭亲人。每当这两个节日,前往边境的人很多。在弯弯曲曲窄长的界河梧桐河南边各个大大小小的山坡上,人山人海,一个小小的沙岭坟场,能有几多真正的参拜者,来的人大都是在各个不同时期“起锚”成功的人。
评论